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又见创业合伙人撕逼:权和钱 是逃不掉的人性

又见创业合伙人撕逼:权和钱 是逃不掉的人性

此事一出,双方粉丝纷纷拿出自己的证据来撕X,而品途商业评论想要强调一下,创立品牌时对商标进行查询及注册是创业常识,不要说这是一个品牌,就是app、微信公众号的申请也会反复查询;而分家时以书面形式确定对品牌的权利归属及划分,也是在“和平分手”时不可缺少的环节。如果以上两点都未做到,如果再无其它证据(如持续排他使用商标,已有一定影响力的证明),那么可能此事根本在于自己的心太大和对方的心太狠。

创业不是讲情怀和卖人情。非洲有句谚语:“若要走得快,就独自前行;若要走得远,就结伴同行。”创业者需要快速成长,找到一位与自己不同、能够实现互补的合伙人就变得极为重要。每一家创业公司都是一个小世界,在自我的矛盾斗争中不断成长。创始人和合伙人是一家公司的主角,他们往往主导着公司的发展走向。

创业就像婚姻,几个合伙人为着共同的目标,相互扶持,经历风雨,然而正如周鸿祎所说“找合伙人比找老婆还难”,意见不合吵架拌嘴是常事,分家散伙撕逼的也不在少数。

好事不出门,糗事传千里,今天一起回顾2016年几起合伙人撕逼事件,看看他们是为何“分手”的?

A站:成立9年经历6次高层动荡,盈利等问题悬而未决

2016年7月1日晚间,A站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CEO莫然因个人原因已向董事会提交辞职申请,辞去公司全部职务,将由李斌接任董事长一职,原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这距A站上一次大规模人事变动仅不到半年时间。

AcFun弹幕视频网成立于2007年6月,总部位于中国北京,是中国最早的弹幕视频网站,逐步发展出基于原生内容二次创作的完整生态,以高质量互动弹幕内容为特色,累积了大量80后、90后、二次元核心用户,产生了金坷垃、鬼畜全明星、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网络流行文化,是国内主要的二次元年轻人聚集地之一。

纠纷史:

又见创业合伙人撕逼:权和钱 是逃不掉的人性

A站成立至今仅9年的时间,却经历了6次高层动荡,甚至有网友调侃,“管理层比新番更新还快”。

资料显示,2010年前后,A站创始人以400万元将AcFun卖给了现任斗鱼CEO陈少杰,陈少杰拟将A站整改成游戏视频网站,并引入直播,但这与资本方产生矛盾。随后,A站又被卖给后来的掌权者杨鑫淼。

2014年,A站获得奥飞动漫的投资,但却遭到了优酷土豆侵权的起诉,导致其三名高管被逮捕,掀起了一波离职潮。2015年6月,A站获得来自优酷土豆的5000万美元投资,此时CEO为孙旻。

2016年1月,A站宣布获得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投资后,莫然取代孙旻担任CEO。如今不到半年的时间,莫然离职,总编辑刘炎焱出任CEO。

观点:攘外必先安内

不难发现,A站的领导层换血多是在每次获得融资后出现的,业内人士认为,A站高层动荡频发,很大程度是其背后三股资本力量博弈所致,即奥飞动漫、合一集团以及软银中国。

资本的注入不但没有给A站带来更多的资源和发展机会,反而造成高层动荡,内耗不断。随着弹幕逐渐在视频网站上普及开来,A站的突出特色变得不再那么明显,另一方面A站的版权问题和盈利问题悬而未决,竞争对手B站生猛进攻,内忧外患的情势考验着这位国内二次元鼻祖。

攘外必先安内啊。

油通:公司倒闭,“合伙人污蔑我挪公款”

2015年12月,北京油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油通)发布公告称,因公司管理团队与资本方无法达成经营思路的统一,该公司将停止运营。然而2016年1月,油通倒闭陷入“罗生门”。油通创始人范庆河称,公司倒闭是因为合伙人、CEO喻凯偷走公章,以及投资方的不信任和阻拦。不过,这一言论遭到喻凯的回击,项目失败的原因在于二人的经营理念的冲突,自己也没有偷公章。

油通成立于2014年3月,是一家面向车主的O2O加油站,其主要产品是通过微信公众号实现微信加油、手机支付,App也已上线。此外,该公司还提供“预充值加油卡”服务,预充值车主加油时可享受相关优惠。该公司曾于2014年12月获得国泰创投的数百万元投资。

2015年12月,公司停止运营,距离公司成立还不到两年时间。

纠纷史:

公司于2015年12月宣布停止运营,2016年1月10日,油通创始人范庆河通过i黑马文章《我的狗血新年:公司倒闭,合伙人偷走公章,投资人追债》向外界表示,公司倒闭是因为合伙人、CEO喻凯偷走公章,以及投资方的不信任和阻拦。

1月18日,CEO喻凯通过i黑马文章《我的狗血新年(二): 公司倒闭,合伙人竟污蔑我挪公款》向外界回击范庆河的言论。

喻凯回应,在是否烧钱等经营问题、逾期不建立员工期权池等冲突之后,自己不再信任范庆河,并交还自己拥有的公司股份,净身离开“油通”。

喻凯称,范庆河在与投资方国泰创投签约时隐瞒了其原公司“章临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与交通银行临淄分行的贷款纠纷等情况,违反投资协议行为。

喻凯并不承认偷走公章一事,他表示,财务章在“油通”与投资方签署资金监管协议时已被投资方收回,在离职前油通曾召开董事会,范庆河与投资方签署了股权质押协议,将公司公章交予投资方。

而对于挪用消费者资金一事,喻凯认为是范庆河的污蔑,并表示存有相关证据。

观点:O2O烧钱已是末路,创业者代沟太深注定分手

当传统行业遇上互联网+,当传统行业的老手遇上互联网小伙,一个是烧钱补贴的O2O通病,一个是新旧思维的碰撞。油通事件尽管有背后投资方的干扰,但主要原因还是创始人与合伙人之间的矛盾,两人既存在行业和思维的巨大差别,又无法相互信任,注定要“分手”。

合伙人撕逼的问题不仅会发生在A轮以前的初创企业,成熟一些的公司也会因为利益矛盾撕得不可开交。

豆果美食:联合创始人高龄孕期被逼离职

今年5月,豆果美食联合创始人在朋友圈的爆料引起了圈内极大关注。她在高龄怀孕期间,由于经营理念的不同,公司创始人王宇翔采用一系列卑劣手段逼迫她离职。她多次喊话这位多年的合作伙伴对话未果后,只能无奈通过朋友圈以最不堪的“揭丑”方式为自己讨回公道。

又见创业合伙人撕逼:权和钱 是逃不掉的人性

豆果美食成立于2008年1月,是一家发现、分享、交流美食的互动平台,2014年11月获得由高瓴资本和清流资本投资的2500万美元C轮融资,估值约3亿美元。豆果美食在经历了“工具-社区-电商”的商业模式之后,今年6月对外宣布将布局智能厨电领域,打造“工具+社区+电商+智能厨电”的厨房经济新闭环。

纠纷史:

资料显示,朱虹2005年从传统行业踏入互联网,曾任265导航销售总监、ZCOM副总裁、4399游戏销售总监、7k7k人事行政副总裁。因为对美食的热爱选择了创业,在团队中担任市场、销售、渠道等管理工作。

朱虹称,去年年底开始和公司创始人兼CEO王宇翔出现管理理念上的分歧,当时得到董事会同意起草优先退股协议,可在未来一年半内优先退股,但实际上并未得到签署生效,却收到公司CEO以协议内容完成为由让她离开,当时朱虹已经怀孕1个月。

朱虹表示,自己在孕期受《劳动法》保护,公司不能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CEO王宇翔于是提出以4个月工资补偿一次性解除劳动关系,“说这已经是看在大家合作多年的份儿上……警告我说如果我继续留下,会把我工资降到很低,打劳动法官司公司方面也能赢。”

其后,朱虹在多次沟通CEO王宇翔未果的情况下,收到了停发工资的通知和公司委托律师的联系方式,正式通过法律途径沟通,但豆果公司律师表示,只能传话,没得到授权。

紧接着王宇翔修改公司考勤制度,规定高层也要打卡上班,却不许HR给朱虹录指纹,朱虹只能在朋友圈拍照、定位证明自己正常上班。

朱虹一再要求沟通和谈,却并未得到王宇翔的公开回应。

观点:守法是创业的底线,良心是做人的根本

朱虹是美食圈公认的美女和工作狂,瘦小的她一手打拼出了豆果在市场的品牌知名度,也是豆果最知名的形象代言人,业内对她的评价大多是赞美之声。

公司发展受阻或许是这次纠纷的主要原因。2015年,整个美食菜谱行业迎来了全面的商业化转型之年。豆果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就在探索生鲜电商,2015年又转向基于厨房经济学的电商模式,但主要以第三方入驻的平台模式为主。电商模式并没有获得成功,于是,豆果又开始把重心放回到为其他品牌导流和品牌广告上来,但仍然执着于要在食材电商上开创一番新天地来。在这样的背景下,两个创始人之间出现意见分歧很正常,因为大家都希望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变得更好。不过这一次,豆果两位创始人之间的意见分歧变成了矛盾冲突,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王宇翔利用公器独断专权、以卑劣手段打压政见不和者的创始人即便暂时赢得了稳固的地位,但公道自在人心,即便这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弱肉强食的功利社会,但是企业必须遵纪守法,人必须有良知,你兔死狗烹,客户和用户还会久留吗?

投资人的集体失声让事件失控。如果不是豆果背后的投资机构和投资人支持王宇翔,就不会同意起草关于朱虹的优先退股协议,如果不是投资方的纵容,就不会让豆果以这么狗血的方式曝光在众目睽睽之下,而是应该选择更妥善的方式来解决。

呵呵,希望王宇翔有录指纹并按时打卡……

锤子科技:技术合伙人的“悲剧“,“逼走”钱晨的仅仅是一个水瓶吗?

7月11日,T3发布前夕的节骨眼儿上,锤子科技CTO钱晨被曝离职了。按照锤子官方说法是,原CTO钱晨以创业元老的身份退休,其工作已由原华为荣耀高管吴德周接任。

2012年5月,要用情怀做手机的罗永浩成立了锤子科技,目前已推出三款产品,分别为锤子T1、坚果手机和锤子T2。

又见创业合伙人撕逼:权和钱 是逃不掉的人性

今年6月28日,根据锤子科技最新工商资料显示,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已将部分股权出质给阿里巴巴。这意味着,阿里巴巴已经以债权的形式向锤子投资,未来这部分债权可能会转化为股权。

纠纷史:

关于钱晨离开的原因,知乎网友匿名贴出钱晨退休的“原因”,立马引来众多网友围观。大意就是罗永浩在T3几乎定型的情况下要大改,钱晨不同意,老罗暴脾气一上来,扔了个水瓶出去,不巧的是,水瓶掉在钱晨裤裆上,水流出来裤子湿了一大片,在场的人都愕然,最后钱晨红着眼低着头走回办公室。那晚10点钟钱晨才离开办公室,此后再未回来过。

7月13日晚间,钱晨在微博上回应:“尿裤子的故事编的太弱智!此故事显得作者的拙劣本性。有本事出来晃晃别老匿名”。

“一瓶水”的理由太过单薄,有网友分析两人的矛盾激化已有前奏。“1. T3和坚果2在产品线路图上,公司内部有严重分歧。老罗每次都按他的“个性”行事。2. 老罗最近发的《站在44岁被告席》那篇文章激怒了钱晨博士。上次王自如的视频影响很差,钱晨博士已经很生气了。3. T3和坚果2将会是非常失望的产品,公司内部很多人不看好前景。”

观点:“基情的悲剧”

科技公司里创始人和技术合伙人的故事好比“基情的悲剧”。创始人想到好点子万事俱备只差一个技术大牛了,于是三顾茅庐千呼万唤,许你江山美景大好前途,然后红尘作伴一起经历无数个凌晨四点的北上广。 当公司逐渐步入正轨,技术团队稳定了,产品成熟了,此时在创始人的眼里运营、市场的美眉好像看起来更有前途,“技术小哥”开始在角落里偷偷抹眼泪。

爱过,不合适了,就分开吧。

合伙人纠纷离不开“权”和“钱”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创业分手的演进其实并没有明显的轨迹,更多牵扯到的是人性。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起初或许就是兴趣使然,一拍即合,从未想到会有资本进入和青睐。当白花花的银子滚滚袭来之时,最先决堤的往往是内部的崩盘,各自都以自己的标尺去权量所谓的公平。“权”和“钱”的纠纷直戳人性。

合伙人之间从内部撕扯到外部,撕逼的结果可能是公司倒闭、投资人清算资产、分道扬镳、另立门户、在新媒体上掐架等。他们都太想证明自己了,包括失去理性的脾气。

从以上案例和过往案例,体现出了创业合伙过程中的几大问题:

首先是钱的问题,也就是股权纠纷。从西少爷、首席娱乐官、泡面吧、罗辑思维的案例可以看出,几个合伙人之间的撕逼基本围绕在联合创始人与创始人意见相左导致的股权纠纷。西少爷联合创始人孟兵、宋鑫、罗高景之间就因为控制权、股权等情况撕逼;首席娱乐官获得融资之际,两位创始人因“四六开”的股权闹到公众号停止运营;泡面吧在A轮融资快要完成前股权大战,甚至演变为创始人强行删除产品代码、产品停滞;“罗辑思维”的两位创始人罗振宇与申音因股权分配不均而分手。

在创业早期,创业者们对于股权、利益等方面的处置是天然的“空白”,诸多签署的早期文件和合同都缺少合理的法律保障,导致在创业之初就埋下了爆发的伏笔。

第二是控制权问题。由股权问题延伸到控制权问题,创始人和合伙人分不清楚“老大”,谁都想当CEO。西少爷人事大战,真功夫家族之争,拉勾网副总裁文双辞职事件、豆果网朱虹孕期被开、油通创始人和合伙人互相指责事件中都有权利争斗的影子。

第三是资本黑手。一旦有了外部资本介入,就意味着资本要和创业公司共担风险、分享红利,资本为自身利益着想,插手公司内部事务,A站CEO频繁更换就是最好的例子。

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主要有三点:创业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创业者的适应能力也不一样以及公司的制度缺陷。创业的不确定性导致了创业者的期望和目标的不确定,随着企业发展不断遇到各种挑战,个人能力和适应能力的问题会被放大。制度缺陷则导致股权和控制权的纠纷。

钱要给到位;心不能委屈

人要跟你分手无非就是:钱,没给到位;心,委屈了。早期, 公司是不可能赚钱的,要么你多给别人一点决策权,多给一些信任,然后营造一种愉快的环境,要么就是给的股份很高,这样即使严厉、紧一点也没事。

而有些CEO既想让马儿跑,又不让吃草;既要合伙人拼命干活产出,又看不惯别人。

分手要快刀斩乱麻,好聚好散

“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拖着最伤人”,恋爱里的名言送给创业者一样合适,创业路上难免遇到分歧,能解决的矛盾尽量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就分开。但是分手也要好聚好散,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和平分手的合伙人走了还能处处维护原公司的名誉和利益,撕破脸皮闹得人尽皆知的分手不但折了自己的名声还损害公司的利益。

创业先学做人

先做人后做事,这话不多解释了,成吉思汗有一句名言送给创业者们共勉。“打仗时,我若是率众脱逃,你们可以砍断我的双腿;战胜时,我若是把战利品揣进私囊,你们可以斩断我的手指。

本文来源:品途网 责任编辑:彭丽慧_NT5727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