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陈一舟:我不会放弃人人网 做企业比做投资更难

“大学时我一直在用人人,不知为什么后来很少用了,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我想听听你的看法。”陈一舟反问我。

“之后也涌现了很多社交产品。”

“可能是因为微信出现了,还有,也是因为你长大了。”

采访陈一舟之时,他先是丢了篇早前的报道给我看。

“我们开会的时候很少用PPT,大家一起先看资料,再发言。你先看看这篇报道,我也看,或许今天我们能碰出更有趣的东西。”

诙谐、张扬、不失风度,是陈一舟给我的第一印象。略微熟络之后,发现他思维敏捷,嘻嘻哈哈的,绝不像一个传统的互联网企业大佬。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每一个互联网人都应该是娱乐界的”。近期,人们谈论他最多的,也是直播财报时他秀出的“娱乐精神”。

人人公司转型做金融科技早就不是新鲜事儿了,然而人们对这个“红极一时”的公司还是非常关注,那么人人的变化能否折射陈一舟个人的起伏呢?

或许能,或许不能。

曾经人人网的辉煌,陈一舟引以为傲。似乎是从2011年开始,陈一舟和他的人人网就一路遇到麻烦。媒体较为主流的看法是,将“校内网”改名为“人人网”,客户定位不精准,但现在来看,或许这并不是最根本的原因。

2012年,微信朋友圈兴起,而后,人人网因这样或那样的原因,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如今再看,市面上“人人贷、人人车、人人湘”等以“人人”冠名的产品不胜枚举,可见单从品牌角度来看,“人人网”颇有远见。

有人评论,人人网的出逃,使得校园社交一蹶不振。然而,校园社交和普通社交相比,或许并无本质差别。

2016年初,陈一舟发文《人肉的力量不可能打败黑洞》,此前,对于媒体的报道,陈一舟鲜少回应。

很多时候,说“No”容易,说“Yes”却很难。

翻阅媒体对人人公司转型的报道,多是“陈一舟转型互联网投资”这样的字眼。事实上,当公司面临转型之时,选择投资问路,不过是陈一舟学习和探索新方向的工具。

他和人人,都在等待一个时机。

以下为陈一舟接受正和岛采访实录。

“别轻易做社交网络,如果有人投钱你就做,反正我不会投钱。”

好多年前我就发现在国内做社交网络真的很难。这不是我们一家公司的教训,很多公司都证明了这一点。不管是外来的Linkedin,还是开心网,都挺难的。我觉得在中国,社交和通讯领域有巨大的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是通讯网络里的一个概念,两个通讯网络,稍微大一点的,提供给新用户的价值要比另一个网络大。这是因为在大网络中,你能找到好友的机率更多。因此对于通讯网络而言,当两个公司稍微拉开一点点差距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差很多了。

以前很多人愿意把人人网和Facebook做对比,但实际上Facebook崛起的时候没有其他更大的通讯网络。QQ和微信这种通讯网络太厉害,你看facebook也害怕通讯网络, 买下了WhatsApp。

人人之所以有变化就是这个原因:微信起来了,人人一天好日子没过上。所以我想对创业的人说:别轻易做社交网络,有人投钱你就做,反正我不会投钱。私密的、实名的通讯网络就只会有一个,这是客观规律。马化腾自己也干不过黑洞的力量,所以你不想被吸进去,就必须改行,寻找新的出路。

“我不会放弃人人网,留下种子就是最好的希望。”

人人的头几年我们想在移动互联网有所建树,毕竟是基于网页的社交公司。转的时候,我觉得有两个问题:

第一:转得晚。

第二:通讯不该我们做。

很多公司做得比我们早,米聊,易信,来往都是大公司做的,起点都很高,但都没起来。 通讯产品命中注定就是腾讯的,人家做通讯做了那么久,这么长时间的技术的积累、经验的积累。这个东西肯定就是他的菜,你吃不到是应该的。

但是我不会放弃人人网,我们为什么放弃?留下种子就是最好的希望。

人人需要新物种的出现,像是直播,只要有用户,只要有创新的模式,随时都可以激活,这种机遇在未来某个时刻会出现。多思考,多琢磨,以一种良好的心态迎接它的到来。

“直播市场规模应该会有两三百亿左右”

目前人人网的用户月活跃度大概为3500万,盈利是用户数的最终体现。只要你能长期存在,你的用户数不跌太多,总会赚钱的。

有流量就可以做直播,直播是社区变现的最新的方式,做直播之后,人人网这部分的收入渐渐上来了。和花椒、映客不同,我们的直播是在一个社区上生长出来的功能,拥有天然的社交基因,互动性更强。

我估计直播市场应该会达到相当网络游戏市场一半左右的规模,两三百亿左右,它满足的主要是娱乐需求。

“在中国,如果你还去做类似余额宝这样的东西就是找死。”

目前,人人公司主要围绕社交网络和互联网金融业务。前不久公司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互联网金融业务净营业收入占据半壁江山,达到为680万美元。

人人公司旗下的金融业务是针对二手车行业的,我们是供应链金融,向车商提供贷款和金融服务。

我为什么对车情有独钟?

实际上在中国做互联网金融,如果你还去做类似余额宝这样的东西就是找死,大的互联网公司渠道非常通畅,所以你不能去拼渠道,只能做他们不愿意碰的业务,比如,做较为复杂一点的金融产品。

在金融产品中,最大的门类是房地产贷款,这个东西不太好做,再小一点就是车了,车也是一个比较大的资产类别。人人公司未来的主营业务肯定是围绕着互联网金融。

“做企业比做投资更难。”

大家总喜欢问我投资的事情,但其实做企业比做投资更难,因为成功的企业家远比成功的投资家要少。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市值100亿美金以上的、经营时间较长的,不会超过七八家。大部分科技企业的规律是,风口来了飞起来,风口过去落下去。科技创业本来就像冲浪,火一下是运气,火一辈子很难。

关于投资,我可以跟另外一个问题结合,就是怎么看待年轻人创业。

现在很多的创业者,很年轻,没有太多工作经验。这是有问题的,必须浪里淘沙。昨天我给同事转了一个邮件,一个国内的孵化器优选出来的十个项目,包装得很好。但我一看,没有一个我想扣扳机的,现在初创型的项目质量不高,我觉得和很多公司创始人工作经验少有关。

第二,大量的创业项目都是赶时髦。我喜欢投比较有经验的团队。在做决策的时候,必须要问自己,“这个公司是否有增长一百倍的可能?”,如果是,我才会出手。

“焦虑害人。”

焦虑害人,会得高血压、心脏病。 做互联网的不能焦虑,短期的焦虑可以,但你要把未来想的非常清楚,想清楚以后你就不会焦虑了。

人人网以前是巨亏的,我能把它搞得打平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儿,但是压力真的很大。但实际上我最难过的时候,心境跟现在比,也就低落了30%。

为什么我能够保持一种相对比较健康的心态?

第一是要有坚守的信念,第二要遵守客观的规律。

基于认清客观的基础上,还要有主观能动性。

如果思考的足够深刻,存活率和成功率都会提高。混的好还是混的差,最终一定是自己决定的。大部分的公司不能长期保持成功,是没有找到正确的事情。如果想搞清楚事物该如何发展,你就需要研究科技发展规律,社会学、经济学、历史等等,考虑清楚再决定要去做什么事情。只要做的事符合大规律,结局就不会太差。

“未来还是要先让公司赚钱,这是比愚公移山还要难的一件事情。”

中国有句古话: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所有的批评都应该听一听,说的对不对是另外一回事儿。当你听完别人的批评之后,可能大部分都觉得没什么道理,因为批评你的人可能不了解事态的复杂性和实际情况,看热闹的言论就直接扔出去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并没有去反驳。你牛的时候放屁都是香的、你不牛的时候喷上香水都是臭的,所以也没有必要去辩解。还是要把事做好。如果前面这个事不好做,那就换一个事情做,把事情做好是更重要的。

未来还是要先让公司先赚钱,这是比愚公移山还要难的一件事情。

我相信未来我们还将迎来增长期,会以金融科技为主业,等业务起来了,我会再去寻找下一个更巨大的“黑洞”。

尾声

“找到黑洞后又怎样呢?”

“或许会拿全部的钱去买下这个黑洞,我向他们投降,请收下我的膝盖吧,但它是金子做的,还挺值钱。”陈一舟打趣回答。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