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共享单车——“最后一公里”上的资本角逐

共享单车——“最后一公里”上的资本角逐

最近,一辆辆橙色车轮的单车在朋友圈火了。用户只需下载一个APP,就可以发现身边的单车,扫码开锁,骑上就走,用完随时随地就可还车。在共享经济的风口下,共享单车已开始慢慢渗透到人们生活之中,各种资本也看好市场纷纷涌入。摩拜单车、ofo分别宣布完成超过1亿美元的C轮融资,更有新兴的共享单车平台加入这个市场,共享单车领域的硝烟已经燃起。京华时报记者苏季

□现象

橙色小单车红遍朋友圈

橙红色轮毂、银白色车架,一款名为摩拜单车的新事物一出现就迅速成为了朋友圈的“网红”产品。

摩拜单车,英文名mobike,由mobile(移动)和bike(自行车)两个单词混合而成,意为让公共自行车流动起来,让人们在出行中“触手可骑”。

一个城市的地铁与公交车系统再完善,也没法将“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完美解决。在短距离出行方面极具优势的自行车,正好能弥补交通末端的缺陷。几年前北京大街上就出现了政府主导的共享自行车,但其“借、还”必须依赖于特定的还车点和固定的车桩,灵活性和便利度受到了限制。

摩拜单车的亮相,提供了一种全新的绿色出行方式。摩拜单车不需要办卡,用户通过手机下载APP并缴纳299元的押金后,就可以搜索身边的摩拜单车了,找到车子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即可开锁骑车。摩拜单车没有固定停车位,骑行结束后将车辆停放在道路两侧的停放区域,直接锁车即可完成使用,租用价格为每半小时一元。摩拜单车的智能锁配置GPS,既方便用户找车,又方便车辆运营。

而早在摩拜单车之前,一个专注于校园市场的共享单车平台ofo已于2015年9月上线。ofo源起于校园的学生创业项目,创始团队是5名来自北大的骑行爱好者。

□行业

击中“痛点”被资本看好

共享单车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它解决了消费者的痛点。摩拜单车诞生以来,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就一直对其进行关注。诸大建表示,城市的交通不可能完全由机动车解决,需要形成“骑—乘—骑”模式,摩拜单车解决了“最后一公里”的接驳问题。

随着摩拜单车的崛起,城市共享单车的市场潜力引发了各方关注,各路资本纷纷涌入。国庆节前,摩拜单车被曝完成了超过1亿美元的C轮融资,由高瓴资本、华平投资集团领投,多家机构跟投,包括红杉资本、启明创投和摩拜单车早期投资方熊猫资本、创新工场等。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此次投资者包括美团/饭否的创始人、新美大CEO王兴( 微博 )。有分析认为,未来新美大或将与摩拜结成策略联盟,摩拜单车作为城市青年文化的“网红”和出行引流平台,将可能与新美大的商户点评数据整合。

另一家共享单车平台ofo,也在10月10日宣布完成1.3亿美元C轮融资,C轮投资机构包括两周前滴滴出行数千万美元的C1轮战略投资,以及由美国对冲基金Coatue、顺为资本、小米、中信产业基金领投,元璟资本、YuriMilner、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等早期ofo的投资机构跟投的C2轮投资。

共享单车迎来“橙黄大战”

摩拜单车和ofo做的都是自行车租赁,提出的都是共享模式,但前者主要以“最后一公里”为切入点,解决人们3-5公里的短途出行问题,覆盖打车软件和公共交通的盲区。后者则主要在校园内运行,以解决校园代步工具为切入点。

近日,两者看似无交集的局面被打破。摩拜单车4月22日在上海上线运营,9月1日进入北京,9月20日又进入广州开始试运营。今年9月7日,摩拜单车宣布进入校园,与北京大学校方合作,在北大校园内设置了近二十多处推荐停车点,推出优惠价0.1元/10分钟,北大师生不但能以此价格在校内骑行单车,也可以骑出校园。另外,摩拜单车在上海同济大学也有试点。

一方从校外走进了校内,另一方却要从校内走出来。在宣布完成C轮融资的第二天,ofo就宣布走出校园尝试社会化运营,这款黄色的小单车已开始在北京和上海小范围试点投放。在共享单车领域,摩拜单车和ofo之间的“橙黄大战”已经开始。

另外,最近几天又有消息传出,共享单车项目“优拜单车”、“小鸣单车”也先后宣布完成数千万级别的天使轮融资。市场有更多的参与者加入,共享单车领域的硝烟已经悄然燃起。

□问题

使用中存在诸多乱象

随着尝鲜队伍不断壮大,共享单车也引来不少抱怨。一些女生表示,摩拜单车车身过于笨重,骑行阻力大。另外,车座无法调节,刹车难用、缺少放杂物的车筐等问题也影响用户体验。还有不少用户抱怨GPS定位不准找不到车、高峰时段用车困难等。

摩拜运营几个月来,除了违规停放车辆外,用户恶意滥用、损毁甚至盗窃单车的行为时有发生,如摩拜单车被涂改二维码、车身贴广告、停放在小区或家中,甚至私自加锁等不文明现象时有发生。为此,摩拜单车引入了信用积分制度。摩拜单车介绍,每一次使用单车后并规范停放车辆的用户,会获得一分信用分,而对违规停放车辆,甚至将车辆占为己有或恶意破坏车辆的用户,将扣除信用分。信用分低于80时,用车单价将提高到100元/半小时。

此外,摩拜单车的收费模式也让不少人吐槽了一把。9月一位用户使用摩拜单车,使用163分钟后又停回原地,不料骑行消费高达600元。原来,使用摩拜单车无论从何处取车,只要在服务区域外关锁,系统都会按每半小时100元进行收费。尽管平台表示可酌情办理退款,但还是被不少用户吐槽。

与摩拜单车相比,ofo遭遇的破坏问题要少得多。ofo方面称,由于只在校园运营,单车遭到恶意破坏以及被偷的情况很少出现。

诸大建表示,分享经济有一句口号,叫作“我的就是你的”,“我的是拥有权,你的是使用权”,分享经济通过这种利他精神,实现不是拥有但可使用的新消费方式。但是摩拜单车到了少数人手里,随意肆虐、破坏、占为己有,异化成为“你的就是我的”利己行为,摩拜单车的生存需要人们的价值观变革。

□观点

政府不能“一退了之”

作为传统公共自行车的供给主体,政府是如何对待共享单车的?6月24日,摩拜单车与上海杨浦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标志着杨浦区将成为摩拜单车全国首个政企合作方,杨浦区给予摩拜单车交通协管、停车规划等方面支持。在北京市场方面,摩拜单车也在积极与政府部门接触。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副教授高帆表示,从上海的实践来看,政府对摩拜单车以及类似的新模式采取了宽容、鼓励和扶持的态度。政府供给模式的逐渐退出,以及市场供给模式的持续进入很可能成为大城市公共自行车领域的基本趋势。

但高帆认为,大城市公共自行车发展是一个系统工程,政府在该领域不可能也不应该“全退到底”或“一退了之”。即使摩拜单车未来占据了大城市公共自行车的主体位置,依然需要政府在其他领域“支撑”,如政府需要从城市规划和规模经济等角度出发,增加并规范摩拜单车的停放范围;消费者在摩拜单车使用中的信用积分增减,需要政府在更大范围内采用并实施奖惩制度;摩拜单车的信息采集和处理,也需要与政府合作并实现信息共享等。

共享单车的确解决了消费者需求的“痛点”,但作为生意,它是否盈利、各路资本涌入后是否像此前的滴滴一样开启“烧钱”模式,这些都是大家关心的。

诸大建认为,摩拜单车貌似Uber那样的C2C的分享经济,其实不是。Uber、滴滴本身不拥有产品,是单纯的平台,而摩拜是一个“制造业”企业,他们研发和生产产品,但不销售产品,这种模式在循环经济中叫做“不卖产品卖服务”,也就是产品服务系统(PSS),是分享经济的一种类型。

摩拜单车并未透露财务数据,但诸大建根据相关数据静态推算,一辆摩拜单车造价3000元左右,可用4年以上。现在每辆车每年可以有1500元营收。这样的预期收益加上押金,估计两年后便可收回成本。

诸大建称,与滴滴相比,摩拜单车从推出到现在,没有受到什么争议和阻力。摩拜单车一炮打响后,导致更多效仿者和竞争者进入。摩拜单车如果不能前瞻性地考虑这种情况,先发优势就会成为先发劣势,即市场规模扩张太快,技术提升跟不上,太多初创期单车会成为更换困难的重资产,最后从“先锋”成为“先烈”,他认为,应对措施是规模扩张不能太快,技术更新尽可能快。

推荐:关注“AI世代”微信号(tencentAI),回复“斯坦福”,可获取《斯坦福大学报告:2030年的人工智能与生活》报告下载链接。

共享单车——“最后一公里”上的资本角逐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