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如果 Meerkat 是款中国产品,可能就不会死的那么快

如果 Meerkat 是款中国产品,可能就不会死的那么快

毫无疑问 Meerkat 是去年的明星公司。从 Meerkat 开始,移动互联网进入直播时代。但就在今天,这款产品宣布从 AppStore 正式下架。

如果 Meerkat 是款中国产品,可能就不会死的那么快

Meerkat 的 CEO Ben Rubin 在 Twitter 上宣布了这则消息。略显讽刺的是,当年正是小蓝鸟 Twitter 给了才诞生两周、处在快速上升期的 Meerkat 当头一击 —— 先是对 Meerkat 全面封杀,随后直接收购直播应用 Periscope 为己所用。

失去核心流量源的 Meerkat 和 Periscope 竞争了一段时间后快速败下阵来。理由很简单:对一个普通用户来说,面对两款功能几乎没有区别的直播产品,当然会选择与自己关系链强绑定的那一个。

后来,同样的情节又在 Meerkat 和 Facebook Live 之间又重新上演了一遍。

再后来,Periscope 和 Facebook Live 一骑绝尘,早已不把当年那只小小狐獴列为竞争对手。

移动直播的鼻祖死了,但国内玩家兴致仍然高涨

花了一年半,国外直播领域的格局已经十分清晰了:先驱者 Meerkat 死在沙滩上,有大平台撑腰的 Periscope、Facebook Live、Youtube 直播三足鼎立。很明显,在国外直播已经变成了巨头之间的对垒。

可中国市场中这样的趋势并不显著。

其实国内直播的第一梯队也基本明确了:除去已经上市了的9158和欢聚时代,还诞生了被腾讯连投两轮的斗鱼,以及估值 70 亿人民币的斗鱼两家独角兽公司。

但其他玩家似乎还是雄赳赳气昂昂。位列电竞组第二的虎牙,在欢聚时代管理层发生变动后被单拎了出来 —— 有虎牙内部人士向36氪透露,在YY娱乐 CEO 陈洲接任李学凌担任欢聚时代 CEO 后,陈洲将统管除虎牙外的所有 YY 业务,而李学凌会负责虎牙及外部投资工作。至于欢聚时代高层对虎牙的预期,是希望其能独立融资最后上市。

而就在昨天,让周鸿祎多次“出卖颜值”的移动秀场组 2 号选手花椒宣布完成 3 亿人民币 A 轮融资,中首建投领投 1 亿、奇虎360 又跟了 6000 万元。花椒总裁吴云松认为,本质上直播时领先于微信、微博的新一代社交形式,更具社交功能的产品会持续获得关注。

关于吴云松的看法,人人公司用实际行动表示认同。昨夜传出消息,人人宣布拟拆分旗下新组建的子公司 SpinCo,也就是人人旗下的视频社交平台“我秀”。

如果 Meerkat 是款中国产品,可能就不会死的那么快

“我秀”产品截图

我猜大部分人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我秀”并不熟悉。事实上“我秀”是从老一辈视频平台56网拆分出的一款移动直播产品,人人买下“我秀”大概是想拓展校园以外的直播场景。

不过虽然人人把这款产品定位成“视频社交平台”,但就像庄明浩在一篇文章里所说的那样:“如果说YY、9158、http://6.CN代表着一个极端,Meerkat和Periscope代表另外一个极端,中国的这些手机视频直播APP就在中间,产品形态接近Meerkat,而运营逻辑、内容偏好和商业模式偏向YY……”

这段话拆解一下意思是, Meerkat 在创立之初,其实是想做成直播版 Twitter 这样的产品的,因此美女主播并不是 Meerkat 的主要内容。而现在许多国内产品说是对标 Meerkat,但也就是扒了移动直播这层壳,里面包裹的还是 YY 这样的秀场内容。

赚钱姿势不一样,命也不一样

“我秀”、甚至陌陌的直播板块,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一对多的直播秀场。

既然大家都是移动秀场,映客和陌陌直播、我秀就没有本质区别,就像彼时的 Meerkat 和 Periscope 一样。那么,后起之秀会很快被行业老大挤出去么?

我们认为,不过起码目前阶段,“我秀”们还大可放心 —— 洗牌并不会像 Meerkat 遭遇的那样、来的那么快,国内一时半会也不会出现几个直播 App 统揽全局的场面。

关键原因在于国内外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区别很大。国外直播平台的变现通道仍和传统视频平台差不多,即依靠广告与合作 to B 收费。比如 Facebook 和游戏巨头暴雪近日达成合作,暴雪玩家可以通过 Facebook Live 对正在进行的游戏串联直播。

也正是广告导向,加速了国外直播平台的优胜劣汰。一个简单的道理是,广告主肯定会偏爱那些用户基数大、留存时间长、黏性高的大平台。Meerkat 就面临了这种用户、金主两不爱的尴尬。

但在国内做直播的优势在于,平台可以靠 C 端用户的打赏和礼物来续命。

依旧拿“我秀”出来举例,或许“我秀”在业界并不算有名,但从人人公司 2016 年第二季度财报中我们看到,扬言“已经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的人人,“我秀”业务与新业务人人直播带来的收入,与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营收打平,都是 680 万美元。

而这或许也是陈一舟此刻决定拆分“我秀”的原因 —— 即便没法成就一家直播独角兽,但“我秀”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现金流。

关于直播与社交,如果你有不同见解,欢迎和我联系:chenzibing@36kr.com :)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