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李开复重金聘科学家 初创企业自培人才 面临人才缺口限制人工智能发展

李开复重金聘科学家 初创企业自培人才 面临人才缺口限制人工智能发展

在人工智能浪潮下,重复、险峻、高压的工作会逐渐被机器取代,在未来,安保工作会被取代,富士康流水线工人会被机器取代,卫生保洁的工作会被机器人取代,这些离我们并不遥远,中信证券研究部关于人工智能的报告预言:人工智能+产业将成为蒸汽机+产业、电气+产业之后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核心是提高人的工作效率。

我们的法定工作时间从996(每天工作9小时,每周工作6天),已经变成885(每天工作8天,每周工作5天),有望变成774(每天工作7天,每周工作4天)。 然而,要实现这个目标,任何一个新技术的产业落地想要获得高速的发展都离不开人才体系。

小众行业马戏团的产业链

先讲一个故事,马戏团是一个不年轻的行业,第一次出现是在1867年的英国,全世界最著名的马戏团是太阳马戏团,企业员工将近5000人,要做出一流的马戏,持续创新的作品,一方面需要建立人才吸引机制,另一方面也需要自建一套人才培养制度。据悉,2011年Fast company提供的数据,太阳马戏团人才库的演员超过两万人,对于这个小众的行业,这样的数据已经很炫眼,除此之外,还有训练营和马戏学院,将整个产业链很好的贯穿、打通。

在人工智能技术落地,亦是如此,没有完善的人才培养机制,缺乏人才的支撑,技术应用到实际产业十分缓慢。

现状是怎样呢?

从人才输送机构层面, 东南大学人工智能漆桂林教授 观察:目前没有一个教育机构专门去培训人工智能人才,人工智能需要计算机科学、数学、认知科学、脑科学、机械自动化等多领域人才协作才能更好地实现。

而现状是培养全面的人工智能人才非常困难,大部分只懂某一个技术,比如目前人工智能领域基本上还是统计为主流,其他学派没有受到足够的关注,但是要实现人工智能,需要考虑符号逻辑和统计的结合,还需要了解认知科学等领域的知识,所以需要复合型人才。 现在每个人工智能子领域都是单独发展,并没有形成交集

漆桂林教授补充,人工智能要想成为一个学科,需要自顶而下的设计,要成立一门新的学科,需要把各个学院的老师组织起来,这只有学校顶层设计可以做到,目前很多学校都有人工智能课程群,授予学生机器学习、模式识别和知识工程相关课程,由于每个学校的师资配备不一样,侧重点也有所不同。

在9月21日新京报的深圳活动上, 李开复 首次对外公布要建立人工智能研究院,而摆在面前的是如何吸引优质的科学家人才,传统VC很难兼顾科学家自身的需求,例如:在美国有家庭、有孩子、还有习惯高薪等等,李开复表示这些都能够想办法解决和满足。对于人才的渴求可见一斑。

美国的“创业签证”

在国家层面,对于人才的渴求用美国的人才吸引方案举例就很直观了,在2016年8月底,美国落实了“创业签证”,第一次入境可停留最长2年时间,公司发展良好,可以继续获得融资,获得收入和创造新就业机会,创业者可以申请续期3年,最长总共5年时间。

从上述情况可以总结:人工智能的起源是科研技术的进步,虽然科研是领先的, 但是技术落地产业应用仅仅凭借科研人才“下海”是远远不够的 ,而教育普及人才产出往往是滞后的,通过立项召集具备学科交融的人才进入人工智能领域,这种方法显然是慢效的 ,人工智能要想成为高校独立学科,需要立项、市场需求分析、师资团队组建等一系列复杂工作推进,这对于摆在眼前的人才缺口来说显然是望梅止渴,遥不可及。所以企业们纷纷需要自己培养。

初创企业没有现成人才,全靠自己培养

速腾聚创是从事无人驾驶的“眼睛”—激光雷达研发和生产的公司,创始人邱纯鑫在哈工大博士后毕业就创业了,他的人才观是自己培养,创始成员是读书时期课题组的核心成员,在学科上,激光雷达算是偏门学科,关注该学科教授很少,在实际中就没有现成可用的人才, 所以,挖也没得挖,在人员培养上,是招募一批算法、工程等理科学生自己培养,表现不错的,三个月就开始能做一些事情

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下,据统计,互联网公司按照地区划分,北京地区占比领先,深圳和上海紧跟其后,但是其他城市占比就很少了,原因是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具备较高的人口密度,编程、软件类人才充沛,市场和人才要素决定公司的建址。

而在人工智能浪潮下,开始形成人才导向。例如:语音识别巨头科大讯飞总部在安徽合肥,语音识别创业公司思必驰总部在苏州,曾经跟思必驰CMO龙梦竹了解过, 她认为语音识别这个行业人才不多,人才紧缺,获取渠道多是跟校方合作招聘,一线城市工作氛围浮躁,人员流动大,苏州更适合人才静下心来把工作做好。

而从事激光雷达的初创公司镭神智能创始人胡小波将总部设在深圳光明新区,算法作为激光雷达重要的部分,胡小波将算法公司设立在武汉。他认为:武汉高校有很好的算法人才储备,将算法的分公司设在武汉比较合适。除此之外,中国机器人代表公司新松机器人将总部设置在沈阳,而无人机大疆则设址在完备硬件产业链基础的深圳。

在观察中能够发现,人工智能大潮下核心是做出产品,而不是背靠市场,所以,对设址主要考虑是离专业人才更近以及产业链比较完善的地区。

2016年10月21日,亿欧将在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举办“速度与激情·2016中国互联网+物流高峰论坛”,20+大咖参与分享,500+观众到场聆听,50+媒体进行报道,亲眼见证物流业的盛会请点击: 详情页面,今年亿欧物流只此一场!

李开复重金聘科学家 初创企业自培人才 面临人才缺口限制人工智能发展

本文作者梁杰民,亿欧专栏作者;微信:liangjiemin-2016(添加时请注明“姓名-公司-职务”方便备注);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