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平安银行大地震!董事长、行长纷纷辞职

日前平安银行董事长孙建一、行长邵平双双辞职。

"事情的发展较为突然,平安银行两位行领导在‘十一’假期后正式递交辞呈。"平安集团一知情人士如是称。

据记者最新了解,邵平请辞后,平安银行行长继任者,大概率将从现任副行长中擢升。

人称"老孙头"的孙建一,在平安集团创立之初、1990年即加入中国平安,在中国平安发展银行业务的历程中,孙建一参与了福建亚洲银行、深商行、深发展的收购合并工作,2008年至2012年期间出任合并前原平安银行的董事长。

尔后,历经"两行整合"、平安集团入主原深发展银行,原任民生银行副行长的邵平于2012年9月正式"空降"平安银行并出任行长,孙建一任平安银行董事长。

简历显示,孙建一出生于1953年,于1990年加入中国平安,历任管理本部总经理、中国平安副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等职务;自1994年起出任中国平安常务副总经理至今;自2008年10月起,被选举为中国平安董事会副董事长。曾于1999年至2004年,兼任平安信托董事长,2008年至2012年,兼任原平安银行董事长。

邵平出生于1957年,2012年加入平安银行出任行长一职。邵平1995年参加中国民生银行筹建,1996年至2012年,历任民生银行总行信贷部副主任、总行信贷业务部副总经理、总经理,上海分行行长,总行行长助理,总行副行长。

对此,平安银行不予置评,并指"未有更多信息可予披露".

邵平是如何加入平安的?

2012年9月,原深发展银行与平安银行合并完成并更名后不久,平安集团一次专题会议,董事长马明哲首次对新平安银行提出了战略设想,要使平安银行成为"最佳商业银行".

马明哲还为此给平安银行拟定了一个时间表,即"三个阶段":初始3到5年以对公业务为主,发展零售业务基础,并进入股份制银行第二梯队,之后5到8年,对公与零售业务并重,协调发展,并进入股份制银行第一梯队;8年后,以零售业务为主。

马明哲深知留给平安银行赶超同业的战略机遇期所剩不多,为加快新平安银行的发展,他又重提"付费过桥",即用高薪从集团外部引进专业的高素质人才。

基于这一理念,当年平安集团力邀时任民生银行副行长邵平加盟出任平安银行行长。

邵平加盟时,据称开了三个条件:一是待遇翻倍,二是除了孙建一(平安银行董事长)谁都可以动,三是干到63.

随后,邵平跳槽引发民生银行中高层人事震荡,包括原民生银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赵继臣、原民生银行科技部总经理张金顺、原民生银行运营部总经理孙先朗,先后跟随邵平加盟平安银行,并出任副行长、行长助理等要害部门关键职位。

邵平今年规划的平安银行下一个三年,要害是深化事业部改革。其对事业部的着力可见一斑,而平安银行最初筹办的两大事业部,均由原民生银行干将坐镇。

地产金融事业部总裁和副总裁,分别是原民生银行资产托管部总经理刘湣棠、原民生银行交通金融事业部市场总监冉旭,而能源矿产金融事业部负责人之一为原民生银行能源金融事业部副总裁樊位洲。

而加入平安银行之前,杨华是原民生银行苏州分行行长;刘树云为民生银行重庆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对于平安银行团迁民生银行旧将,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行长当年评价说:"挖人"是获取客户资源、业务模板最直接、有效的手段。但是一家商业银行的文化建设、员工修养直接影响到其风险控制。过激的业务考核和薪酬激励只会触发员工的道德风险。更何况如今经济环境、企业状况都不稳定。

邵平:中国银行业需要银行家精神!

"最终塑造我们的,是我们所经历的那些艰难时刻",桑德伯格的这句演讲词,也许是当下对于银行人最好的警醒和鼓励。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完整经济周期的考验,会真正塑造出兼具"道"和"术"的银行家,诞生出中国的银行家精神。那么,什么是我们心中的银行家精神呢?我认为主要有四个方面:

第一,要牢固树立稳健经营的信仰。金融是"剩者为王"的行业,稳健才是打造百年老店的不二法门,银行在实际经营中,很容易走向稳健的反面——激进,以过度承担风险为代价,去追求短期的利润。2015年德意志银行过度涉足高风险的大宗商品衍生交易,致使巨亏68亿欧元的事件,殷鉴不远。这样一家老牌的国际标杆银行,在外部竞争和股价压力之下,也陷入激进的"囚徒困境".花旗前CEO普林斯说"只要音乐还在继续,你就不得不跳舞",就是这种心态的写照。可见树立稳健经营信仰之难!而正因为其难,才弥足珍贵。

第二,要矢志不移地加强战略管理。首先,要有保持战略定力的决心。保持定力是一种深刻的经营哲学。 华为
"28年只对准通信领域一个城墙口冲锋",密集炮火、饱和攻击、持之以恒,就是保持定力的典范。但是,保持定力绝不像诗歌中说一句"咬定青山不放松"那样浪漫,需要抵制各种诱惑、顶住业绩压力,甚至牺牲短期利益。而这需要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作为支撑,需要股东、董事会、管理层等深刻洞察银行的经营规律,不汲汲于短期的繁华,也不戚戚于暂时的困难,才能真正做到"面对风雨,不动如山".其次,未来银行间的分野将不仅仅体现在战略的选择上,更主要的将体现在战略的执行上。银行要实现行稳致远,就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既定战略的实施,形成"集中、连续、一致"的战略行动。让战略执行成为银行的行动自觉和行为习惯,不摇摆,不犹豫、不彷徨,在喧嚣混乱中保持清醒的头脑,真正走出差异化的发展道路。

第三,要提高精细化管理水平。当前资产质量在不同商业银行之间整体的差异性、同一商业银行不同区域之间的差异性,同一区域业务不同商业银行分行之间的差异性,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管理的差异性造成的。粗放式的经济增长模式及其金融增长模式已经终结,内涵式集约式的增长模式已经到来。因此,精细化管理将不再是空洞的口号,而是行动的指南。中国的银行业毫无疑问已经进入了管理制胜的时代,通过精细化管理来寻求突围是必然选择。

四是要有创新的精神内核。创新是社会进步的源泉,也是商业银行发现市场机会、服务实体经济并有效化解风险的重要抓手。但是,必须坚持有效创新。08年金融危机一个重要的诱因就是眼花缭乱背离真实原则的衍生品创新。我认为"有效创新"要符合三个原则:顺应政策而非寻求套利;支持实体而非资金空转;控制风险而非推波助澜。

1947年,国民党占领了延安,毛主席题写"光明在前",他高瞻远瞩地指出:眼前的撤退,不过是暂时的困难,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方。展望中国银行业的未来,我也坚信"光明在前".只要我们痛定思痛,洞悉历史规律,接受历史教训,勇毅笃行,奋发有为,就一定能够创造新的辉煌!经过经济大周期的洗礼,中国必将诞生出一批基业长青的伟大银行!

互联网金融网(hlwjrcn)综合:21世纪经济报道、山石观市、 新浪
财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