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张锐:新闻是一种理想

张锐:新闻是一种理想

编者按: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今日凌晨心梗去世,在业内引起一片哗然。“春雨医生”作为互联网医疗领域的现象级公司固然难得,不过,“新闻理想”却是张锐留给世人更可贵的遗产。斯人已逝,精神永存!

作者:张锐,70后,安徽人,中国人民大学生物学学士,新闻学硕士。《京华时报》前新闻中心主任、网易前副总编辑。2011年离职创立春雨医生。

《张宏民打嗝和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2008年)

(这是我给内部的一个业务讨论的群信,涉及的是很基础的新闻业务问题,但大多数人不懂)

1、“张宏民打嗝”是不是新闻?

**将《张宏民打嗝》放到新闻首页的推荐小图中。我看到之后不理解,因为这不是一条新闻。时间急促,我当时用比较通俗的比喻和**说明这不是新闻的理由:

“小人物+小事”   是世俗小事,是絮语,是twitter,是聊天记录;

“小人物+大事”,可能成为新闻,但成色或有不同。例如林局长猥亵女童;

“大人物+小事”,是八卦。例如《叶一茜当街挠臀》,这是“名人琐事”,是八卦。

“大人物+大事”,这是新闻,毋庸多说。

张宏民打嗝,不是新闻,是八卦。因为属于“大人物+小事”。

和**电话沟通过程中,我很急,因为:这是常识。但后来我想,这事其实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这里面有新闻和八卦之间的判断原则的问题,也有网易新闻的辖区中应不应该涵盖八卦的定位问题,也有我们对新闻品质化理解的问题。这三大问题,对我们来说都是致命问题。

2、网易新闻做不做八卦?

就像谣言,在人群中传播速度总是最快一样。八卦,在网络上也颇有市场。所以才有八卦记者和八卦媒体。八卦,为了增加在页面和版面上存在价值上的合法性,所以才自称为“八卦新闻”,但八卦就是八卦,新闻就是新闻,是人类好奇心花开两朵之后的产物,同根,但不同向。

八卦有点击量,但是,对我们网易新闻来说,不是有点击的我们都会去做?当然不会。对我们来说,网易新闻拒绝八卦。

为什么?先解答下面的问题。

3、什么是新闻?

对于诸位从业多年的老革命来说,我问大家这个问题,大家会不会觉得羞辱?

不用。因为绝大多数新闻从业者恰恰在这个最常识、最基本的问题上搞不清楚,有的甚至是一辈子也搞不清楚。

**后来给我电话争辩,恰恰也是她觉得《张宏民打嗝》是一条新闻。**当时的观点是:《新闻联播》无小事,所以是张宏民打嗝也是新闻。我不去讨论这个判断的逻辑问题,只说什么是新闻。

新闻是事实。但不是所有事实都是新闻。而是有新闻价值的事实才是新闻。新闻价值的标准是什么? 这里是维基百科关于新闻价值标准的论述 ,非常全面,大家一定要看!如果你准备做一辈子的新闻,如果你声称“热爱新闻”,这个WIKI条目一定要看,受益终身。我们绝大多数,绝绝大多数的业务争论——包括**和**昨日关于大三通和美国大选谁上头条的争论,都可以在对这个条目的解读和领悟中找到答案。我现在告诉大家的,只是读懂这个条目的方法:

  1. 你不要从这个条目中寻找支撑你判断的要点,总能找到,事实上,和你意见相左的人也可以在其中找到,甚至找到更多的依据;

  2. 新闻价值判断是一个综合的要素比较过程。例如《重庆出租罢工》一稿的重要性肯定比不过《两岸大三通》,但在冲突性上肯定比后者要强。如果我们在业务争论的时 候,只看到一点,或者只强调一点,自然无法得出准确地判断。我们大多数的争论也都是因其一点,不及其余,并且努力用此一点来说服别人,自然很难做到。

  3. 比较合理的新闻价值判断,可以用各个要素加权给值,然后综合统计的方法来进行训练,时间长了,久了,就可以成为本能。

说回《张宏民打嗝》。在wiki新闻列举的西方最经典的18条新闻价值判断准则中,我看除了“Reference to elite persons”这条及格之外,难有匹配的地方。那么,是不是新闻?

4、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

新闻说白了,就是每天,对世界的重要性进行排序,告诉公众,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次要的,而那些不说的,就是无关紧要的(有一些媒体不予报道,不是不重要,而是与定位有关,不单独讨论)。

新闻人最重要、最基础的技能,就是对世界的重要性进行排序。

而一个媒体对世界重要性排序的准确性(与历史进行比对)、科学性(是否性价比最低)和艺术性,是评价、衡量这个媒体质量的最重要的指标。

而对世界重要性的排序,就是新闻判断。新闻判断,不仅仅发生在编辑环节,同样会出现在采写和出版环节(对我们来说,就是页面制作环节)。新闻判断,不仅仅是新闻价值判断,而是一个全面立体的判断系统;新闻判断能力,是一个新闻人能力高下,水平优劣和行货、水货之分的关键。

看我们现在的新闻判断,大多是感性的,想哪说哪,打哪指哪。当然有真知灼见——但真知灼见的出现频次完全取决于个人的悟性和智商,再稳定一点的,取决于经验。这种感性的、随机的、个人化的判断,不可以提高整个团队的水平,真知灼见延续放大也只能指望于师徒传承的低效模式,难以提高整个媒体的生产力和质量。

我画了一个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原型在Severin, Werner J., Tankard, James W., Jr., (1979). Communication Theories: Origins, Methods, Uses.中,有中文译本,名字是《传播学理论:起源、方法和应用》。

这个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可以这样解读:

1、任何新闻的选择,都会自觉不自觉依从这四个原则的指引,当我们清晰地感知到这四种力量在我们的新闻冒险中作用,意味着我们正走在正确的新闻航道上;

2、之所以是金字塔的格局,是上面一层要服从于下面一层的先验存在,如果下一层的存在合理性消解,无论上层如何成立,都不能被媒体选择;

而我在我们的日常业务中观察到:

3、我们很多时间在讨论新闻的专业原则,例如**每天主持的业务会。专业原则是一个高级层级。我认为网易新闻的整体业务水平,现在还处在对如何甄别事实(事实原则)和是不是新闻(价值原则的基础判断)的地步(今天**和我的争论,不正是一例吗?作为我们团队中绝对的业务精英尚且如此,我们如何去看待网易新闻的真实业务水平呢?)。事实上,中国绝大多数媒体,甚至包括《南方周末》、《财经》等最优秀的媒体,也都停留在这两个层级上,而大多数的都市报,在事实原则上都还含混不清。

4、为了方便,我来举例,从最下面的事实原则说起:

4.1 事实原则是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地方。往往,也是最难的地方。 常听到新闻漂亮话,说新闻就是无限逼近真相的过程,也就是这个道理。对广义的新闻操作来说,事实原则的考验与锤炼,大体上属于采写的范畴,对我们来说则是 编辑甄别真假的过程。看上去,这个甄别很简单:不属实,不上稿。但是甄别事实有技巧,采写的技巧和我们现下的业务关联度小,不谈了。编辑角度对事实真实性 的甄别,有一些窍门,例如:

4.1.1 考察新闻中的信源。信源如果含混、遮掩的,例如“知情者说”、“此间人士”、“据不透露身份的人表示”,除了为了保护信源(这也成了最冠冕堂皇的借口),大多是记者一厢情愿的分析、揣度,也可能是到了新闻事发地东张西望的描写,甚至是胡编乱造,是用捏造的“事实”来说明观点的货色。

4.1.2 考察是否有三方采访,至少是对立方采访;《张锐因欠债被债主捅成重伤》,如果只有对张锐的采访,可疑!如果采访了债主,债主也承认了事实和原因,那基本可信。如果同时还采了司法机构、法医鉴定部门,信息一致,我们可以基本断定信息为真。

4.1.3 考察立论和推演的逻辑性。《珠三角地区陷入经济危机》,这是一个结论。如果我们在稿件中仅仅看到记者采访了小吃店老板、天桥地摊主,就得出结论,那可疑!因为样本不具代表性。如果对珠三角地区最活跃的经济主体做了比较充分的采访,那好些——但是,在逻辑上也难称完美!而如果我们除了对这些经济主体的采访,还看到对统计资料的分析,对宏观经济决策部门和行业主体进行了采访,那就比较可信。因为至少在逻辑上,有“列举、推演、归纳”的结构范式。顺便说一句,请大家警惕“华尔街体”。中国媒体娘的被华尔街体养了多少偷奸耍滑的记者,装腔作势的媒体!《**》最典型!

4.1.4 根据经验,看该媒体的平常表现。这点慎用!但也可以作为仓促决策时候的一个辅助性的粗放依据。例如,我觉得**都市媒体的社会新闻好多是假的,《*****》编娱乐新闻最在行。等等。

事实原则是最重要的原则,我们无论在这里怎么强调、怎么修行都不过分。我为什么现在倾向于使用有记者经验的人?是因为作为一个记者,起码在事实层面上,比毫无经验的人了解记者通常的花招和障眼法。懂得甄别。

5、价值原则, 是媒体在进行世界重要性排序中消耗精力最多的,也是渗透到新闻编采出版所有环节的。价值原则分为两个判断:是不是新闻,和是不是好新闻。一条稿件,只有过 了新闻价值判断这一关,才可以称之为新闻或好新闻。价值判断飘忽,是我们现在最日常、最普遍,同样也是编辑最困惑的地方,我根本记不清有多少编辑或组长对 我说起:“张大,能不能和我们说一下,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啊”,这就是新闻价值判断原则的不清晰。我非常赞同黄章晋的“手感”说,一个新闻价值判断到位、精准的人,外在的表现的确就是“手感”好,不出线,也不下网。但培养这样的手感,需要经历无比艰苦、枯燥的职业训练。上面我说的WIKI的新闻价值标准,就是这样的一个文本式的东西,如果我们每天都能对辖区里的几条重要新闻,按照WIKI标准做新闻价值拆解,坚持一个月,我相信绝大多数的编辑“手感”都会好很多。做起新闻判断,也不会那么感性、片面和无厘头。我今天把这个标准交给李紫昂去翻译了,回头整理一个中文版,给各位主编学习。大家不妨带着部下,对应着这样的标准去检讨、练习每天的价值判断。

6、当一条稿件,符合了事实标准,也跨越了新闻价值判断这一块试金石。就是新闻。符合价值标准多,量级高的,就是好新闻。但,不是所有即是事实,又有价值的新闻都可以上,因为需要经过我们关于新闻伦理原则的锤炼。比如说,《**》还是《**》,这两天登了一条《猥亵门白衣女子身份曝光》的稿件,我们就不应该转。这条稿子,既是事实,又有新闻价值,不转的原因,就是因为违背了新闻伦理原则——人家白衣女子既没猥亵,又没骂架,凭什么要搞人家啊,就算是二奶,二奶无罪啊。

新闻伦理的问题,其实比我们平时感受到的要普遍很多,严重很多。可不是新闻学者动不动只会列举的“犯罪嫌疑人打不打马赛克”的问题。新闻中不经事主同意暴露身份、年龄、收入,是伦理问题,未经约定抢拍人脸是伦理问题,法院录音录像是伦理问题,错误引用直接引语是伦理问题,多了去了!《张宏民打嗝》、《叶一茜挠臀》这些出明星丑的,严格说,都有伦理质疑——明星的隐私权底线固然比一般人要低得多,但是也仅限于对明星丑闻的曝光,或者是他对公共安全的伤害。人家不就是打嗝了吗?忍得住吗?那张宏民直播时放响屁,是不是要上网易头条呢?叶一茜不就是挠了一下自己的臀吗?又没有挠交警的臀,妨碍了哪条罪?这都是新闻伦理问题。

但在这里我也想说一下。我们最好不要 在日常工作中轻言新闻伦理问题,或者仅仅从新闻伦理的角度去弊稿。因为网易新闻的水平,还没有达到编辑去考校新闻伦理原则的地步,太多的干涉反而会让大家 六神无主。新闻伦理的问题,对我们目前的发展阶段来说,还很奢侈。但我想,我们肯定会进化到那一天。中国媒体也会普遍进化到这个阶段。那时,伦理困境必然 成为我们日常业务时的重要争议点。

7、一条即属实,又有价值,还符合新闻伦理要求的稿件,还是未必上我们的页面。因为最高级的专业性要求出 来了。如果一条稿件行文混乱、逻辑不清、错别字满篇,我们不会上,如果一段视频画面模糊、声音破碎,我们也不会上,而如果稿件专业知识,专业常识有错误, 我们更不会上。但通常专业性的问题,不如我举的例子那样简单。而对各个版块,各个业务线来说,要求、标准也不一样。这说起来太多。但我希望各位能够从各自 业务线的角度,出台自己的技术标准和规范。

8、新闻的品质问题,也是顺着金字塔从下自上的递进的发展历程。最近有兄弟和我探讨网易新闻的品质化追求应该是新闻专业主义的追求。对,也不全对。***老师提出新闻专业主义的主张,直指上述理性金字塔的塔尖,洪钟大吕,令人钦佩。但吊诡的是,新闻业界、学界大多误解了*老师的主张。因为:

8.1 新闻专业主义是国产的一个新闻语汇,并无学理根基。我按照*老师零散的论述,归纳为新闻操作上的客观主义、媒体姿态上的独立立场、批评与知情的权利主张三大方面。

8.2 因此,新闻专业主义在中国现有的语境下,主要是对新闻的喉舌属性与舆论霸权的反动。所以,不全是一个技术主张,自然很难成为品质化要求的一个方向;

8.3 对网易新闻现阶段来说,品质的首要要求,就是无限之强调新闻的真实性原则,无限之强调新闻的价值原则。这是最根本、也是最难的品质要求。

9、 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自下而上,刚性递减,弹性渐增。刚性,则意味着我们需要非常明晰,非常坚决地捍卫既有的准则和形成共识的标准。弹性,则意味着我们 可以大胆讨论,无需僵化。如果没有刚性的底座,网易新闻则失去筋骨,形成不了灵魂,如果没有弹性的塔尖,网易新闻将失去想象力、创造性和空间。这理性金字 塔环绕着我们每天的业务,也将贯穿着网易新闻从稚嫩到成熟的发展历程。各位作为网易新闻的掌舵者、牵头人或者精英力量,这刚柔之间,需有分寸。刚性问题, 无需讨论的,自然不必废话。需要争议的,可以共鸣的,不妨从善如流。今天我在《张宏民打嗝》一稿中毫无退让,就是因为这条稿件属于“是不是新闻”和“网易新闻拒绝八卦”这两个问题,这是属于塔基的问题,是刚性的原则,不容讨论。

最后说两点:

1、我写此信,是因为大家位高权重,对各位,除了需要说清行事之准则,更要和大家说明白思考之逻辑,思想之基础;

2、信抄**、**,是两兄弟资质很好,但是新人,希望尽快融入!共荣辱!共进退!

参考阅读:

《张宏民打嗝和新闻判断的理性金字塔》 (张锐的博客)

新闻价值的标准 (维基百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