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网易游戏霸榜 App Store,这个局面可以维持多久?

本文来自《好奇心日报》,更多好文章请在各大应用商店搜索“好奇心日报”。

从九月底开始,网易游戏在 App Store 应用畅销榜上的表现亮眼:前五款游戏中,他们占了四款;截止目前,畅销榜中前 5 位中依旧有 3 款网易自己的游戏:《阴阳师》、《梦幻西游》、《倩女幽魂》,原本的《大话西游》目前位居第 8 位。

而在应用数据研究公司 App Annie  9 月全球游戏收入排行榜上,网易有三款作品跻身前十。《梦幻西游》名列第二,《大话西游》、《倩女幽魂》名列前十最后两位。另一方面,《阴阳师》位于下载排行榜的第十位。

网易游戏霸榜 App Store,这个局面可以维持多久?

时间回到两年前,霸榜的公司是腾讯。2014 年的时候,畅销榜前十有超过一半的都是腾讯的游戏,比如你熟悉的《全民飞机大战》或者《天天飞车》。在今年 3 月腾讯互娱的年度大会上,国内大部分游戏厂商都选择了腾讯作为自己的手机游戏发行商,西山居、畅游、盛大、巨人……看上去,腾讯的强势不可避免。

网易霸榜难免会引发一个讨论:腾讯是不是不行了。在畅销榜的 Top 20 里,腾讯也只有四款左右。要不是《王者荣耀》这款号称“手机上的《英雄联盟》”的 MOBA 类手游,腾讯在 Top10 里几乎要全军覆没。

网易真的做得那么好,以至于在手机领域游戏里超过了全球游戏收入第一的腾讯吗?

网易游戏霸榜 App Store,这个局面可以维持多久?

从榜单看似乎有这样的趋势,但实际上榜单并不代表绝对收入。今年 8 月初,App Store 畅销榜发生了一些变化,短暂时间改名为“收益榜”又复归原名,背后其实是排名算法的改变。

“(现在的)畅销榜算法复杂,不但考虑收入,更像是一个人气榜,会考虑活跃用户数、付费用户数等等。”国内移动游戏媒体触乐网的编辑高洋告诉《好奇心日报》记者。

在算法变化之后,新用户付费、二次付费等权重在排行因素中增加,排名靠前的游戏,并不一定代表收入更高。更何况,还有刷榜和自充等因素影响着榜单的可靠性。即便是网易和腾讯这样大公司的产品,真实的收入数据也只掌握在他们自己的手里。

从其他第三方机构以及财报的公开数据来看,网易离腾讯距离还很远。根据腾讯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171.24 亿的游戏收入中手游占 96 亿元,而同期网易虽然没有公布手机游戏收入,但总游戏收入也只有 64.38 亿元,其中还包括了《守望先锋》这样大热的端游作品。在App Annie 的移动应用公司每月收入排行上,虽然网易的排名从 8 月的第五跃升至第二,腾讯第一的位置依旧稳如泰山。

网易游戏霸榜 App Store,这个局面可以维持多久?

虽然数据上是这么说,但在众多玩家眼里,网易还是他们最看好的游戏公司。在各种腾讯代理或者推出新游戏的下面,批评声总是不绝于耳;抄袭、山寨、“想一想不充钱会变得更强吗”依旧是大多数人对腾讯游戏产品的第一印象,而对于网易,除了之前《魔兽世界》强制月卡的事件,大多数玩家对网易还是抱着支持的态度。

“网易是在众多中国互联网公司里,能被用户上喊上‘有情怀’的少数公司之一。”飞鱼科技的公关总监沈新华说。网易的产品似乎都带有情怀的特征:口碑极佳的网易云音乐,或者一直打品质牌的网易严选。

而在游戏方面,你很难说网易的游戏就一定要比腾讯好玩。“好玩”毕竟是主观感受,但网易的游戏确实有那么一些不一样:一方面它的传承度非常好:《梦幻西游》和《大话西游》,这两款网易的西游系列游戏在十多年前的网络游戏时代,在玩家知名度上就是可以和《魔兽世界》比肩的产品。在移植手游以后,基本上保证了原有的品质,继承了此前培养出来的大批用户,并成为了 App Store 畅销榜的常青树:《梦幻西游》从去年三月起,基本上包揽了 App Store 畅销榜榜首,最近才让位于网易的新作《阴阳师》。

另一方面,网易在手机游戏上有过许多不一样的尝试。比如去年网易推出的两款免费解密游戏《花语月》和《惊梦》,如同独立游戏一般的美术风格和背景音乐,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款大厂推出的作品。

网易游戏霸榜 App Store,这个局面可以维持多久?

最好的例子是《阴阳师》。如果说《大话西游》和《梦幻西游》的成功是吃了端游时代的老本,《倩女幽魂》是通过和《微微一笑很倾城》这部最近大火的网剧,以及剧中的主演杨洋的联动营销而迅速上位,那么《阴阳师》的成功则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最初在 5 月 20 日网易游戏公布这部产品的时候,《阴阳师》并没有受到太多注目。不愿提供真实姓名的“叶生”是国内一家老牌游戏公司战略分析部门的分析师,他和他的团队最初给这款游戏的判断是畅销榜三十左右,如果有一些临时的活动,“可能会冲到前五的样子”。毕竟,此前水土不服的日系游戏太多了,日本热门游戏《怪物弹珠》腾讯拿来做代理,不到一年就以停运告终。

但最后,《阴阳师》成为了上个月最热门的一款游戏,也是这个社交媒体上讨论的焦点,大家都在讨论你今天画了什么符、有没有抽到 SSR,引发了众多脸黑的“非洲人”要和那些“欧洲人”绝交;一大波同人创作也随即跟上,比如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之间那一点暧昧的基情,当然两者的共同点除了性别之外还有“非洲人”都抽不到。

对于玩家来说,这是一款玩起来要投入很多精力、很靠运气,但可以算是好玩的游戏。对于行业里的人来说,《阴阳师》则是一个新的“爆点”。

“这个市场沉默了半年,而《阴阳师》正是大家都需要的一个爆点。”叶生说,“它让大家看到‘啊!我这样做可以成功’ ,或者说,终于有一款大家看不懂的游戏,它成功了。它提供了一个新的类型、一个新的角度,让人可以去借鉴、去学习甚至抄袭,大家需要这样的一种产品。”

也就是说,网易的这款《阴阳师》,为广大游戏从业者提供了一个新的成功可能性。即便在专业人士眼里,这款游戏的数值系统来源于 2014 年一款名为《魔灵召唤》的韩国热门手游甚至改编以后更糟糕了,但它的那层“皮”,也就是二次元的人设、故事剧情和声优,还是唤起了大量玩家的好感。

网易游戏霸榜 App Store,这个局面可以维持多久?

网易的另一款作品《梦幻西游》其实也是同样的“爆点”。

在 2015 年 3 月《梦幻西游》推出并获得成功之后,市场涌入了一大批类似的 MMORPG,也就是我们俗称网络游戏的手游改编作品。《热血传奇》、《征途》、《诛仙》、《剑侠情缘》…… 如果一个十年前的电脑玩家穿越到了现在,会欣喜或者哭笑不得地发现,十年过去了,在手机这种新的设备上,大家玩的游戏和十年前几乎一样。其中,《梦幻西游》的市场号召力建立在网易的自主研发之上。

“自研这个东西积淀还是比较重要的。后来的人很难再去切入《梦幻西游》这样的游戏类型,你的底蕴实在太少。不管是技术、策划、美术,还是用户群的积累。你始终是一个追赶者,(要追上它的话)要么等它犯错,要么做出一个特别突破的产品。”叶生说。

自主研发游戏是网易的特点,比起靠着《穿越火线》、《地下城与勇士》、《英雄联盟》三款代理游戏成功的腾讯,网易从电脑游戏时代开始就以自研为主。手游时代,网易虽然起步得晚,在腾讯入主市场一年后,也就是 2014 年中之后才正式推出一些重量级作品,但因为此前自研能力的积累,转型开发手机游戏耗时并不长。2014 年网易只推出了十余款手机游戏,2015 年这个数字是 80 多款,截至目前,网易游戏官网上已经有超过一百款手机游戏,其中代理的不过十几款。

“当所有人都觉得手游只有半年周期的时候,网易做了《梦幻西游》;当所有人都觉得二次元重点是文化感觉的时候,网易做了一个重点放在内核的产品《阴阳师》。”小米科技投资部,MIUI 生态及游戏负责人孙志超对《好奇心日报》的记者说。

“网易作为强势开发商的角色出现……这固然一方面是因为,其长年积累的研发经验、研发态度和研发人才;另一方面,也是用数量来保证成功,开发出多款质量上乘、切各种不同用户群的产品,甚至每一个品类都做多个比竞争对手略好的产品,最后成功一两款,然后重金推广,产生正向循环,并再次强化品牌和用户群。”孙志超说。

然而在国内,单单游戏好,并不能一定保证游戏的成功。正如叶生提到行业里经常说的一句话:“安装包里的故事只是这个故事的 30%。”剩下的三分之二,还要看市场环境和渠道。

《阴阳师》是一个典型案例,二次元的大环境风潮,加上精准的用户定位以及渠道:9 月 7 日,《阴阳师》和 B 站翻唱圈 Up 主合作的同人曲《百鬼阴阳抄》是一个重要的节点,超过 50 万次的各种版本点击,让大量热爱二次元和日本阴阳师文化的人了解到了这款游戏;一周后歌曲登陆网易云音乐,网易游戏又圈了一波自己的用户。现在,网易又邀请玩家赴日进行《阴阳师》主题旅游。

“很多不被看好的产品反而取得了优秀的成绩,比如《率土之滨》,《阴阳师》等,一些下了大血本的产品反而血本无归,比如《天下》,所以这也验证了这个行业里面本就没有什么规律可言,唯天时地利人和而已,天时即市场环境,地利即市场渠道用户,人和即产品本身,三者缺一不可。”Jay Zhuang 说。他曾经先后在网易游戏和腾讯游戏任职,现在自己成立一家小型游戏公司。

网易游戏霸榜 App Store,这个局面可以维持多久?

《率土之滨》,网易一款三国背景沙盘式战略手游,玩家从某个州开始,一步一步攻占天下十三州,入主洛阳。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天时地利正在变得对网易有利。在这次的采访中,受访者们都不同程度地谈到了在如今的手游市场环境里,传统渠道的作用正在弱化,而这正是网易没什么优势的地方。在渠道方面,网易云音乐之类的应用的流量,肯定比不过它竞争对手腾讯的微信 QQ。

整个手机游戏的人口红利时代在过去,现在已经不是曾经人又多又好骗的年代。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全球在放缓,而 根据外媒的 Recode 的报道 ,美国智能手机用户月均下载 App 数量已经逐渐降为 0。

移动应用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曾经同质化的应用充斥整个市场,用户不知道怎么选择也没得选择。渠道很有话语权,谁能接触到更多用户谁就赢了。

“那个时代玩家很容易满足,给屎也吃。现在当然还存在一批这样的用户,但确实更多的玩家会主动选择更好的游戏了。屎吃多了也会知道辨别口味了!”高洋说。

这对于更敢于尝试更多产品、产品质量也有一定保证的网易来说,当然是利好消息。问题在于,在这样的市场变化中,网易如今的强势还能保持多久?

自研能力和众多以研发见长的工作室是网易的优势,但同样带来的是游戏研发的高投入高成本,这意味着整体的利润率的低下,以及风险。在手游增长速度最快的时候,也就是前两年,据称网易成立了超过 100 个项目,现在这个数字肯定有所下降;但没人知道下一款类似《阴阳师》的作品会在什么时候出现,而自研之外,代理运营并不是网易最擅长的。

MMORPG 在手游上的风潮正在过去——正如电脑游戏上《魔兽世界》这类游戏的逐渐衰弱一样,移植到手机或许只是延缓了这一进程。射击类、MOBA 类的游戏或许将成为新的主流,大大小小的手游厂商都开始慢慢新的尝试,网易也推出或即将推出类似《永恒边境》、《坦克连》或者《代号 S7》这样的射击类游戏作品,这又是新的不确定因素。

当然,腾讯是始终存在的强势竞争对手。虽然渠道的作用在弱化,但这不是说 QQ 和微信就不再成为腾讯的优势了。如果没有什么独家代理的产品,玩家可能就不会再去装某个应用、访问某个商店,但只要有社交关系的需求,玩家的微信或者 QQ 很有可能始终存在。

“渠道的份量比前两年确实差了很多,这里要区分对待,渠道有两种,一种叫腾讯,一种叫腾讯以外,变差了的是后者。外部小渠道买流量,一个人要几十块钱;腾讯呢,一个用户内部结算,不到一块钱。至于说用户自主选择,主要是在精细化营销方面,是腾讯的劣势,所以会有像《阴阳师》,《崩坏学院 3》这样产品的崛起,也都是精细化运营的结果。”Jay Zhuang  说。

“网易目前在 App Store 上的强势,是暂时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好奇心日报》的记者。“这是建立整个腾讯互娱上半年截至 6 月份就已经完成了全部 KPI 的基础上的胜利。已经有消息说,互娱明年 KPI,要在今年的基础上增加 30%,如果下半年互娱继续提高收入,无疑是给自己挖坑。”

这样看来,这次网易的霸榜,或许只是腾讯养精蓄锐,确实,比起上半年又是《热血传奇》又是《火影忍者》,今年 6 月至今,腾讯没有推出什么新的重量级游戏。

谁都不知道到明年,霸榜的人究竟会是谁,是网易、腾讯还是百花齐放。毕竟对于玩家来说,腾讯或者网易谁霸榜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谁能推出更多好玩的、有趣的游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