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Twitter“衰落”与微博“中兴”

Twitter“衰落”与微博“中兴”

这注定是中国互联网历史性的一刻:2016年10月18日,微博市值(113亿美元)首次超越美国Twitter(112亿美元)。

自诞生以来,中国互联网一直被华尔街(代表着资本和媒体)、硅谷(代表着技术和创新)视为”野心勃勃的copycat(模仿者)”。即便阿里巴巴集团,其市值也低于业务和它相比更局限于电商和云计算的美国样板Amazon,更别说其他领域了。中国徒弟超越美国师傅,这在互联网主要领域是破天荒第一遭。

几乎所有人都在问,这是为什么?静水流深,高手谋局。站在更高的格局上看,这要从2013年阿里巴巴入股时说起。这三年来,新浪和微博管理层打出了一系列堪称精彩绝伦的组合拳。

痛下决心去时政化

首先要说的就是战略定位,战略决定了一切战术。战略和定位的本质其实都是选择,选择要什么、选择要放弃什么。

社交媒体,天然带有热衷时政话题的色彩。因为时政话题事关人人,人人都能评论几句,活跃度极高。Twitter是这样,微博一开始也是如此。微博第一次辉煌期最火的就是时政话题和公知。但是,因为中国和美国众所周知的差异,Twitter能玩的,微博不一定能玩。更重要的是,当时政成为社交媒体的核心话题,商业的氛围显然就淡化了。彼时,微博意识形态充斥,各界人马“公知”化。各种口水战盛行,却不敢分享生活隐私。与此同时大搞名人战略,普通中V和原创却未得到很好的保护。

毋庸置疑,长此以往,微博当年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其实,以2013年5月阿里入股微博为标志,微博就开始了去时政化,不再让意识形态占据核心,而是转向了更丰富的多层次内容、更友好的商业生态,这里也包括社会化购物。要知道公知们制造眼球,商业价值却很低。而现实中谁不是偶尔吵架,正常生活才是常态啊。

痛定思痛,大家可以明显感觉到,微博这三年来在明显”去时政化“,这不是说放弃,而是不作为核心。明星、段子手也取代了公知成了最火的大V。神奇的是,2013年8月发生了薛蛮子事件之后,公知明显陷入了沉寂。这个巧合,只能说是天意。

因此,要复盘微博超越Twitter,首先就是因为二者的发展路线不同。推特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以新闻为核心的社交媒体,微博则去时政化,做成了丰富的社交媒体。

战略已定+执行到位,用西方人喜欢的说法就是The rest is the history(剩下的就是历史了)。

抓住融合技术做巨型入口

硅谷曾讲过一个笑话,中国互联网的通用商业模式是C2C( copy to china)。硅谷有什么,直接抄回中国就成了最大的模式。中国互联网行业以前热捧的产品理念就是“微创新”,号称微小的创新可以改变世界。它在一片舆论指责声中,为创新乏术的互联网兄弟们指明了道路,给足了底气,被周鸿祎等诸多大佬热捧。

整天只满足于“微创新”,显然是不够的。随着技术变革,互联网正在波及各个行业,传统行业都会同互联网融合,包括传统互联网公司本身。这个“融合”,并非简单停留在喊口号或者投资层面,而是洞察技术变革、重塑商业模式。

这几年来,内容方面最大的趋势之一就是多媒体融合。即文字和图片、视频甚至直播发生了深度的媾和。与此同时,就是我提出的”移动入口级产品巨型化”,即大量普通用户不喜欢装很多APP,而是习惯用最熟悉的APP作为入口去接入更多的新型服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