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感人 8旬老夫妻蹲网吧6年 只为防止未成年人上网

“爷爷和婆婆来喽!”柜台值班人员先是对着进门的两位老人一笑,像是迎接客人一般。现年84岁的沈慧清在老伴郑国福的陪伴下,来到双楠街道少陵社区内的绝色网吧进行网吧义务监督。

记不得这是两位老人第几次来网吧了,从2010年起,这对老夫妇以每周一至两次的频率,风雨无阻地对社区内网吧进行监督。6年时间里,从网吧管理人员不理解不配合工作,到认真接受检查,两位老人用坚持和尽责的监督换来的不只是小年轻们态度的转变,更是无数家庭的稳定。

感人 8旬老夫妻蹲网吧6年 只为防止未成年人上网
▲年纪虽大,可二老一直坚持去网吧检查。

感人 8旬老夫妻蹲网吧6年 只为防止未成年人上网
▲妻:“年纪大了做不了啥子大事,只能做这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夫:“少年夫妻老来伴,她腿脚不利索,我得牵着她。”

600米走40分钟一条路走了上千次

2010年起至今,从家到网吧这600多米的距离,沈慧清与郑国福每周都走,足足坚持了6年。如果再往前追溯,还要从沈慧清的老搭档叶婆婆说起。2003年,少陵社区组织“五老”志愿者参与到社区各项公益活动中。“五老”志愿者成立之初,沈慧清与同是志愿者的叶婆婆结对,对社区管辖内的网吧进行义务监督。时至2010年,叶婆婆因年事已高加上疾病缠身,不得不中止了志愿活动。

“叶婆婆走后我就自己去,老伴看我自己去不放心就陪我。”沈慧清笑着说。2010年,年过78岁的沈慧清虽然还奔忙在网吧监督活动中,但身体明显表现出吃不消的征兆。“记性不好,腿脚更是不利索,我怕她出去摔倒了没人敢扶她,就开始陪她去了。”郑国福关切地说。

老两口的家距离网吧不远,仅仅600多米的路程,普通人几分钟就能走完,而郑国福和沈慧清走得最久的时候却花了40多分钟。“出门牵起,进屋放手”成了日常习惯,生怕老伴儿摔了,郑国福无时无刻都叮嘱唠叨:你不急,慢慢走嘛,还早;台阶慢慢下;扶好,别松了……

郑国福说:“她身体不好,我以前是运动员,虽然比她大两岁,但身体比她好。少年夫妻老来伴儿嘛!她腿脚不利索,我得牵着她。”郑国福从80岁到86岁,6年间,两人在这条熟悉的路上来回上千次,遇见乱贴的广告要扯,看见地上有垃圾会捡。每次到网吧,都要仔细检查消防设施是否能用、是否快过期,遇见青少年在网吧逗留,还会苦口婆心地劝阻。

网吧闹事老人不惧刁难勇监督

在监察网吧期间,老人遇见过网吧管理人员的刁难,也承受过小青年的忤逆,但他们不畏惧、不退缩,一直在坚持着。

“你们是哪里的?谁让你们来检查的?有你们啥子事?”曾有网吧老板厉声激烈制止。面对质问,沈慧清和郑国福掏出印有“武侯区‘五老’志愿者网吧义务监督证”的证件。证件被快速伸过来的一只手抢走了。网吧老板大吼“你们查我,我非要查查你们是哪个五老。”说完转身拍了照。

二老据理力争,网吧却不管不顾。“不说不让查,就是不让进。说是查到‘五老’是什么之后才让继续检查。”无奈之下,老两口只能去找社区。

“走!找他们去!”少陵社区主任杨应智随即组织工作人员和老人一起找到网吧。在社区的协调下,网吧同意让老人继续对网吧进行监督。

今年8月,熟悉的网吧换了新老板不认识两位老人,又闹出了抢证件拍照的事件。“好好做个生意,谁会让不相干人员去干预自己的生意呢?我们两个这么大的岁数,一看就不是来上网的,但我能理解他们。”沈慧清替网吧老板辩解着。“生意可以做,但如果有未成年人在里面上网就不行。”面对这一点,沈慧清很执着,“青少年正是需要社会关怀呵护的阶段,不能任其随意发展。网吧这种环境很容易让人‘学坏’:抽烟、过度熬夜、吃垃圾食品、不注重自己的身体……”因此,老两口不仅监督网吧是否有青少年出入,还对网吧的消防设施、食品保质期、公共环境、抽烟等进行监管。

网吧值班员工周健说:“老人每次过来检查都很负责,不是随便转转就走。以前觉得有两位老人在网吧里转总有点不太对,现如今习惯了。”

只要能走动相伴一直去网吧

有人劝老两口年纪大了,何苦去受那个罪?!但他们依旧每星期都去网吧。两人年纪越来越大,出门难免有些“小意外”,所以出门前要把准备工作都做好:登记表填好,监督证带上,天气热了不忘带蒲扇和茶杯……

在他们监管下,一家网吧6年来仅出现过一次查到有未成年人上网的记录。老两口甚至总结了监督经验:不定时间去检查才能出其不意,才最容易找到问题。

少陵社区主任杨应智说:“两位老人每个月都送来检查表,上面信息记录得很清楚。他们做这些都是义务的,没有报酬,但他们一如既往地负责,有他们在,我们社区从来没操过心。”

如今的沈慧清只能在老伴儿的搀扶下出门,但她表示,只要能走,就会一直去网吧。“只要你去,我就陪你。”一旁的郑国福紧跟着说。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