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科技造富运动:早已“折叠”好多年的硅谷和“一美元俱乐部”

科技造富运动:早已“折叠”好多年的硅谷和“一美元俱乐部”

和全世界所有科技创新的核心地带一样,硅谷有着丰富的人才资源。随着科技公司在经济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硅谷的薪酬水平也是一路飙升。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硅谷的平均年收入已经超过 10 万美元 (约 66 万元人民币) 。虽然这个数字已经远远超过全美的平均水平,但是硅谷居民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太大改变,因为当地的生活成本也在水涨船高。

硅谷当地的权威机构湾区新闻集团 (Bay Area News Group) 分析了美国联邦政府过去十年的统计数据,得出了这一结论。

2016 年一季度,全美国的平均年工资只有五万多美元 ($54,236) ,整个加州的平均年工资也是六万多一点 ($62,712) ,但是硅谷湾区的圣克拉拉 (Santa Clara) 和圣马特奥 (San Mateo) 均高达十一万美元 ($114,920) ,平均年工资十万美元以上 ($106,808) 的旧金山 (San Francisco) 也只是排名第三位而已。这三个地方聚集了大量的科技公司。以圣克拉拉为例,截至今年六月底,该地区共有 34 万多个科技就业机会,和东湾相比,后者只有不到 14 万个科技类的就业岗位。

即便是属于硅谷收入最高群体的科技公司员工,在湾区的生活也并没有那么惬意。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湾区居高不下的房价和租金。湾区新闻集团的研究显示,过去五年里,湾区人口最多的五个郡,平均工资上涨了 30%,同样是这些地区,房价上涨幅度超过 87%。在价格更低廉的东湾 (East Bay) ,平均房价更是上涨了一倍。

“硅谷地区工资的巨大涨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科技公司为了争夺人才而导致的。” 风投基金 Joint Venture Silicon Valley 总裁拉塞尔·汉考克 (Russell Hancock)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科技行业的爆发和工资水平的增长正在湾区制造一个超级富有的阶层。”

和一个超级富有的阶层相对的,是生活成本升高导致的贫困。硅谷过去九年的贫困率一直在上升,今年的统计结果首次出现了下降,但是和 2014 年的 491,000 贫困人口相比,2015 年仍旧有 485,000 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和科技公司的高薪人才相比,在房地产市场,大部分普通收入的硅谷居民毫无竞争力可言。超级富有的硅谷顶级科技员工在购买房屋时会使用现款,而通常来说,居民购买房屋会用住房贷款的方式。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情况也增加了“炒房”的机率。

但是位于硅谷薪酬金字塔顶端的科技公司高管们都有很高的工资吗?并不尽然。科技专栏作家米歇尔·奎因 (Michelle Quinn) 在她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硅谷的 CEO 们,如今流行的是加入“一美元俱乐部” ($1 Club) 。始于 1997 年乔布斯重回苹果公司后宣布只拿一美元工资的这种做法,如今被硅谷众多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和 CEO 们所效仿。这里面就包括 Google 的拉里·佩奇、Facebook 的扎克伯格、Zynga 的马克·平克斯、Yelp 的杰里米·斯托普曼等等。

但是如果我们觉得他们从公司获得的报酬真的只有一美元,就大错特错了。米歇尔的文章指出,所谓“一美元俱乐部”,更多是一种 CEO 们做出的姿态,他们还会从公司股权和其他方式的公司福利中获益。这种姿态,主要是希望向外界释放一种信号——CEO 们的经济状况和公司前景密切相关。

科技造富运动:早已“折叠”好多年的硅谷和“一美元俱乐部”

在上面这张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非常有名的公司和 CEO 们的薪酬情况。

如果我们只看工资这一栏进行比较的话,会发现约翰·斯坦普 (John Stumpf) 的名字,有趣的是,他并不是一个科技公司高管,而是一个银行家。作为 Wells Fargo 银行的 CEO,这位老兄最近陷入了一起巨大的公司丑闻当中。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雅虎的梅耶尔高居第五名,而“一美元俱乐部”的马克·平克斯,好像真的只拿了一美元——考虑到 Zynga 这家公司的状况,他这个俱乐部会员当的,实至名归。

有人呼吁,更多科技公司的高管应该加入“一美元俱乐部”。但是现实的情况是,硅谷的贫富差距和房价暴涨的趋势仍旧会持续。

题图:Wells Fargo 银行 CEO 约翰·斯坦普在听证会上宣誓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科技造富运动:早已“折叠”好多年的硅谷和“一美元俱乐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