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程序员萌”,一个被忽视的隐秘消费群体?

“程序员萌”,一个被忽视的隐秘消费群体?

说到程序员,大多数人会想到那些胡子拉碴、不修边幅躲在车库或某个民宅里梦想要改变世界的极客们。

如果具象到某个人,可能就是当年那个在车库里开发苹果的乔布斯,那个在学校里建立Facebook网站的扎克伯格。

大多数时间里,他们都是极其低调的。但是,也只有他们才能创造出绝对牛逼的产品。

据《2016年互联网趋势报告》数据,全球互联网用户数已达30亿,互联网全球渗透率达到42%。互联网及互联网文化的普及,无疑为更多程序员的诞生创造了充分的条件。

据IDC统计,全球已有1850万名程序员。规模的不断扩大,程序员影响力也在不断增加。

在《the Economist》杂志10月刊中,有一篇《善待怪才》的文章专门介绍了这些“怪才”并给予了他们极高的评价。

咨询公司RedMonk的斯蒂芬·奥格雷迪(Stephen O’Grady)称这些开发人员为“新的拥立国王者”: 他们正以前所未有的程度掌控着企业对所用科技的决策。

从个人电脑到Twitter和Facebook等社交媒体,许多科技产品及平台最初都源于爱探究的技术发烧友在自家车库或宿舍捣鼓的实验,最终变成主流的大热项目。

《学校学不到的50条法则》(50 Rules Kids Won t Learn in School)一书的作者查尔斯·赛克斯(Charles Sykes)更写道:善待怪才。因为你很可能最终得为他们工作。

“程序员萌”,一个被忽视的隐秘消费群体?

电影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 》

文章中还指出,怪才的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技术的范畴,他们在文化领域也产生了举足轻重的影响,热播电影《社交网络》和电视剧《硅谷》正说明了这一点。

如今,他们还在不断创造新的伟大产品。所以我们不得不换个角度,来重新认识并善待这些程序员。

值得投资人注意的是,目前已经在渐渐兴起“程序员经济”。资本的嗅觉总是最敏锐的,商家已经开发出针对这一群体的餐饮、服装等产品。

硅谷风投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的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也表示在一直关注“最聪明的那些人周末都在做些什么”,因为那暗示着十年之后主流社会的发展方向。

所以,商家和投资人都在寻找着这些机会。在《善待怪才》文章中,就提到了代餐饮料公司Soylent,专为那些忙于编程的程序员们提供液体和粉末状的主餐。还有咖啡公司Nootrobox,为那些太懒和不善交际的程序员提供咀嚼咖啡。

除了餐饮领域,在服饰领域有眼镜公司瓦尔比派克(Warby Parker)和袜子公司Stance为程序员们提供独特小众的时尚产品。

“程序员萌”,一个被忽视的隐秘消费群体?

Stance x Star Wars Collection

这些发展势头都为继续挖掘程序员市场开了好头。在中国,程序员也已经达到185万,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智能硬件”等领域的发展,对程序员的需求势必会大增。

与国外状况相似的是,国内的程序员也普遍比较忙,同时也比较宅。但是他们又是一个收入颇为可观的群体。

据国内一份程序员薪资调查数据显示,在工作5-10 年后,只有2.7%的程序员年收入低于6 万。年收入在15-20万的程序员占21.62%,1/3的程序员年收入在20-30万之间,超过1/5的程序员年收入在30-50万之间。年收入在50-70万的程序员占5.41%。

但这是一个只会挣钱不会花钱的群体,程序员们的消费大多数集中于“3C”产品。

在国外,“程序员经济”有了初步发展并受到了资本的青睐。但在国内,这一群体还没有受到足够的关注,可待挖掘的市场空间还很大。

而想搞清楚这一隐秘的群体到底在想什么、会把钱花在哪里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话说,如果真想知道程序员是如何消费的,一条比较快的捷径或许是先去研究一下他们的女票是如何消费的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