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因“魔兽”与投资结缘,28岁创办“威基金”,他3年投超过120个项目,4个退出

因“魔兽”与投资结缘,28岁创办“威基金”,他3年投超过120个项目,4个退出

“硅谷的风险投资慢慢变得不能承受风险了,主要体现在他们更愿意接触相对偏后的项目,寻求稳定回报,比如他们会成为一些微基金的LP,通过战略投资来参与早期的项目。而国内经过去年大跃进式的发展,迅速教育了所有人,尤其是高净值人群。尽管资本寒冬,但是国内的资本承受风险的能力相对大一些。”威基金创始人郭威说。

刚刚过完28岁生日的郭威,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在硅谷做早期投资。因为工作需要,他时常往返于中美两国之间,接触的都是各种各样的中美项目和投资人,面对中美投资环境的差异,郭威得出了上述结论。

去年他成立了“威基金”——专注于TMT领域的早期投资机构,基金的出资人为国内一线风险投资机构及知名互联网人士。迄今为止,他投资过的项目已超过120家,包括Afterschool、Directly、Betable、Wevorce、Trustlook、Grubmarket、Everalbum、Knightscope,以及最近被福特收购的Chariot,和被Magic Leap收购的 Virtroid,有4个项目已成功退出。

由“魔兽世界”开启的职业生涯

与很多人选择做投资不同,郭威之所以做天使投资是因为玩“魔兽世界”。“很多人觉得这是‘瞎扯’,但事实就是如此。”

出生于孔孟之乡的郭威,在11岁就被送去寄宿学校。15岁,郭威选择出国,因为他觉得早点出国读书,或许比待在国内有更好的出路。但是国外生活并没有郭威想象中的容易,特别是语言不通,身边没啥朋友。用他自己的话形容就是“百无聊赖的留学生活,很容易让人变得消极孤单。”

2005年,他和很多人一样,迷上了“魔兽世界”。在这个游戏里有一个虚拟的机构叫地精风险投资公司。第一次看到“风险投资”的郭威很是困惑,因为在他的认知里,讲投资,又怎么可以把“风险”挂在前面呢?

带着疑问,他开始查找资料,才了解到很多知名公司背后都有风险投资机构的支持。越深入研究,郭威越发现自己对投资的痴迷。后来他干脆跑到美国读书,学创业学,主修风险投资相关科目。

最开始,为了认识一些人,郭威天天跑到北京参加各种创业活动。“可能见100个人,只有一个人会与你产生交集,但或许那个人就是改变你命运的人。”抱着这样的想法,郭威几乎天天往返于北京和山东之间,到处参加路演。

在硅谷众筹合投时代开始的时候,因单笔投资金额变的很小,所以天使投资的门槛相对降低,投资过程也变得相对简单。郭威迅速抓住时机,募集资金,开始了他的投资人生涯。

为了做好投资,他学习方法除了做研究分析之外,就是和大量的人不同维度的聊天沟通,并从复杂和冗长的信息中,提炼出自己需要的点,丰富自己的知识体系。“一定要坐下来,虚心的听,和不同的人,不同维度的大量的交流,最好的书就是人。“

比如,他几次需从北京南站快速赶往目的地,必须立即打到车。这一需求似乎被黑车司机一眼识破,他们立即上前与郭威搭讪,双方当然一拍即合。郭威就很好奇这些黑车司机的识人和做生意的逻辑。带着好奇,他与司机聊了一路。

他告诉创业邦(搜索微信号:ichuangyebang),“我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有它的商业模式,作为一个黑车司机,要在激烈的竞争中活下去,就需要有自己的商业逻辑,可以迅速从人群中识别出那些愿意花200块钱坐黑车的人,这些判断的点也可以类比到投资上。”

比如黑车司机就不愿意去搭讪小姑娘,因为两点:第一,小姑娘会怀疑,获取这部分用户的时间成本高;第二,有些小姑娘不愿意花钱,会砍价,谈到最后有可能会谈崩,做成一单的几率小。最后总结下来,坐黑车的一般都是赶时间的有钱人,黑车司机只需迅速从人群中识别出这个群体即可。想要生存,这就成了必须技能。

反映到投资估值方面,郭威不是特别计较早期估值。他觉得,与其与相对弱势的创业者讨价还价,不如去寻找更适合自己的投资目标。看过很多项目,郭威早已可以估出每个项目的价值,他会给出一个中立价格,不会压价,故也不希望创业者和他讨价还价。“宁可投错,也绝对不能漏掉任何一个有机会颠覆人类的公司”

“我可以少赚钱,让大家赚大钱,这样可以提高每个人的效率。威基金现在就是要放长线,把生意做大,保证质量和速度,让每个人都可以赚更多的钱。”

智商和技术都不重要,那重要的是?

其实,威基金上上下下只有郭威一个人在打理,他凭借“凶狠野蛮”的投资风格,在硅谷打出了自己的名声。虽然做投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但是口碑却异常的好,甚至比很多美国本土的投资机构都要好。比如他在LinkedIn和angelist的好评率极高,也是《华盛顿邮报》报道过的China Whisper 3人之一。

就算对所投资项目占比不高,但是只要郭威有需求,被投企业总是愿意帮忙。他为人处事的逻辑就是:宁愿自己少赚一点,也要让其他人获利。正是借助这个逻辑,他慢慢在硅谷站住脚,找上门的项目越来越多;和硅谷知名基金合投项目也就变得越来越简单。

他告诉创业邦(搜索微信号:ichuangyebang),“我现在不是特别担心融资问题,主要是把精力放在做‘产品’上。”

做早期投资,人,无疑是最重要因素。创始人本身所具备的品质和其所带来的附加值,以及他做的事情是否值得投资,郭威在每天至少看3个项目的基础上,总结了自己的一套逻辑。

首先是识人方面,在硅谷,背景调查相对简单,可以很容易地在网站和公开资料上查到创始人的基本信息,对创始人有一个基本了解。之后,便是沟通。他觉得聊天的技巧很重要,问问题最好跳着问,出其不意。否则,很可能是创业者已准备好的说辞。

“投资项目,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寻找‘有缘人’,所以我们之间一定要聊得来。我和创业者更多的应该是相互青睐,可以从对方身上学到东西。这其中就需要互相更真诚些,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上面“。 ”

在硅谷投资,郭威并不看重创始人的智商,相反他认为这个是最不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创业者遇到挫折依然有坚持下去的韧性。

“当然,在硅谷创业的人,大都名校毕业,智商也都不会差到哪去。创业也是做生意嘛,说到底还是要处理各种人际关系,所以情商才是最重要的。”

不仅不看智商,他觉得早期项目,技术壁垒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在最初做投资的时候,郭威很看重创始团队的技术壁垒,但是最后他投资的那些技术很强的公司,要么是被贱卖,要么是做着做着就没了。

他告诉创业邦(搜索微信号:ichuangyebang),“他们中很大部分不知道怎么把技术变成产品,再把产品变成商品。但这个process,恰恰比懂技术有用的多。所以,我看人最重要的一个维度是他可以把点连成线的能力。”

像他投资的Wevorce——一家帮人离婚的公司,就属于这种。在美国,离婚律师的费用非常高。比如和律师聊一个小时,可能需要几百美金的费用。高昂的律师费并非人人都出得起,所以Wevorce创始人就把有离婚经验的人和想离婚的人聚集到平台,让双方可以直接交流。有离婚经验的人收取比律师费低很多的费用,为想离婚但又支付不起律师费的人提供指导,有的甚至化身为心灵导师,为想离婚的人提供心灵辅导。

最后,他相对比较喜欢“草根”类的项目。“我比较喜欢像水一样的创业者,无色无形,不固定,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适应和渗透。具备水滴穿石的韧性。”

他觉得在硅谷创业的高科技人才会有许多出路。习惯安逸生活的他们,往往会因为一时脑热就加入创业。“他们更多的失败建立在承受不住创业的高压以及给生活带来的变化 。”所以,郭威一般很喜欢华人创业者里能吃苦坚持的,他几乎赞助了所有的华人创业机构。“他们把老祖宗吃苦耐劳的品质发挥的很好。”

从看项目到给项目打钱,也就一天时间。比如上午看中一个项目,郭威在晚上便会给对方汇款,做决策极快。“一般我选中的项目,我都可以投进去。我觉得天使投资阶段最好不要耽误创业者的时间和精力”。”

郭威也认真研究了美国著名风投机构所擅长的领域,有机会就会参与合投,了解各个机构所擅长的领域,做到心里有谱。 比如Ribbit Capital投互联网金融就比较专业。

对于未来的投资方向,郭威觉得跨境公司的机会会越来越多,会有很多美国的创业公司在中国开分部,而不是到了成熟期之后,才会考虑中国市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