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知乎什么都不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任职机构立场。

今天早上,一个互联网老兵跟我分享了一个轶事,他说在PC互联网的时代,他注册任何社交产品,系统都会推荐他关注一些用户,其中一个一定是keso,然而注册新浪微博的时候发现没有keso,后来问了一下,发现是因为keso被新浪微博禁言了(keso的微博ID到现在都叫“keso已被xx”),禁言的原因是因为keso不配合新浪微博“什么可以发什么不可以发”的审查要求。

知乎什么都不是

这在互联网历史上应该是一个很有象征意义的事件,多年以后还有人愿意谈及它。这个里面的核心问题就是,平台有没有权利决定我的言论是应该还是不应该。

答案显示是否定的。平台没有任何权限去对用户的内容作出价值判断,它可以判断真假,就像代码可以执行true和false一样,但它没有权利决定善和恶,好和坏。

今天,自媒体人三表发布了一篇《 知乎的恶和我的投诉史 》,炮轰知乎价值观不正确,对人身攻击或者下作的发言比如锤子CTO池建强丑、说丁香园前CTO冯大辉人品差、说三表本人“是搜狐的一条狗”这类发言不加处理,甚至某种程度的纵容,文章的最后的结论是“人性皆有恶的一面,如果一个平台对此不加以引导和限制而是漠视、纵容,你能企盼的就是它早点死,越早越好”。

看完文章,我有一个疑问: 如果知乎有权利决定哪些言论是恶,那是不是意味着它可以删掉任意言论,因为“本网站最终解释权归知乎所有”,你的发言是不是恶,我说了算。

设身处地,如果你自己做一个社区,你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权利去对用户的内容作出价值判断,认为某些发言“三观不正”,然后“处理”掉。

有位网友提供了一个亲身案例,他任职的公司在知乎上被造谣,他投诉到知乎,知乎给予的反馈是“我们认为知名企业应该坦然接受公众讨论”。说实话,就这个回复而言,知乎的确是很操蛋,“我们认为”,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可以“认为”?

我还是那个观点,知乎并不是判官,不能对用户的言论作任何的价值判断,你可以说你找不到任何可以处置被投诉用户的依据,但你不能说因为我们觉得企业应该接受讨论,所以我们决定不处置。作为一个社区运营方,知乎应该忘掉“我”,因为它真的什么都不是。

这位网友还跟我提及一个类比的案例,比如色情内容无法根除,各大平台也面临如何界定的问题,然而并不能因此放弃界定和管理。但是如果你知道现在图像识别可以做到自动鉴黄(包括视频也可以),而且可以做到98%的准确率的话,你就知道和观点、言论不一样,黄图可以清晰界定的,是不是黄图机器都可以判断。此外,真和假也可以界定,比如一个人没有做过的事说成有,黑的说成白的,这些可以堂而皇之用“失实”为由来处理,新浪微博现在就是这样做的。

平台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前几年我们是怎么骂新浪微博的,大家心里都有杆秤,在知乎有没有权限处理“不友善的发言”这个问题上, 真的没有必要装外宾。

有人类社会的地方就有谣言、中伤者,他们该死,但丁已经在地狱九层楼里留了一层给他们。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知乎要做的,就是不创造条件让它变得更坏,如果能让世界变得更好当然就更好。在这一点上,知乎的确是做得不好,但我想肯定有一些技术手段可以去改善,但绝不是这种我认为你说的不对,所以我要删了你。任何形式的鼓励干涉用户言论都是邪恶的,我们受到的管制还不够多吗?政府都没有权利删帖呢(当然它有权力)。

从私人情感上来说,我还是真诚地希望恶人下地狱,就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