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如何从城市化角度看待经济增长?

如何从城市化角度看待经济增长?

编者语:《城镇化大转型的金融视角》一书从金融视角,沿着城市化这条主线索,同读者分享了作者对城市化与房地产、城市化与经济增长、城市化与资本市场等系列主题的研究成果。该书由巴曙松教授及杨现领博士所著,于2013年9月由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并荣获第五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提名奖)。下文为书中摘编内容,敬请阅读。

推动和重塑城镇化的内在动力是生产条件、交通条件和金融系统的变化;将这三个变化与城镇化联系起来的动态调节机制是人口和企业的流动。而将这两个结论加在一起,则可以引申出我们希望探讨的如下问题,即在不同的经济条件下,人口和企业的流动能否以及如何驱动经济增长?这种增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

生产率的提升是关键

城镇化要想驱动经济增长,需要满足的第一个条件即是生产率的提升,如果没有生产率的提升,城镇化未必和经济增长联系在一起。从我们对城镇化的定义、动力和机制的分析来看,城镇化过程中生产率的提升通常源于四个方面:

其一是人口从生产率低的农业部门向非农部门转移。在这个阶段,生产率的提升和城市人口增长的速度大体保持一致。

其二是人口密度所产生的规模效应。通常最先是农业技术创新推动农业人口向城市制造业集中,产生制造业的规模效应,接着是制造业技术创新推动人口向城市服务业集中,产生服务业的规模效应。更为重要的是,通常也只有在拥有更多人口的城市中,才能产生企业家的创新及对技术的生产性使用,也才能进一步促进城市的扩张和经济的增长。在这个阶段,生产率的提升和城市人口的存量规模扩大相关性更大。

其三是不同城市之间的专业分工、劳动力的素质和交通运输网络的完善对于城市的分工往往具有重要作用。城市分工和专业化取决于城市劳动力的构成和人力资本的积累。同时,一个跨城区的交易网络和城际交通网络也在城市分工和经济增长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般来说,大城市在商业服务、小城市在制造业上的专业程度更高,但是需要便利的交易网络和交通网络将两者连接起来,实现不同城市之间的产品贸易。

其四是恰当的公共政策,特别是开放、人口流动、土地利用、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政策往往至关重要。首先,公共基础设施投资不仅影响城市生活成本,而且也影响着生产效率,它是信息和知识溢出效应得以实现的基础(Lucas,1988)。 其次,土地与产权制度、地方政府自治权、地方融资和债务规模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城市的规模和经济的增长。再次,涉及人口流动、通信和交通基础设施投资的公共政策会对城市系统、人口转移模式、区域经济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

交通和地理条件同样重要

交通和地理条件在某种程度上决定商品、服务、劳动力、资本、信息和知识穿越空间的难易程度。尤其是对于商品和服务贸易而言,交通的便利性和地理位置的特殊优势往往会决定城乡之间、不同城市之间贸易活动的时间和交易成本。

从这个角度看,一个城市要想保持经济增长,其中一个条件是它与乡村、郊区、国内其他城市甚至国际城市之间需要保持最短的距离,显然这需要通过公路、铁路、航空、内河运输、信息网络等硬件基础设施的建设,铺设一张高效、一体化的交通和通信网络,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运输和通信成本。

特别是在现代经济条件下,交通和地理条件的重要性更大于以往。这是因为:其一,现代工商业经济“播种”与“收割”在地理空间上分离。交通运输和通信成本的降低使得企业可以在中心城市进行产品设计和项目融资,而在中小城市进行产品生产,因此,大中小城市之间的距离越短,这种分离和分工会越充分。其二,通常中心城市是服务业的中心,而服务业终端产品的运输成本极低,且服务业覆盖的区域十分广泛,可以为周边城市提供全面、细致的金融、会计、咨询服务,而中小城市则可以专注于生产,实现城市—郊区、中心—外围的共荣共存,相得益彰。其三,土地是最不易流动的要素,只有便利的交通才可以间接提升土地市场的灵活程度,使之在不同用途之间有可能顺利转换。其四,交通运输、通信成本的下降是对冲能源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关键手段。其五,总体上,运输和通信成本的下降会刺激贸易和市场范围的扩大,这反过来又促使生产集中于成本最低的地方,规模经济由此产生。

衰落和转型也是一种常态

尽管我们已经花费较大的篇幅来论述城镇化与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然而,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在中心城市和郊区之间,增长和繁荣既有可能分享,也有可能相互冲突,即郊区的繁荣往往也意味着中心城市的衰落;有的城市在农业向工业转换的过程中实现了上升期的增长,却在工业向服务业转换的过程中迎来了衰退。按照我们的理解框架分析,一个城市之所以出现类似的增长与衰落周期,主要是因为一个城市既可能因为它的“收入效应”而吸引人口流入,也可能因为它的“成本效应”而导致人口流出,或者因为交通运输条件的变化使那些原本具备空间和地理优势的城市最终丧失这种优势。另外,在全球化条件下,开放可以使后发新兴城市获得更广阔的国际市场而日益繁荣,也可以使传统的发达城市面临更为激烈的国际竞争而衰落。因此,总体上看,毫无疑问,城市存在一个生命周期,它类似于生命体,有出生期、成长期、成熟期,也自然有萎缩期或衰落期。

虽然,城市的发展有周期,不过正是因为有周期,所以才有转型。正如菲利普·奥斯瓦尔特所称:“城市的周期性收缩也可能成为新潜力,城市的周期性也可能产生危机到革新的转变。”当然城市周期与转型的问题也为城市的管理者提出了新的挑战,即管理者不仅仅应该为“城市的发展而决策”,也应该为“城市的衰落而决策”,从而以新的方法和思路应对城市的周期,实现城镇化率的可持续增长。

文章来源:本文节选自巴曙松教授及杨现领博士著作《城镇化大转型的金融视角》,该书已于2013年9月由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如何从城市化角度看待经济增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