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双胞胎兄弟患怪病:眼睛酷似外星人

6年前,大方县牛场乡新庄村农妇陈孝云生下一对双胞胎。

这对男孩没有上眼睑,只有薄薄一层皮粘住眼球,眼球很大,像鼓出来的一样。

6年来,陈孝云为给双胞胎儿子治病,四处求医,甚至在贵阳乞讨,她要攒一笔手术费,还想把自己的角膜捐给两个儿子。

双胞胎出生,双眼畸形像外星人

9月22日15时,记者在贵阳爱尔眼科医院见到47岁的陈孝云和双胞胎儿子李买松、李买元。两名小男孩的打扮、长相几乎一模一样。两双眼睛,给人印象很深。

没有上眼睑,显得眼球很大,像鼓出来的一样,黑色的瞳孔往上翻,露出大量眼白,还有一层薄纱似的膜罩着整只眼,像电影里的外星人。

6年前,陈孝云在老家诊所生下这对双胞胎,记得哥哥李买松出来时,接生医生失声叫了一句:“哎呀!”

“我的心咯噔一下。”

老二李买元出来时,医生的语气变得惊奇:“怎么这个也一样?”

“抱来给我看看。”陈不顾产后体虚,坚持要看双胞胎。

护士把两个小孩抱来,她只看了一眼,差点晕过去:“两个娃娃的眼睛没有眼睑,发肿、有脓,眼珠蓝色的,布满血丝。”

7天后,双胞胎的眼睛出现了新变化,像长癣一样,且瞳孔中间如旋涡般有个孔。

陈孝云一天没多耽搁,直接抱着两个孩子到贵阳某三甲医院求诊,经过一个月治疗,血丝消失了,孔中间长出白色的肉,但基本看不见。

四处求医,为手术费她心力交瘁

陈孝云和丈夫是地道的农民,守着包谷地过活,上有老下有小,日子紧巴巴的。现在新添了两张嘴吃饭不说,俩孩子所用的眼药水就要50元一支,双胞胎从早到晚滴只够用3天。

但陈孝云从来没有嫌弃过她的孩子,也一直未放弃治疗,背一个抱一个,到贵阳、遵义求诊。

今年7月,毕节市慈善总会给了一万元救助金,揣着这笔“巨款”,陈孝云带着双胞胎乘火车到北京同仁眼科医院寻求希望。

专家看了后,告诉陈孝云,手术难度非常大,治愈希望很渺小,而且要经历很多次手术,花费差不多要20万。

“哎呀,我一听有点高兴,这是第一个医生跟我说治得了。”她不是很在意“20万医药费”,尽管这对她来说“不知要卖多少年的包谷才攒得下来。”

8月份,乘坐火车回到贵阳,陈孝云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她决定不慌回家,要在贵阳给双胞胎找医药费。找,怎么找?一介农妇一无学历二无熟人。想了想,决定上街乞讨。

“一天最多要到50元。”而她住最便宜的旅馆,一天都要40元。“心力交瘁,真的绝望啊。”

得知有手术的机会,母亲想把双眼角膜移植给儿子

就在陈孝云最无助时,她的事被贵阳爱尔眼科医院知道。经诊断,两男孩为先天性完全性上睑缺损、角膜白斑、暴露性角膜炎、睑球粘连、下眼睑外翻。视力光感5米。

9月21日,该院联系北京、武昌的兄弟医院,三地联合视频会诊。

经专家讨论,双胞胎眼部修复难度大,必须从其他部位进行皮瓣移植,而且手术不止一次。此外,术后眼睑闭合功能也会遇阻,很有可能睁不开或者闭不上。

“还有,两个孩子的视力很差,后期涉及到角膜移植。”专家说。

经过近1小时的讨论,3地专家给出意见,先从4只眼睛里面找出1只条件最好的做眼睑成型手术,这也是一次试验手术。

经检查,目前,只有哥哥李买松的左眼“稍微好点”。

得知孩子有手术的机会,陈孝云差点哭了,她以为“眼睑成型术”就需要角膜移植,“割我的,把我这对眼睛都割给两孩子。”她说:“我40多岁了,勉勉强强能看或者不看都没关系。” 

双胞胎兄弟患怪病:眼睛酷似外星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