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撕下“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标签,OPPO为何再次聚焦拍照?

撕下“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标签,OPPO为何再次聚焦拍照?

“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OPPO要放弃这条火遍大江南北的Slogan了。

近日,OPPO发布旗舰机R9的手机版OPPO R9s/R9s Plus,售价分别为2799元、3499元。在发布会现场,OPPO同时宣布改变产品宣传策略,再次把OPPO的拍照基因推到了大众面前,把新Slogan确定为“这一刻,更清晰”。

事实上,从R7开始,“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广告语由于击中了用户诟病已久的续航痛点而大受欢迎,同时也提升了OPPO在市场中的品牌影响力,当然也带来了不错的销量表现。

根据今年8月Gartner发布的2016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报告,OPPO已经成为三星、苹果、华为、小米之外的前五大手机厂商之一。

在前五大厂商中,OPPO的表现最为亮眼,报告显示第二季度出货量为1849万台,同比增长了129%,市场占有率达到了5.4%,而去年同期销量仅为807万台,市场占有率为2.4%。

但是,如今包括华为、中兴,甚至Vivo都拿拍照做文章,就连iPhone 7也在双镜头上花了不少心思,宣传其拍照功能,可以说市场竞争者众,OPPO为何在这个时候转变策略,再次聚焦拍照就显得有些突然,而且是在一个升级版本的发布会上。

对此,OPPO副总裁吴强坦言,这样的改变确实会有些风险,不过经过一年半的推广,“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已经深入人心,达到了推广目的,是时候转变策略了。

吴强提到,在中国的企业存在一种现象,某一种模式成功之后,就会引来大批追风者。前几年,各家厂商开始学习小米的互联网思维,近两年发现OPPO、Vivo模式带来的增长,又开始学习OV了。现在,主打拍照功能又掀起了一波跟风潮。

不过,吴强表示并不担心竞争对手超越,因为竞争一直都存在,主打拍照的品牌也不只OPPO一家,用户如何选择还是取决于厂商对目标用户需求的理解。

吴强的自信源于OPPO天然自带的拍照基因,从OPPO首款手机A103,到支持美颜自拍的U701、搭载旋转摄像头的N系列,以及如今的OPPO R系列产品,OPPO的每一代手机产品都在拍照领域进行优化和升级。

根据OPPO最新用户调研还发现,用户对手机拍照最不满意的地方,依然是“拍照容易糊”和“夜拍暗,噪点多”这些基本需求,归纳起来就是拍照不清晰。这也是为何OPPO把新Slogan定义为“这一刻,更清晰”的直接原因,之后OPPO也会持续强化“拍照清晰”标签。

另外,截至今年9月,OPPO在拍照领域已经申请了1116项专利,单在防抖、美颜算法和旋转摄像头等领域,就获得了289项核心专利。除此之外,今年8月,OPPO还与高通达成了新的3G和4G中国专利许可协议。

事实上,今年高通已经与华为、中兴、TCL、小米、酷派等超过110多家国内手机厂商签订了专利授权协议。不过也有个别厂商以高通垄断、收费不合理为名拒付专利授权费。

吴强则认为向高通付一定专利费是互相尊重的表现,因为虽然从产业角度而言是上下游关系,但互相更是合作伙伴。他坦言虽然行业普遍认为高通收费不合理,但是高通的商业模式就是卖芯片,依赖于专利授权。而且高通的专利授权收费规则对外是明码标价,你用了就应该按照规则来付费。

“就好像你去饭店吃饭,点菜的时候会看价格,但是却在吃完饭的时候说这个菜太贵了,可不可以不买单?这就说不过去了”,吴强举例说。

谈及三星Note 7爆炸事件对中国手机厂商的影响,吴强表示最大受益者很明显是苹果,紧接着是华为,而OPPO只能算是捡个漏。

吴强还透露今年对手机市场整体销量预估失误,导致产业链供应不足。以R9为例,由于缺乏屏幕,8、9、10三个月间严重缺货,后来追加订单时发现就很困难,因为供应商排期已经满了,但销量却超乎订单预期。其实,今年的中国手机厂商们大多都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已经演变为行业现象,这源于供应商以及厂商对中国手机市场趋于饱和,销量下滑的理解偏差所导致。

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上游供应链对于手机厂商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啊。

毫无疑问,出海成为今年的另一个热门话题,OPPO也早已布局海外市场,吴强表示下一步将继续深耕包括印度在内的东南亚市场,而印度作为中国手机厂商的下一个目标市场,如今看来各家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根据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研究报告,今年第三季度印度市场手机出货量达到3500万部,同比增长25%。其中,OPPO、Vivo、小米的市场份额都有所上升,并进入前十。Counterpoint报告还指出,OPPO、Vivo之所以能够打进前十名,这得益于线下经销渠道的大力推广。嗯,在中国屡试不爽的策略,在印度同样适用。

而针对网上OPPO农村包围城市,现在要从三四线城市入侵一二线城市的说法,吴强并不认同。“OPPO最初无论是在一二线还是三四线城市都有布局,只是一二线城市推广力度不如三四线城市声势大,感知不是很明显,才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他解释说。

吴强表示,OPPO从来不会喊出何时成为行业第一的口号,也不会对外宣布产品销量目标,更没有太冒进的大动作,依然是秉持着一个阶段只做好一件事情。与OPPO理念相对的是,就在上周李克强总理参观OPPO生产车间时,却对OPPO说:不要安于现状,鼓励争取第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