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京华时报》停刊何足道?电视台死亡已经在路上!

《京华时报》停刊何足道?电视台死亡已经在路上!

本文作者:鸿渐

近日,有两条与北京媒体有关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是《京华时报》将停刊,并入《北京晨报》,二是《新京报》将并入《北京日报》集团。都是“并入”,但却有实质性差别:《京华时报》并入“竞争对手”《北京晨报》,其实就是死亡,而《新京报》并入《北京日报》集团,改变的可能是管理方式。

而在9月初,纸媒地震发生在另一座城市:上海。上海早报双雄之一的《东方早报》,已确定自2017年1月1日起停刊,员工整体转入澎湃新闻网。

纸媒接连关停,电视台还会远吗?中南影业CEO刘春在微博上评论:

京华时报停刊了,为什么没有一家电视台停呢?要知道中国四级办台,电视台多得数不过来。

其实,电视频道关停也在悄然进行中,9月15日,深圳广电集团发布消息,称法治频道因技术性原因将于2016年9月16日凌晨1点57分暂停播出。10月1日,有微博爆料:九江市广播电视台文娱频道关停。

《京华时报》停刊何足道?电视台死亡已经在路上!

在国有文艺院团、报业集团、博物馆等文化部门先后经过大刀阔斧改革之后,电视台很有可能成为中国文化体制改革下一个突破口,“四级办电视”的政策将会得到重新评估。届时,电视台死亡将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一场运动战。

4000家电视台,24000多个频道,电视台危机比纸媒严重

从2014年开始,大量纸媒开始倒闭,《风尚周刊》停刊;《心理月刊》停刊;《YES!》停刊;《风尚志》停刊;《都市主妇》停刊;《生活新报》停刊……

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大多数杂志都在报刊亭上苦苦挣扎,越来越少读者选择纸质媒体阅读,全球最大的出版集团之一康泰纳仕也开始新一轮大裁员,其中传统杂志部门将成裁员重灾区。

《人民日报》曾经是一统天下的媒体渠道,是正部级,当时中央电视台仅是副部级。作为宣传喉舌,报纸在当年多么不可一世,但如今仍难逃被市场边缘化的命运,成为只有国企、党政订阅的小众媒体。事实上,电视台的危机比纸媒更甚。

中国是全球电视台最多的国家,而且是多而不精,很多电视台靠“吃政府饭”才能勉强维持。据报道,广电总局2010年统计,中国有4000家电视台,24000多个频道。经过这几年的发展这个数字估计只多不少,而且还没有统计一些镇电视台。

《京华时报》停刊何足道?电视台死亡已经在路上!

这么多的电视台导致大量的重复制作、重复播出、重复覆盖导致了重复投入,增大了支出成本,造成了很大的社会浪费。

网民大幅度增长,电视观众却开始萎缩

电视台如果不改革,那么纸媒的今日,也许就是电视台的明日。像曾经万人空巷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现在也已经式微了。

与纸媒面临相同的问题,电视影响的群体正在逐渐萎缩。年轻一代正在兴起“不看电视族”,电视机对于热衷手机和Pad的他们已经可有可无。

根据PwC数据显示,北美订阅电视的渗透率预计将由2012年的79.8%下降至2016年的78.1%。从CSM公布的全国收视总量来看,2012年1-5月观众平均到达率为68.2%,2016年1-5月下降至62%。

《京华时报》停刊何足道?电视台死亡已经在路上!

另一方面,网民数量则开始大幅增长,截止2016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6.88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1.7%,超过全球平均水平3.1个百分点。

《京华时报》停刊何足道?电视台死亡已经在路上!

纸媒被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及手机新闻客户端打败,而掏空电视台则必然是视频网站了。

就像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曾在发表演讲时表示:网络电视将在未来数十年内全面取代广播电视。

也许不用数十年,很可能5到10年,甚至更短的时间电视台就会发生巨大变化。

广告下滑,三线卫视已名存实亡

现代传播旗下包括《周末画报》、《优家画报》等15本杂志广告收入同比下跌20.0%。集团旗下传统平面杂志收入已连续5年收入下跌,陷入广告收入下滑的困境。

《京华时报》停刊何足道?电视台死亡已经在路上!

集团股东出售艺术品作价2912.1万元计入该集团平面媒体及艺术事业部销售收入这件事让人啼笑皆非的同时,也深刻地体现了纸媒的穷途末路。

广告收入下滑的问题也同样困扰着电视台。

CTR市场研究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广告市场整体较去年同期有所好转,同比增长0.1%。但电视同比下降3.8%,市场份额逐渐被吞食。结合2015年同期数据对比,电视媒体广告收入、广告时长均持续下降,与纸媒一样同样陷入广告收入下滑的困境。

资本从来都是逐利的,当电视台不能给资本好的愿景,资本就会残酷的选择离开。

深圳法治频道停播原因尽管众所纷纭,但地面频道的窘境确是显而易见的。其中,影视类、综艺类、新闻类等地面频道面对新媒体的冲击将会逐渐丧失竞争力;贴近性强的民生类、生活类频道可能更容易“劫后余生”。

电视总体广告收入萎缩,主要来自二三线电视台,三线的卫视,例如青海、内蒙古、海南等频道已经把壳卖掉。8.30日,河北广电表示拟对河北卫视实施制播分离改革,面向全国招募战略合作伙伴。

广电限令、人才流失,内部折腾让电视台雪上加霜

除了外部的冲击外,电视台内部的折腾则更让电视台难以招架。

网络上有人整理了《广电总局16年禁限令一览》,让我们看到进入互联网时代后的这16年,总局政策除了少部分是好心办坏事以外,大部分干的都是自毁长城的事儿。

最严重的当属近期的“一剧两星”。

“一剧两星”政策下,二三线电视台买不起好的电视剧,没有好电视剧就吸引不来广告,没有广告就更加买不起好的电视剧。接下来就是收视率下降、观众流失,彻底进入万劫不复的恶性循环。

更严重的后果是,经济效益不好的电视台只能大范围拖欠影视公司的购片款项,以后即便是出得起价钱,影视公司也不敢卖给这些电视台了。

《京华时报》停刊何足道?电视台死亡已经在路上!

与此同时,体制内部的人才显然已经发现了电视台的颓势,纷纷离开体制。放眼电视圈,近几年电视人纷纷出走的消息已经不算重磅新闻,为什么?因为太多了。

人才流失加速电视台衰败,电视台衰败促进人才流失,这种恶性循环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难道要到人才全走光为止?

电视台死亡将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一场运动战

2016年4月2日零时香港亚洲电视正式停播,开台59年后画上句号,成为香港电视史上的一页。 市场里如果没有退出机制,一定会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近两年全球经济低迷,一方面,在电视台投放广告的实体商处境艰难,一方面地方政府财政赤字、外债累累无力向地方台输血。

当电视台影响力日渐式微,宣传效果不佳成了摆设,政府会不会像放弃纸媒一样放弃电视台?笔者预测,电视台的关张会从三线卫视、地面频道这样观看人数较少的小频道开始。深圳法治频道、九江文娱频道关停也印证了这个推断。

而卫视中,西藏、旅游、甘肃、新疆、宁夏卫视是收视最低受众最少的频道。其中西藏、新疆卫视因为民族政策问题可能一时半会不会有问题,旅游卫视虽然观看人口少,但定位清晰,对特定人群有比较强的吸引力。第一家倒闭的卫视频道很有可能在甘肃、宁夏卫视中产生。

另一方面,默多克曾经选择与青海卫视合作,买断了7点半之后的时段,播放星空卫视的节目。三个月后,广电总局叫停了这种合作。未来也许国内资本集团、视频网站会效仿默多克的做法,比如爱奇艺把他的节目放到电视台来播,能不能成功具体要看政策。

《京华时报》停刊何足道?电视台死亡已经在路上!

新一届领导人上台,提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这也意味着中国的宣传机构会越来越重视效果,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摊大饼一样搞“形象工程”。反腐运动中,各种文艺晚会也提倡节俭。连部队文工团都要快撤销了,更加浪费财政支出的电视台当然也将提上日程。

根据网上爆料,九江四套关停的官方由头是:“为了进一步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在国有文艺院团、报业集团、博物馆等文化单位先后经过大力改革之后,电视台很有可能成为中国文化体制改革下一个突破口,“四级办电视”的政策将会得到重新评估。届时,电视台死亡将不是个别现象,而是一场运动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