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一个创业者的血泣:打死我,也不会再搞APP了……

超哥已经三十多岁了,当年高考考了600多分,却落榜到了一所普通的211大学,毕业后在华为干了十年的程序员,是一位技术大牛。月薪两万多,还有股权分红,也算是中产阶级了。

而在前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之风刮遍了大江南北,超哥头脑一热,也准备开个公司,当个CEO玩玩。

有了这个想法后,立即付诸行动,招了七八个人,其中有一个还是我的学长Y,一起吃了一顿烧烤,就合伙注册了一个生鲜电商公司,准备做一个生鲜行业的APP。

当时的我,正信心满满地准备进北大计算机系读研了,却因一分之差,与未名湖失之交臂。

正在抑郁之时,当年很崇拜的学长Y在QQ跟我说:“小伙子,到我们公司来吧,还有大量的股份,不过老板要求比较高,但你还是可以来面试一下。”

我个头不高,为了提高形象,还专门整了一双增高皮鞋去面试。

见到超哥时,我觉得自己多虑了,因为他也不高,而且还很瘦,下巴还留了几根小胡子。他一看到我后,很热情地握手,还端茶倒水,没有想象得那么严肃。

接着就直接进行面试了,自我吹嘘一番后,他开始提问。

给我的第一个题目是,如何说服沃尔码的实体店跟我们合作?

我当时脑袋一懵,我操,这也太他妈难了吧!

于是胡扯了一番,后来超哥跟我说,我只是想看看你在困难面前会有何反应。

又问我在学校里拿了什么奖没?

我给他拿了几张证书。演讲写作类的奖他没看上,而对其中一个非常感兴趣——大学生自强之星。这个奖是俞敏洪出钱办的,当时还拿了五千块的奖学金(所以我弹了不少吹老俞的贴子)。

看到这个,超哥直接说,月薪四千,6%的股份,问我干不干?

我说,考虑一下。

于是他开启了洗脑模式:搞农业是造福老百姓的事,为什么不干? 而且现在公司估值1000万,你进公司就相当于有了60万资产,一年后,公司估值一个亿,你就有600万资产了。

我心里嘀咕是不是有点不靠谱?可室友们都说,你是不是傻啊,有6%的股权,一年后就成了百万富翁了啊!

当时我幻想着那种成功的样子,二话不说就去上班了。

上班的第一天是开早会,我感觉这会开得跟传销一样,超哥没有制定任何详细地工作流程,而是大喊口号: 我们的目标是拿下整个农行业,市值一千亿美元

APP下载量要超过一个亿,竞争对手是微信和淘宝!

然后又讲了一些互联网+、去中心化、O2O、C2C、还扯了一些大数据概念,不懂的人觉得很牛逼的样子,但学过计算机的人,都知道这些是装逼。

到了中午的时候,超哥说,新人加入,我们一起去吃个饭。我还以为最差也是到海底捞吃个火锅啥的,结果是去一个自助餐厅,点了几份十块钱的自助。毕竟也是请,还是得尊重, 但从这里我就知道,超哥没有多少创业资本了。

新加入的那一个月,超哥没有安排任何工作,而是让程序员们继续写APP,让我多看看营销方面的知识,将来好推广APP。

是那帮程序员,自称是华科武大的高材生,戴着眼镜,长得眉清目秀,但从编程水平来看,绝对都是九流货色。

超哥只在让程序员们每天做APP,却毫无监督和催促,程序员们也慢慢变得懒散,有时候还偷偷看片、打游戏。

一个月后,我准备了好几套推广方案,拿给超哥看的时候,他却很急眼子,因为APP还没做出来。

就这样,又拖了几个月,终于出了一个测试版。

超哥非常兴奋地让我下载APP,然后去推广。当时一测试,从注册到登录,每一步都有bug,我直言不讳地说,这APP不能推,这不是自砸招牌么?

超哥却说,难道腾讯的QQ和微信是做好了才去推么?这些小问题不碍事的,APP不都是迭代更新么?

他没想到的是,QQ和微信的初代版本,至少还是能正常使用,而这个APP完全跟狗屎一样,怎么推?

但超哥还是非常有信心,于是招了几个大学生,让我带着他们去跟水果店和蔬菜店去谈,拉一些商户入驻。

那个时候是8月份,窒外温度36度。但这些学生非常能吃苦,也很敬业。三个星期,跑了几百家商户。

大约有五十多个商户有合作意愿。可是过了一个星期,客户打电话来问我们,APP什么时候正式上线?我只得说下星期;等到了下星期,客户又来电,我只得再说下星期;就这样反复几个回合,终究都没了音讯……

还有一个现象却让我们十分尴尬。

有时候本来谈得好好的,但商户打开APP一看,都觉得不靠谱,有时候还被人轰出来。初次推广效果不算好。

总结原因时,
超哥大谈是美团抢占了我们的市场

,而我说是APP做的太烂了。我说大学的毕业设计,都比这做得好。

超哥不信,于是我把毕业设计时,做的一个ERP系统拿给他看,当天晚上,他大发雷霆,将每个程序员恶狠狠地批了一番。

第二天,就开除了所有的程序员,其中还包括我的学长Y。

过了一个星期,被开除的一个员工,回来找超哥要工资。超哥很生气,拿着一把刀子准备捅人,那个程序员立马被吓跑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APP做得太烂,怎么办呢?

第一是,找外包做,代价低,见效快,但将来无保障;第二是,再招一帮牛逼的程序员,代价高,见效慢,但对未来更有利。而超哥选择了后者。

于是开始高薪聘人,那段时间,来公司应聘的人,每天少说也有三十个,最终留下了三个比较牛逼的程序员。

这几个人比以前的程序员效率要高,三天就做出了一个APP。

但更严峻的问题来了。 我问超哥账面上还有多少钱?
他说:十万。从他平时爱夸大吹牛来看,我就知道可能连五万都不到了。这点儿钱,凭什么能养活一个公司?他说:我可以借。

超哥确实有很广的政商关系,家族里出了好几个县长,还有一个市委书记。但我在想,这些牛逼哄哄的人,凭什么要把钱借给loser?后来我说,拉投资吧!

于是在之后的一个月,开启了到处参加路演活动的模式。

虽然在公司里面,他是一把手,趾高气昂的,可是到了外面他却很怂,见到生人说话都不太顺畅,于是路演活动全是我来讲,他在下面听。

陆续参加了上十场创业路演会,刷了不少脸。也真正见了“世面”,那个时候,我真切感到了“互联网+”有多火。有一些项目,完全离谱,比如:“互联网+垃圾分类”,还有一个“互联网+大粪灌溉”。这他妈都是啥跟啥!什么屎尿狗屁都扯上“互联网+”来骗投资!

而投资人问我最多的问题是,O2O的APP这么多,你们靠什么抢占别人的市场?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整个公司也没人能回答,一没钱,二没技术,怎么去打败别人?

就这样,刷了一个月的投资路演会,也没找到中意的投资人,超哥灰心了,说不搞了。

放弃参加路演后,公司更加没了希望,APP虽然做出来了,特色却少得可怜,而超哥的债却越来越多了。

突然有一天,一个陌生人给我打电话,他自称是一个投资人,想投一百万,占点股份,问我愿不愿意干?

我说约个时间见个面吧。其实我并不觉得超哥能拿到这笔钱,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时,他还是很激动地说:小伙子,我们的春天来啦!

当时约在一家创业咖啡见面,这个咖啡厅是雷军投资的,在当地创业圈比较有名气。

在一起聊的时候,那个投资人发现超哥只会空谈,而且说话没有底气,所以有很大的担忧,于是提出一星期后到公司参观一下。

这下超哥打电话给亲朋好友,把所有人都拉到办公室内,营造出一种大气场。但说实话,几台电脑,几个人,怎么也装不出大公司的逼格。

投资人来了,我去接时,虽然没有带烟,但他还是很高兴,结果到办公室和超哥聊了几句就阴着脸走了,再也没了音讯。

后来我私下去了一次电,他说:你们老板没这个实力。这个时候,超哥每个月都要借几万块钱给大家补工资,在拖欠薪水的情况下,很多人陆续离开公司。

机会却总是有的。

这个时候,我联系上了一位搞农业的土豪老王,他有几千亩农场和数百个实体店,老王估计也是脑袋发热,想搞互联网+,所以和超哥基本上是一拍即合。他想投资两百万,一个出线上的技术,一个出线下的资源。

但老王有一个很苛刻的要求:我们的公司必须搬到他那个三环以外的农场。

超哥一听有几百万的投资,二话没说就照做了。

后来超哥才发现自己被人坑了。

因为那个老王,把我们这帮懂技术的人找去,也就是帮他弄电脑、搞网络什么的,颇有一番高射炮打蚊子的意味。

而对投资的事,却闭口不言。

这让超哥大为恼火,可超哥不知道,这一切不是老王的问题,而是超哥自己有问题。

第一次见老王的时候,从他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到老王对项目是充满信心的。

可是后来却失去了信心。因为老王下载了超哥的APP玩了一下,觉得很烂,而且每个月都没有什么改进。

老王私下跟我说:你们的老板执行力太差,用恩施话说,就像“瘪石头,滚不上坡。”

后来我把原话转给超哥听,超哥一气之下,让几个程序员连续加了一个月的班。终于把APP整得差不多了。拿到这个APP后,其实还有很多bug,但基本的购物流程能走通了。于是超哥说要印一万张宣传单,到老王的实体店去发,肯定会有几千个下载量。

将宣传单印好后,超哥把公司所有的人都拉去发传单,包括销售、美工、程序员等等,这让大家怨声载道。

发了一天的传单后,公司的其它员工也一个接一个走了。

而实际上的效果呢?很差。

第一天,发了近两千张传单,没有一个下载量。

而一问用户为什么不下载?回答总是千篇一律:这是什么鬼?它有什么用?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超哥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的APP创业居然死得这么窝囊。

而此时,超哥已经负债数十万,老婆也怀孕,再过几个月就要生孩子了。

这时,我对超哥说,要不还是放弃吧,安安心心地打工,一个月还能挣一万多。

超哥却说,不行,走上创业的道路,就永远不会再去打工。

又不愠不火地过了几个月,毫无进展。

后来超哥说要把湖南的一个老乡拉过来一起创业,这个人是超哥多年的好哥们,他说信得过。

我说,现在你连做什么都不清楚,你拉人不是白花钱么?

他说:人多力量大。

三个人又换了一个100平的房子。

虎哥来的第一天,非常兴奋,以为自己也要跟着大干一场。

可过了几天,开始失去激情,他渐渐明白超哥也是无头苍蝇。

后来一起商量做微信公众号。于是策划了一个关注送水果的活动,活动非常成功,一天涨粉一万多。

而与此同时,超哥的老婆也生了儿子,需要花很多钱,超哥说:“给粉丝的小礼物就不送了,粉丝都关注了,没必要花这个钱。”

宣传的是送水果,可实际上连个屁都没送,粉丝纷纷在后台各种骂,各种喷。

过了一个星期,就掉粉六千……

再过一个星期,又掉粉三千……

很快,虎哥就说要回老家,不跟超哥混了。

虎哥跟我说:超哥这个人不行,没什么能力,还不讲诚信。

我觉得虎哥是个聪明人,能这么短时间看透超哥。

虎哥走了之后,过了三天,我也正式辞职。

他还欠着一个月的薪水没发,我心想他也不容易,也没找他要了。

开始了我的自媒生涯。

超哥说:“互联网+”才叫创业,自媒体没前途。

我说,过两年再看吧。

我离开公司后,虽然还和超哥住一起,但他真的是一个人在战斗了。

在这种情况下,超哥终于也扛不住了,一个星期后就宣布关门大吉,回家看儿子。

我很难想象,为了一个APP,两年开销近百万,负债数十万,却没赚到一分钱的创业者,在宣布放弃时心里有多么难受?

昨天他回出租房来搬东西,一脸憔悴,一声不吭。

临走之时,超哥只说了一句话: 打死我,再也不会搞APP了!

  APP创业为什么难?
其实可以 很简单地
总结为如下几点:

1、技术难 现在牛逼的APP,基本上都是BAT系的,几乎可以称得上绝对垄断,因为牛逼的技术都在大公司,小公司招的人,很难有所作为。

2、推广难   APP不像微信公众号,扫一下一关注即可。APP的下载成本非常高,耗时耗流量占内存,在这种情况下,决定了APP推广非常困难。现在APP的总数至少也几千万个了,而用户的手机上,安装的却不到三十个。这足以说明APP的竞争是多么激烈!

3、留存难   即使用户愿意下载,但下载后,很难留存住用户。现在的APP市场基本上已经饱和,很难创造出更新颖的东西来吸引用户的注意力。如果APP毫无特色,会被用户无情地卸载;如果APP有一些不错的功能,也会被BAT或者其它公司抄袭,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大公司或者有牛逼的名人站台,普通的小公司开发的APP,很难留存住用户。

所以,没事别想不开去做APP!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