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腾讯应用宝,创业者之蜜糖还是砒霜?

摘要: 小程序和应用宝试图解决的是创业公司面临的共同问题。那么问题来了,腾讯在帮助创业者降低创业门槛和成本,还是以开放的名义让更多的用户留在自己的平台上?

腾讯应用宝,创业者之蜜糖还是砒霜?

腾讯最近的两个举动,在创业者群体中引起强烈关注。因为这可能会改变他们的命运。

最受瞩目的当然是“小程序”。微信之父张小龙解释:这是一种不需要下载安装即可使用的应用,用户扫一扫或者搜一下即可打开应用。也实现了“用完即走”的理念,用户不用关心是否安装太多应用的问题。应用将无处不在,随时可用,但又无需安装卸载。

也就是说,创业者完全可以选择不做自己的APP,微信应用号就是与用户对话的阵地。一夜之间“小程序”霸屏,甚至有创业者认为,它将会影响整个中国甚至世界应用的开发格局和策略。

相比之下,腾讯的另一个动作没有像小程序一样被全民热议,但背后涉及到的核心命题一样尖锐。收纳了350万个应用、日分发达2亿的应用宝7.0版本将新增一个基于AI和云端的机器人功能,未来你不下载滴滴也可以在应用宝里叫车。这个机器人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助手,要点餐、想叫车,通通可以满足你。

小程序和应用宝试图解决的是创业公司面临的共同问题。比如,不需要聘请大量高薪的程序员,跳过了针对不同手机客户端做大量兼容性适配工作,甚至避免了因为获取流量付出的高昂成本。只是这一切都需要基于腾讯的平台。

这两个细节只是腾讯与创业公司相处的一个缩影。在其开放平台,还有很多像滴滴、京东这样的成熟公司,因受腾讯的扶持和帮助,双方的安全距离在哪是他们无法逃避的。

所以问题来了,腾讯在帮助创业者降低创业门槛和成本,还是以开放的名义让更多的用户留在自己的平台上?

腾讯可能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鸡贼”。五年前马化腾眼中的开放是“没有疆界、开放分享的互联网新生态”,此后他屡屡强调,腾讯会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专注做基础的水电煤连接服务。如今他再提“孤木难成林”,呼吁大家共建开放的森林。腾讯官方的数据是,截至2016年,在腾讯平台上实现上市的公司超过30家,合作伙伴总市值超过3000亿,第三方的总收益超过160亿。

只是,那些倚赖腾讯生态的创业者内心的真实声音是怎样的?在BAT大格局没有松动的情况下,他们又是如何思考站队的?

「 流量的万有引力 」

马化腾在最近一封公开信中说得很清楚,腾讯最初的开放其实是基于QQ和后来的微信,大家天然的诉求是因社交关系喷薄而出的流量。负责整体开放业务的腾讯公司副总裁林松涛也坦言,最初的想法比较简单,就是流量开放。

时至今日,这依然是很多创业公司亲近腾讯的重要理由。互联网家装公司美家帮以资源换股和现金的方式拿到腾讯的投资,其中的资源主要指应用宝承诺两年内向其输送数十万精准订单。具体的形式包括应用宝广告位置、相应的ISO关键词排名推荐,此后也会结合腾讯新闻、微信朋友圈将用户做最高效的转化。

美家帮创始人戴洪亮为我们算了一笔账,如果不是资源换股,这些意向订单他至少要花费1亿元。高价买流量已经成为所有创业公司不能言说之痛。

看得出来,戴洪亮对腾讯的引流非常珍惜,不愿意有丝毫浪费。前不久他才开始使用流量权益,因为美家帮只在30个城市实现了落地,如果放开接收全国的客户,他担心没有服务能力。他在上海做了小范围试验,通过腾讯的订单转化率可以达到10%。

腾讯将资源换股的形式对外称作“双百计划”,意思是计划3年内投入价值100亿资源、扶持100家市值超过1亿美元的创业企业。目前已经吸纳了轻松筹、微盟等60家企业。在这些公司眼中,他们似乎乐意接受合作形式。戴洪亮说,“我们这样的行业需要信任背书,另外有了更低的流量成本和更高的服务水平,创业成功率也能提高一半。”

“双百计划”对应的就是早期成长期公司,林松涛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解释,资源永远比资金更值钱,未来这些公司也可能会与腾讯产业基金做对接。站在腾讯的角度,就是出于战略考虑了。

所谓的资源换股问题,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比如一个入口值多少钱?资源如何量化成货币,不可避免是双方谈判的结果。但在林松涛看来,这个问题也并不复杂,“我们签订的是换股合同,不是流量购买合同。我跟你签了三天的曝光,你选好位置用完了,效果不好,可能花钱再买三天,那就是购买合同。但换股不一样,我们一定会对你的结果负责。”

换言之,换股把双方的利益绑定在一起。腾讯也要对支持的最终效果负责,不然也是自己的损失。

云高是一个面向高尔夫用户的APP,因为是小众市场,全国仅有100多万用户,最初在应用宝的推广效果并不理想。按照常规算法,应用宝的系统确实会给比较少的曝光。腾讯重新对云高的用户进行画像,重新挖掘其潜在用户。结果转换率提升了12倍,下载量提升了30倍。

腾讯移动应用平台总经理周涛说,“这个事情平台单方面做不好,因为我不知道应用的核心行为数据,只有把你APP里用户的行为数据给我,才可以重新画像。”

实际上,腾讯开放平台除了依托QQ和微信的社交关系链,最重要的核心产品就是应用宝。这个最近两年在腾讯内部甚至移动互联网一跃而起的产品,已经成为众多创业公司绕不过去的流量山峰。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在于,APP获取用户的成本越来越高。

新氧科技创始人金星透露,作为医美领域一家只有三年的创业公司,他们今年的市场推广费用已经达到5000万元,其中最主要的投放渠道就是应用市场。

在扶持创业公司的同时,应用宝会是一台流量永动机吗?这个问题也会令林松涛苦恼,毕竟用户也在抱怨,APP越来越泛滥,他们不确定应用宝里海量的产品哪个可以满足他们的诉求,甚至单从名字无从判断这个APP到底是干什么的。

林松涛说,未来应用宝会越来越变成内容聚合入口。“平台应该提供给用户解决方案,甚至有机器人告诉哪个APP更贴近你的需求,把简单的下载变成需求解决平台,从而帮助合作伙伴更方便、更准确地接触到他真正的用户。”

「 开放的临界点 」

流量毕竟不是通向创业成功的万能钥匙。林松涛说,对于早期创业公司而言,突如其来的海量流量也许他们都无法消化。他们渴求流量,也需要大数据、云、支付等技术平台的支持,甚至办公地点、工商注册、传播等也是基本诉求。

于是腾讯顺势延伸开放的概念,针对不同阶段的创业需求,推出众创空间、青藤创业营、双百计划等。马化腾在公开信中说,将面向7000万中小企业的创业者,带来线上线下、全阶段的创业服务。当然,马化腾还有一个设想,那就是“去中心化”,在垂直领域打开一些新的开放平台。比如VR、AI等人机交互。

但这也涉及到一个问题,以前腾讯开放QQ、微信等社交关系链,是基于自身已经成熟的产品和现有流量,重点在愿意不愿意。而马化腾设想的人机交互界面变革等方向,腾讯尚在研究“蹚路”的过程,如何给合作伙伴带来附加值?或者说,怎样保证开放必然带来正向作用?

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李天田就在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开放大会上提出疑问,创业者不需要开发自己的APP了,应用宝都帮着解决了用户的需求,这对开发者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他们乐见的未来吗?

周涛以滴滴为例,即使用户在应用宝里叫车,本质上使用的还是滴滴的产品和服务。“应用宝希望通过很低的门槛、很轻的体验让滴滴触达用户。因为其实整个移动互联网都面临用户天花板的问题,还是有很多老百姓没用过滴滴。我相信任何一个开发者本质还是把自己的服务卖出去,而不是把APP卖出去。”

在他看来,机器人和APP是共存关系,平台会支持两者之间的互动导流,而不是谁一定要替代谁,起码机器人不能取代APP。现实一点说,在现有的AI技术基础上,只能做一些单一的服务。

滴滴出行CTO张博也不担心这点,他更关心怎样获得更大的用户增长空间,这是滴滴现在的痛点。而且其实滴滴也在开放自己的SDK,类似大众点评里的餐厅一键换取服务。

在AI开放这个问题上,林松涛的观点是滴滴这个级别的公司,已经可以做很多事情。“AI难点不在于服务本身,而是机器如何准确地判断用户的语音和语义,比如很多用户说话是有口音的。”

对于很多创业公司来说,AI毕竟不是主业,何况中小企业不一定能做成。正如谷歌做出了AlphaGo,因为这需要大量的资源投入。腾讯已经在神经网络、机器学习、大数据智能挖掘等方面有一定的积累,足以覆盖创业公司的基础建设。

“我们也在打磨自己的基础服务能力。这跟以前的开放是不一样的,以前是什么强我开放什么,你可以直接用。现在是一边自己建设,一边开放,同时不断去迭代。AI腾讯一定会开放,应用宝做机器人分发只是AI开放的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怎么走,这也是我们在思考的东西。”林松涛说。

「 面对BAT,创业公司的抉择 」

五年前,创业公司经常被投资人问到的是,如果腾讯也做相同的事你怎么办?现在他们同样面临的一个困惑是,“如果一定要站队,BAT你选哪家?”

不止腾讯在谈开放,阿里、百度也在投资、孵化、合作等层面对创业公司进行战略接近。所以会出现BAT同时投资了滴滴,美团先后成为阿里和腾讯的被投项目。但是BAT对公司的骑墙心态有多宽容,这就很难说了。

一位投资人向《中国企业家》分析,未来五年创业公司进行战略资本选择是大概率事件,只是找准合适的时机以及选谁的问题。过早不一定好,过晚竞争对手就会做出选择。而论及BAT三家的开放能力,在他看来,腾讯和百度偏流量输送型,尤其腾讯的社交关系链价值更大;与阿里体系的潜在合作机会更多一些。

但在企业看来,BAT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单选题。拿谁的钱从来不是他们的目标,而是战略选择。企业的心态要更开放。

“作为创业者,应该结合自己的需要跟BAT建立合作共赢的不同模式。装修这个行业,我们需要精准的订单,也需要品牌信任背书,这些腾讯可以给我们很好的支持。”戴洪亮说。当被问及是否会排斥阿里的投资时,他也坦言,任何的投资都不会排斥。“创业者永远不会站队,目标就是如何把事情做好。只要对创业的核心点、关键点有帮助,我们创业者都会接受。”

但是他也补充道,站在BAT的角度可能是另外一回事。除非公司已经到独角兽级别,BAT会从产业布局的角度放下竞争姿态。

社交众筹产品轻松筹60%-70%的量来自微信和QQ,创业者杨胤毫不避讳,要做社交众筹腾讯必然是绕不开的。她也加入了股权置换的“双百计划”,同时即将是第三届青藤创业营学员。尽管如此,但凡国内的陌陌、微博等社交阵地,他们都不会忽视。在其他平台,支付宝也是轻松筹重要的支付工具。“我们适配所有的平台,大家把社交的时间花在哪里,客户在哪里就有收益。”

杨胤也并不纠结用户是腾讯的还是轻松筹的,只要用户通过某种支付工具使用过轻松筹,她多会将其定义成自己的用户。很多用户会在微信或微博下单,而在轻松筹的APP上查单。“也许再过几年,APP不再是大家唯一的必争之地,毕竟一个APP存在手机被大量唤起的可能性是不一样的。所以,在我们整体产品设计里面,APP非常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

相比之下,他们更关注腾讯的政策。是的,他们喜欢用“政策”这个词。几乎所有与腾讯关系紧密的公司都希望可以先一步获知平台的机制走向,业务模块的更新或变化。在采访中他们也都强调,自己很遵守规则,是个“乖孩子”。有的创业者甚至说,公司成立第一天起他们就具备高度的敏感性,时刻掌握微信政策的动向。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这些公司是基于腾讯底层服务搭建的产品。他们享受到很多便利和收益的同时,难免会受限。比如,备受期待的小程序是基于Html5,相比原生APP的用户体验,页面转换受制于网络和技术会出现缓慢、卡顿等现象,所以微盟这样的公司也并没有放弃自己的APP。

上述投资人坦言,目前Facebook确实没有孵化出特别大的公司,如果公司想做大,需要拥有自己的账户体系,或者拥有自然的用户流量。如同淘品牌想出淘,难度会比较大。面对这样的项目,投资人通常希望未来公司有独立获取客户的能力,而不是永远成为夹心层,但不一定是现在。

(来源:中国企业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