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山区快递小哥故事:日行300多公里 “每天在路上”

山区快递小哥故事:日行300多公里 “每天在路上”

京东送货员刘亚宁开私家车在门头沟为顾客送货,国庆期间也不间断。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骑着贴满红色广告的电动车,穿过北京的小街小巷,小哥取出车厢的包裹,呼哧呼哧爬上楼,敲门,“您的快递。”

这是人们对快递小哥的普遍印象。

刘亚宁则不然,开上自己银灰色的东风起亚轿车,一脚油门直达50公里外的大山深处,驶过接连的胳臂肘弯道,车就停在村口等着。

“山里的条件不允许,只能开车。”刘亚宁是门头沟军庄镇人,也是这里的一名山区快递员。

军庄镇坐落在109国道的山脚下,这里有门头沟区山区为数不多的快递配送站点,覆盖总面积达1455平方公里。刘亚宁主要配送的是山区的斋堂镇、清水镇,景区灵山,百花山,也有著名坡道“东方红隧道”。

十一黄金周,山里外出工作的年轻人回家休假,快递配送达到一个小高峰。村民一般不会写上详细的地址,刘亚宁只能提前打电话约定见面的地点,或在村口,或在山间,大喊一声“老乡收快递”,会有人小跑着到车前取走,“这是我和村民的暗号”。

刘亚宁说,虽然这份工作会不时令他感到寂寞,但山区的美景和淳朴的民风,也让他时刻感受着快乐。

上百件货物

一辆私家车的空间

10月2日,十一黄金周的第二天,早晨6点,门头沟军庄镇,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货物已经到站,刘亚宁和其他快递员一起,把货一件一件搬进屋子,再分门别类装进自己的配送车。

军庄配送站位于门头沟山脚下的小区里,抬头望去便是层叠的山峰,站里不过8个配送员,负责整个门头沟山区。院子里一排标准的面包车,刘亚宁的灰色起亚轿车停在最末,却格外显眼。

“干吗用自己的私家车送快递?”总有客户这样问他。刘亚宁却不在意,“自己的车,开着舒服,上山路也安全。”

每天早晨,刘亚宁要把几十件到上百件货物塞进小车里。

客户什么货都有,各种大小形状,纸质、塑料的不同包装,以及每日的生鲜产品。刘亚宁经验很足,纸盒大件放在后备厢底层,小件堆上依次挨紧,袋装和其他小件摆满后座。

半小时时间,小车已经装上近80件货物,并空出副驾驶来。“别看我这是小车,假期最多时候,能装上将近150件货物。”刘亚宁说着,把最后一件包裹堆上后座。

启程前,刘亚宁把车又检查一遍。“在山里送货,最怕车坏在半路上,你要先找到有信号的地方打电话,再让配送站的同事过来救援,客户的货就都耽搁了。”

55公里之外

配送第一单的距离

刘亚宁每天的配送范围,包括山区的斋堂镇、清水镇,有景区灵山,百花山,也有著名的东方红隧道。

10月2日的第一站,是距离站点55公里外的斋堂镇,黄金周上山游客多,驾车行驶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

第一单包裹上,地址一栏只写着“门头沟斋堂镇环岛”。农村配送和城里不同,往往都没有详细的地址,要靠快递员和客户约见面的地点,往往是村口或者村委会门前的广场。

等待客户的时间,他会下车抽根烟,环顾周围的景色,两边山崖上挂满泛红的爬山虎,“秋天满山的爬山虎,可比红叶要美。”

遇到熟识的客户,地址尽管模糊,刘亚宁会直接开到对方家门口,再小跑着送进去。

下一站,是距离7公里以外的景区,配送的是一箱方便面,开到约定的接头地点却没有人。刘亚宁准备给客户打电话,发现没有信号,只能上车回头往山下开。

“山里经常这样,信号一会有一会没有,没信号只能去山下去找。”他的车上,总备着两部手机,还是抵不过没有信号的麻烦。

几经辗转,终于找到客户。一位湖北来京打工的男子,负责维修景区的寺院。付款签字中,闲谈得知,这里距离最近的商店也要走10公里,买东西不方便,发现网购可以配送上山,对方开始选择网上订货。

日子久了,刘亚宁也常会遇到“奇葩”客户。“有个女客户,每次在网上买很多条裤子,当场会拿回去试穿,不能穿上的都直接退回;还有个男客户,每次订很多双鞋,送过来一双双拆开,又都不要再退回去。”

对于快递员来说,可能是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的路程,白跑一趟。他摇摇头,“工作,没办法。”

“八条沟”

两座山之间的配送

两年前,刚开始接手这片区域时,刘亚宁什么路也分不清。山路环绕,哪里是弯,弯道大小,一概不知晓,往往要到夜里11点才回到站点。

“当时只能跟着地图走,到村子里再各种打听,才能找到客户。”回想当时,刘亚宁不禁笑了笑,两个多月的时间,才开始熟悉大部分线路。

现如今,他早已丢掉地图,即便在村子里,也能摸清每一条小道。“诊所、商店在什么位置,山里的小路什么车能过,怎么能近都清楚,再牛的地图也不如我的脑子。”

一路随行,刘亚宁配送的各个地点中,有些地图上也是没有标注的。“都是靠车靠脚跑出来的,一天时间,我可要送完‘八条沟’,340多公里路。”

所谓的“八条沟”,是指从俊庄站开始,刘亚宁的配送区域,是一直围绕着109国道的。所有的村镇都垂直分布在国道上的支线路上,这些支线大多是在两座山之间,当地人都叫做“沟”。

即使是一条沟里只有一个订单,他也要配送到,久而久之,就用沟的数量来计数。

最远的地方,是距离河北涿州不过12公里的沿河城。经常有河北的客户,填上北京的沿河城的地址,再让刘亚宁配送。

“其实有点不太情愿,毕竟超出了配送区域”,但刘亚宁还是选择尽可能给客户送到,“使命必达嘛”。

近12个小时

一人一车“每天在路上”

从早晨7点,到下午五六点,刘亚宁每天的配送距离在300多公里,结束后继续50多公里返回配送站,将当日所有货到付款完成结算。将近12个小时的时间,90%是山路,多数都在路上。

站里的其他配送员总喜欢称呼他为车神,“他呀,山路开车时间长了,现在这车技,可不比电影里的车神差。只是人家送的是豆腐,他送的是快递。”

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山区配送?有人疑惑。

快递员的工资,和每天配送的货物单量挂钩,从中获取提成。作为两年的老员工,刘亚宁知道,“耗在路上的时间太多,大多配送员是不愿意的。”

没有考虑太多,他喜欢山区村民淳朴的性格。两年来,未和村民起过任何争执,即便久等也不会抱怨,送货间隙会拉着他唠家常,到了午饭时间,还会有客户拉着他强留下吃饭。

“遇到好多天大雨或者大雪封山,单子根本没法送,客户也不催单,为了送一个单子让你冒险上山,他们心疼。”刘亚宁回答,这是自己坚持的原因之一。

只是每天行驶两三百公里,最大的困扰,就是一个人开车时“太寂寞”。他总是把音乐开得很大,有时候会追追松鼠,有时候会跟着别人的车,看看周围的风景“自己给自己找些乐子”。

回到站里,刘亚宁最喜欢和站长聊路上的事,“这山大着呢,什么事都会遇见。”

(新京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