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一些片段:张锐@网易新闻06-08

大概是五号下午,在朋友圈看到两条帖子,说移动医疗之殇。隐隐约约感觉是张锐有事情,赶紧拉群问响指和李楠,确认事情是真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我想了想,把跟张老大共事的一些片段写下来,记录一下。

大概是2007年年中,张锐从京华时报空降过来网易新闻当总监。我们这些小编辑发挥做专题能力,搜查了张锐的博客。看完一通,张锐在博客写的,大概是想做web2.0,洋洋洒洒说互联网媒体终将取代传统媒体。那时候的网易新闻很调皮,不知所畏,小编调侃政府、公务员等,大家以此为乐,却殊不知给网易带来很大的压力。一堆网易编辑,很单纯,很有新闻理想,觉得应该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应该发声,互联网一定会改变“万恶”的中国云云,不知网易公司默默在为这些理想主义在背锅,而小编辑,有什么损失。空喊的理想毫无意义,没有成本的“以此为乐”显得有些任性。张锐来了之后,这种风气有些收敛和刹住,当我们对他不是很理解,如果中规中矩做新闻,网络编辑怎么做?怎么跟新浪拼,怎么去革传统媒体的命?

张锐有一次要求值班编辑刘砾毓(音)把一个斯坦国家的总理逝世新闻放在头条,当时刘砾毓非常不情愿,他认为这个相邻国家领导人的新闻,网民并不关心,应该放一些互联网原住民喜欢点击的新闻。而那时候的网易新闻,上的头条是:王菲生孩子,黄健翔怒吼。我当时不太明白张锐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觉得可能有一定年纪的人,对这个相邻国家有一些认识,估计有一些KOL会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新闻。那时候值班编辑,每天刷300条滚动,在发布器上Ctrl+C、Ctrl+V发一百多条新闻,大家热衷于讨论,今天哪篇新闻上头条,哪篇上要闻,各种激辩,张锐热衷参与这个过程。按张老大的描述,之前在京华,凌晨1、2点报纸签版,他就结束一天的工作,而互联网24小时都在线,随时可以工作,他喜欢凌晨2、3点在popo上冒个泡说这个上头条,或早上7、8点又冒一句说换个头条,周六日也经常收到他的群邮件,似乎他很享受这种能随时随地工作的感觉。我们都知道他胃不好,烟也抽得厉害。

接着,张锐推进了网易首页和网易新闻的改版,依靠这个方式提升了网易新闻不少UV和PV。他有一次安排我们组周六值班,我们通过比其他编辑更高频换新闻的方法,提升了10%左右的PV,他夸做得不错。接着,张锐主导了第六次高铁提速、嫦娥探月和两会的报道,网易开始正面跟新浪拼快速、海量,但除此之外,突出互动。在张锐任期,除了要闻组、滚动组、专题组、也成立了互动策划组。网易跟新浪真的打得好辛苦,我们拼22字的标题怎么撰写,每篇新闻几乎必配图片,然后一个图,就括号图,(图),如果两个图以上,就括号组图,(组图)。如果22字的标题,组图放不下,就把全角的(),改成半角的(),节约一个字符。

拼尽全力。网易新闻几乎都把电脑内存条都升级了一圈,双电脑模式,台式+笔记本电脑都用上来。为了做互动,编辑部把设计部和技术部都跪躺了一遍,然后把传图、投票、留言这些常规互动模式都做成了程序模块化,用于快速调用。

07年12月的时候,张锐兴奋捕捉到华南虎事件,他决定介入。后来这个新闻事情被证明周正龙所拍摄的照片为假( 全程见证华南虎照片事件 ),让很多网友拍手称快。这起事件,是网媒首次大规模做了传统媒体的原创工作,如多次派人和其他有资质的媒体实地采访。在新闻学上,关于媒体的界定,传统的观点是认为新闻工作者应该只做一个记录者,而不应该去取证(有点类似侦探),更不应该去干扰或改变事件进程(只做真实记录)。但华南虎事件,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张锐团队的猛烈推进,最后还事情一个真相。在国内做新闻,作为带着镣铐跳舞的新闻工作者,张锐在这方面的尺度拿捏,不太过也不太软,似乎做出了另一个极致。那时候张锐给网易新闻团队的另一个信心是,不靠Ctrl+C、Ctrl+V进行嘲讽,新闻依然前途无量。

张锐的笔记本电脑用了一个插件,大概是浏览器安装了,你看到一篇文章,点击右键,就可以便捷的把这篇你看的文章,推荐给这个插件的服务器。服务器知道张锐推荐了这篇文章,就会把这篇文章的权重提高,推荐给更多的读者阅读。然后这个插件公司找了很多资深媒体人来安装,后来大家都知道,这叫PGC。张锐觉得这个思路挺不错的,就找我做widget,一个博客日报的挂件。后来又跟我讲用户体验,他说他前几天在北京看了一个西班牙的网站,他不懂拉丁文,但那个网站设计得非常好,只看图标就知道大概界面是什么功能。Got!后面他拉了我和响指、李楠,把PGC进化到UGC。然后我们做了网通社,网人网事,老衲小李局长漫画这些。这些实验性的项目,后面没有大成,但当时,张锐真的看到了很前面的东西。在他治下,创新的项目,如做月球圈地的flash小游戏,不论是资金还是宝贵的网站部技术资源,我们获得张老大很大的支持。

后来张老大管网易视频、网易移动,再到网易微博、网易新闻客户端。因为网易从广州搬迁到北京,我没跟着搬城市,业务上接触少了,具体的事情等着其他同事讲述。12年的时候,知道张老大出来做春雨医生,跑到北京768见了他一次,他在一楼请我吃了一份西班牙披萨,有夹层的那种。我跟他讲了我的项目,他说挺好,好好加油。再之后,微信偶有联系,更多是看他的朋友圈,点点赞。有一次我微信有个事情找他,他过了几个小时回复我,很热情跟我说他刚才在开车,没来得及回复我,然后就啪啦啪啦说了一下业务的事情。

估计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跟他聊聊。音容宛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