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一个华为员工站在非洲看中国,看清许多真相

平生第一次来到这块神奇而陌生的土地,一切都那么新鲜,尤其有感于当地人的热情友好。虽是相逢陌生,但每每老远就笑眯眯的招呼。只是开头往往会先问我是日本人、韩国人还是中国人。当得知我来自中国后,便总是不约而同的竖起大拇指说:“你好!My friend。”

虽然在他们可能只是礼貌,但对我来说还是非常受用的。既因为他们竖立的大拇指而感到自豪,也为他们的友好而感动。

或许他们是由衷的赞佩我国的日益强大,或许是出于源远流长的传统友谊。很多年来我就知道,亚非拉是一家,都是第三世界的患难兄弟,当年就是这些穷兄弟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我也知道,自毛泽东时代开始,我们就无私的支持他们民族独立、援助他们建设家园(比如著名的坦赞铁路)。深厚的历史沉淀,让初来乍到的我感受到一种兄弟般的热情。

但不久我开始疑惑,为什么他们总会先问我是哪国人,难道他们也对日本人有什么情结?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每次问起时都是先日韩后中国呢?

China 功夫!

时间久了招呼多了,发现他们还普遍懂得另一个中国词汇:“功夫”。

打招呼时,他们说“Chinese功夫”的概率几乎和“Chinese 你好”持平。当然,当说功夫时,他们也会毫无例外对我竖起大拇指,这同样让我极其受用。

但慢慢的,这种受用的感觉开始微妙起来。

因为我不幸的发现,对于绝大多数的当地人来说,提起中国的第一反应就是功夫,好像中国只有功夫,除此以外就再没有其他东西能拿得出手似的。

当地的年轻人,对中国的悠久历史、璀璨文明、伟大的革命、蓬勃的建设、夺目的成就等一概不予知,对毛泽东、邓小平等老一辈领导人,对章子怡、李宇春等上过美国《时代》封面的新明星都没任何概念。对于他们来说,好像提起中国事就只有功夫,提起中国人就只有“BJJ”了,即:BRUCE LEE(李小龙)、JACKE CHAN(成龙)、JET LEE(李连杰)。

某次,我让司机Samuel带我去当地的跳蚤市场买影碟。一条街都是卖盗版碟的,门面很多,货物也是琳琅满目。但遗憾的发现,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欧美大片,中国电影除了黄飞鸿就是方世玉,除了成龙就是李小龙。偶见一部文艺片,还是陈凯歌八十年代的成名作《黄土地》,封面上一个陕北老农蹲在龟裂的黄土地上抽大烟袋,旁边蹲着一个身着补丁衣服的丫头,一个眼神空洞,另一个则眼神绝望。

不可否认,人们对外国的第一印象,往往是通过电影等媒介而形成的。我们自己对美国的印象,不是很多都来源于好莱坞大片吗?因此不无遗憾的发现,很多当地人对中国的印象,其实就是“功夫”加“黄土地”。四五年前,当我们同事去尼日利亚拓展市场时,人家移民局都格外不欢迎,说我们是第三世界穷国家的人,是去他们那里淘金的。在这里,我直接感受到西方文明的压倒性的优势,也直接感受到中国印象的单薄和卑微。

或许有人会对“友邦”发出“惊诧论”:他们难道对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点都不了解吗?

别急,他们对此也有了解,并还有几成共识的评价。

China fake!

客户的机房起火,把购置的2千万美金的爱立信设备烧得一干二净,这对于一个非洲小国来说,真是天大的损失。我们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免费送他们等金额同功能的设备,借以实现无相关市场的战略突破。我领命直接去与客户谈判。

这是一家总部设在欧洲的国际集团公司,这里是其子公司之一,管理层团队基本上都是拉美派来的白人。

对于我的合作建议,拉美白人不屑一顾。虽经一个多月的反复沟通,他们还是坚持倾向于再花2千万美金重新购买爱立信的设备。在他们看来,中国根本就没有能力造出令人信服的高科技产品来。

客户的态度让我很郁闷,好歹我所在的华为公司还是我国高科技的旗舰,也是覆盖全球市场的业界巨头。而且2008年已经超越北电、摩托罗拉等跻身全球通信设备制造商的前三名了。

见我郁闷,Samuel便驱车带我去大西洋岸边兜风。

海风湿润而清爽,很快便吹散愁绪,我惬意的玩起三寨手机来。MP3、收音机、电视、录音、电子词典等等,强大的功能炫目的花样搞得Samuel羡慕不已,赞叹我们中国人真是聪明,什么都做得出来,而他的同胞们还在路边用斧头锯子弄木头,真是判若天渊。感叹完后,他要我送他个手机。当地人惯于要小费或者小东西,我见惯不怪所以就应允了。但意外的是,他不要刚才还赞不绝口的山寨机,却指定就要我的另一个诺基亚手机。这个手机是我出国前买来作备用机的。价格仅两百元左右,不仅样式很老很土,而且功能简单得只能通话和短信,还是黑白屏的,我平时都懒得用。但他就要这个。

我很纳闷,要他说个所以然。他就说那个山寨机虽然功能多,花哨好看,但不经用,很快就坏了,是“fake”。而诺基亚的是正品,质量扎实。似乎还怕我不信服,又举例说他身上的衬衫,脚下的拖鞋,家里的水桶等,都是“Made in China”,但都很容易坏。因此他家里贵重一点的东西都不肯买中国产的。

他的话让我沉思。今年来,中国最流行的词,除了“囧”就是“山寨”了。老百姓一度对之喜闻乐见,甚至不少人还以此为荣,觉得这是“中国制造”用小米步枪打败西方的飞机大炮的秘诀所在,是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我曾一度在想“山寨”一词该如何翻译,也许Samuel的话就是最精当的注解吧,因为Fake就意味着伪造、捏造、冒充、劣质等。

我又想起,在客户的机房里,高端的交换机、路由器、服务器等设备基本上清一色是爱立信、思科的货,我们只能在低端有所作为。而且性能一直不太稳定,总是在升级,总是出故障,一个庞大的售后维护团队川流不息的服侍着。而爱立信、思科的设备卖进来后,常常一年半载也看不到他们维护人员一面,因为根本就没有他们出现的必要,设备静静的躺着,稳健的运行着,一点不折腾,一点不闹心。也难怪我们白送人家都不肯要了。

一路无语驱车返回。首都主干道两边,国际知名品牌的广告不断闪过,“海尔”是仅有的一家跻身其中的中国品牌。半路上停车买饮料喝,好不容易找到了唯一一款中国货—-红牛,我毫不犹豫便买了。而Samuel要了瓶可口可乐,比我更毫不犹豫。

后来调到另一个国家,也不断听人以“fake”来形容中国产品。看来山寨路线就象练“七伤拳”一样,虽然出功夫快,威力大,但对长期的品牌建设不仅力不从心,而且还反戕自身。

如果连地球上最落后的地方都如此看待,那中国制造的前面真还道阻且长啊。

China NO.1!

Ahim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在我部门实习。跟我一起跑久了,谈起话来没有顾忌。

我问他对亚洲国家的印象,他直言不讳的说日本第一,韩国第二,对中国居然不提,丝毫不给我面子。当我直接问起对中国的印象,他才象突然想起一样,“哦,中国也不错”。我有所不快,就提醒他注意现在全世界人民都在使用中国生产的东西。他不以为然的表示,虽然我所言非虚,但都是些低廉劣质的东西。我更不爽,正告他中国也能造出很好的高科技,比如我们华为公司的产品。他嘻嘻的笑道,那都是“fake”,是你们抄袭别人的,亚洲国家只有日本、韩国能自己独立创造。我生气的正告道,华为连续几年的专利申请量都是全球业界第一。他充耳不闻,转而质问我,人家日本有SONY,韩国有SAMSUNG(三星),你们中国有什么?我一时语塞。

一个华为员工站在非洲看中国,看清许多真相

是啊,虽然这几年来,我们有中石油、中移动、工商银行等500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但确实拿不出一个在国际上响当当的名牌来啊。而且在崇尚企业家精神的西方人看来,我们的有些500强只不过是政府下属的一个经济实体罢了,根本无法让人真正的尊重。

不得已,我转移话题,从历史谈起。告诉他日、韩历史上从来都是中国的学生,只是近代才情况稍改,但是中国一定会很快超越他们成为亚洲乃至全球的NO.1,让他拭目以待。他撇了撇嘴唇道,“of course!”然后说他也相信能看到中国成为NO.1的那一天,因为他坚信自己能活到150岁。

他这种弯酸的讽刺固然让人生气,但其态度却并不仅是个例。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陌生人和我招呼时,总会先问我是不是日本人、韩国人了。

不日,因为按错电梯,我们几个同事下到办公楼的另一层楼里。意外发现,电梯口的报刊架上有本法国期刊,其封面居然是毛主席在天安门上的头像,但眼睛部分做了恶意处理,讽刺中国人一贯绝视塞听固步自封的寓意昭然若揭。

看来要彻底改变外人心中的国家形象,光有GDP和外汇储备的增长数字是不行的,还要有过硬的扎扎实实让人信服的品牌。品牌就是国家的名片,就是中国人的脸。

但归根结底,还是要足够强大。否则,人家连了解你的兴趣都没有。就象柳传志所说的,当你把自己锻炼成火鸡那么大时,其它小鸡才会承认你有点大;但只有你成长成鸵鸟那么大时,其他的鸡才会心服口服,才会彻底改变对你的看法。

那么,现在的中国,是火鸡那么大了,还是鸵鸟那么大了呢?事实上是,甚至连非洲人都没有心服口服。

China 希望!

迪拜转机,遇到一伙农民工,扁担挑着编织袋,在候机厅里焦急万分的乱转。我见状急忙上去招呼,得知是某工程公司外派去非洲做劳务的,刚从北京过来,因为都不懂英语,现在不知道如何转机了。弄明原委后,我赶紧把他们送到目的所在的候机厅。

其实每次迪拜转机,我都能遇到类似的同胞。看着这些扛着扁担下西洋的父兄们,我想起了刚刚去世的同事禚佳春。他和我一样,也是战斗在海外的普通一兵,只是因为所乘的法航飞机失事,离家的脚步便永远定格在27岁了。当事情发生后,有人向我们华为人表示敬意,说为了华为的腾飞,几乎每天都有华为儿女在天上飞。其实,我觉得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向我们的同胞致敬,为了祖国的复兴,每天有那么多的优秀儿女在上天入地打拼世界。

我突然有种深深的感动,并因感动而生豪迈和自信。“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泽…与子偕作……”。因了这么多奋发进取的同胞,因了一代又一代的奋斗和牺牲,中国一定会强大的!一定会让整个世界刮目相看肃然起敬!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迪拜至香港的飞机上。恰逢早晨,天光初开,窗外云海翻卷,恰如江山奔腾,层层尽染,分外壮丽,不由久久神驰。心中有个声音突然响起,牵出了一串百多年前的痛句,“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寰海尘氛纷未已, 诸君莫作等闲看。”岁往星驰,世赋新篇,而今民族中兴在即,万事待举,责在匹夫我辈。心潮起伏,遂凑句次韵以和故老:国步苍莽又百年,于今犹思鼎兴难。病老涕泪嗟后士,狼孙肝胆报前贤。何惜万死春秋事,敢擎只手星月天。四海红日九州血,一阙风云等闲看。

落花时节,恰归国一年。中国GDP进一步超越日本,一举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此同时,华为也已成为全球业界第二强。振奋之余,不由再度勾起昔日所见所想。不知何言,遂有上述。言不尽意,复向我的“少年中国” 再进一语:红日初升,其道大光。任重道远,山高水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