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红杉在印度要重新聚焦早期投资 预言新一批独角兽即将出现

红杉在印度要重新聚焦早期投资 预言新一批独角兽即将出现 红杉资本决定在印度市场回归其全球经营理念——投资早期创业项目,即种子轮和A轮。但同时也表示,不会放弃向成熟公司进行大笔投资。

红杉资本印度资深合伙人莫希特·巴特纳格尔(Mohit Bhatnagar)表示:“红杉资本希望成为创业公司的首选投资机构,我们希望创业者不论何时开始创业都会首先想到我们”。 红杉在印度要重新聚焦早期投资 预言新一批独角兽即将出现

他同时也表示,“红杉资本也可能会不时地向那些我们了解过多年的成熟公司继续大笔投资。”但是他也强调,这种情况只会是“例外情况”,“我们关注的焦点将是处于早期阶段的创业公司。”他还补充称:“如果这些早期创业公司能够成长起来,红杉资本还会在接下来的多轮融资中追加投资。”

此前有印度媒体报道称,红杉资本今年早些时候在印度成立了一个规模达9.2亿美元的大型基金。红杉对早期项目的投资将由这支基金来完成。虽然红杉方面拒绝证实这支基金的规模是否真有9.2亿美元,但是红杉资本现在这种新的投资理念(专注于早期小笔投资)似乎和以往他们在印度的做法有所不同,因为在投资行业,投资手笔的大小跟投资机构自身基金的规模一般是相称的。

从巴特纳格尔所给出的信息来看,红杉资本显然是要改变它过去在印度市场的一贯做法了。在印度,红杉资本向来不在乎投资的行业和阶段。过去十年里,它投资的130多家公司中各个阶段的都有,其中也包括后期项目。 红杉在印度要重新聚焦早期投资 预言新一批独角兽即将出现

这些投资的总金额超过了20亿美元,并且它已经从55家公司成功退出。红杉资本所投资的印度企业中出现了三家独角兽,分别是:大数据公司MuSigma、网络约车平台Ola以及网络订餐平台Zomato。

红杉资本并不是这三家独角兽的早期投资者,事实上,红杉资本是在它们已经处于成长期之后才开始追加投资的。但是在全球范围内,红杉资本其实很早就开始遵循早期投资的理念了。据美国投资研究公司CB Insights的研究,去年记录在案的17家全球独角兽公司中,有9家公司都曾获得过红杉资本的早期投资,其中就有全球知名度很高的AirBnB、Evernote以及Square。

投资专家们认为,早期投资有它的好处。例如,早期投资者可以支持一些创新的想法,不仅能够获得更高的回报(虽然失败的风险也更高),而且还能够从一开始就伴随公司成长,这样就避免了在公司估值已经过高的情况下才参与进来。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印度今天各大独角兽公司的历史就会发现,它们大多数都是在2007-2010年之间起步的,一开始都获得了像AccelPartner、经纬印度、Kalaari Capital这些专注于科技领域的早期投资者的支持。

早期创投基金Pravega Ventures联合创始人及合伙人穆库尔·辛格尔(Mukul Singhal)表示,2014-2016年起步的一批创业公司有望在未来三四年出现另一波独角兽潮。

那么红杉资本现在是不是打算寻找更多的印度独角兽呢?巴特纳格尔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说:“任何一家投资公司都不能止步于过往的成绩。不论是投资者还是创业者,保持进取和谦逊的心态比什么都重要。”

在行业的选择上面,红杉资本现在热衷于支付和金融服务领域。过去三年,它从印度金融服务和互联网金融行业中完成过多起成功投资案例。就在上周,在线支付公司PayU刚刚以1.3亿美元收购了红杉资本投资的一家支付企业CitrusPay。红杉资本拥有Citrus Pay大约32%的股份,估计可以从这笔投资中获得高达四倍的退出收益。

2013年,红杉资本投资的另一家支付公司Prizm Payments被日本日立公司收购,红杉资本随后成功退出。虽然退出的具体条件并没有对外公布,但据行业知情人士透露,Prizm给了红杉资本“巨大的回报”。红杉资本投资的另一家金融服务企业Ujjivan今年早些时候成功上市,随后红杉资本也部分退出了该公司。巴特纳格尔都是上述三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今年,红杉资本已经投资了21家印度公司,相比去年的79家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从表面上看,它显然是放慢了在印度的投资步伐。但是巴特纳格尔并不同意这种说法,他称现在就有好几笔投资交易即将完成。事实上,他认为2016年对创业公司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年份。

“现在创业公司关心的焦点已经回到自身产品的市场表现上来了,他们不需要再去过多地担心其他人在做什么了。之前他们的心思都被融资和烧钱的事情绑架了。我们总是在强调,绝不能浪费一个表现很好的低端市场,现在正是创建真正出色好企业的时候。”巴特纳格尔说。

获得过红杉资本投资的一些创业者表示,当他们需要时,红杉资本总是乐于帮助他们。“当2010年印度爆发股灾的时候,他们一直在支持我们,从来没有失信过。他们帮助我们筹集股本,并引来更多的投资者。我们是危机爆发后第一批筹集到资金的公司。”小额金融服务公司Ujjivan创始人兼总经理赛米特·高希(SamitGhosh)表示。

“我们还获得了跟他们投资的其他一些公司接触的机会,这些公司在欧洲和美国做得都很好,所以我们能从他们那里学到不少东西。他们知道怎么做有效果,怎么做没有效果,所以他们能够一眼看出我们的想法是不是可行,因为他们都经历过这些事情。”支付公司CitrusPayment创始人古普塔(Jitendra Gupta)说。

与此同时,跟其他投资机构一样,红杉资本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例如,它投资的一家商超O2O平台PepperTap今年四月就停止了其日用杂货配送服务。但是巴特纳格尔表示,失败并非是件坏事。“企业有成功就有失败,我们不可能只允许成功不允许失败。失败也是正常和健康的表现,因为这意味着我们选择的合作企业是愿意冒险并尝试新的模式和创新的。成功也很好,但是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过早地宣布胜利。”巴特纳格尔说。

编译| 徐兆勋

监制|张耀峰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VCcircle。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刊登的所有原创内容,未经竺道合法授权,禁止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竺道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版权联系:inbox@zhudao.in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