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李安:电影要变了,新的电影语言在召唤我

还有一个月,众人翘首以盼、李安的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就要上映了。

这部讲述一名 19 岁的美国军人在伊拉克战争中逃过一劫,被当局以粉饰战争为由召回国内的电影,将于 11 月 11 日在中美同步上映,当天也是美国的退伍军人节。

这部新片的最大亮点是画面不但是 3D ,而且还是 4K 、120 帧(每秒播放格数,一般电影为 24 帧)的。届时全球将有 5 家电影院支持该片完整的 3D、4K、120 帧的超高规格,分别位于纽约、洛杉矶、北京(博纳影城悠唐店)、上海、台北。

目前台北已经可以预定最高规格的电影票,售价 800 台币(约人民币 170 元)。其余的戏院将播放李安另外制作的低规格版本。

李安:电影要变了,新的电影语言在召唤我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剧照(来源:Sony Pictures Entertainment)

120 帧每秒的高规格画面对于观众的意义是什么?为何要知易行难、直接跳级挑战更高规格的电影格式?近日在接受台湾财经杂志 《天下》 的专访中,李安表示一切都是使命使然,“ 从拍摄《少年 Pi 》开始,电影它一直告诉我,它要变了。

在这里有必要先科普一下高帧数的好处。像探索频道拍摄猎豹追捕羚羊的纪录片,是采用 1000 帧的超高速率拍摄,1000 帧的画面如果用 24 帧的速度播放便是慢动作,画面清楚得不得了,又真实又清楚。李安的新片想要达到上述慢动作的清晰度,但它却不是用慢动作播放出来。也就是说,一般的播放速度,可是有慢动作的清晰感,最终呈现的画面是超乎想象的流畅与清晰。

另一方面,当前电影的呈现方式与拍摄手法其实跟彩色电影逐渐成熟的 1970 年代并没有太大差异。即便是迈入数码时代,观众仍然是处于第四面墙的一端,只能够以旁观者的姿态观看电影。用李安的话,过去的影片就像法国人讲 voyeur,法文 voyeur 便是偷窥別人的 意思,电影有一种 kimoji (兴奋)的感觉。

3D 的出现让观众可以选择走到电影里面,这多了一种认同感、参与感。在 4K 高分辨率的基础再加上 3D 的两个视角,李安新片画面所递进入我们脑袋的是远超于传统电影的信息量。不妨做个比较:

传统电影:2D、SD 或 HD 画质、每秒 24 帧

《霍比特人》:3D、4K 画质、每秒 48 帧

《阿凡达 2 》:3D、4K 画质、每秒 48 或 60 帧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3D、4K、每秒 120 帧

3D=2D*2,4K=2K*4,120帧=24帧*5,这么算下来,李安的高规格新片每秒产生的信息量为传统电影的 40 倍。这样的画面信息量似乎令人难以接受,但它实际非常柔顺,提供一种愉悦而舒服的视觉体验,同时也让人感觉亲切以及具有张力。

与 3D 常用于奇幻或科幻题材等大片制作的认知不同,李安认为,3D 的强项在于表现真实,看清楚人的脸,也就是所谓的 intimacy(亲切感),你可以看到人的气色、感受到人的感觉。“对我来讲,像是人脸的 close up(特写),是 3D 最大的一个前进。”

李安:电影要变了,新的电影语言在召唤我

在北京 BIRTV2016 展出的索尼 8K 摄像机 F65,李安新片所采用的机子,最高支持 4K 240 帧、8K 60 帧的超高规格拍摄。

此外,一般 3D 电影的放映亮度约为 2.5~4.5FL(福特朗伯,亮度的测量单位),《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亮度高达 28FL,是一般 3D 电影的 5 倍有余。

李安希望 3D 的观影体验不是累赘或负担,而是美而轻松的。过去我们在看不好的 3D 的时候,要费很大的力气去抵抗那种阴暗、不清楚、不准确、看得头都要痛的东西。未来观众一定会习惯这个较高的规格,你应该什么片都可以看,因为它就是很好看,因为你有这么多的讯息进到脑子里面。

面对如此高速的拍摄,李安要求电影中的演员不要化妆,因为每一根汗毛都看得到。为此,演员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还特别留出 3 个月时间进行保养,以保证皮肤状态,不要长痘。

“演戏时我还不确定叫演员们怎么演,因为你一演,看起来就像演的,他要真的有感同身受的感觉,表演要从这里出发。”他认为, 3D + 高帧数的表现力应该用来拍摄更具戏剧性的东西。

通过《天下》杂志记者的描述中,我们可以感受她在李安工作室如何被 22 分钟的试映片段所震撼到的。“像是眼前没有了萤幕而被硬生生拉进电影场景,看着对面的迫击炮把左边的土墙轰成碎片、右边的队友吓到汗流满面、青筋浮现。”

曾以《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卧虎藏龙》入围奥斯卡最佳剪辑、李安的御用剪辑师 Tim Squyres 认为这部新片的剪辑比拍摄难度多得去了,因为他们在摸着石头过河,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我无法用每秒 120 帧的格式剪辑,因为市面上没有任何一个剪辑软件可以支援我,只能用 60 帧的格式工作。”整个《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后期制作历时一年零三个月。

李安:电影要变了,新的电影语言在召唤我

李安与 Tim Squyres (右)在位于纽约的李安电影实验工作室。(来源:天下杂志)

10 月 1 日,李安参加《天下》杂志举办一场名为 “探索与创造” 的座谈会,谈到为何年过六十还要不断挑战自我时,他说,“人过六十还真的是开始在困惑了。就像麦当娜的歌曲《like a virgin》(宛若处女),我希望每次做都像 happen for the first time。”

从外表看,李安是温和的,其待人处事也透露着台湾人特有的温文儒雅。但回顾其作品,他给人的印象又是充满创造力,带点叛逆个性。《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是李安第一次接触 3D 电影,便取得 6 亿美元的票房成绩,并为其赢得第二座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殊荣。

《Pi》的成功给予他更大的信心去探索电影技术的边界,也让他开始怀疑传统 24 帧的规格。“因为我是做戏剧出身,格数一高,电影就不能看,演的样子就很傻气,光不对、布景不对、什么都不对。我知道 24 格没什么好,只是最便宜。”

尽管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捍卫胶片,捍卫胶片电影的独特质感。可当他发现,现在大家用数字去模仿胶片,但却还不到胶片的程度,便有一种走回头路的感觉。

“数字一定有数字的东西,它需要往前走。其实我并没有创造这个格式,我只是反映我看到的。” 他说在拍《Pi》的时候还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只知道有一个东西在召唤他,一种新的电影语言在召唤他。

这仿佛是电影之神选中了他,给他一种使命感。 “任何做出一点成绩的人,都会有使命感,要为未来的年轻人铺路。” 于是便有了如今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以及“3D、4K、120 帧”的超高规格。

李安:电影要变了,新的电影语言在召唤我

李安与演员 Joe Alwyn 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拍摄现场。(来源:Sony Pictures Entertainment)

在李安看来,内容跟科技不是两回事,这是一体两面。

我觉得讲什么内容,跟怎么讲这个故事,是同等重要,因为电影是一种体验。你的身体怎么感受它,直观上,观众看到那个影像,怎么跟它去呼吸、沟通,这是电影的本质。故事中的喜怒哀乐,说穿了也是一种形式。电影最可贵,就是你跟它的直观关系,这跟你的拍法、科技有很大关系。

我觉得科技、动画都走在我们前面,只是我们拍电影的人都比较慢。

访谈最后,李安提到对新片的一点愿景,那就是把观众带回戏院。

我很相信戏院这回事,尤其我们现在不进教堂、庙宇。我们需要沟通,大家聚在一起看一个东西,就是导演跟大家分享一个精神上的东西,你需要假装进入一个幻想的世界,然后去应证你的生活,找到条理。

题图: 葉信菉 摄,上報 UP Media

李安:电影要变了,新的电影语言在召唤我 微信订阅 PingWest 品玩 请关注公众号:wepingwest ,有品好玩的科技,更早一步看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