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在神秘的Snapchat公司工作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

在神秘的Snapchat公司工作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

BI中文站 10月9日报道

对大多数人来说,恐怕早上来上班被锁在公司门外是个很新奇的体验,但对于Snapchat(最近更名为Snap,估值250亿美元)的员工来说,这简直是家常便饭。如果你发现进不了公司的大门,那一定是秘密团队昨晚在办公室内通宵搞研发了。而这样的状态并不新奇,这家快速崛起的洛杉矶新创公司员工每天都在混乱而忙碌的生活着。

在Snapchat,秘密与公司的成长是相伴相生的,新加入的员工第一课就是保守秘密,他们会在特殊的课堂上反复学习保密守则。而公司的项目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说被砍就被砍,没人会给出相关解释。

近日,Business Insider采访了十几位Snapchat的现任和前任员工,通过他们的话语描绘出了这家神秘公司员工的工作体验。

在许多人眼中,Snapchat的成功主要建立在其CEO斯皮格尔的高瞻远瞩之上,他用自己的诀窍快速攻陷了年轻用户的阵地。不过,事情恐怕没想象那么简单,Snapchat虽然快速兴起,但其神秘的行事规则却让员工感到有些“心寒”。

一位离职的员工表示:“说实话,我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是团队的一份子。Snapchat的项目太神秘了,有时看到新的文件时,我根本不知道公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让人感觉自己像个外人,而且是个傻透了的外人。”

对于斯皮格尔和Snapchat来说,如何在不损害公司魔力的情况下提高团队凝聚力是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毕竟未来它们面对重大的战略转型,必然需要承受来自各方的巨大压力。

保密的困扰

在神秘的Snapchat公司工作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

Snapchat CEO斯皮格尔

斯皮格尔的偶像是乔布斯,他办公室里甚至还挂了自己人生导师的画像。而现在的斯皮格尔简直就是乔布斯的翻版,他控制欲超强,而且对秘密守口如瓶。

Snapchat办公室的布局也彰显了斯皮格尔的特殊口味,其他员工都在传统的开放式办公区工作,但他自己的办公室却位于大楼最高处,大门紧锁,非常神秘。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布局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斯皮格尔是个不可触碰的‘神’。”Snapchat一位前高管说道。“他决定一切,同时也从高处俯瞰一切。”

Snapchat最近发布的Spectacles眼镜也是秘密项目的成果。今年年初,该公司在两个月内招聘了200名新员工,而在此之前,这家新创公司的员工只有1000人左右。

除了Spectacles眼镜,该公司还考虑过其他可穿戴设备,如可夹在衣服上的相机。同时,它们还在积极与多家相机厂商接洽,欲通过收购来增强自己在硬件上的技术积累。除了自己的老本行,Snapchat还对AR与VR技术非常感兴趣。

不过,快速增长与保密必然会产生矛盾。上个月当它们决定砍掉本地视频服务时,就将负责这部分业务的团队召集到一起开会。但令人吃惊的是,这次会议居然安排在了一个安全屋,这里安保措施严密,保安们各司其职。随后,Snapchat内容主管贝尔步入会场,宣布这是会场内员工在Snapchat的最后一天了。

许多Snapchat员工认为公司的项目都太神秘了,有种冷冰冰的感觉。他们除了“打造世界上最棒的相机”等宣传语之外,什么都不知道。公司内部更是缺乏沟通,大家都很自觉的学会了闭嘴。

与其他科技公司的“内测”传统不同,Snapchat的产品在上市前依然神秘度不减,在斯皮格尔眼中,为了保守秘密可以牺牲一切。就拿最近发布的Spectacles眼镜来说,许多员工居然是看了公司的官方稿才知道的。

这样的做法虽然能防止产品提前泄密,但却也剥夺了员工的知情权,让他们对公司未来的方向摸不清头脑。

“在Snapchat,信息根本没有透明度,”一位Snapchat前员工说道。此前,该公司一位高管还遭到了管理层批评,其“罪名”就是在与其他团队合作上太积极了。

虽说保密是科技公司的守则之一,但达到Snapchat这样疯狂程度的公司恐怕只有它自己了。该公司的员工不能在社交网络上添加自己的职位和工作内容描述,他们甚至不能在公共场合谈论与公司有关的话题。一位员工表示:“我在Snapchat的空气中都能嗅到秘密的味道。”

办公室生活

在神秘的Snapchat公司工作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

由于Snapchat并未兴建总部大楼,因此其员工的办公地点分散在洛杉矶各处。不过,该公司在这方面较为人性,它们租下的办公室都面朝大海,员工走两步就能在沙滩上放空自己,各种食物更是应有尽有。

与其他硅谷CEO每周都要亲临“政事”不同,斯皮格尔很少参与公司例会,该公司会细分成多个小块,独立的成立“理事会”进行交流,这种模式是斯皮格尔在洛杉矶的预备学校学会的。

不过随着公司的成长,能参与“理事会”的员工越来越少了。一位前员工称,“理事会”选人时会故意排除那些背景混乱的员工,因为它们担心讨论的主题会被拉偏。

这样一来,公司上下就有一种隔离之感,各个团队就像一个个小王国。如果需要多个团队合作,那么团队负责人多数会选择一起在海滩上散步15分钟。

由于办公室处在零星分布的状态,如果不看到大楼上的Snapchat标志,许多员工连其他团队到底在哪办公都不知道。

黑色路虎和对PPT无尽的润色

斯皮格尔每天会乘坐一辆黑色路虎揽胜穿梭于公司各个办公室,员工称他每次下车都总统范儿十足,各种安全保卫规格也非常高。

在一位前员工眼中,斯皮格尔依然保持了自己在斯坦福设计学院学习的习惯,他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公司的产品设计室中。在外人眼中,这家科技公司更像是一家设计公司。

由于设计师习气不改,每次用PPT给斯皮格尔汇报都是一场煎熬,因为你必须精心打磨自己的幻灯片,这一步几乎要耗费PPT制作时间的一半。

此外,Snapchat还有一点与硅谷不同,它们的工程师并不都是精通技术的极客,相反,斯皮格尔共用了大量拥有华尔街和娱乐业背景的人员。

同时,即使公司在不断扩张,斯皮格尔依然紧紧握着公司的大权,没有他的首肯,什么都办不成。但奇怪的是,斯皮格尔又不愿与员工打成一片,一位入职两年的工程师表示,自己一次都没见到过CEO。

斯皮格尔的个人秀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斯皮格尔的带领下,Snapchat这个原本不起眼的阅后即焚应用已经坐拥1.5亿死忠粉,今年其广告收入更是会突破3.5亿美元。就连社交网络界的超级巨头 Facebook 也忍不住抄袭Snapchat的某些功能,但即使这样也没能阻挡它成长的脚步。

不过,许多Snapchat老员工认为,斯皮格尔事必躬亲的做法未来可能会对公司的成长产生副作用。与其他科技新创公司相比,Snapchat不愿花时间来讲述自己的成长史和未来愿景,此外,斯皮格尔对流行的大数据分析也是不屑一顾。Snapchat可以搜集大量用户需求信息,但该公司却对其根本没兴趣。多位离职员工认为,Snapchat的业务就是斯皮格尔的个人秀。

眼下,虽然遭到Facebook等巨头的打压,但Snapchat依旧形势大好。今年Instagram推出类似Snapchat的功能时,该公司员工抱怨连连,但斯皮格尔和高管们却对逐渐升级的竞争信心满满,他们会继续保持创新。

确实,斯皮格尔能继续带领Snapchat走向巅峰,但如果它像Twitter一样遇到用户增长乏力的困扰,其未来也会充满不确定性,毕竟没有人能英明神武一辈子。(编译/锐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