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面临投资低潮,规模经济和分享经济变成了七月与安生

当前,各个微信群讨论最多的话题是什么?你以为是
papi
酱吗?非也!当然是在讨论地产行业。地产过热背后是投资荒和资产荒,特别是前者,连最专业的投资机构都不知道该投什么企业了。过去一些创新企业的商业模型都成为了一个个大坑,于是规模经济和分享经济两种模式忽然变成了七月和安生,悄悄合体了。


规模经济的优势和忧思

如果一个创业企业在可预计的未来做不到规模经济,那么投资者投什么呢,七年之后如何退出呢?规模经济成为了机构是否投资的重要标准。京东商城
=
中国的
UPS+
亚马逊,投资人满意了,但是京东很尴尬。亚马逊亏损了很多年才从云计算模式中盈利了,将来京东必需归核化,分拆快递的部分才能止损,否则规模经济将成为京东的负担。

迅速实现规模经济有一些路径,比如商业地产和产业地产。商业地产中,一种是大卖场自己投资的,一种是万达这种做商业地产的,二者的目标和财务模型不一样。几个月前看过步步高长沙的梅溪湖购物中心后,觉得硬件不错,但是软件上,书店招商竟然是当当入住。孩子王和反斗城都招,觉得有一些问题。

万达更超脱一些,整合能力也非常强,成本控制的很好,但是现在面临转型。看一个商业模式,首先要看运营效率。一个基本的逻辑是,电商的运营效率就是比传统零售业高。现在很多人依然不承认这一点,但是电商为什么给供应商结款更快呢?跨境电商做到几十亿规模的企业一年资金可以周转六次。

现在一个产品的销售周期只有六到八个月,购物中心的业态怎么能适应呢。购物中心原来很多商家做百货,百货这种业态彻底被电商打垮了,于是一些购物中心的餐饮业态占整个面积
30%
以上,餐饮企业面临的竞争更激烈了。据说在北京朝阳大悦城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一个
80
多平米的店年利润只有
6
万元。

购物中心在土地成本大涨的情况下,通过规模效应才能获得盈亏平衡。这是典型的地产思维。电商是互联网式的分布式打法,不靠在一个地方集中大量资源盈利。现在依然有一些购物中心人流量挺多,电商发展现在也遇到瓶颈,人流在回归线下,但这是暂时现象。有电商的冲击,商业地产规模经济的商业模型遇到了

效率杀手

产业地产也是一个规模经济,最近参加了园区中国主办的
2016
中国产业地产
30
强榜单发布会。会上华夏幸福总裁孟京说,国内各个行业同质化和产能过剩情况十分严重,连机器人产业也过剩了。很多做了多年产业地产的企业,都觉得产业地产没有找到好的商业模型。原来靠地方政府提供廉价土地销售住宅反哺产业地产,这条路越来越走不通了。规模化的产业地产开发模式,可能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一些产业地产项目,动不动就是几平方公里的土地。在互联网分布式经济的大趋势下,还会有高度集聚的产业地产吗?为什么苏州工业园的运营团队到天津开发类似的项目,效果就不再理想?如果没有适度的规模,怎么服务好企业和用户,提高用户满意度。

在竞争的赛道上,规模就意味着融资,就意味着对竞争对手压倒性的优势。但是赢了竞争对手,却可能输了市场。规模经济带来管理的难度,大众、三星都遇到了大麻烦。值得担忧的是,现在电商或互联网企业,也有片面追求规模经济的倾向,一个个创业企业变成涡轮驱动的战车,向不知道方向的地方狂奔。这样演变下去,注定成为投资的灾难。


分享经济的边界在哪里?

新兴的分享经济让投资机构。连国家发改委都在认真研究分享经济,分享经济在国内有滴滴打车这样的案例,并在美业等多个服务业领域运用。著名的科技评论家
Keso
最近写了一篇文章《分享经济的边界》,对分享经济提出了一些质疑,在知乎上引发了热烈的讨论。这里先说一句,长尾经济是一个空洞的定义。长尾经济不等于规模经济
+
分享经济的集合,只是泛规模经济一个模糊的表达。

分享经济是有边界的。分享经济是小生产者带着自己的生产工具,比如住房和汽车,投入到互联网经济的大军。美国的
Uber
能够诞生,是因为美国城市的出租车很少也很贵,分享经济解决了用户的特点。但是,同样到了中国,分享经济却不是那么美好。中国每个大城市首先有几万辆正规的出租司机,而且城市规划上做的并不好,
G20
对于杭州的城市承载力就是一个考验,解决方案是全城放假。当几十万辆车以分享经济的名义冲向市场,城市变得更加拥堵了。最近几个月我在多个省会城市出差,原来一直以为北京是最堵的,其实不是。某些城市因为经济不景气,很多小业主都加入到网络约车的队伍,周末路上跑的车比以前多了好几倍。那么用户体验就变成了常态化的全城堵车。

分享经济让私人的民宿代替了部分星级酒店,但这也带来了一定的安全性和便利性问题。民宿的投资也不乏盲目性。基于长尾的分享经济,其实最后还是需要统一的标准和用户体验的,然后才是个性化体验。就像现在一直有企业在呼吁
VR
要形成标准一样。分享经济是非标服务和业余经济的一个大集合,需要主动靠近传统的规模经济。比如
Airbnb
可以利用自己的流量优势和会员优势,在旅游目的地选择一些优质酒店进行联营,而不是把长尾做的更长。太长,可能意味着另外一种不便利和管理失控。



面临投资低潮,规模经济和分享经济合体了

前面说过购物中心面临经营的挑战,但换个角度看,融合分享经济的业态,就可能救活购物中心。购物中心往往周边很多写字楼,甚至是政府部门,体育健身或养生项目的小业态的引进,对于用户而言是十分便利的。而分享经济普遍以小企业、小业态为主,迫切需要的流量入口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产业地产未来必然要打破高度集中的模式,向分散但互联的特色小城镇转移。基于分散互联的小镇,会形成新的经营规模。

网红是碎片化营销,是对规模化经济的反动。但是网红如果整合到各个产业平台和传播平台上,就开始发出更有影响力的声音。

于是一个项目中,会经常发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团队,阴阳相生。一个来自高大上的规模化的企业,一个拥有分布式的运营网络,二者的经营内容和体系合体了。

《七月和安生》是年度最好的电影之一。如果没有默契的配合,等待企业的只有失望的未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