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成都机场怎么就混进了X射线安检仪呢?

近日,成都双流机场的“弱光子人体安检仪”引起了网络的轩然大波。皆因机器被曝出所谓的“弱光子”其实采用的是 X 射线检测,对人体有强辐射危害。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它还被广泛运用在各大机场、车站的安检环节。

生产安检仪的安徽启路达光电科技宣称,这种“弱光子”人体安检设备采用的高科技技术,目前国际上只有两三家公司能做到。相比于传统的人工安检,具有效率高、方便、快捷的特点。但在百度上搜索“弱光子”,除了该安检仪的相关信息,我们找不到关于“弱光子”的任何解释。

启路达公司的 工作人员向南都记者承认 ,所谓的弱光子透视技术,确实是使用 X 射线。不过她一再强调,该设备使用的是微剂量 X 射线,“X 射线有很多等级,光子打在身上是最弱的一种,所以叫微剂量 X 射线。”

X 射线就是我们平常在医院里面照胸透所使用的射线,由德国物理学家伦琴在 1895 年首先发现。它具有很高的穿透本领,属于电离辐射的一种,对人体的危害性极大,被有限制地应用于医学影像。

医院采用 X 射线成像的时间大约在1 秒左右,而且一般是在封闭房间进行检测。从启路达安检机的 演示视频 看,安检门有一条大概两米长的履带,乘客要登上履带被运输到履带的另一端。人站在运输履带,再通过一对 X 射线的发射器与接收器,人跟机器都裸露在公共环境,整个安检流程耗时大约 4 秒,辐射照射的时间远高于在医院。

成都机场怎么就混进了X射线安检仪呢?

安检仪的告示和说明书提到,一次接受 100000 微 Gy 以下的剂量是安全的,通过安检仪的一次剂量在 0.05-0.2 微 Gy 之间,所以是安全的超低剂量检测装置。这种说法是不严谨的,虽然展板上标出的指标确实不超标,辐射防护有一个概念叫随机性效应:无论剂量多小(没有阈值),都有被电离辐射伤害到的可能性,这种伤害的严重性并不决定于剂量多少,而概率则因剂量增加而增加。因此对于公众来说,原则上是能少接触就少接触。

成都机场怎么就混进了X射线安检仪呢?

由于放射性射线在穿透人体成像的同时,还能附带着打断 DNA 的螺旋片段,导致基因突变,X 射线已经被证实是白血病、甲状腺癌的主要诱因之一。对普通人尚且如此,对孕妇、幼儿等特殊人群,射线则有可能致畸。

如果按成都机场 2015 年 4223 万人次的旅客吞吐量计算,即便是万分之一的风险也意味着每年有超过 4000 名乘客遭到辐射的致癌、致畸损害。有种医学观点认为,X 射线半衰期很长,检查后被照射的 X 射线会在人体停留很长时间。而如果常年使用,安检仪周围累计的辐射量亦是相当惊人。

启路达公司“鸡贼”就在于,刻意隐去 X 射线,转而发明一个新名词“弱光子”,有侵犯公众知情权的嫌疑。另一方面,从网友分享的现场图片看,该安检仪未在醒目位置标注电离辐射危险标志,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射性污染防治法》第二章第十六条:

生产、销售、使用、贮存、处置放射性物质和射线装置的场所,以及运输放射性物质和含放射源的射线装置的工具,应当设置明显的放射性标志。

成都机场怎么就混进了X射线安检仪呢?

官方材料中提到对孕妇等特殊人群划定更高标准,这是基于电离辐射的考虑。在实践中,指示牌提醒老弱妇孺须走人工通道的理由是“为防止意外摔倒”,也在刻意淡化辐射的危害性。

成都机场怎么就混进了X射线安检仪呢?

2008 年,美国机场全面装备 X 射线的安检检测机,负责探测高原子序数材料,如枪、刀具及 LED 的电线,还可在物体不重叠摆放的情况下区分金属与有机物质。而欧盟明确的禁止所有机场使用美国的 X 射线检测设备,原因就是认为 X 射线辐射可能影响健康。

所以等到 2013 年,美国机场转而采用毫米波雷达设备(估计是出于电离辐射的考虑)。照顾到乘客的隐私考虑,安检部门干脆也不再生成人体图像,改用卡通化的模型了。

成都机场怎么就混进了X射线安检仪呢?

除此之外,启路达公司却还在对 X 射线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遮遮掩掩,并且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因为违规而被注意到。今年 6 月,成都火车东站的 5 台神枪牌人体安检仪(与成都双流机场同款)也因手续不全、程序不当而 被四川省环保厅查处 ,理由为“属于 Ⅲ 类射线装置,未按规定办理许可证增项。”

前科在身的 X  射线安检仪为何仍堂而皇之出现在双流机场,乃至全国各地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这里面是否存在利益勾兑的情况,则有待相关部门的回应。

成都机场怎么就混进了X射线安检仪呢? 微信订阅 PingWest 品玩 请关注公众号:wepingwest ,有品好玩的科技,更早一步看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