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200元起家到负债60亿,雨润创始人的成败得失

200元起家到负债60亿,雨润创始人的成败得失

2016年5月,雨润集团发布公告称,因其全资附属公司南京雨润在5月13日未能如期偿还本金为10亿元的第二期中期票据,现已触发该集团若干新财务贷款的交叉违约条款,预计涉及本金总额约5亿元。

这是今年以来雨润第二次未能按期偿还债务本息,雪上加霜的是在未来一年雨润面临的是60多亿债务到期。目前这家企业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债务违约只是困境之一。

雨润怎么了—— 从200元到480万元,再到1.6亿元

同大多数老一辈企业家一样,雨润集团创始人祝义才也是白手起家。

祝义才出生于安徽桐城,从贫苦农家考上大学,最后被分配到安徽省交通厅属下的海运公司。那个年代,跳出“农门”,吃上皇粮,是多数人奋斗的目标。而祝义才注定是个例外。

“整天坐在办公室逐渐老去,让我觉得很可怕。”不安分的祝义才工作了一年多,辞去安稳的工作,带着仅有的200元下海摸鱼——做起水产生意,这让祝义才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480万元。

从200元到480万元,从皇粮与百万财富的一舍一得,给祝义才带来的影响与震撼是不可估量的,而他的野心也绝不仅仅是到此为止。“做贸易心里不踏实,无法做出自己的品牌。况且贸易做得再好,也只是个中介。”祝义材想要有自己的项目,拥有新的市场。

1992年,祝义才停止了水产生意,他背着小包,周游大江南北,对上海、南京、武汉和重庆等20多个大中城市进行市场考察。凭借对市场的准确把握,他避开了当时肉食品企业在高温肉制品领域的激烈竞争,将主营业务瞄准尚属空白但潜力巨大的低温肉制品这一细分行业。

兵贵神速。祝义才选中交通、消费和政策环境较好的南京,创立雨润集团,开始真正闯天下。

南京可以说是祝义才的福地,祝义才得到南京政府的支持,争取到银行贷款280万元,填补了资金缺口,顺利引进了欧洲、美国和日本的先进设备,建成10条自动化生产流水线。为打开销路,祝义才亲自跑市场。

以上海为突破口,逐渐向华东地区铺开销售网点,进而向全国拓展。到1996年,雨润年产值达1.6亿元,成为行业领军者。

彼时,祝义才已从当年的水产小贩变身为亿万富豪。

“真正的野心从并购开始”—— 雨润的第一次重大转机发生在1996年

在轰轰烈烈推进国有企业改制的背景下,雨润以零对价并购国家一级企业南京罐头厂,成为江苏省首例“民企收购国企”案例,也为祝义才的人生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此次并购,不仅使雨润无偿获得了生产用地、厂房与大量经验丰富的技术与管理人员,更重要的是,还为雨润奠定了快速扩充发展业务的模式。

在主业稳固发展的同时,祝义才又开始计划多元化发展,决定进军房地产、商贸和旅游等产业。

2002年,雨润收购南京河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正式进军房地产。2005年,雨润收购重组南京中央商场,并进行一系列调整升级,进一步探索文化商业综合体模式。

在后来的发展中,祝义才还涉足金融界和文化圈,成立了利安人寿保险公司,又先后同梦工厂、迪士尼和索尼等全球顶级动漫品牌合作,打造真人舞台剧和主题游乐公园。雨润在跨界经营方面玩转得游刃有余。

为了支持“雨润系”多元的发展战略,2005年祝义才将雨润带到香港联交所,正式挂牌上市。上市之后,祝义才将目光锁定在对资本要求更高的产业链上游,进入生猪屠宰业,在全国建立生猪屠宰场。

2010年,为进一步加快上游产业扩张步伐,祝义才在全国布局“三三三”发展战略,在全国建设雨润农副产品全球采购中心、物流配送中心和生产基地。祝义才俨然要当“中国第一屠户”。

2011年以前的雨润,一直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总资产最高时达358亿元,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9位。祝义才也以8.8亿元财富登上《福布斯》中国百富排行榜。

野心逐渐膨胀,祝义才似乎已经忘记当年自己说过的那番话,“为了把食品做好,其他不熟悉的产业,我们不做,靠投机的行业也不做。

“第一屠户”的假象

志存高远,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诟病的。然而,就在祝义才沉醉于急速前进时,外表强大的雨润帝国,已经隐隐出现了危机。

从2010年开始,雨润旗下的地产、旅游和物流业务频频曝光,尤其是地产业务。在海南,计划总投资35亿元的旅游度假区,目前处于停工状态;在杭州,以4.4亿元价格卖掉的星雨华府项目,销售并不理想……

其主业雨润食品也被曝出安全问题。安徽某五星级酒店反应雨润火腿产品中出现铝卡和包装膜,河北雨润北徐公司遭举报,称该公司一批产品被检出含有瘦肉精残留……

2012年爆发的“合江县火腿肠”事件,成为雨润走向下坡路的拐点。

涉及小学生食品安全的零容忍事件,导致雨润一蹶不振,不仅业绩开始下滑,公司现金流也出现了问题。主营业务不能再给公司带来正常的现金流入,同时,大规模的投资还在继续消耗大量资金。

此外,祝义才精心布局上游产业也并不如外界所描述的那般光鲜。2009年,雨润在安徽省萧县永堌镇投资1.5亿元建设种猪养殖基地,计划每年出栏种猪2万头,部分种猪还将出口国外,每年可实现产值近5亿元。然而至今,厂房建好了,但听不见一声猪叫,也闻不到任何异味。

2010年,雨润在黑龙江省兰西县总投资3.5亿元,打算建设一个占地10万平方米的生猪屠宰场,预计2011年10月投产,年生产规模是屠宰生猪200万头,每年可实现销售收入28亿元,可安排1500人就业。时至今日,兰西县的厂房已经建设完毕,厂房内却荒草丛生,并无开工迹象。

萧县和兰西县只是一个缩影,雨润在辽宁、天津和安徽等地的食品工业园项目,目前都完全处于停滞状态。如今,雨润每年的生猪屠宰能力约为3500万头,但实际年屠宰量为1500万头左右。实际上,雨润上游产业背后暗藏着祝义才的“圈钱圈地”计划。雨润农业圈地选择的往往都是以农业为主、地处偏远的县城,在盲目追求政绩、求“资”若渴的地方政府面前,雨润总是以推动“农业产业化”、建设“全球采购中心”和“物流中心”等诸多名义,拿到大量廉价土地,连同优厚的政府补贴。

据数据统计显示,自2005年上市以来,雨润共获得政府补贴近40亿元,累计补贴额占累计净利润比例高达46.38%。而这种依靠低价收地和政府补贴的盈利模式本身就不具备可持续性,同时,激进的多元化夸张已经逐渐为雨润的高负债埋下了伏笔。多年来,祝义才在这种特殊的商业模式上流连忘返,早已没有认真地问自己能为农业产业化做什么,问的只是农业产业化能为自己做什么。

“债务缠身”—— 从起步到高峰,祝义才用了近20年,而从辉煌到衰落仅1年时间

随着上游产业布局陆续完成,政府补贴也在逐步减少。2012年至2014年分别为6.18亿元、4.53亿元和3.38亿元,2015年前三季度只有0.89亿元。由于雨润主业亏损不断加剧,而补贴减少,导致雨润从2012年开始收入逐年跳水。

在疯狂扩张了十年之后,雨润的发展模式开始受到资本市场的质疑。检察机关于2015年3月23日起,对祝义才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意气风发的祝义才,似乎一下子被扼住了咽喉。尽管雨润有南京中央商场组成“看守内阁”,代行祝义才职能,但始终群龙无首,巨额资产的处置面临极大困境。雨润也曾尝试找融创中国和碧桂园“卖身”救赎,却最终无果。

从2015年至今,雨润债务危机接连不断。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9月末,雨润总负债为95.47亿元,短期借款为24.08亿元,其他应付款为44.2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2.99亿元;今年,雨润还有60多亿元的债务即将到期。庞大的雨润帝国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20多年漫长的创业生涯,大起大落如梦似幻,一种悲凉的情绪时刻笼罩着祝义材。五十而知天命,曾经踌躇满志的祝义材也坚信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或许他从来未曾料想危机来得如此迅速。

如今,多米诺骨牌开始倒下,雨润曾经的骄傲和辉煌,正变得晦暗不明。当年叱咤风云的雨润,还会站起来吗?

2016年10月21日,亿欧将在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举办“速度与激情·2016中国互联网+物流高峰论坛”,20+大咖参与分享,500+观众到场聆听,50+媒体进行报道,亲眼见证物流业的盛会请点击: 详情页面,今年亿欧物流只此一场!

200元起家到负债60亿,雨润创始人的成败得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