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九合创投王啸:投资不是比吹泡泡,商业的本质是创造价值

九合创投王啸:投资不是比吹泡泡,商业的本质是创造价值

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知名早期投资人王啸要把创业的本质引向“创造价值”。

如今,多少人在说,回归商业的本质,回归到关注现金流,关注商业利润的创业中来。

但,这并不够。

寒冬,考验的是活法,如何坚持活着。但对创业者更残酷的拷问是:你有没有想过,是否有必要活着,你创造的价值到底有几何!

莫指责创业虚夸数据满天飞,有多少是投资人的默许、纵容、帮腔。王啸强调说:投资不是比吹泡泡,商业的本质是创造价值。“对于不创造价值的项目我没有耐心”。

王啸是36氪的天使投资人,2011年专职于早期投资,比起同行,九合创投显得有些“低调”,王啸坦言自己不太关注新闻曝光,但本质在于,他认为投资是长跑,“5年之后再来看看我们的投资成果吧”,王啸信心满满地回应。

工程师的专注,文人的遐想,不断突破边界的实践,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知名早期投资人王啸要把创业的本质引向“创造价值”。

科技与人文的结合

看长期的能力,要看到商业的大势是什么,要不断突破边界。无疑,人文与商业的结合,科技与商业融合,这些就是大势所趋。王啸正努力搭建着属于他的舞台,一个工程师的信念,一个工程师作为投资人的实践,正逐渐绽放出绚丽的光彩。

距北京90公里的沙漠上,“九大行星”为主题的舞台之中,电子音乐让人感受如梦如幻的反重力之旅;舞台之外,极客们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用VR/AR体验、机器人和智能硬件刷新乐迷的感官体验。

2016年9月3日-4日的怀来“2016 MTA天漠音乐节”上,聚集了众多黑科技和电音歌手。

“MTA”意为“音乐、科技、艺术(Music, Technology and Art)”,九合创投是这次音乐节的主办方,舞台上,王啸分享的主题是:寻找科技和人文的结合点。

音乐不仅让人联想到未来事物,也寄托着人们对于未来的美好向往。技术与艺术融合散发的科技美是王啸所向往的,也是他认为的商业未来。

科技改变人的生活状态,从另外一个维度看,人文则是对社会人群提供有价值的东西。九合创投的理念和定位是在科技跟人文交叉的地方来做投资,既具有科技的创造能力,同时拥有人文情怀或者说真正改变某些东西的能力。 ”如今已是不惑之年的王啸直言:“ 中国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应该更有理想和情怀。如果只是一味追求金钱,那我们商业只能给社会带来负能量。”

无人机项目迅蚁是九合创投的投资项目之一,王啸与迅蚁CEO章磊经常互动。章磊是半个动物学家了,曾去过全球各地观看各种各样的动物。有一次,王啸问章磊:“ 结合你自己的特点,如果把你比作一种动物,那会是什么? ”章磊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三天后他回答说: 还觉得是人,“物竞天择是自然法则,是我们需要遵循和敬畏的。希望能够改变世界,让世界变得更好,并且能够有实施的能力,这就是人与动物的不同。

“2016 MTA天漠音乐节”是一个大Party,3个舞台,50余组音乐人,成员来自美国、英国、挪威、以色列、中国台湾等十多个国家(地区),他们带来了以电子音乐Live为主旋律的新鲜音乐。舞台的一侧是一块占地近900平米的科技乐园,在这里展览着各式各样的黑科技,大咖云集的“科技x音乐”论坛是另一场智慧盛宴。

王啸坦言,音乐节的最终效果还有不少遗憾之处,但它所传递的意义是深远的,“ 商业社会关系氛围浓厚的今天,人文可以调节人际关系。在中国,长期缺乏科技圈与艺术圈的交流,而科技与艺术的碰撞才能产生新的可能性。我希望MTA天漠音乐节是科技圈与艺术圈的一个大Party。跨界而生是科技和艺术的真正价值。

工程师王啸

活着、如何活着、为什么活着,是一个人文话题。

王啸认为自己骨子里还是工程师。以前做工程师,写代码实现工具自动化,现在作为投资人,他帮助有价值的企业成长。

王啸是百度的早期员工,“ 百度七剑客 ”之一,他的从业经历就是中国互联网演进进程的一部缩影。从百度第一代搜索引擎search部分的程序编写,到牵头成立百度第一代移动互联网项目;再到离开百度成立九合创投投资移动互联网项目,王啸认为自己保留了工程师那单纯简单的理想,始终在做长期有价值的事情。

1999年12月,即将从北邮毕业的王啸,在论坛上看到了百度招聘工程师的信息。他回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搜索引擎是什么,也不敢肯定百度未来能否做下去;唯一让他肯定的是互联网是未来趋势。投身互联网是他坚定的想法,后来见到创始人李彦宏,他感受到 李彦宏是一位真才实学且有能力做事的人

有意思的是,创业初期的百度在北大资源宾馆办公时的一次会议中,王啸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幕场景:“ 突然舞台明亮起来,李彦宏在台上侃侃而谈,台下熙熙攘攘,坐满的百度员工在认真投入的听讲。 ”王啸当时仿佛感受到,互联网科技的未来霞光无限。

“我说这些可能大家不一定信,创业初期脑海中的那个幻象在百度五周年年会上,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您当时有什么感受?”

“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

作为一名211院校硕士研究生,王啸放弃了如日中天的电信行业和能够在京落户的机会,冲进了前途未卜的互联网浪潮中,王啸加入到百度创始团队,也就有了后来广为流传的“百度七剑客”之一的荣耀。

编程编到不知道吃喝,不知道时间,但是产出效果特别好,没有累的感觉,蛮有成就感的 ”。讲起当年编程序的日子,王啸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好像这些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

王啸认为,年轻人是最应该冒险的群体,他们所付出的代价无非就是吃、住的费用。“ 在北京一个月开销3000元人民币足矣。 ”在做天使投资人之后,这种倾向性在他身上表现的更为明显。“ 连续创业的创业者成功概率高。年轻人对于新细分领域的敏感度和创业方向容错性会更强,所以,我个人更喜欢投资年轻的创业者。 ”他投资的36氪创始人刘成城,是1988年生人,当年投资这个项目时,刘成城不到25周岁。

2000年中国第一批互联网企业崛起的年代。王啸选择加入百度,从此开辟了他与互联网科技结缘的职业生涯。参与百度第一代搜索引擎研发;带队百度企业搜索事业部;组建无线事业部,牵头立项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多个项目,王啸在百度经历了技术、业务和管理等各种岗位。

在百度长时期从事技术工作的王啸告诉记者:“ 无论身份如何转换,我本身骨子里依旧是一个工程师。这份坚持,源于用技术推动社会进步的向往。诚然,商业社会有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和商业关系,但在文明社会上构建出来一些更加有人文的、有价值的、科技型的公司,才是九合创投的追求。

有资本的支撑,能让这些创新项目活下来、活得好。几乎没有投资过游戏项目的王啸解释说,我们希望投资的是创新且具有差异化的东西。“商业的本质在于创造价值。只要你拥有社会价值,商业价值就会随之产生。我不在意一个项目短期内能不能盈利,更关注它所能产生的社会价值。”在资本寒冬延续,融资压力巨大的2016年。王啸在6月召开的九合创投年会上,建议创始人做时间的朋友,多些耐心专注事业,争取在5年之后,带给社会积极的影响。

工程师是理想与现实的连接者,是商业与人文结合的实践者。近半个世纪以来,实践着 人文情怀的计算机工程师领袖,成为了这个世界的改变者和引领者。 沃兹尼亚克将个人电脑带入寻常家庭,乔布斯重塑了整个手机行业,佩奇和布林正用无人驾驶技术重新定义着汽车,埃隆·马斯克开启了民营太空时代……

不管是通过创业,还是通过早期投资来支持创业者,从这些商界榜样中,我们似乎能看到王啸的标杆和野心。

商业洞察力与多领域融合

王啸的商业洞察力是他做投资和选择职业发展路径的基础,这些洞察力源自于他的好奇心、深度思考、多领域的融合能力。

加入百度是他看好互联网未来发展趋势;转型做投资人是他认定移动互联网将成为下一个爆发的风口。

在北京邮电大学上学时,王啸课外阅读最少的是计算机类图书,最多的则是人文社科方面的书籍。也许是受益于人文对他思维的影响,他坚持在人文与科技交叉处做投资。他还建议,创业者知识体系应该包含专业技能、产业知识和哲学等诸多领域。

听电子音乐、看二次元漫画、看电影、坚持每周踢足球、还爱打高尔夫……王啸的生活里,总是充满着新奇和活力,他总在主动接受和认知流行事物。

谈及对商业趋势的判断,及为何做出离开百度的选择,王啸看似开玩笑却异常自信地说:“ 我知道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定会发生,我也愿意相信。 ”对于未来,或者更确切的说,对于他所追求的理想,他毫不吝啬自己的精力,也从不给自己设限,甚至甘愿冒险一搏。

2010年,以苹果为代表的智能手机开始活跃在人们的视野中,4G网络呼之欲出,“ 从逻辑上就可以推出来,移动互联网时代即将来临。 ”对大趋势研判之后,王啸总想折腾出什么动静来。他,决定转行做投资人。“ 只要不是太笨,拿点钱出来撒些种子,还是有机会赌中的。

天使投资是一个赌概率的事件。 ”王啸在多个场合都发表过类似观点。但他又说,“ 鸡蛋放在不同篮子里 ”,将钱平均投资,年年投出一定资金的方法很可能最后效果并不理想。做投资6年以来,他已看过上万个项目,加之十年在百度做技术和产品的经验,他总能根据以往累积的经验判断出创业项目的“人、事”是否有成功机会。

听起来比较主观,但结果是可以通过事实验证出来的。 ”据王啸介绍,九合创投总计投资项目数量有200余个,投资金额已达3亿人民币,其中20余家公司估值已超过10亿,进入B轮融资的项目几乎占比40%。

王啸离开百度的5年时间,中国创投行业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新变化。以BAT为代表的各大公司前赴后继的借助资本力量跑马圈地。以技术见长的百度也在奋力猛追。在这风云变幻的5年时间,九合创投已募集到了第三期基金。王啸说,九合的收益率远远高过行业的平均水平。偶尔与李彦宏一起吃饭,看见王啸在投资圈里的成绩,李彦宏有些惊讶,并对他赞许有加。

速度与耐心

投资人与创业者的勾兑,对短期快速利益的追逐,让独角兽成为了创投圈内的新泡沫。王啸在公开场合直言不讳,劝诫业内人士要有耐心追逐长期价值,让企业健康发展。

早期项目要有较快的成长速度,而创造出有差异的价值,又要有足够的耐心。速度与耐心不是事物的两面,它们相辅相成。

1999年,百度获得Peninsula Capital的120万元投资。2000年加入百度时,王啸便对天使投资有了最初的理解。“ 天使投资对于创业者,对于整个商业环境都是有价值的行业。

截止目前的不完全统计,自李克强总理提出“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以来,中国天使机构的已达3千家。2014年,王啸在一次公开场合上表示,不久的将来,会有很多人加入到天使投资领域。“ 中国的天使投资机构和A轮机构的天使化是显而易见的趋势。对天使投资来讲,还是要专注于自己的人脉圈、专注于自己的领域进行挖掘深度的项目,才能比较好地去跟这些机构的天使化进行一定的竞争和竞合。 ”天使投资人们拥有不同的从业经验,会产生各自特点。同时,他也强调有自己的判断逻辑和思考能力是天使投资人必备的能力。除此之外,耐心的等待和足够的包容心也是天使投资人所需要的品质。

创业这路上,九死一生,成功概率更是在万分之几。创业者拿了投资人的钱,是不是就需要在某种程度上让渡出一定的权利?这个问题长期横亘在双方之间。在形容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的关系时,“导师、朋友、合伙人”,似乎任何一种形容都不太合适。身为人父的王啸说:“ 创业公司犹如新生婴儿,稚嫩的生命总是需要呵护。我也尊重每个个体的天性,如果遇到不好的地方,最好是想办法引导而不是强行改变。 ”在看到创业公司取得成长时,他也总能感觉到这来之不易的欣喜。

当然,让投资人耐心做好投后的前提是创业项目要跑出一定的速度。美国著名孵化器YC培训出来的公司,要求创业公司每周要增长7%以上。早期投资,相较于收入,投资人更看重的是其在市场中的占有率。“ 所以,速度尤为重要,也许只是时间上差距半年左右,足以决定一家创业公司的生死存亡。 ”只有保持市场敏感度,才能准确判断时机。否则,随波逐流的投资人只落得“ 钱不少花、事办不成 ”的境地。

早期项目要有较快的成长速度,而创造出有差异的价值,又要有足够的耐心。速度与耐心不是事物的两面,它们相辅相成。

在百度工作了11年的王啸认为,自己有足够耐心和洞见支撑他的宏观视野,投出真正具有长远价值的项目。“ 互联网的下一代便是智能互联网 ”。坐在写字桌对面的王啸,认真的回答着记者的提问,即使对每个问题都不会用太多语言表述,但三言两语中总能说到关键环节。

有意思的一个小插曲:在事业上,步步踏在点上,比别人快半拍的王啸,生活中的步伐却比同学朋友慢半拍。“ 我在生活中的环节总是晚别人几年。

名与实的较量

我们早已听惯了做七说十,甚至只做到1分就说成10分,看惯了满天飞的公关稿件。当创投机构忙着塑造品牌时,王啸说他希望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不断巩固自己的方法论。

王啸坦言总担心自己落伍:“ 年轻人喜欢听电子音乐,我就在网易音乐上找各种电子音乐来听;他们喜欢二次元漫画,我也来看看其中有什么新奇之处,最近我们想投二次元项目。我也顺便跟着欣赏下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顺着他的眼光,深色书桌上的一角,有两本封面色彩鲜明的书籍。他顺手将它们拿起展示给记者看,原来是两本漫画书,开本比普通书小许多。“ 大家都说漫画是给青少年看的,其实是自我设定。自己给自己心理暗示这个东西是可以接受的,那就会破除心理障碍。我看了漫画之后觉得,它还是有许多内涵在其中的。流行的事物总是有其原因的。

早在求学期间,王啸就已认清只有商业的道路适合自己。“ 表里不一的角色,我是永远做不来的。 ”面对近两年来,创投圈内出现的虚报估值,创业做假数据等现象。王啸在近日的公开演讲中,一针见血的指出,“ 独角兽的文化业已经给我们带来了不良影响——投资人和创业者,凡事都找最快的方式。

王啸与徐小平、陈科屹、吴世春和黄明明称为“A5”,即Angle 5,他们几乎代表了早期投资行业的半壁江山。王啸的九合创投团队相比一般机构稍微大一点,一共有十三四个人。“ 国内的天使投资仍然处在一个蓝海期,市场远没有饱和。与美国投资环境相比,国内天使投资机构并不充足。从长久来讲,投资机构逐渐做大也是一个做品牌的过程,2016年王啸在梳理九合创投的品牌,并提供更多的投后服务。

务实的精神,始终让王啸掌控着收益与心理的平衡点。他在看项目时,尤其看重创始人初心。“ 为什么有些大公司能够做出来,我觉得核心的原点就跟宇宙大爆炸时候的起点一样,是创始人内心的驱动力和他的精神动能。

摇滚青年、曾担任过《滚石》中文版执行主编的李宏杰是“MTA天漠音乐节”的主要执行与策划者之一,他也是王啸投资的中国为数不多的音乐节——张北音乐节的创始人。

2014年,李宏杰开始创办“野马现场”的音乐直播移动App项目,王啸经人介绍认识了李宏杰。在王啸专门飞硅谷面谈之后,双方很快敲定了这个将音乐视觉化的创业项目。这个项目后续进展不错,2015年7月初,“野马现场”获得了九合创投王啸与音乐人汪峰共计上千万元的Pre-A轮融资。

我们很容易发现王啸作为工程师务实的一面,稍微多加了解,他的使命与情怀也展现无遗。

在王啸眼中:“ 真正的人文情怀,是像特斯拉这样,希望用更清洁的能源,去改变地球上的二氧化碳排放和能源消耗。

投资云计算公司青云QingCloud时,王啸的第一考虑不是投资回报,而是考虑为地球省电。“ 目前地球上的30%左右,电力的消耗是被数据中心消耗掉了。而我认为这个比例将会提升到50%以上,也就是说以后地球缺不缺能源,跟你数据中心的效率有极大的关系,所以投这样的云计算公司,我就是帮助地球省电 ”。

基础设施对整个社会经济的运作是影响最大的,任何天花乱坠的上层建筑最后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 ”从IBM辞职,青云创始人黄允松跟王啸谈了两次,投资就敲定了。“没有PPT,没有BP,商业计划书,从来没有写过,也没有一行代码,一篇文章都没,一个说明书都没有”。

链接科技与人文,是九合创投的使命。 ”整个采访过程中,“ 人文与科技 ”被王啸反复强调。即将结束之时,工程师王啸依旧面无表情,为了表达稍许的无奈,他说:“很多记者都觉得我无趣,因为他们需要爆料,而我提供不了。”

这就是无趣的王啸,讲述着有关他的有趣的创投故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