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刘兴亮|偏激与盲点:回应白岩松三问互联网人

​在四川举办的一个关于电商的活动上,白岩松向互联网人犀利的发了三问,具体问题见下图。这个图片是主办方亿邦动力做的,还把这三个问题挂在了他们官网,标题也在挑衅,“你敢回应他吗?”正文中不仅继续挑衅,“回答他,你们这帮互联网人”,而且还有奖征集最佳回应。

刘兴亮|偏激与盲点:回应白岩松三问互联网人

嘿,我就按耐不住了,斗胆来回应下。顺便说下,不为得奖,得了也不要。

之所以按耐不住,有三个原因:

首先,白岩松老师是我非常敬重的,一直认为他是中国最好的主持人,没有之一。越是敬重的老师,才越应该指出他的问题,你说是不是?

其次,我不能代表互联网人,但我是互联网人的一员。

最后,白岩松的老师的问题里涉及三方面的内容:互联网、农村、经济。经济问题不好说,互联网和农村自认为比他更懂。我已经专职从事互联网工作近20年。我从小在黄河岸边的一个淳朴的小山村长大,直到现在,我父母依旧住在村里,我每年回村里不低于4次。同时,农村互联网也是我的研究方向之一。

对于“白岩松三问互联网人”的回应,主要是两个方面:

1、偏激与狭隘

白岩松的问题中,不管是“互联网使富人变的更富有”,还是“大城市变的更便捷、房价变得更高”,抑或是“城市生活变的更美好,农村依旧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些问题都是经济问题,而不是互联网问题。

如果非要这么扯,那比互联网严重的领域比比皆是,比如航空业。飞机也是让富人变的更富有(谈生意更便捷,货运更快),而我老家的村里,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有坐过飞机。用过互联网的村民,比例远远大于坐过飞机的。

再比如金融业。如果按照白岩松的逻辑,金融业比互联网行业更严重。金融业在“使富人变的更富有”的问题上,比互联网要快捷多了。简单点说,富人不用通过复杂的资本运作,即使是啥也不干吃的利息,也是穷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

贫富差距问题、房价问题、农村靠天吃饭问题,这些问题,白岩松用的主语都过于窄了,如果把“互联网”这个主语换成“政府”、“国家”是不是更妥当?

不过对于白岩松来说,他去主持别的行业的论坛,比如金融、石油、电信、房地产等等,都可以来这么三问,只要把“互联网”这个主语换成别的即可。估计一年内他不用准备别的问题了,这三问可以吃遍所有行业了。

把经济问题都移花接木到互联网,这是偏激与狭隘。

2、知识盲点

白岩松在这些问题上体现了自己的知识盲区,互联网问题他真是外行。不光是互联网问题,进而显示他在经济问题上也有盲区。

是的,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是非常不平衡的:城市比农村发达,东部比西部发达,南方比北方发达,企业比政府发达,暗的比明的发达……

著名歌手、投资人胡海泉在我朋友圈里评论:“如果不给互联网发展的时间,问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是啊,需要时间。肯定是先在城市发展互联网,再去农村啊。难道互联网发展也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先在农村发展互联网,再去城市发展?

这其实也是经济发展的逻辑,工业革命时代如此,信息革命时代亦如此。

互联网在农村,绝不仅仅是“在淘宝上买点便宜的东西”、“在互联网上打打电子游戏”,还有很多很多。

在我老家,有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叫王小帮,利用互联网,把老家的大枣、小米、土豆、老陈醋等土特产卖出去了,卖的很不错,因此阿里巴巴上市的时候,马云还邀请他去美国敲钟。

在我老家,历来有唱秧歌的风俗,很多人唱的很棒,以前只是在春节的时候全村人聚在一起唱唱。现在有了微信群,极大的丰富了人们的生活。像我这样,虽然唱的不好,但也非常爱听,我也加入了好几个秧歌群,没事就放出来听听。

即使是农民买东西,也不是像白岩松说的那样,只是买便宜货,还有很大比例是买一些以前买不到的东西。不用说其他地方,村里还有不少人连省城太原都没有去过,部分人只去过县城,自从有了互联网,购物也开了眼界。这两年,阿里公司、京东公司,都把农村作为了未来的战略发展重点,进一步给农民带来了很多便利。

从这个角度说,互联网对于农村的发展,和白岩松说的恰恰相反,反而是缩小了城市和农村的差距。

白岩松三问互联网人,真的是大失水准,体现了他的偏激和盲点。知识盲点就像袜子上的洞,一脱鞋就露出来了。其实这个也好避免,不要脱鞋就好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