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网约车风云:不一样的众生相

导语:暗流已经涌动,呈现出不一样的众生相。无论司机还是乘客,都面临着新的选择。

网约车风云:不一样的众生相

“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拉活了,特别是去汽车站和拱北口岸的时候。”听到网约车将合法的消息时,开了1年多“滴滴快车”的王师傅异常兴奋:终于要与总担心被罚款的日子说再见了。

今年11月1日起,交通运输部等7部门联合颁布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行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将正式实施。这标志着酝酿两年之久的出租汽车改革及网约车新政即将落地,网约车走向合法,“新打车”时代正在到来。

然而,关于网络预约出租汽车(下简称“网约车”)的争议并未停息。国庆长假过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大一线城市公布了关于当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的征求意见稿,随后杭州、中山、惠州等城市跟进。

这些网约车地方新政分别从平台、司机、车牌、车辆等方面对网约车提出更为具体的要求,欲从市场准入端开始实现网约车与传统巡游出租车的错位发展、融合发展,缓解城市居民“出行难”“打车难”的问题。

一石激起千层浪。新政势在必行,尽管珠海网约车实施细则还在酝酿中,但暗流已经涌动,呈现出不一样的众生相。无论司机还是乘客,都面临着新的选择。

黑与白

“内心点赞,但依然忐忑”

“注意!华发商都周围有便衣执法人员,小心点!”唐发的手机传来频频的振动声,他所加入的一个网约车司机微信群里,不时传来类似的“提醒”信息。

“收到。”唐发简短地回了下,把车连忙掉头,关掉网约车平台软件,向家的方向驶去。

进入网约车行当虽然不到两个月,唐发在微信群里“老司机”的带路下,已是轻车熟路,多次成功躲过交通执法部门的“法眼”。“毕竟现在我们这些网约车还没有正式的合法身份,执法部门抓到你,也只能自认倒霉。”

尽管私家车保有量只有广州、深圳的约1/6和1/8,但珠海非法营运查处数量居全省第二。2015年,珠海市交通执法局通过采取专项整治、错峰执法、跨区执法、联合执法、微信举报等形式,共查处九座以下小汽车非法营运(含网络平台的“专车”)案件1365宗,移交交警部门暂扣驾驶证驾驶员1215人,吊销驾驶证驾驶员71人。

和很多网约车司机一样,唐发进入这一行来自朋友的鼓动。只需下载注册一个软件,“有空的时候就出来跑跑,一个月好说歹说也能赚个四五千元”。

可现实却并不是那么美好。“第一个月只赚了1300元,付出的时间与收益完全不成正比,有时甚至还要受些窝囊气。”唐发说,他曾有次因为堵车,晚了两分钟接到乘客,没等他解释,乘客二话没说,就给他“差评”,然后扬长而去。好不容易挣到的“五星级”评价,一下子把他打回“四星级”,险些失去了开专车的资格,而专车意味着收费较高以及较高等级的车辆。一些乘客的“飞单”行为更是让他哭笑不得。

对网约车新政出台以及社会广泛关注的各地实施细则,他显得有些坦然。“我并不是专职网约车司机,如果实施细则出台后,我进不去,那也就没必要再做下去。”

看到国家承认网约车的合法性,专职司机孟丽打心里“点赞”。“这说明我们再也不‘黑’了。”

今年5月,她坐了一趟网约车上班,觉得体验不错、司机态度好,收入也不错。于是她下载了平台软件,用自己的私家车,注册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

她很快享受到了这种新业态带来的“红利”。“最高的时候每天纯收入有1300元,今年8月前每个月有8000元的纯收入。”新政出台后,受到鼓舞的孟丽全职做起网约车司机,甚至追加投资,贷款买了一辆10多万元的新车,准备大干一场。

然而,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等城市的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让她有些低落。“多数细则对车型作出了具体的规定,说白了就是让大排量的、等级高的车辆进入网约车市场,如果珠海也这样,显然我新买的车达不到这个标准,很可能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开一天网约车就当好一天的司机。”接下来怎么走,孟丽有些忐忑和迷茫。

忧与喜

“如果我是乘客,也愿意坐专车”

10月15日,已有18年从业经历的出租车司机高元庆,驾驶着出租车漫无目的地游荡在珠海前山。离搭载上一位乘客已经过去10分钟了,他依然没有迎来新的客人。

“现在生意真不好做了,客少不说,份子钱压力也挺大的,睁开眼每天12小时里至少要挣够230元。”他不禁想起过去的好时光。

2013年之前,珠海出租车行业里,不管是私人持牌者、出租车公司还是出租车司机,凭借着较大的客流量和市场主导地位都曾取得丰厚的受益。高元庆说,他曾月入近万元,那时珠海车辆不多,路也比较好走,每天都停不下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可到2014年,他发现坐出租车的人少了,一天怎么跑下来,都已经很难赶得上过去的收入水平,刚开始他以为是来珠海的人少了。

原来是新的业态出现了。网约车这条“鲶鱼”的进入,开始搅动珠海出租行业的“一池春水”,使在封闭式环境中经营的行业面临明显冲击。

《2015年珠海市交通发展年度报告》显示,珠海2015年总客运量6805万人次,日均客运量18.6万人次,同比减少了8.8%,出租车客流量下降较大。

“后来老乡告诉我,原来大家都用智能手机叫车了,下载一个软件,就可以让私家车来接。很明显是这些私家车抢走了出租车的部分客源。”高元庆说,自己开着辆快要报废的“老爷车”,看起来“又小又脏”,在路边巡游时,一些市民宁可等下一辆车,也不愿上他的车。“如果我是乘客,也会选择干净舒适的私家车。”

高元庆认为这个时代变了,自己年龄已大,智能手机用得也不顺溜。他感到自己会像那辆“老爷车”一样,即将被这个时代淘汰。“我只有两年就退休了,一切都顺其自然吧,总会有个说法的。”他说。

在从业4年多的出租车司机郑师傅看来,网约车新政的出台对很多出租车司机来说则是一个机会。

“网约车合法化之后,一些有经验的出租车司机可以转型去做网约车司机,熟悉珠海路况,成本低,压力也小些。”郑师傅现在开夜班,平均每晚不到35单,有时到了下半夜,他索性把车停在路边睡上一会。“除掉份子钱还有燃油税,一个月挣不到4000元。什么都在涨,收入却在下降。”

他是这样盘算的,等珠海的网约车实施细则落地后,条件合适自己就去买辆车,转型为全职专车司机。

不过,网约车市场似乎已不像此前那般乐观。

“怎么同样的距离要25元,一下子贵了差不多10元?!”这阵子,住在前山的市民张超突然发现“滴滴打车”的“画风”变了:优惠少了,实付的车费多了。他说,现在一般网约车只比普通出租车优惠一点,从价格上来看差距已经不大了,说明网约车公司已经调整策略,减少了对司机和乘客的补贴。

最近一些城市出台的网约车实施细则意见稿,让张超感到一些忧虑。他发现这些新政都提高了网约车的门槛,网约车的数量肯定会减少,价格也随之上涨。

“通过政策来实现传统出租车和网约车差异化发展,到底可不可行?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坐得起高价车的。”张超表示疑问。

管与治

“以前可以‘丢车保帅’,现在得平衡兼顾”

“我们这个行业目前的管理水平已经跟不上科技和市场的变化了。”从业22年、几乎完整见证了珠海出租车行业发展史的李基袖满腹感喟。

珠海出租车行业拥有一个市场化的开端。1993年,珠海在全省率先开展出租车牌照拍卖,私人可竞拍牌照。而随着新牌照停止增发,牌照资源高度垄断,造成持牌人收入丰厚,司机待遇却是每况愈下,出租车市场时有乱象。

李基袖回忆,2011年,珠海开始着手推动出租车行业改革,重新确立出租车行业的公共事业性质,以企业竞拍牌照代替私人持牌,同时增加出租车数量。此后,珠海通过“拆牌”方式,把既有出租车牌照根据年限“一拆二”“二拆三”,当年新增出租车运力300—400辆。“这些改革都克服了很多阻力,取得了一定成效。”

数据显示,“十二五”时期,珠海出租车从1852辆增加到3187辆,增长为72.1%。“珠海市场就这么大,加之网约车和‘蓝牌车’抢夺市场,怎么养活这些司机?”基于对行业的长期观察,身为珠海市人大代表的李基袖连续多年提交的议案都是关于如何加强出租车行业的管理服务。

行业微观市场变化的背后,还有珠海整个交通环境的变化。2015年,珠海市机动车保有量45.6万辆,比2014年增长6.5万辆,增幅16.6%,机动车的增量和增速均为近10年来的最高值。

相伴而来的是交通拥堵的加剧。数据显示,珠海主城区日晚高峰道路平均车速从2011年的26.7公里/小时降低到2015年的21.8公里/小时,拥堵范围2015年比2011年扩大了1.3倍,拥堵范围还继续在加大。

在李基袖看来,随着网约车的合法化,网约车和传统巡游出租车成为平等的市场主体,如何平衡两者,既做到便捷市民出行,又不让珠海饱受交通拥堵之苦,需要更多的智慧。“以前可能可以‘丢车保帅’,现在则得平衡兼顾。”

“网约车有法可依,有法可究,出租车和网约车公平竞争,之前的对立情绪将得到缓解。”珠海英伦交通运输有限公司行政总监刘永军表示,相较于长期受规范化监管约束的传统出租车行业,网约车此前一直处在“灰色地带”,如今随着新政出台,对专车平台和司机加强监管,双方能够在相对公开、透明、平等的条件下开展竞争。

珠海市出租小汽车行业协会秘书长曹伟强认为,传统出租车和网约车是一个硬币的两面,网约车新政的出台对珠海出租车行业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这让传统巡游出租车与网约车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倒逼租车企业向网约车平台学习,提高自身的竞争和服务能力。”

曹伟强表示,多地网约车新政提出要促进巡游出租车转型升级,规范网约车经营,推进两种业态融合,统筹乘客、驾驶员和企业的利益,循序渐进、积极稳慎地推动改革。“随着珠海新政的落地,城市交通治理也将迎来新的局面。”

国家关于深化出租车行业改革的意见也指出,未来出租车将逐步取消有偿使用费,并依照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办理变更手续,不得炒卖和擅自转让。由各方协商确定并动态调整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通过改革经营模式,降低过高的承包费和抵押金等,有效降低驾驶员负担。不少出租车司机也期待,这些举措能早日落到实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