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奥巴马:美国政府应投资人工智能 少干预多投资科研

奥巴马:美国政府应投资人工智能 少干预多投资科研

美国总统奥巴马和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接受《连线》杂志记者采访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13日早间消息,美国总统奥巴马和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近期接受了《连线》杂志记者的采访,谈到了对人工智能的期望、热潮和恐慌。

以下是主要内容:

问:你何时开始知道,人工智能的时代正在降临?

奥巴马:我的观察是,人工智能正在以各种方式进入人们的生活,而我们只是尚未察觉。原因的一部分在于,流行文化对人工智能的描绘存在偏见。通用人工智能和专用人工智能之间存在差别。在科幻小说中,你听到的是通用人工智能。计算机比人类还要更聪明,而最终结论是人类变得越来越没用。根据我和高级科学顾问的对话,我们距离这样的现实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我们已在生活的各个领域看到了专用人工智能,例如医药、交通,以及输配电。这提高了经济运行效率。如果妥善应用,那么专用人工智能可以带来繁荣和机会。不过从导致就业机会减少来看,这也存在不利的方面,而我们需要对此进行研究。这可能导致不平等,影响工资水平。

伊藤穰一:在麻省理工媒体实验室,我们使用延展智能一词。因为问题在于,我们如何给人工智能带来社会价值?

奥巴马:伊藤穰一用了自动驾驶汽车来举例。我们的机器可以做出许多迅速的决策,从而大幅减少交通事故,提高交通路网的效率,协助解决导致全球变暖的碳排放问题。然而,伊藤穰一提出了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可以给汽车嵌入什么价值?你可以做出许多选择,而最典型的问题是:在汽车自动驾驶过程中,你可以转向,避免撞到行人,但汽车将会因此撞墙导致你自己的伤亡。这是个道德问题,而谁可以来制定这些规则?

伊藤穰一:在我们研究这一问题时,我们发现大部分人的想法是,司机和乘客应当牺牲,从而确保路人的安全。他们也表示,自己不会买无人驾驶汽车。

问:对于人工智能的道德问题,政府将扮演什么角色?

奥巴马:在人工智能的早期发展阶段,我考虑的监管框架应当是支持百花齐放。政府应当给予相对较少的监管,更多地投资于科研,确保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间的转化。随着技术的兴起和成熟,随后我们要考虑如何将其纳入当前的监管框架中,这将是个更难的问题,而政府需要更多参与。并不总是要让新技术去适应现存的监管框架,而是确保监管符合广泛的价值。否则,我们可能会发现,这将导致某些人群处于不利地位。

伊藤穰一:不知道你是否听过神经多样化运动。有观点认为,如果莫扎特、爱因斯坦和特斯拉仍然活着,那么他们将会被认为是孤独症患者。

奥巴马:这是人工智能面临的更大的问题。人类的一大特点就是会有奇思妙想。有些时候,一些突变或异常反而能创造出艺术和新发明。我们必须假定,如果系统是完美的,那么就是静态的。让人类发展到现在的状态,确保人类生存的重要一部分在于,我们是动态的,我们常常干出出乎意料的事。我们需要思考的挑战之一在于,何时何地让事情严格按照预想中发展才是适当的?

问:关于将延展智能用于政府、民营行业和学术界,研究中心在哪里,或者说是否有这样的中心?

奥巴马:我们认识向人工智能投资的人士。如果你接触拉里·佩奇(Larry Page)或其他这些人,他们一般的态度是,“在我们追寻独角兽的过程中,我们最不想看到的是一系列官僚主义导致研究进度放慢”。这样的想法可以理解。

然而我们看到的部分问题在于,社会对基础研究的投入正在减少。关于伟大的技术突破,我们仍在使用的例子是登月。有人提醒我,登月项目的耗资达到了GDP的0.5%。这听来不算什么,但按今天的情况来看相当于每年花出800亿美元。实际上我们目前每年花在人工智能上的投入只有不到10亿美元。这一数字毫无疑问将上升,但我们需要理解的一点是,我们是否希望这些突破性技术能代表多样化群体的价值,随后政府投资可以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如果政府不参与投资,那么伊藤穰一提出的这些关于技术价值的问题将不会得到解答,甚至可能不会被讨论。(张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