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商业往来背后明码标价的信息战 800美金一小时 冯仑“不脱也得脱“

在我们的刻板印象中,有钱人花钱就是两种方式:要么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金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数据;要么越有钱越抠门,精打细算到每一个钢镚儿。

作为我们风马牛的老朋友,如果你还是在用这种刻板印象看事情,那绝对是我们的问题了!我们一直在试图把世界的各个角度都挖出来给大家看,比如「靠头脑发家,带全村致富」的煤老板,比如「对公事儿一毛不拔,做慈善毫不手软」的美国商人,再比如「通过事无巨细的管理成就奥运冠军」的幕后教练……

所以,有钱人花钱的方式其实大有门道。商业往来背后那些你看不到的「信息战」,才是决定他们是否能保持常胜的关键。

在竞争对手的公司中安插「卧底」这种方式已经很老套了,而且还有些「犯规」;现在玩的,都是「明码标价」,通过合理合法的手段来获取关键信息。冯叔好歹也是业内人士,他就曾经亲身经历过一次「信息交易」。这件事情发生在美国。

有一天,我在一个酒店里刚刚开完会,准备回去喝口水休息一下,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问:「是冯先生吗?」

我说:「是啊,什么事?」

他说:「我们是一家研究公司,有一个我们的客户想跟您谈谈,您有兴趣吗?」

我说:「你的客户,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说:「我们的那个客户是索罗斯基金会的,他很想跟您谈谈。我现在人就在大堂,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能不能当面聊一下?」

当时我就觉得特别好奇,聊聊就聊聊吧。到大堂之后,我就先问他:「你们是什么公司?为什么一家研究公司要来找我?」

他说:「我们公司有很多客户,他们想和一些他们认为重要的人聊一聊他们关心的事,这样就能让自己对某些行业、某些公司有更多的了解。而且这是付费谈话。」

我说:「付费谈话是什么?」

他说:「如果您愿意,我们可以签一份协议,您愿意这次谈话以每小时多少钱来进行?」

那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像「小姐」一样,要被人拿去用一下。当时在我的印象中,最贵的律师好像是 800 美金一小时,所以我就告诉他这个价格。

没想到他说「好啊可以啊。」这一下,我还没法弄了,相当于我自己开了价,别人答应了,我不脱也得脱。我就答应了。

他说:「那我们还要谈一下这个协议。这个协议很重要,因为你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板,有一些信息你不能说,还有一些法律不允许的你也不能说。这个协议就是告诉你哪些能说,彼此之间有个承诺。」

我越发好奇了。签完协议以后,他说:「明天下午2点,我们会派车来接你。」

第二天,我跟着他到了索罗斯基金会,到了前台秘书接待处。他说:「我们的客人还在打电话,马上就结束。」我越发觉得自己像小姐一样,还得等着他来「干」我,又好奇又上火。

过了一会儿,我进了办公室,见到那个客人背对着我。研究公司的人对他说:「冯先生到了。」那个老板就转身过来,我一看,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我们互相打了个招呼,他说:「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我觉得正常情况下,得和别人寒喧一下,于是我就试图说点中国的事儿,说点我们公司的事儿,结果对方马上打住我说:「冯先生,这些情况我都知道,否则不会找你。我们就开始进入正题吧。」

没办法,人家上来就要脱,脱了就要干,咱就得配合。我就说:「可以,你有什么问题?」他连着问了几个问题,我就一个一个地回答他。问完以后,他说:「我已经结束了,您还有什么问题吗?」我又试图和他聊聊,结果他说:「那我们就到此为止吧。」说完就转过身去了。

我当时就感觉他提起裤子就不认帐了。正常的谈话,不是得客客气气地散了吗?后来我才知道,人家是要为这个谈话时间付费的,如果我跟人家唠唠叨叨地寒喧,人家还得为我买单。

结束之后,我到边上掐表一看,一小时多一点。那个研究公司的人拿出一张支票当场写给我,问我说:「今天的谈话结束了,您接下去要去哪呢?」我说:「我回酒店吧。」

回酒店的路上,我仔细一想,这场谈话对我来说似乎没什么价值,但是对对方来说,价值很大。而且这件事情在中国也能做起来,你在任何时候想和一个最牛的人谈话,不用到处求人这么累,只要付钱就行了。

比如,我今天突然对矿业感兴趣了,但我从来没有接触过矿业。那我就可以先上网上搜一下,中国研究矿业最牛的人有哪些,全世界范围内懂行的有哪些;接下来,我就付一些谈话的费用,去找这些人,最终总能匹配到一两个人。

但是,中介公司是怎么赚钱的呢?我很好奇,于是回到酒店以后,我对那个研究公司的人说:「对不起,咱们得再聊一会儿,我得问问你,你们是怎么赚钱的?」

他说:「我们有长期客户。一部分是常规性收费,每个月支付10万美金,我们就负责把他想要对谈的送过去,一定时间内的谈话是免费的,超过了就要收钱。另外还有特殊的收费,就是当他想要额外和一些人对谈,我们负责帮他约,谈成之后再收费。」

我说:「那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知道我住在这儿的?」

他说:「冯先生,这事其实比较简单。我们有一个数据库,数据库中的名字我们已经提前和酒店对接过了;你们下了飞机都会去酒店,酒店只要一看见这些名字,就会自动就传到我们公司的后台,然后我才会给您打电话。酒店和我们有分帐。」

经过这样一件事情,我才知道原来华尔街上的聪明人都是这么花钱的——把钱花在其他更聪明的人身上,让自己支配这些聪明的人,从而支配市场、支配世界,成为王者。

那个「很厉害的人」通过中介研究公司找到冯叔,想必是想了解冯叔所掌握的中国房地产领域的关键信息。现在甚至可以说是「信息致胜,情报优先」的时代,通过这种合理合法的手段,找到关键人物,获取关键信息,才能占领竞争上的优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