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最难天路”川藏铁路最后一段将开工:彻底惊叹!

川藏铁路被称作“最难建的铁路”。同为进藏大通道,相比“天路”青藏铁路,川藏铁路要短100余公里,但建设周期更长、投资更是数倍。

如今,川藏铁路最难的一段——康定(新都桥)至林芝段已进入了设计阶段。川藏铁路建设有多难?专家们如何破解?川观君为你一一解答。

“最难天路”川藏铁路最后一段将开工:彻底惊叹!

“最难天路”川藏铁路最后一段将开工:彻底惊叹!
川藏铁路走向图

作为进藏大通道,川藏铁路设计时速为200公里,部分路段限速160公里。建成后,从成都到拉萨坐火车仅需13个小时左右,而现在途径青藏铁路需要43小时。项目的建成,将把西藏连入长江经济带,并形成我国通往南亚的便捷陆路通道。

川藏铁路分段建设:成都至雅安段已于2014年底开工建设;拉萨至林芝段已于2015年6月开工建设;雅安至康定(新都桥)段已于2016年1月完成可研修编;康定(新都桥)至林芝段正在开展预可行性研究工作。

有多难?

50公里距离要爬升2000多米

学术研讨会上,中国铁道学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孙永福展示了川藏铁路的示意图:由东向西,川藏铁路从成都起步,一路弯弯曲曲、忽高忽低,爬坡上坎、又陡然直下,最后到达拉萨。川藏铁路穿越了五大地形区,这也是世界上地形最难、最复杂的地区。

川藏铁路四大环境挑战

显著的地形高差

强烈的板块活动

频发的山地灾害

脆弱的生态环境

为何复杂?中铁二院副总工程师、川藏铁路勘察设计总负责人林世金说,川藏铁路雅安到波密,约1000公里左右的里程,穿越的是横断山脉,这是中国最长、最宽和最典型的南北向山系,各条山脉之间,镶嵌着大渡河、鲜水河、雅砻江、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河谷,组成了岭谷相间、山重水复的巨大山原,岭谷之间的高差达两三千米。

比如泸定到康定一段,刚过大渡河就要翻折多山,直线距离只有50公里,海拔高差却有2000多米,相当于每公里要爬50米,这样的直线坡度,铁路是没法爬升的。川藏铁路从四川盆地攀上“世界屋脊”,最高海拔4400米,全线海拔高差3000多米。

川藏铁路穿越的地带,还是受印度洋和欧亚板块强烈碰撞挤压抬升起来的,强震频发,而且地块不断挤压,应力大。沿线山高坡陡,海拔4000米左右,极易因为积雪融化产生崩坍、溃决……

“最难天路”川藏铁路最后一段将开工:彻底惊叹!

咋选线?

“减灾选线”同步开展了50多项研究

要在地理地形、气候环境都恶劣的条件下,选择出一条优质的线路,并不是容易的事。林世金回忆,单是从康定至八宿段线路,需要穿越横断山脉,初期就提出了三条方案。

第一条是经理塘、昌都方案,第二条是经甘孜、昌都方案,第三条是沿318国道方案。经甘孜、昌都方案又提出了经道孚、经新龙方案两个方案。在综合比较了地形地质、分析了地震、地灾等各种优劣,考虑经济据点、综合交通,最终选择了经理塘、昌都方案。

岩爆、风积沙、泥石路、峡谷风、季节性冻土……朱颖介绍,针对上述各种困难,川藏铁路的选线既考虑了建设实际,也考虑了运营安全和后期维护。以“减灾选线”的理念为主导,同步开展了50多项研究。比如,川藏铁路八次跨越雅鲁藏布江,“每一跨在哪‘落脚’,都是经过了大量的研究和分析。

此外,还同步在室外展开对自然灾害的动态监测,并进行分析、及时预警。

“最难天路”川藏铁路最后一段将开工:彻底惊叹!

怎么破?

全线累计爬升高度达1.4万米

有困难,就有办法。为解决短距离高落差的问题,铁路通过“展线”来实现。杜世金举例说,比如泸定到康定的路线就是Z型,线路总长达到了115公里,是直线距离的2倍,最大设计坡度是目前国内最大坡度,通过双机牵引加强动力实现爬升。

和青藏高原“缓坡式”上升不同,川藏铁路是“台阶式”的。如果从剖面看,川藏铁路的线路走向为“八起八伏”。从成都到拉萨,累计爬升高度达到了1.4万米。

为了消除显著的地形高差,川藏铁路更多的采用高桥、隧道,全线桥隧比达81%。

跨越八宿怒江的特大桥长1300多米、主跨长1064米,从基层到桥面足有701米高。“桥到这个高度,才能衔接盘升上来的铁路。”

海子山隧道、芒康山隧道、伯舒拉隧道都接近或超过30公里。八宿到波密之间的线路还没最终确定,可能还将诞生一个50多公里的超长隧道。林世金介绍,从汶川特大地震来看,隧道随着山体摆动,在地震区隧道更为安全,这也是设计多采用隧道的原因之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