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洗牌之后的在线音乐,太合音乐是头隐形独角兽

2016年在线音乐行业大洗牌,7月QQ音乐宣布与中国音乐集团CMC合并重组,行业格局不仅没有尘埃落定,而是处处生变。更早之前,虾米音乐与天天动听合并组成阿里音乐,然而天天动听却在10月停止服务;百度音乐在去年被太合音乐集团收入囊中,并不意味着百度缺席在线音乐这个必争之地。至此,在线音乐正式进入寡头纷争时代。

洗牌之后的在线音乐,太合音乐是头隐形独角兽

中国在线音乐目前用户规模已达5.3亿,但用户量与收入规模完全不成比例,应该说这个产业还在寻找商业模式的过程中,靠在线音乐获得相应产出,只不过是个站不住脚的神话。不妨换个角度看:在线音乐市场已越来越显得无法在传统音乐市场之外傲然独立,从传统音乐市场中去寻找在线音乐的出路已越来越成为必然,在线音乐只是音乐市场的一个分支,只有站在大音乐市场的角度去看在线音乐,很多问题才能得到答案。

很明显的一个事实是,即便强大如BAT的音乐业务,攀比着去获得大量音乐版权,也并不能做到对内容生产源头有丝毫影响,只能乖乖掏出年复一年水涨船高的真金白银。在用户端,中国用户又没有付费习惯,在线音乐的用户转移成本极低,巨头们除了要斥巨资购买版权外,还要为用户留存而补贴巨额流量成本,却无法获得相应的回报。一家排名前三之外的音乐客户端在融资文件中显示,上亿用户中付费用户仅有30余万,这个收入规模应该是连运营成本也收不回来的。

在线音乐比拼的到底是什么?过去比的是播放器,有多少播放器安装出去就有多少用户,理论上是这样的。时过境迁,这一概念已遭到拨乱反正,阿里音乐废掉天天动听,说明播放器这种产品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险。资本层面对于播放器的看法也在改变,全球流媒体音乐老大Spotify的亏损额度逐年扩大,已到了令投资者难以忍受的地步。Pandora网络电台在上市之初看上去很酷,但这几年的情况也并不好,失去了酷酷的风格。这两家还是生于知识产权保护较好的美国,中国市场虽然大,人口基数也大,但要让在线音乐公司带着几亿不爱付费的用户去冲击IPO,结果会如何真是想想也令人不寒而栗。

在线音乐用户到了5.3亿这个关口,在流量越来越紧缺的当下,已很难再向上突破新高了。 变现似乎成为在线音乐的唯一选择,愿望是好的,却更需要一些手段,从会员、广告等这些在线音乐传统商业模式中,是榨不出几滴油的,流量小用户少的平台不行,像QQ音乐那样流量大用户多的平台也不行。在线音乐的商业模式要想找到突破口,只能从整个音乐产业中去想办法,这也是为何越来越多的平台把目光投向演出市场、粉丝经济等形式的原因,在线音乐产业急需在方向上实现突破。

如果在线音乐不能依靠音乐在线生存下去,那么现有的竞争格局就要重新规划了,最牛的并不是用户最多版权最多的平台,而是与整个音乐产业结合最紧密的平台。在线能力强不强并不是竞争的决定因素,但一定要有一定的在线能力,更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对整个音乐产业各个环节的基本掌控能力,有没有对从内容生产到消费整个链条的影响力。按这个逻辑来寻找,你可以从音乐产业中找到一家隐形而低调的独角兽,那就是太合音乐集团。

在线音乐行业中,太合音乐并不是流量最大的,也不是用户最多的,甚至不是版权最多的,但难得的是太合音乐既可以是在线音乐行业的重要选手,也可以是传统音乐行业的佼佼者,而这并不是QQ音乐和阿里音乐能比的优势。如果说腾讯与阿里在版权端和在线端的猛打猛冲,让人感觉这是两支进攻型球队的话,那么太合音乐就是一支攻守平衡的球队,不仅擅长进攻,也善于防守。

音乐是个长跑型的业务,其本质仍是个以内容为基础,以版权运营为核心的生态体系。这里面并没有用户什么事,因为从来都是好听的歌聚集起大量的用户去听,而不是因为有了大量的用户才能生产出好听的歌,内容驱动的产业特征非常明确。不掌握内容生产要素,用户再多也只是个分发渠道,互联网的高效分发特征并不适用于音乐,因为即便你有几亿用户,也是无法把一首烂歌做到红透半边天的,而有了一首真正的好歌,用户是会自动聚集上来。这种吸铁石效应也侧面印证了,播放器产品不存在一家通吃,价值趋向也会逐渐弱化。

太合音乐集团并不是一个新晋选手,不论是其旗下的太合麦田还是海蝶音乐,这都是华语地区的殿堂级厂牌,二三十年的公司发展史几乎就是与华语流行音乐的进化史,2015年,太合音乐将百度音乐收入旗下,成为横跨内容生产、版权运营、在线平台、演出活动等音乐产业各个环节的新巨头,其业务能力之全面在当前音乐产业中绝无仅有,在音乐圈的影响力极大。按照有媒体披露的15亿美金的估值,可谓名副其实的独角兽企业。

然而,这头音乐独角兽的声势低调,状似隐形。这与太合音乐的老板钱实穆有关,这是一个低调务实却影响极深的娱乐大佬,公开信息少之又少,而且也并不像音乐娱乐圈一样频刷存在感,太合音乐只是其娱乐版图的一角,但在圈内的人脉和资源调动能力是超一流的。就拿百度音乐来说,从行业第一的位置一路跌出前五,但在并入太合音乐集团之后能迅速重回行业前三,足见其能力值之强。多年来太合音乐的风格与其老板一样低调务实,对旗下艺人多有宣传推介,但对自身模式、地位和优势却总是三缄其口,外界对其情况知之甚少。这也造成了太合音乐在行业内的“隐形”。

在线音乐经过洗牌之后,形成了集中化态势,音乐行业形成强者争霸的格局,这时候浮出水面的太合音乐,具备P端、B端和C端服务的全链条能力,凭借实力稳居三甲,位居QQ音乐之后暂居第二。

从阿里音乐将天天动听停服这件事上看,播放器的重要性在降低,QQ音乐在合并了酷我和酷狗之后号称拥有80%的用户,但这几个收进来的播放器里有多少重合用户那就只有天知道了。历史经验证明,在线音乐拼的并不是用户,而是拼有效使用量,能够控制音乐内容生产源头才是关键。太合音乐是三强中唯一具备内容生产能力的公司,在播放器逐渐边缘化的今天,谁具备强大的可持续内容生产能力,谁才能成为音乐产业的弄潮儿。

在正版化运动不断深入的今天,版权成为悬在各个在线音乐平台头上的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首歌只在百度音乐上有,即便是QQ音乐的用户也只能跑过来听,反之亦然。没有一个平台有能力把所有版权都独家收入囊中,即便有钱收,版权方也不会给。各个平台血拼而来的版权能否通过流量和用户运营覆盖成本?答案是并不能,版权越多的平台亏损越大。

太合音乐有内容生产能力,也有大量自有版权和签约歌手,这使得这家公司能够在购买、生产、代理之间形成一个平衡,以一种财务成本最小的方式进行运作,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如果明天开始各大主要以版权购买获取内容的平台撑不住了,迫不及待追求货币化,最大的获益者必然会是太合音乐,这是业务链条全,攻守平衡公司的优势。

正版化运动的一个效应是,各个平台之间形成一种竞合关系。音乐三强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有些类似此前的网络视频之争。各自都有独家版权在手,竞合关系并不存在于腾讯和阿里之间,相反太合音乐游离在BAT之外,占了一个好风水。版权大战打不起,网络视频行业的结果已经充分说明,资本消耗到最后,比拼原创节目就是重中之重,这也就是内容生产能力。

内容生产能力意味着什么?QQ音乐这种对分发能力猛打猛冲的平台,阿里音乐那种指望着签约歌手用音乐卖货的平台,都是不会理解的。内容生产是音乐产业中异常鲜活的要素,只有掌握了这一块,才有可能打通除广告和会员订阅之外的商业模式。如今很多平台意识到了,音乐分发不赚钱可以去给歌手做演出,开发出更多商业模式,但这一设想有个前提,你至少得和歌手能有深厚关联,而解决这一问题靠钱是不行的,更别提拿着几千万播放量但见不到钱的数字去跟歌手勾兑了。只有具备内容生产能力的平台,才能与歌手建立牢不可破的关系,也才有资格与能力去探求更多的商业模式。

目前的状况是,各大音乐平台为发展音乐业务投入的成本和产出不成比例,除了高价获取音乐版权外,还要把宝贵的流量投入进去获得低产出。更困难的是,版权如流水,沉淀不出什么能力,做不到对任何产业要素进行有效控制。因此,开发新的商业模式,已成为在线音乐的当务之急。

在线音乐三甲的路数也不尽相同,向电商、社交、粉丝经济等方向进击,在这场持久战中尚不能定论,对于太合音乐而言,虽然进可攻、退可守,但是在厚积薄发之下迎来的大机遇,随着在线音乐商业化大幕的拉开,这头隐形的独角兽,重要的并非得到认知,而是真正抵达应有的价值。

作者:葛甲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