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四年前马云炮轰传统银行,如今他的网商银行做到了吗?

马云手里的这张银行牌照来之不易。

2014年7月28日,在银监会公布的第一批获得牌照的民营银行中,
腾讯

的前海
微众银行

赫然在列,反倒是马云的
阿里

巴巴(以下简称“
阿里

”)缺席了。这不是阿里第一次申请银行牌照,早在2009年马云就公开谈过想做银行,2010年阿里收购了alibank.cn的域名,但是2010年之后,银行牌照一事竟再无声响。

“阿里不断触碰监管红线,所以监管层首批牌照没有给阿里,‘故意压一压’。”这样的论调,一时间竟成为行业共识。这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网商银行在诞生之前就比其他几家民营银行面临着更多的压力和忌惮。阿里真的做了银行,会动多少人的奶酪?

金融业的担心不无道理。2012年之前的马云,曾向银行业“开炮”:“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马云的淘宝天猫,在短短几年时间里,GMV(总交易额)就达到几万亿,把传统零售业的游戏规则都改变了。然后,仅用阿里系的交易数据授信,阿里小贷在6年间已经给160万小微企业提供了贷款,阿里还有4亿实名用户的高频支付平台支付宝,它已经让很多用户忘记了信用卡的品牌……在金融业,阿里系有太多可用的棋子, 一张银行牌照说不定就能点石成金,让阿里系有能力改变金融业的游戏规则

“我们的筹建方案要远比其他家更复杂……
腾讯

在金融上走得比我们晚,经验和业务也比我们弱。他们当时想做的是大存小贷,但最后批下来是个存小贷,和我们的小存小贷很像。”2014年夏天,面对“与监管层博弈”这样压力山大的问题,彼时刚刚入职
蚂蚁金服

集团的现任网商银行行长
俞胜法

,却以“和
腾讯

不同”的观点巧妙转移了注意力。更精彩的是,面对“你们和腾讯都做小存小贷,为什么你们会因为调研而错过时间,腾讯不需要调研吗”这样的提问,这位在传统金融体系内工作数十年的老江湖张口这样回答道:“我只能说,无知者无畏。”

也许阿里的银行,其业务、风控、运营模式等问题是要比其他几家复杂。所以2014年秋天,阿里成功拿到了牌照,但是网商银行的开业时间仍然比腾讯的前海
微众银行

晚了1个月。

在网商银行开业之时,
蚂蚁金服

方面一再解释:“我们和传统银行并非竞争关系”、“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但是,空口无凭,当时的网商银行毕竟没有做过一单业务。

一年过去了,在普通用户眼里,对于
微众银行

和网商银行这两家互联网银行,“没法开户”、“不就是卖个理财产品吗”等等印象还是占据主流。

“开业一年来,我们贷款资金余额有230亿元,2015年稍微亏损了一点,2016年希望达到盈亏平衡,在业务量达到500亿元以后,规模效应就会出现了。”网商银行行长
俞胜法

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如是说。

互联网银行

经过11年积累,

蚂蚁金服

获得了国内互联网公司拥有的最全金融牌照,包含第三方支付、基金销售、银行、保险以及尚在审批中的个人征信等牌照

。银行“存贷汇”三大业务中,蚂蚁金服有支付宝和小贷,如今唯一无法实现的,只剩下因远程开户无法获批的“存”而已,银行焉能不产生忌惮?“银行恐惧,在未来某一天,用户彻底忘记了银行的存在。”北京大学金融与产业研究中心秘书长黄嵩告诉《中国企业家》,互联网金融与用户和企业之间联系紧密,一旦用户和企业的支付、理财、贷款等行为再也不会想到银行,银行又该如何生存呢?

“民营银行不是大家想的那么容易,无法一下形成很大的规模效益。我们对传统银行没有什么冲击,完全是互补关系。”2014年,
俞胜法

放弃了杭州市金融办的职位,来到蚂蚁金服,第一次在工作时间穿起了牛仔裤。现在,他身边同事的平均年龄是29岁,平均比他小23岁。要和他们打成一片,他时常要穿梭在一排排工位之间——除了他之外,网商银行任何员工都没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通通坐在敞开式的工位上办公。一位来网商银行办贷款的小企业主对《中国企业家》提及传统银行,狭长的走廊里面一间间独立办公室戒备森严,他来到网商银行,不由得脱口而出:“这也是个银行?太粗放了吧。”

说起对互联网银行的第一印象,俞胜法这个“60后”记忆最深刻的还是技术:“传统银行会按照网点的人员和处理能力预估一天的业务量,比如一个网点一天5000笔,最多2万笔。网商银行没有网点,跑在云上,交易数量从零到几百万笔都能搞定,整个业务流程就都改变了。”

网商银行300多个员工里面,技术人员占一半。而且,由于技术和IT基础设施投入巨大,即便网商银行在1年内业务有很大成长,目前的目标也是盈亏平衡,而非盈利。在同样出身传统银行的CTO唐家才看来,网商银行技术系统最大的特质,就是可以根据业务需求随时调整系统,而传统银行,使用IBM、EMC厂商产品,受到系统制约,很难时刻调整系统。

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曾说,银行文化更多的是讲稳健,讲究风险控制,而互联网的从业人员更多讲创新和开拓。俞胜法和唐家才同是从传统银行来到网商银行,在采访中,说起新工作,两个人印象最深的都是“一件事情在手机工作群里就能决定,以前从没想过可以这样”。

俞胜法比以前忙多了,他不敢十分钟不看手机,里面全部是工作需求,工作和生活差不多完全融为一体。不像过去只需要坐在办公室里,现在他会频繁出差,他去过各地的“淘宝村”,以及各种各样的村子——那里才有网商银行的客户们。他说,网商银行真正做到了“只做500万以下贷款”,一年来户均贷款金额不到4万元,和传统银行专注大企业客户形成了明显区隔和差异。一直以来,中国的大型银行遵循二八定律,对中小企业关注较少。央行数据显示,在2012年只有8%的小微企业通过银行获得了贷款,大多因为缺少抵押物或担保而无法获得贷款。这就给了银行之外的企业做金融业务的空间,而且小微企业贷款业务的利润并不低。

由于远程开户尚未放开, 没有物理网点的网商银行和微众银行两家银行
,账户体系都是二类账户,无法吸储,谈不上存贷比的问题。目前,普通用户注册网商银行,只能是本人身份证同名账户,理财、融资这些业务都可以开展。

对此,俞胜法相当坦诚:“ 对一个银行而言,二类账户没有多大战略意义,而且我们的业务有优先级,To B的小微企业贷款业务最优先
。”一周岁的网商银行,纯粹从主营业务来看,更像是阿里小贷的“升级版”,并非人们印象中集“存贷汇”于一身的银行。

能够吸储,网商银行的资金成本当然能够进一步降低。但无法吸储,自然也有其他办法解决。在网商银行副行长赵卫星看来,银行牌照的意义在于,网商银行资金成本比阿里小贷时期依靠资产证券化获得的要低得多。“资产证券化,中间有征信机构存在,就是对资产进行评估,然后机构投资者再投。但是银行直投,已去掉了所有中介,机构投资者对网商银行已全面认可了。”

网商银行现有的资金中,50%来自基金公司和保险公司;第二大来源是银行同业,这个比例还在不断上升中,这部分资金主要用于匹配短期的贷款需求,比如阿里系的“订单贷款”:客户已经付款但尚未确认,在钱打进卖家账户之前,卖家需要先垫付货款的时候,网商银行以订单为基础授信,这种贷款一般都期限较短,大量的贷款期限都是10-15天。未来,网商银行也在申请资产证券化,首先在银行间市场做,以获得更低的资金成本。如今,网商银行的贷款年化利率比之前的有所下降,年化贷款利率在7%-14%之间浮动。

网商银行目前的坏账率为0.36%,远低于传统银行的平均水平,俞胜法坦陈这主要是因为网商银行成立时间太短,客户的风险暴露需要一个过程。“银行就是经营风险的,只要收益覆盖风险,经营就没什么大问题。”俞胜法认为,虽然网商银行有互联网基因,动作快敢创新,但是自己经营网商银行的思路和经营传统银行没什么区别,仍然是控制风险高于一切。

起码从目前的表现看来, 一家注册资本40亿,户均贷款4万的银行,很难颠覆掉传统银行

马云的拼图板

彭金东和妻子在2010年离开家乡河南来到杭州的时候,最担心的是:如果连着一周都没有生意,没饭吃怎么办?彭金东的淘宝店刚做到4颗钻,每月的净利润只有几千块,当时夫妻俩每周只敢花200块钱。他们选择来到杭州,因为2010年阿里小贷刚刚推出信用贷款,仅限杭州地区使用。

所谓信用贷款,就是以用户积累数据和行为作为根据进行授信,授信后,在支用时产生授信额度。和传统银行不同的是,企业财务报表、负债、现金流的数据只是阿里信用贷款收集数据维度中的一个,重点在经营与交易行为,比如说商品上架的速度,商品备注栏的修改次数,店铺装修的档次,通过云计算系统,几秒钟内就可以完成授信,每次贷款额度一般在10万以下。

令彭金东意想不到的是,到了杭州他居然很快拿到了10万元的信用贷款。现在回忆起来,他觉得是自己2009年就使用过阿里小贷的第一款产品,订单贷款,还款情况一直不错。如果没有这10万块钱,彭金东甚至没钱支付在杭州的房租、安家费和店铺重新启动的钱。如今,4年过去了,彭金东的店有了更洋气的名字“墨麦客”,入驻了天猫,2016年前6个月已经完成了7000万元交易额。目前,除了信用贷款,他还在用网商银行的企业理财产品“余利宝”。“账上的所有现金都放在里面,有收益,随时存取,很方便。”彭金东告诉《中国企业家》,近几年,电商行业从业人员的薪资翻了2倍多,一个客服在2012年给月薪3000元就可以,现在起码要6000元,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在经营之外多盈余一些钱。

跟银行相比,网商银行的优势在于背靠阿里系的交易场景,有商户信用数据的积累,无数像彭金东一样的商户在阿里平台上生存,通过支付宝交易支付。“金融服务不是一个原生需求,是次生需求。传统银行把场景和金融割裂开了。”蚂蚁金服微贷事业部商业平台业务部总监彭峰说。

和之前在传统银行做产品的时候不同,网商银行产品总监冯亮现在花大量时间泡在阿里旺旺的商家群和论坛里,剩下的时间就是去各地的农村。一年以来,除了余利宝,他们还联合1688推出了针对商户的“大额资金收款服务”融易收:买家先付款给网商银行,网商银行再将钱转给卖家银行,服务免费,1688在结算中分佣,解决的是企业间付款的信任问题。2016年春天,赊购赊销、短期融资等账期金融服务产品“信任付”,解决的是商户之间不敢赊账的问题。

未来,结合1688、淘宝天猫的各种交易场景,网商银行还打算推出更多类似产品。不谈“改造传统银行”那样宏大的概念,有了网商银行,以往1688上很多问题都解决了。这也是俞胜法说的“拿了牌照以后,能够把我们产品和服务多样化,而不仅仅是提供贷款”。

对于阿里巴巴而言,网商银行还有更重要的意义——推动云计算业务。

“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能够3年到5年都保持优势的。所以我们形成梯队发展、有机作战。这是我们七八年前定的履带战略。阿里巴巴B2B需要修复,淘宝打头阵,然后是天猫,接下是支付宝,过两年希望是云计算,或是菜鸟……因为每一个产品的优势只能维持3年左右,然后是一段稳定修复期,再开始新一轮轮换。”2015年10月,马云对阿里的商业模式做了新的概括:履带战略,阿里的增长引擎需要不断轮换。

“网商银行是第一个完全跑在阿里金融云和蚂蚁金融云上面的银行,具有标杆意义。”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告诉《中国企业家》。目前,阿里云的推进模式,就是先在阿里巴巴体系内使用,用自己的业务做标杆和样板,再把基础能力结合起来,用阿里云做成产品。蚂蚁金融云,就是以蚂蚁金服和网商银行业务为标杆形成的一款产品。阿里如果能够撬动中国金融业的云计算市场,其想象空间甚至比贷款业务更大。

2014年,银监会发文,要求所有银行的IT系统在2019年做到75%的IT系统“自主可控”,意思就是逐渐淘汰目前使用的IBM、Oracle、EMC的系统,改用国产的IT系统,而目前,总体淘汰比例不到40%,因此该市场规模达到数千亿元级别。2015年10月,蚂蚁金服总裁井贤栋曾告诉《中国企业家》,已经有一些大型金融机构来找他谈,有意使用蚂蚁金融云,但对方决策周期比较长,现在还没有时间表。

马云1992年创立海博翻译社时,为借3万块钱花了3个月,最终还是没有借到,那时候他就埋下了“银行情结。”回到现实中,阿里小贷得以一步步进化为网商银行,其成长路径和支付宝也大同小异:2004年,淘宝无法线上付款,银联也帮不上忙,马云只能自己做支付宝,和银行直联。2008年前后,阿里巴巴的商户想贷款,银行帮不上忙,马云最初找了建设银行合作,后来又“分手”,直到拿下银行牌照。从成立至今,阿里巴巴的一切业务都围绕中小企业展开,阿里巴巴、淘宝、天猫是交易平台;支付宝是支付结算;菜鸟是物流;阿里云是IT数据系统。有了网商银行,马云手里的阿里系生态圈,又补上了一块重要的拼图板。

场景之争

2015年秋天,河北清河县柳林村的农户马玉明在村淘服务站逛淘宝,看中了一台拖拉机,标价8万块。马玉明家有两辆卡车,平时拉货搞运输,收入很高,但是,资金周转紧张时,这8万块也难倒了他:“没想过去银行,起码要等一个月,贷款也不一定下来。”村淘服务站掌柜杨超向网商银行推荐了他,5天之后,贷款就批下来了。

通过村淘服务站推荐,收集用户数据后,在网商银行风控模型上审核后“预授信”发放贷款的模式,网商银行正在农村大面积推广,这是网商银行从阿里小贷经验里传承下来的模式——以用户积累数据和行为作根据来进行授信,授信以后,在支用时产生额度。

阿里系拥有丰富的企业交易场景,阿里小贷在过去5年服务的160万小微企业,绝大多数是“猫淘聚”内的商户。“银行做不到信用放款,因为没有阿里的场景和数据。”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说。

在拿到银行牌照后,资金成本进一步降低,网商银行正在走出阿里系。网商银行针对农村推出了旺农贷,针对阿里平台之外的商家推出了流量贷等等。据俞胜法透露,开业一年来服务的170万商户,大部分客户是在阿里场景之内找到的。“有些企业不一定在阿里平台内有交易,但属于阿里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客户,通过交易数据也可以查询到。”彭峰说,如今,除了交易数据,菜鸟网络可以抽查出电商刷单和空包裹,随着阿里体系的进化,数据的广度和深度也在扩容。

来自银监会的彭峰,跳槽到蚂蚁金服之后,先做了半年蚂蚁小贷的 资产证券化
,之后来到商业平台业务部,主要负责推动网商银行切入更多场景。据悉,他们正在合作的包括饿了么,为本地生活商家提供贷款。未来,在物流、本地生活等领域,网商银行也会做更多尝试。

实际上,在线下场景的争夺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腾讯和阿里这两家公司的正面厮杀:2014年初的滴滴快的之战,2015年、2016年两年的春晚红包之战……每次过招,双方动辄烧掉数亿元。 支付和支付后面的金融业务之争,才是这些对决的实质

腾讯的微众银行和阿里的网商银行,作为首批获批的5家民营银行中唯一的两家互联网民营银行,一直被行业当做参考对象和竞争对手。从运营模式上看, 两家做的都是轻资产的平台模式,网商银行有阿里小贷,因而是“自营+平台”模式,微众走的是纯平台模式
。从用户基数来看,截至2016年5月,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跃用户数达7.62亿,而QQ月活跃账户数达到8.77亿。在微信用户中,3亿用户有零钱,80%的用户是微信支付用户,而50%是微信支付的活跃用户。阿里方面,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阿里旗下“中国零售平台”上的年度活跃买家4.23亿,3月份的移动月度活跃用户增至4.1亿,而支付宝对外宣传的实名注册用户超过4亿。但网商银行股东之一的史玉柱曾暗讽微众银行:“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做金融没戏。”目前,微众银行主要针对个人用户做消费信贷产品,而网商银行的主要产品则针对企业客户,开业尚短,目前无法评价二者的高下。

随着时间推移, 互联网银行的真正难题才会显现出来
。一方面是来自 监管的挑战
,如目前尚未解决的远程开户问题。互联网银行的出现,也对旧有监管制度造成冲击。另一方面是 同业竞争激烈
。传统银行也在向互联网领域延伸,一些国有大行正积极搭建自己的电商平台以求更接近场景。而互联网银行瞄准的“银行不愿意做的市场”,新的竞争对手早已进入。零售业、制造业、地产等行业的实体企业比如海尔、万达、链家等等,也正在自身场景之上布局金融业务,这些都是民营银行潜在的竞争对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