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警惕青少年掉入手游网络支付“无底洞”

贵阳市民贺永春把手机给14岁的儿子青青(化名)用了一个月后,与手机绑定的银行卡内存款少了13万多元。经过报警、查账等一番折腾,她才明白,这些钱被儿子通过120余笔交易,购买了3款手机游戏的道具。

为什么看似平常的手机游戏会有如此高的花费?为什么一个月内会产生百余次付费?为什么孩子可以轻而易举完成网络支付?贺永春认为,自己对孩子有监控不力的一面,但这一连串的问题也值得引起注意。

今年9月3日的一条短信让贺永春惊呆了,短信显示自己银行卡的余额为153682.10元,相比两天前的余额记录,卡里少了3.7万余元。

银行卡一直在自己身上,自己近两天也没有刷卡消费,卡里的钱怎么突然少了?贺永春以为遭到了短信诈骗,连忙赶到一家银行查询了卡上的余额,和短信上显示的余额相同。


去哪儿

了?

贺永春赶到银行卡的开户行调取了自己近一个月的详细交易记录,结果更令人吃惊。交易清单显示,从8月6日至9月2日,银行卡内的余额从288064.83元人民币变成了153682.10元。

也就是说,在不到一个月时间里,她银行卡里的余额少了13.4万元。而在这段时间内,贺永春自己只用这张银行卡买了一台1615元的手机和一件199元的衣服。

贺永春说,这笔钱对于自己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今年5月,一家人得到了一笔房屋拆迁补偿款,这13万元几乎可以在目前的暂住地支付一套小户型住房的首付款。

仔细查看账单,贺永春发现了疑点:银行卡上一个月内的花费几乎都是以“银转财付”的渠道支付,这些交易中,小到3元,大到2850元,其中,金额为615.6元的交易数量多达36次,金额为2850元的交易也有10余次,在账单的末尾,甚至出现了一笔一次性消费了1.5万元的记录。

“银转财付”是什么支付渠道?钱支付到了哪里?

在警方的调查中,儿子青青“绷不住了”,他向民警承认,这是手机游戏的支付渠道,钱花在了玩手机游戏上。

未成年人轻易完成120余笔消费

得知未成年的儿子一个月玩手机游戏花了13万元后,贺永春难以置信。但她难以想象的情况在青青看来“十分简单”。

青青拿到妈妈手机后,很快下载了自己喜欢的三款游戏:王者荣耀、火影忍者和天天炫斗,暑假期间,这是他和小伙伴玩得最多的手机游戏。

玩了三天后,青青控制的角色开始不断失败,青青心里开始“不淡定”了,连续输了几次后他一狠心,花了615元买了自己想要的英雄角色。

青青的操作并不复杂,他记下了妈妈的银行卡卡号,银行卡密码是妈妈设置的常用密码,每次妈妈在ATM机上取钱时,他都会看到这串数字。在游戏支付界面输入卡号和密码,一个验证码就发送到手机上,青青输入验证码,轻松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游戏支付。

害怕被妈妈发现,青青快速删除了手机收到的验证码和消费短信。

很快,青青发现充了值的游戏角色有了更“精良”的装备,在虚拟世界中所向披靡,游戏中的对手也在不断提升装备,青青开始了和虚拟世界中竞争对手的“装备竞赛”。

“打不过心里就不服,再说卡里的钱那么多,少一点应该不会被发现。”青青说,这就是他玩游戏时的心态。

每次充值后,游戏中全新的角色或装备让他能开心好一阵子。开心过后,青青说,自己也想过“被父母发现之后怎么办?”但很快就被下一个想要的装备和游戏角色吸引,再次充值。在手游“王者荣耀”中,青青一共购买了45个“英雄”和36套“皮肤”,在“火影忍者”中,他收集了46个“忍者”,购买了大量“通灵术”。

短短一个月,青青不知不觉地充值了120余次,银行发出的扣款短信被他快速删除。如今,青青的心中只有愧疚和懊悔。他曾想在网络平台上卖掉自己的账号,但于事无补。

无效的购买协议应被取消,但举证难

贺永春发愁,未成年的儿子这么花出去的13万元能要回来吗?

作为长期关注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律师,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姚炜耀时常遇到这样的求助,在他看来,青青与游戏运营商达成的买卖合同是无效的。

姚炜耀解释说,根据我国《民法通则》《合同法》等法律条款相关规定,14岁的青青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花13万元购买网络游戏装备的行为,明显与其年龄、消费能力不符,青青的父母也并不认可他的这个行为,所以他与游戏商达成的买卖合同属于效力待定合同,其父母有权撤销这个买卖合同。

“这和未成年人不能购买房产是同样的道理,他的购买行为明显不符合他的购买能力。”姚炜耀说。

目前,我国的游戏分级制度没有具体实施,许多游戏并没有对不同的年龄人群设定门槛,玩家可以没有限制地进入。而游戏中,对于玩家的购买行为也没有限制。

现实中,家长要求撤销买卖行为要回游戏花费并不容易实现。今年6月,青岛市民陈先生7岁的孩子玩手机游戏分80次消费了3万余元,陈先生认为,孩子是未成年人,希望游戏运营商能考虑到这一事实退还部分金额,但遭到拒绝,如何举证消费是孩子的行为而不是成人行为,是要回花费的难点所在。

事实上,许多类似事件都因家长难以证明是未成年人花费而不了了之。

姚炜耀呼吁游戏运营商有更多担当,在游戏中通过技术性手段对未成年人进行保护,如要求玩家提供身份证号码或相应的身份证明,同时游戏后台应进行一些技术跟进,对连续的大额消费等可能出现的未成年人购买行为进行甄别和提醒。“这既是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也是对游戏商家的保护。”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白皓 通讯员 杨威 王俊云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6年10月13日 03 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