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徐玉玉与父亲最后一次对话:咱们回家吧 嗯

9月26日,一场秋雨过后,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徐玉玉家门口的石榴树已经结果了,沉沉红石榴压弯了枝头。在山东,门前种石榴,寓意家庭多子多福。 

一个多月以前的8月18日,这里格外热闹。徐玉玉拿到南京邮电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她的父母通知了许多亲戚朋友,来为这个家庭的第二个大学生进行庆祝。

徐玉玉和姐姐徐琳,是徐家这么多家亲戚中为数不多的大学生。饭桌上,一大家子纷纷举杯祝福,开朗的徐玉玉笑得合不拢嘴,父亲徐连彬喝了许多酒。 

无论如何,一家人也想不到,聚会结束的第二天,一个诈骗电话,不仅将徐玉玉的9900元学费骗光,也骗走了这个18岁女孩的年轻生命。

当晚,徐玉玉报警被诈骗,做笔录后回家的途中,因为伤心过度,引发心脏骤停而昏迷不醒,于8月21日离世,年仅18岁。 

两个女儿,是他的最大财富 

和想象的不同。徐玉玉家并不在偏僻的山区。一座约五米高的牌坊,耸立在徐家所在的罗庄区中坦村的村口。

在这个有四五百户的村庄里,几乎家家都盖起了二层小楼,一些富裕家庭的门口还停放着高档的小轿车。

徐家住在中坦村靠里的位置,也有一栋二层小楼。 

与徐玉玉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的热烈气氛相比,现在的徐家,却是另一种光景。红色的门房紧闭,徐玉玉母亲有腿疾,索性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再出门。

“耳鸣、头晕、失眠,感觉每天都浑浑噩噩、魂不守舍,眼前总是幻现孩子活奔乱跳的场景。”从来没有高血压的徐连彬,近日来收缩压升到了150mmHg,属于血压偏高的状态。 

建房子花了不少钱,还要供养两个女儿上学,徐连彬的压力很大,他是名瓦工,“工作没有什么保障,有活就干,没活就只能歇。月收入平均3000多元”。

徐连彬年轻时抽烟喝酒,为了维持家庭,如今都戒掉了,至今仍然欠着一些外债。

而他的两个女儿,则是他的最大财富。 

徐家的生活刚要好转 

事实上,徐家的生活刚要好转。大女儿徐琳已经大学毕业,在新加坡务工了一年,能够自给自足,工作也开始步入正轨。

小女儿徐玉玉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平时生活上省吃俭用,学习也很好,在上高中的时候就一直申领当地相关部门发放的贫困助学金。 

虽然徐连彬从来没有跟女儿们说过家里的经济情况,但徐玉玉还是对家里的拮据有一些察觉,所以,徐连彬给徐玉玉的包括吃饭在内的两个星期100的生活费,徐玉玉总能想办法剩下许多来。

2015年夏天,徐琳回家探亲,徐玉玉在姐姐的行李箱里翻出一个充电宝,看了又看,舍不得放下,最后试探着问:“姐姐,这个充电宝能送我吗?”她说可以给MP3充电,这样就可以更好地学习英语了。当徐琳答应送给她的时候,徐玉玉高兴了半天。 

徐玉玉是她高中同学中为数不多没有手机的人,有事需要联系家里,她会用公共电话或者借同学的手机打电话。直到这次考上了大学,徐玉玉的三姨给她买了一个智能手机作为奖励。

在此之前,所有表格上填写的徐玉玉的联系方式都是父母的手机号码。即使是后来的诈骗电话,也是直接打到了徐玉玉母亲的非智能手机上。 

徐家又迎来了一个喜讯 

8月中旬,还有半个月就能入学,徐家又迎来了一个喜讯:8月16日,徐玉玉接到罗庄区教育部门打来的电话,通知她可以申请贫困家庭助学金。徐玉玉特意跑到有电脑的六叔家,在网上提交了申请。 

8月17日,徐连彬骑着三轮车带着徐玉玉前往罗庄区教育局办理了申请助学金的相关手续,并被告知几天内钱就能发下来。 

8月18日,徐连彬连同亲戚给徐玉玉的贺礼凑齐了1万元存入了学校寄来让徐玉玉缴纳学费的银行卡内。 

8月19日下午4点30分左右,徐玉玉接到了一通自称是教育部门的陌生电话,对方声称有一笔2680元的助学金要发放给她。

按照对方要求,徐玉玉将准备交学费的9900元打入了对方提供的银行账户。 

父女之间的最后一次对话 

徐玉玉把学费汇出之后,回到家中,跟母亲一聊,才意识到可能被骗了。此后,她没有吃饭,一直坐在院子里哭。

过了一会儿,徐玉玉找到徐连彬,恳求他带她去报警,她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了公安机关身上。 

徐连彬劝徐玉玉算了:“我们都没有责备她,家里再凑凑还是可以给她提供学费的。”

然而徐玉玉执意要去,徐连彬只好顺应她,骑着三轮车带女儿去了派出所。 

因为此前公安部规定了各地公安机关接到群众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报案后,一律都立为刑事案件,按照刑事案件的立案要求采集各类信息,所以笔录做得十分详细。 

从派出所走出来,已经是晚上9点。徐玉玉坐到三轮车上,徐连彬说:“咱们回家吧。”徐玉玉应声:“嗯。”这是父女之间的最后一次对话。 

两分钟后,徐连彬再叫徐玉玉的时候,却没有了回应,他回头发现女儿已经歪倒在车上。

徐连彬急出了眼泪,拨打了120。 

十几分钟后,医院的急救人员到达现场,开始为徐玉玉做心肺复苏,但徐玉玉再也没有醒来,而且心脏也处于慢慢衰竭的状态。送院就医两天后,徐玉玉彻底停止了心跳。 

记者从徐玉玉家了解到,徐玉玉生前身体健康,并无重大疾病,其父母和姐姐都没有心脏病史。 

助学金的事情,嫌疑人为何能知道 

案发后,公安部立即组织山东、福建、江西、广东等地公安机关开展侦查。随后几天,将远在千里之外的犯罪嫌疑人杜天禹(盗取、售卖个人信息人员)、陈文辉(假冒财政局工作人员)、郑贤聪(假冒教育局工作人员)、郑金峰(负责提取诈骗款)等人抓获。 

徐玉玉之死,最至关重要的在于她申请助学金之事,为何能如此迅速为外人所知?徐玉玉接到电话后,正是因为对方准确地说出了她的姓名、住址和学校,才完全相信了对方的虚假身份。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陈文辉从今年6月开始,先后在互联网上非法购买了数万条山东籍高考考生的个人信息,以山东临沂籍考生为主。信息内容包括学生姓名、学校、家庭住址和联系电话。

作案前期,他还特意对地方助学政策进行了了解,获知当地贫困学生可以申请助学金,而选择以学生为目标,则是因为学生的信息最便宜,成本最低。 

警方对徐玉玉个人信息泄露的源头展开了调查。相关线索显示,在QQ群里向陈文辉出售考生信息的人在四川,办案民警在成都将犯罪嫌疑人杜天禹抓获,警方发现他们抓到的这个卖信息的人年仅18岁,是名网络黑客。

杜天禹给自己起了个网名叫“SEAY”(法师),意思是掌握了魔法的人。 

进一步的审讯发现,杜天禹从小学五年级起经常去网吧打游戏,就读初中二年级时退学。他在打网络游戏的过程中,对黑客技术产生了兴趣,开始尝试使用黑客技术在网上获取他人的数据信息。 

今年4月,杜天禹凭经验觉得“山东省2016高考网上报名信息系统”网站存在漏洞,仅用一个木马程序就侵入该网站,从上面下载了64多万条山东省高考考生信息,并开始在网上非法出售。 

陈文辉则从福建安溪老家的朋友中学习到了电信诈骗的技巧,并从杜天禹处以5毛钱一条的信息第一批购买了800条考生信息,验证信息无误后,随后又十多次向杜天禹购买山东考生信息,其中就包括徐玉玉的个人信息。 

早就写好的诈骗剧本 

今年8月初,陈文辉等人相约觉得典型诈骗来钱快,周围有不少人都是以此为业。于是几个人相约来到江西九江,便开始根据网上买到的山东考生信息拨打诈骗电话。 

每天,冒充教育局工作人员的郑贤聪等人都会拨打上百个电话进行诈骗,绝大多数都以失败告终。直到8月19日下午,他们联系上了徐玉玉,一个刚刚办理完当地贫困助学金申请的准大学生。然而,让徐玉玉欣喜不已自称教育局工作人员的来电却是从江西九江的一间出租屋里的郑贤聪拨打的。 

据26岁的郑贤聪供述,他在这个骗局中的角色是冒充教育局工作人员。“我就跟她说,你有一笔2680元的学生助学金,如果要领取的话,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你要跟某某财政局工作人员联系,然后她就叫我把号码给她了。” 

当徐玉玉按照对方提供的财政局号码打过去时,接听电话的是这个诈骗团伙的二线人员,同样是在江西九江的这间出租屋里,冒充财政局工作人员的陈文辉开始与徐玉玉对话。

作为二线人员,他的角色是假冒财政局工作人员,这也是整个骗术最关键的一环,诱骗对方汇款。“就是叫她去银行查一下,看补贴款到了没有,然后顺便查一下她的卡上面有多少钱。” 

在那个下着大雨的傍晚,徐玉玉告诉母亲要出去一下,便匆匆来到了附近的银行。电话的另一边,陈文辉开始实施整个骗术最重要的一步,他得知徐玉玉有一张卡上有9900元钱时,要求徐玉玉把这些钱向他指定的一个银行账户进行转账操作,以激活这张银行卡,到时候,这些钱连同助学金将会全部打到她的账户上。

毫无防范之心的徐玉玉按照对方要求进行了转账操作,但是两次操作均没有成功。 

此时,陈文辉想到另外一个办法,他让徐玉玉找另外一家可以存取现金的自动柜员机把这些现金存入他指定的助学金账户进行激活。同样是出于完全的信任,当天17点30分左右,徐玉玉取出了9900元学费,随后全部存入了骗子发来的银行账户。 

就这样,一个诈骗过程完成。陈文辉在挂电话之前还特意告诉徐玉玉,半个小时后,所有的钱将会打回她原来的账户,同时也会有短信提示。

单纯、朴实的徐玉玉足足在那里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任何回应,当她根据原来的号码拨回去的时候,却始终无法接通。 

怀揣着不安与惶恐的徐玉玉只好回家,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骗了。在家门口徐玉玉遇见了等她回来的母亲李自云,并讲述了整个经过。

母亲也是一样的反应:“我也感觉像是骗子。。短短一句话更加加剧了徐玉玉的心痛感,因为这样一笔钱差不多是她三年高中生活费的总和,也是父亲辛苦几个月的工资,却在一个小时内瞬间没有了。 

针对学生的电信诈骗 

到了今年8月初的时候,陈文辉又闲下来了。他觉得,暑假期间是向学生进行诈骗的好季节。于是,再次联系上已经将诈骗窝点转移到福建泉州的郑金峰。

不过这一次,他决定自己当谋划者。雇佣了老乡郑贤聪当自己的一线,约定每诈骗成功一笔,郑贤聪将会获得20%的提成。同时,他让郑金峰提供十余张银行卡号供他使用,到时候由郑金峰负责为他提现,将抽成后的诈骗款转存到自己掌握的银行卡中。 

事实上,无论是郑金峰还是陈文辉,手中都掌握着非本人的办理的银行卡。他们将这些银行卡称为“黑卡”。陈文辉说,这些银行卡和电话卡一样,在网上也可以买到。

警方对犯罪嫌疑人提取徐玉玉9900元学费的银行卡进行了追查,当天十点左右,这笔钱剩余的8900元已经转移到了陈文辉掌握的银行卡中,郑贤聪也按照约定获得了近两千元的收入。

而另据调查结果显示,这张卡的开户人是安徽人,直到被警方找到,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份证已经被别人冒用并开卡。 

钱回来了,玉玉却永远回不来了 

农历中秋节前,徐连彬从罗庄区公安分局的民警手中接过曾经追缴回来的9900元现金。

“钱回来了,玉玉却永远回不来了。”徐连彬说,之前公安机关也告知他诈骗徐玉玉的犯罪嫌疑人已经陆续归案了,将来肯定会提起民事诉讼进行索赔,不过他希望这些人得到严惩。“如果这些人可以判决死刑的话,我宁愿一分钱都不要。”

日前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检察院已成立专案组,适时介入案件办理。 

按照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另据相关司法解释,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和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与“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而“造成被害人自杀、精神失常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则是酌情从严惩处的一种情况。 

据此,如果单纯地以徐玉玉被骗金额来看,这些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的刑期并不会很长。即使最后专家论证徐玉玉的死与诈骗行为存在直接关系,也是法定期限内的一个酌情从重情节。“违法成本低成为了电信诈骗案件频发的一个法律难题。”

徐玉玉与父亲最后一次对话:咱们回家吧 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