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有公司向虎嗅投诉蜜芽拖欠他们近百万货款,但双方各执一词

有公司向虎嗅投诉蜜芽拖欠他们近百万货款,但双方各执一词

法国贸易公司VD Groupe今日(10月13日)向虎嗅爆料,公司被母婴电商蜜芽拖欠货款一年之久。因蜜芽款项未按时到账,该公司无法支付法国品牌方货款,而被法国品牌方告上法庭。

据VD Groupe透露,公司从2015年3月与蜜芽签署合同开始合作,2015年10月中旬最后一批货物到达蜜芽的仓库之后蜜芽以“滞销”为理由拖延支付货款的余款,货款余款为128000欧元折合人民币约95万元人民币。

虎嗅向蜜芽求证,得到的回复是这笔订单存在供应商和蜜芽员工的利益输送,“因此,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我们根据合同条款,有权依法暂时不予以结账。并非所谓的拖欠货款。”

此次纠纷或许只是个案,但相比几年前的顺风顺水,进入到2016年以来,蜜芽确实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两次讨债,态度反转

丁杨(化名)是VD Groupe创始人的妻子,今年频繁往返于法国和中国之间。由于她的丈夫是法国人,存在语言沟通上的障碍,于是她代替丈夫,成为这场跨国讨债的主力。“今年一月份,我先生也来了中国,和蜜芽交涉了这个事情,当时没有说不付,而是说要对账单。”“但这次我回国和蜜芽再次交涉,蜜芽改口说一分钱都不会支付给我们。”

VD Groupe 在2015年3月与蜜芽签署供货合同,它先与法国化妆品、幼儿辅食等商品的品牌方合作

再供货给蜜芽。依据合同,货到之前蜜芽先支付30%的预付款,货到之后7天内再支付70%尾款。

在10月之前,双方合作顺利,款项如期到账。但2015年10月中旬的一批货,蜜芽在付了30%的预付款后,就没有按期支付剩下的款项。

“不仅如此,蜜芽还取消了一些没有到的货,关键是货物的取消都没有给我先生的公司一个正式答复,而是货代公司找到我先生说,蜜芽那边说剩下的订单不去拿了。”“也就是说,除了没有尾款之外,蜜芽给我们在法国的供应商那边也造成了损失。因为欠着品牌方的款,品牌方把我们告上法庭了。”丁杨如此向虎嗅说道。

今年1月份,丁杨及她的丈夫和蜜芽进行过一次交涉,“当时蜜芽没有说不付,而是说要对账单,因为涉及到前后一些人员的离职。”

不过到10月份,蜜芽态度发生了反转。“昨天(10月12日)去找了蜜芽公司,蜜芽法务的人见的我,说因为产品滞销,以及一些产品到的时候就临近保质期,依据合同蜜芽可以不付款,我问他们‘一分钱都不付么’,他们说‘依据这些,一分钱都可以不付’。”

丁杨对蜜芽所说的“滞销”和“问题产品”并不认同。“对于这种国内消费者不了解的外国品牌,电商要在页面上推广才能卖出去,但蜜芽已经很久没有在页面上推过我们的产品了,只有刻意搜索才能搜到。”“有质量问题的产品,合同里写着可以退换,但蜜芽从来没有跟我们提过。”

丁杨考虑过通过起诉来讨要货款,但有一个问题让她有些顾虑。“蜜芽在香港有一个注册公司‘MITTY’,这个是通过中介注册的一个公司,没有实际地址。当时我们是与MITTY签订的合同,而不是蜜芽。但这家公司的法人不是刘楠本人(蜜芽CEO),并且前后换了好几个法人。这样没有办法证明,北京这家公司和香港这家公司有直属关系的。即便我们跟香港的公司打官司,他也可以通过转移财产,宣布破产,不给我们一分钱,我们咨询了律师说这个情况执行起来非常困难。”

各执一词:利益输送还是拖欠货款?

在丁杨看来,蜜芽之所以不按时支付那70%的剩余款项,是因为VD Groupe 提供的货品销售情况不如预期,并紧接着取消了和他们的合作。

不过虎嗅向蜜芽方面求证,得到的回复是:我们之所以暂时没有给这家公司付款,是因为这是一张存在争议的订单。这边订单的负责人,是我们一位姓丁的前员工。而她的这笔采购行为与供应商存在利益关联。后来,事情被曝光,公司经过核实认为其行为违法了公司监察规则。目前,正在调查其中的关联利益情况,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丁杨承认之前就职蜜芽,因为定居在法国,她在去年年初加入蜜芽后便负责法国品牌的引进。但她向虎嗅强调,无论是刘楠还是当时她的直属上司(采购部总监,已经离职)都知道她与VD Groupe 的关系。“为什么刘楠知道我们的关系还接受和VD Groupe合作?因为单凭蜜芽没有办法拿到法国的货,所以前几期我们的合作都很顺利。”“我只起到一个推荐的作用,要选购怎样的商品,我的直属上司会先确认,包括确认价格、利润率、产品品牌、品名,然后给刘楠,刘楠再做一次确认,确认完毕后财务会打款。”“这个事情本来知道的人就不多,现在他们不付款肯定用这个来说事。”

对于刘楠及丁杨直属领导知情的说法,蜜芽再度否认:这只是对方的说辞。我们对于内控和监察一向管理的非常严格,尤其是采购部门,在供应商合同和员工入职合同中,均有“不得有关联利益行为”的明确要求。因此,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我们根据合同条款,有权依法暂时不予以结账。并非所谓的拖欠货款。

虎嗅试图向丁杨当时的直属上司了解情况,但遭到拒绝。

依据公开资料,蜜芽此前并没有拖欠供应商款的先例。蜜芽方面称“我们在供应商这边的口碑一直非常好。这是有目共睹的。”

蜜芽的压力

无论蜜芽是否知情丁杨与VD Groupe的关系,一年之久调查都未有结果足见内部管理的混乱。相比几年前的顺风顺水,进入到2016年以来,蜜芽的发展确实遭遇到了挑战。

在人员变动上,今年8月份, 有媒体报道 称蜜芽CTO宗东东、跨境业务总经理桂博文、O2O和妈米负责人赵哲、运营副总裁杜萍相继离职,随后蜜芽证实四人离职但称并非集体离开。依据当时独立媒体人 雷建平的报道 ,“从蜜芽离职的不仅仅是这4个人,还有更多。”

在新业务上,去年7月,蜜芽孵化的妈妈分销平台“妈米计划”正式启动,意在将妈妈资源转化为分销资源。当时蜜芽方面将“妈米”形容为“蜜芽2016年战略年的重中之重”,并表示“妈米和蜜芽在平台上做了独立切割,妈米卖的商品从包装上没有蜜芽的任何字眼,除了希望蜜芽不扰乱妈妈的销售生态,同时妈米也将成为独当一面的C2C平台。”

但实际上,妈米官方微博早在去年10月底便停止更新,妈米App最后一次更新停止在今年5月,百度指数甚至没有收录“妈米”一次。种种迹象都表明,曾被认为是“重中之重”的新业务已被搁置。

在融资上,蜜芽上一轮融资为9月份公布的D轮1.5亿美元融资,虽然今年6月份蜜芽曾向虎嗅表示新一轮融资接近尾声,但到目前迟迟没有动静。对比同行,宝宝树今年7月份宣布完成30亿元融资(含拆VIE对外资的回购),贝贝网6月份宣布获得1亿美元融资,再加上天猫、京东、唯品会等大玩家的财大气粗,一年多时间没有新一轮融资到账的蜜芽要跟上行业的促销大战压力不小。

面对人员变动、新业务停摆和融资压力,不知道刘楠,这个曾被媒体形容为“一个快把刘强东比下去的女人”将如何带领蜜芽度过2016年。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有公司向虎嗅投诉蜜芽拖欠他们近百万货款,但双方各执一词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