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全球初创公司的并购交易活动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集中

Screen-Shot-2016-08-31-at-11.39.0wee

原文:Jason D. Rowley 翻译:ONES Piece 翻译计划 Toya

 

译者按:根据安永最新的并购季报,科技行业的并购交易量今年第二季度同比上升了 2% 达到 1039 笔。今年上半年,共达成有 2041 笔交易,比 2015 年上升了 2%。上一季度有 28 笔并购交易额在 10 亿美元以上,打破在 2015 年第四季度创下的 20 笔巨额交易的记录。

 

毕马威(KPMG)全球并购实践主管 Phil Isom 称,预计接下来的 6 到 12 个月内将会延续过去两三个月以来的趋势。让我们在全球范围内看看这些并购事件的走向。

1428671-6ee8b53555767b49

并购(M&A)是创业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是投资人获取流动性的两种主要路径之一,而且收购会给大公司创造获取新技术或管理人才的机会。这里我们为全球的初创公司并购绘制了一张地图。

为了绘制出这张地图,我们列了一张自 2015 年 1 月以来全球发生的全部并购项目的清单。过去二十个月中,Mattermark 的数据集共记录了来自 90 个国家的 8700 宗并购事件。以下是一些初步结论:

  • 近 45% 的跨境并购流入了美国
  • 在全球并购网络中,实力和影响力高度集中在美国。
  • 欧洲国家中,初创公司的最大买家是英国。但如果控制“人口”这个变量的话,那么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就拥有最高的人均并购数量。

绝大多数国家在外国企业收购中失去的本国公司数量远多过自身收购国外公司的数量,从而造成贸易逆差。

我们分析的并购事件中,大约有 4100 宗是来源于本国内(例如,一个德国的公司并购了另一家德国公司),2250 宗是跨境交易。剩余的 2300 宗属于未知状态。

1428671-7979c24a73d95a93

大体来说,世界范围内的大多数并购事件发生在本土。但是近三分之一的交易涉及跨境交易这一现象值得关注。

绘制全球初创公司并购网络

我们把所有的跨境并购数据输入到一个叫 Gephi 的开源网络可视化工具中,通过它内置的 ForceAtlas 算法来展示绘制结果。这样就很容易表现出国际初创公司并购市场到底有多么集中。

1428671-df1e5b8afb0dc53f

这张图的信息量很大,容我解释下:

各个节点(那些圆圈)在网络中的大小和位置:节点越靠近图的中心意味着它在网络中处于越中心的地位。相比小节点,大节点有更多节点连接到它上面。每一个节点都用 2-3 个字母的标准北约国家代码标出。

网络中节点的颜色:节点的颜色跟他们的 “流入度” 相关,也就是从其他国家流入该国家的并购事件数量。颜色越冷(比如说美国的深蓝色和英国的浅绿色)代表流入数量越多,深红则代表非常少或者没有从他国流入并购事件。

网络中线条的颜色和粗细程度(连接圆圈的那些线):线条和它出发节点的颜色一致。比如,美国和英国之间深蓝色的边代表从美国离开到英国的公司,而英国和美国之间的浅绿色边代表从英国离开到美国的公司。绿线相对蓝线较粗,意味着英国向美国输送的公司比美国向英国输送的公司数量多。

知道了这些基本信息以后,我们就可以做出一些大致的观察:

网络呈稀疏的辐射状结构(d=0.055),其中美国与周边国家的联系最多。

除了与美国之外,其他节点之间没有很强的连接,这代表了经济实力在图中心高度集中。至少在这一组数据中,美国常常是初创公司并购中最核心的玩家。(如果读者中有网络分析师和线性代数的粉丝感兴趣的话,在这个有向图中,美国的特征项量中心性是 100。)

美国最频繁的交易对象国中,美国和加拿大、法国以及印度的 “并购交易情况” 基本处于平衡状态。换句话说,美国从这些国家购买的公司数量基本上与这些国家从美国购买的公司数量相同。这种平衡也许没有什么总体上的原因,不过仍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有趣现象。

国家入境并购活动排行

虽然从网络理论的角度看待初创公司并购会在宏观层面产出一些美观的可视化图形,但是依然不能与老式的排行榜相比。下面是自 2015 年 1 月 1 日之后收购他国公司数量最多的前十名国家。

1428671-92bc12485be4f6fc

结果并不令人意外。与我们在可视化网络中看到的结果一致的是,大多数并购事件流向一小撮国家,其中美国、英国和加拿大囊括了大多数交易。

当然,这个排行严重向拥有许多国际关系的大国倾斜。所以我们根据每百万居民人口的入境并购数量制作了进行排名,以下是位居前 15 名的国家或者地区。

1428671-4a67b378331dfa76

袖珍国家卢森堡——领土小于一千平方英里,镶嵌于比利时、法国、德国之间——在这个榜单中绝对是一个离群值。无论是 GDP 还是人口,卢森堡都是这些国家中最少的。稍向下看,我们发现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像其他欧洲国家一样在榜单得到了充分的代表。大体上,这些国家在入境并购活动中的表现远超过他们体量所对应的水平。

在这个分析中有三点值得注意:

  • 美国的人口数量导致它无法排进前十。
  • 只有香港和新加坡榜上有名——尽管亚洲还有中国、日本和韩国等经济强国。这可能是因为香港和新加坡的人口相对较少。
  • 以色列是唯一上榜的中东国家。这一点都不意外。以色列的创业生态系统正在快速发展,并且以高科技和基于安防的创新为主,而这也是美国的金主们在积极寻找的收购标的。

世界和美国之间:国际并购交易活动的起点和目的地

我们已经从一个全球的角度研究了国际初创公司并购网络,单我们家门口的情况又是如何?

如果你是一家美国企业的商务拓展负责人,你的公司迫切希望收购一些新技术。如果国内没有项目符合要求,那么你的下一桩收购最有可能来自以下排名前十的国家。

1428671-233c939b6f0a0a78

另一方面,假设你在美国运营一家创业公司,对移居到另一个国家并不排斥,并且正在积极寻找机会出售自己的公司。如果你的公司被一家外国企业收购,那你很有可能最终会搬到以下十个国家的其中之一:

1428671-2491d43b7398fdd0

在这个根据原始收购数量的排名中,我们又看到了这些熟悉的名字:加拿大、英国、以色列和一小撮欧盟国家。虽然这次日本也榜上有名,不过也只是勉强排在第十位。也许日本已经收购了 16 家美国公司,但同时有 12 家公司流入了美国。

而真正悬殊的差异表现在中国,它从美国收购的公司数量是美国从它这里收购公司数量的两倍之多。基本上,我们(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公司比从中国进口的多。

颇具讽刺意味的转折是,中美之间初创公司并购交易赤字有利于美国。

国际初创公司并购

我们学到了什么?国际初创公司并购网络是广泛的国际贸易网络一个更扭曲、以美国为中心的版本。在惯常的国际贸易中,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依次是欧盟、加拿大、中国、墨西哥、日本、韩国和巴西。

同样的,一些暴发户的公司大多数贸易是同这些国家进行。在美国收购的国际公司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来自这两个国家:加拿大和英国。

而被外国企业收购的美国公司,有超过 50% 最终去了加拿大、英国和印度。和传统的国际贸易不同的是,国际初创公司并购市场上的交易活动发生得更加集中,这再次证明了,创业生态系统一是全球经济的缩影,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疏离。

关于数据的简要说明:为了利用尽可能多的数据集进行分析,我们没有按照公司的行业或者成立年限对这大约 8700 宗并购事件进行筛选。

在这个样本中,存在一些制药公司、硬件制造企业,以及更多传统行业公司,但是大体上来讲,数据集的分布集中在技术类和早期公司。

本文原载于 mattermark,作者 Jason D. Rowley,由 ONES Piece 翻译计划 Toya 编译。

题图来源:mattermark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