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死缓”下的跨境电商:七成企业濒临倒闭 订单减半

“死缓”下的跨境电商:七成企业濒临倒闭 订单减半

从跨境电商陷入新政困局的那一刻起,整个行业的光环正慢慢褪去。

文|王亚奇

编辑丨王根旺

政策冲击,投资人撤守,创业者挣扎求生……4月8日至今,跨境电商经历了最为煎熬的半年。

“我们对自己行业的信心,并不建立在我们身上,是建立在政策身上的。”通通优品总经理赵武利在接受 创业家 &i黑马采访时自嘲似的表示。

一直以来,跨境电商因免税、无需提供复杂的通关单,而备受不规范化的原罪质疑,却又因为成本低、速度快,被认为是一般贸易的有力补充。

但这些曾经加速其野蛮生长的光环从4月8号的一场政策“偷袭”开始,就戛然而止。4月7日晚九点,由财政部、海关总署和国税总局等十一个政府部门联合发布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产品清单》(俗称“正面清单”)正式公布,其要求跨境电商玩家将数以百万计的SKU收拢到一份包括1142个8位税号商品的清单内,并于次日凌晨开始执行。无疑,这是一次对电商通过长尾商品突破货架限制的经营逻辑的挑战。 “新政已导致95%以上的保税备货商品无法进口。” 此前,有跨境电商从业人士透露。

尽管经过各方的紧急调研,沟通等等激烈的博弈之后,“正面清单”被延迟到一年后执行,但更多人将这一行业自救的结果解读为对跨境电商死刑的缓期。一旦一年之后政策如期,整个行业将敲响“死亡的丧钟”。

“前两年,我们都认为这个行业可以一直这么好的走下去。”赵武利说。事实上,大多数跨境电商创业者曾梦想,跨境电商将一路扶摇直上,最终在资本和国家政策的双重助力下诞生能够站在京东、阿里、唯品会对立面的千亿独角兽企业。 从跨境电商陷入新政困局的那一刻起,整个行业的光环正慢慢褪去。

而无疑,跨境电商玩家们正遭遇着最艰难的时刻,辉煌时期共计融资上百亿如今却乏人问津的跨境电商行业,将如何收场?自身没有造血能力却不得不跟上电商造节步伐的玩家,正遭受怎样的煎熬?这场风口跌落的闹剧只是行业个案,还是将成为垂直电商行业的缩影?在“跨境电商新政事件” 爆发6个月之际,创业家&i黑马带你重新审视这个危机重重的行业。

“订单少了一半”

跨境电商从业者比以往沉默了。

除了维持618、818等电商行业一贯的促销盛会,他们几乎不太在公开场合发声。即便是公开讲话,也绝口不提价格战,促销订单量,跨境电商行业第一等过去的常用名词,取而代之的是“修炼内功”。

与国内几乎所有主流跨境电商平台都有合作的什么值得买CEO那昕日前透露,从其平台数据数据来看,新政以来,主流跨境电商订单量下降明显,预计环比下滑50%。正正电商方面则在今年6月中上旬的跨境电子商务峰会上表示,原来差不多每个月有100多票货入仓,新政后入仓数量不到5票,每天订单量也从过去的超一万单变为几千单。 “很多货物在海外仓或者在途、码头堆着进不来,货补不进来的话,订单量会更少。”

这些数据与在跨境电商业务之外,主要为跨境电商行业提供海外仓库进货拣包,转运,保税仓管理,物流配送等综合服务的通通优品总经理赵武利所言一致。“目前基本上都砍了一半吧。4月8号之前,聚美一天能达到10万单左右,新政对它的影响大概持续了两个礼拜,后期升上来之后能达到现在的水平,但一天也只有6万多单。这还是做的比较好的。”

曾经被创业者视为洪水猛兽的造节狂欢也在新政面前集体失效。郑州保税仓相关人员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今年包括聚美优品、小红书在内的跨境电商平台在“801大促”、“ 6.6周年庆”等促销活动中的活动预期都不尽人意。“往年他们预期这次活动可能要发80万单,实际上都会在80万单左右,甚至更多。但是现在给我们预期的80万单,可能发个40万单。他们自己也很诧异这种效果。”

深究这一现象的前因后果,虽然正面清单延期一年,但对跨境产品品类的影响并没有因此消失。以郑州保税仓为例,由于海外奶粉无法进入,在郑州设立保税仓的跨境电商平台奶粉销量自然受到影响。一面要配合不同关区的要求进行货品调整,同时品类不能正常扩充,导致各家平台订单量一直趋于下降状态。

正面清单风波未平,跨境电商似乎又迎来消费者不买账的漩涡之中。“说不来,可能去年跨境电商的风头过了之后,国内消费者更理性了。跨境电商最火的还是美妆、母婴几大类,并不是一窝蜂的认为境外的东西都是好的,很多东西放在那,半年也没什么交易。”赵武利称。

而投资人也并不避讳对跨境电商的态度转变。“资本市场从年初就开始变得谨慎了,对跨境电商都持观望态度。跨境电商被政策影响的太大了,所谓的红利没了,就要找新的方向,可能是正儿八经地找代理,也可能是把中国的东西拿出去,外国的东西拿进来。但确实面临很大转型,包括小红书、洋码头,都在找新的模式。”晨晖创投管理合伙人曾浩燊告诉创业家&i黑马。

创业家&i黑马根据IT桔子的数据梳理发现,与2015年同期相比,2016年跨境电商领域的融资案例除了C轮持平,Pre-A轮增长之外,天使轮、A轮和B轮都大幅下滑,其中天使轮甚至从31起下降为13起。

当然,在恶劣的资本环境下,也有达令这样的异数完成相对不错的融资金额,但据接近达令的人士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投资人给达令的要求是盈利, “为了削减成本,达令的办公室搬了,人也裁了” 。达令一位前员工也向创业家&i黑马证实了裁员传闻。

不过,不同于整个行业的低迷现状,跨境电商从业者们除了不再乐于抛头露面,好像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起伏。

“如果说新政对所有人都有影响那就等于没影响,但是从海外商品来讲,成本确实上升了,有些产品原来适合做跨境的,现在更适合做一般贸易,有些适合做平行贸易的现在适合做跨境了,它是一种再平衡。”宝贝格子CEO张天天曾在新政后对创业家&i黑马如是表示。

但这一说法仅限于背靠大树,或者曾经颇为资本市场青睐的创业者,对于郑州自贸区的上千家跨境电商相关企业,以及其他自贸区的中小玩家而言,他们更多的表现得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作为企业来说,预判这些没意义。明年新政确定了,让怎么做,咱就怎么做。”比邻跨境创始人姜长松说。

屋漏偏逢连夜雨

郑州曾经是跨境电商发展最繁荣的城市,2015年从郑州发出的订单量超5000万,这一数据一度超过全国跨境电商总订单量的一半。“国内做跨境电商的几家大企业,没有哪一家没来郑州看看的。做跨境电商的不可能把郑州落下去。”赵武利告诉创业家&i黑马。

短短几个月,这一辉煌就成为过去时。如今大规模建仓的后遗症在郑州四大关区全面爆发。

据接近郑州保税仓的相关人士透露,郑州共有保税物流中心区、新郑综合保税区、国际陆港、出口加工区四大关区可以保税备货。新政之后,除了保税物流区招商能力较好,出口加工区的仓库空了三分之一,新政综合保税区空了近一半,国际陆港的仓库也大量闲置。

据上述人士表述,郑州目前有十几万平的保税仓还在建设当中,原计划今年6月份交付,但受新政影响,保税仓乏人问津,工期就拖到了9月,而在采访的前几日,交付时间又改到了11月。“仓库在郑州保税区并不稀缺,工期就慢慢赶,反正也没人用,但基础框架早做完了,也不能放在那不管,现在在做内装。”

姜长松证实了这一说法,他表示,过去一段时间不断有新建的保税仓给他打电话,让他们放货进去。“现在郑州还有几十个亿的保税仓工程没有结束。”

新政的余震下,曾备受跨境电商创业者青睐的保税仓正在遭受重创。

但随之而来的,是跨境电商或再迎冲击波。

日前,备受关注的《婴幼儿配方乳品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再次成为跨境电商行业热议的焦点。办法中提到,所有在中国销售的申请配方注册的国内外奶粉品牌需提供研发报告、研发能力等10余项证明文件。而进口奶粉还需额外提交包括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发布的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境外生产企业注册的证明材料等3份证明材料,才能让旗下进口产品获得中国的配方注册资格。

此新政已于2016年10月1日开始实施。乳业专家宋亮日前表示,进口品牌目前在华登记备案的有300多个,通过跨境电商渠道进入中国的品牌超过1000个,注册制正式落地后,进口奶粉品牌预计会锐减70%-80%。

有媒体甚至预判,新政实施后,预计市面上将有1400个奶粉品牌消失。这意味着,曾经帮助各家跨境电商平台打天下的洋奶粉正在遭遇史上最强监管。

包括贝贝网在内的业内人士此前通过公开渠道发声,10月1日开始实施的奶粉新政应该是针对通过一般贸易进口的婴幼儿配方奶粉,通过跨境电商进口的奶粉到底如何监管,可能要等到跨境新政过渡期结束后才能知晓。

但这一说法至今并未得以证实。

与此相反,在网上广为流传的一篇名为《双政夹击 洋奶粉品牌将减八成》的报道中,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依赖保税模式销售奶粉的电商平台和企业正在纷纷转型直邮等B2C模式,以避开配方制的监管。

“如果线下推行注册制,线上平台却处于监管空缺,整个新政将处于失控状态。目前监管部门也在重视这个问题,日后将会有多个部委共同参与,对于跨境电商销售渠道的管控将会更加严格。”宋亮说。

“估计70%的商家都不在了”

政策风向阴晴不定,让创业者无法放松,但生意不能无止尽的被搁置于不确定的线上。

这也让身在棋局的跨境电商玩家们带了一点赌徒的色彩。

玩家们押注最多的,是海外直邮模式。

“企业基本上都是这种改变,保税备货行不通,消费者又有需求,那只能做海外直邮。”姜长松称。

相比面临层层关卡的保税备货模式,海外直邮最大的好处是解除了对海外产品品类的限制,玩家们可以自由的选择入境商品。但与此同时,企业做海外直邮需要面临高昂的成本。海外直邮单件海外包装,填充物、人工费用都是国内的几倍,转运和清报关也比保税备货费用高得多。“有些企业做不起来直邮,因为没有利润。”赵武利称。

目前来看,只有天猫国际、亚马逊、唯品国际、聚美优品、京东海外购等背后有雄厚资金和流量支持的平台依然坚持采用保税模式为主的策略。而大平台甘愿冒险的关键在于,通关快。

作为线上企业,从最初的打折到发红包再到疯狂降价促销,行业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但这些都是较为低级的竞争手段,平台想要形成差异化服务,初期的基本要求是物流足够快。比如行业的普遍发货时间跨度是20小时,但保税备货模式能做到12小时内发货,且72小时签收。

身处其中的玩家们自然清楚这种选择的利弊,但他们普遍认为, 中小企业没有太多的资金压在货上,备货更适合大企业做。 “这种两极分化可能更合理了。未来真正有资金能力的,包括上市的企业去做大规模备货,再慢慢把直邮渠道建立起来。”

跨境电商行业一个可能的走向是,大的企业越来越大,掌握着核心资源和优势。小玩家则安心偏于一隅,而对于部分有野心的中等玩家来说,最终的选择要么是通过市盈率撬动资本市场的钱袋,要么抱上一颗大树,以便走得更顺当。

按照海关总署发布的新政延期通知,跨境电商平台还有7个月的调整期。

这7个月,是合规平台的起跑点,也是加速淘汰玩票平台的生死线。

赵武利透露,在郑州保税区与申通签合同的跨境电商商家有200家左右。但实际上现在为止发货可能只有30家。“现在欠我们运费的很多平台人都找不到了。大家只关注蜜淘等企业的关闭,因为它是北京的企业,拿了几千万美金,但在郑州保税仓,我们看到的还有很多人离场。现在你拿《2015年中国跨境电商发展年鉴》去看,里面的商家估计70%都不在了。”

即便如此,大部分人坚信,处在最黑暗时刻的跨境电商,在监管的搅动下,正一步步逼近涅槃的时刻。而 “认真干”的玩家 最终会像一颗在黑暗中成长的大树,一轮一轮地扩张着生命的纹理,直到熬出头的那一刻。

“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跨境电商吗?”

“人类之所以发展就是开放,开放的具体就是贸易自由化,这个方向谁也无法改变。这个行业风险与机遇并存,很好玩,也很有意思。”姜长松说得云淡风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