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本文转载自机器之心微信公众号(ID:almosthuman2014),原文选自CB Insights,由机器之心编译 ,参与:李泽南、杜夏德、吴攀、武竞、李亚洲

CB Insights 今日发布了一篇关于谷歌业务战略的深度分析报告,盘点了谷歌在人工智能、云服务、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电信与能源、运输与物流、硬件和服务平台等众多领域的业务和战略。其中人工智能是贯穿谷歌所有方面的创新的线索。

自 1998 年谷歌在加利福尼亚州门洛帕克的一间车库变成一家公司以来,它已经发展成为了后 .com 时代企业创新的火炬手。谷歌对长远创新的亲睐体现在多个方面——从其广为人知的员工可用于个人项目的「20% 个人时间」政策(这个政策导致了 Gmail 和 AdSense 的诞生),到其在 2009 年成立的准独立的风险资本部分 Google Ventures,再到其面向未来创新的「登月计划」的 Google X 创新实验室(已改称 X)。

但是,近些年来,该公司已经开始转变其实验性的方法、有风险的研发和分散式的公司结构了。

在 2011 年执掌谷歌后,CEO Larry Page(现为 Alphabet 的领导者)就宣布谷歌将在「更少的箭头后放更多木材」,要向更重要的方向投入更多资源:从民主化的自下而上的创新方法变成更为自上而下的重点式战略。

实际上,据报道「20% 个人时间」政策在近些年来已经受到了限制,需要更多的管理批准和监督。

与此同时,谷歌已经从核心的搜索和广告业务扩展到了更为广阔的业务领域,其涵盖了从消费硬件到汽车到电信到医疗到风险投资等众多领域。

去年十月份的 Alphabet 组织架构重组就是为了这个庞大的规划网引入更大的结构、透明度和财政责任。为了同样的目的,该公司还在今年七月份聘请了摩根士丹利在财务纪律(financial discipline)享有盛名的资深高管 Ruth Porat 作为首席财务官。

一年来,这些举措已经给山景城应对收购和研发的方法带来了明显的改变。新的股权激励将会将员工的奖励和个人单位绩效挂钩。在 X 实验室,负责人 Astro Teller 曾写了需要推进登月项目「毕业」——「毕业」是指项目最终成长为 Alphabet 企业家族中可扩展的团队和产品。以 GV 为例,该投资部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领导了,其规模以及尤其的种子交易截至今年目前为止已经缩减了。

由于该公司幅员辽阔,我们使用了 CB Insights 科技市场智能平台中的许多工具来提炼 Alphabet 组织范围内各个单位的收购、投资和研究/专利活动,从而获得了一个关于其未来战略的数据驱动的视角。鉴于该公司运营范围的辽阔,我们不会触及每一项计划和部门,而只关注推动谷歌系向前的主要和反复出现的主题,其中包括:

  • 推进云和硬件:Alphabet 推动增长的领域已经不再限于广告了,也在研发、收购和投资有可能实现收入和带来利润的业务和领域,例如高级移动和智能家居硬件,尤其是云和企业服务。比如谷歌在 Nest 之后最大的收购 Apigee 就是一家已经上市的企业云公司。

  • 人工智能优先(AI-first)战略:该公司正在利用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专家人才(包括那些通过 DeepMind 收购吸纳进来的)来差异化自己在上述部门以及搜索和广告、整个面向消费者的网页服务和其它 Alphabet 单位的产品。谷歌新款的高端移动和智能家居设备就是提供一些人工智能服务的渠道。

  • 关注增强现实/虚拟现实、自动驾驶和数字医疗:投资、收购和山景城的专利数据范围包括自动驾驶、可穿戴、人工智能驱动的医疗和为全球更大范围的人口提供网络接入。

  • 收购再次回升:该公司在 2016 年第 3 季度进行了 9 次收购,是自 2014 年第 3 季度以来最多的。这说明了该公司的兼并收购(M&A)意愿的复兴,因为其已经表现出了进一步拓展移动硬件(包括 Pixel 手机和智能家居中枢)、企业云服务、交通/物流、虚拟现实等领域的打算。

  • GV 已经大大退出了种子市场:GV 已经基本上不再投资年轻的创业公司了。其种子投资上的行为已经较去年同期下降了 85%,在 2016 年上半年完全没有任何新的种子交易。

  • 规范其它登月项目:控制开支和强迫登月项目概划盈利的途径。这让该公司启用了资深人士和重组了团队以实现业务化,另外还招募了一些外部行业资深人士来推动 Loon 和自动汽车项目的商业化。

目录

  • 谷歌核心的一些背景

  • 收购

  • 投资

  • 谷歌

  • GV

  • 谷歌资本

  • 专利数据分析

  • 按领域划分的 Alphabet 计划

  • 人工智能

  • 云与企业

  • 消费硬件和平台

  • 增强现实/虚拟现实

  • 电信与能源

  • 交通与物流

  • 医疗保健和数字健康

  • 金融科技

  • 结语

谷歌核心的一些背景

在我们深入到 Alphabet 未来战略背后的数据之前,我们必须快速了解其目前最成熟和最盈利的业务线:谷歌搜索和广告。

提醒一下,现在的谷歌包含搜索、地图、云和企业、谷歌品牌的硬件和操作系统(Chrome、安卓等)和 YouTube。其它所有单位(从投资部门(GV、Google Capital)到 X 部门)现在都直接隶属于 Alphabet。但我们将统一使用「谷歌」进行指代,不管它现在确实属于谷歌还是在 Alphabet 之前属于谷歌。

2016 年第 2 季度,该公司的总收入(top-line)和净收入(bottom-line)增长超出了分析预期。主要在谷歌的核心广告业务的推动下,Alphabet 的季度收入跃升了 21%,增长至 215 亿美元,利润则增长了 24%,超出了市场预估。这种强劲的势头的推动力来自向移动平台的成功过渡,其中包括新的移动广告格式和更好的效果评估。

尽管上个季度的结果大部分是积极的,但也存在一些可能会影响长期前景的趋势。首先,谷歌广告业务的收入中来自其自家网站的份额在 2016 年第 2 季度首次达到了巅峰的 80%,而在 2011 年时这个比例是 70%。这意味着未来的广告增长将前所未有地更加依赖于谷歌向其自己网站(例如搜索结果和谷歌新闻等等)的流量引导,而不是向网络成员的网站。

移动广告通常比桌面广告的利润低,所以谷歌的成功是在每次点击的收入(CPC,当消费者点击广告商的广告时,广告商向谷歌的平均付费)更低的情况下实现的,其巨大的增量抵消一些这种情况的影响。2016 年第 2 季度在自家网站的 CPC 仅有两年前自家网站的 CPC 的 76%。

应用程序和连接设备数量的激增也带来了挑战,因为在 Facebook 和微信等应用程序占用大量用户在线时间,以及新一代设备(如智能家居中心)导流搜索流量成为潜在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还不清楚谷歌的搜索引擎是否会继续占领主导地位(例如通过亚马逊的 Echo 智能家居设备和其 Alexa 语音助手直接进行的搜索)。

事实上,谷歌在全球数字广告支出中所占的份额持续下降,因为像 Facebook 这样的国内竞争对手以及百度和阿里巴巴等国际竞争对手都在持续增加市场份额。

谷歌的广告业务使公司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稳定,同时它的财务手段也成为其登月计划(moonshot)的支撑。然而,尽管 Alphabet 的业务数量庞大,其财务业绩和增长前景仍然严重依赖于谷歌的原有业务(广告占了 Alphabet 2016 年第二季度收入的 89%)。其核心业务的卓越表现在其它不稳定的业务中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山景城(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县)已经敏锐地觉察到谷歌的收入来源是缺乏多样性的。当我们通过它的子公司深入了解 Alphabet 的活动时,我们将看到寻找新的增长途径是如何塑造了该公司的战略的收购。

收购

传统认为谷歌是最有收购能力的科技公司之一,但它的收购步伐速度放缓,并导致了 Alphabet 架构下的机构重组。

自 2001 年以来,该公司已经进行了近 200 次收购,引进外部人才和扩展新的部门,并在这个过程中创造了 Larry Page 的另一句「牙刷测试(toothbrush test)」技术格言,来确定并购目标是否值得。(目标是必须开发客户认为每天都不可缺少的产品。)

我们的收购跟踪工具包括在山景城稳定的收购流中的每个收购记录。Alphabet 今年迄今(16 年 10 月 10 日)已经收购了 13 家公司,仅在上个月就进行了 3 次收购,其中包括 6.5 亿美元收购上市云公司 Apigee。我们使用 CB Insights Acquirer Analytics 工具跟踪谷歌自 2010 年以来的并购活动: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在这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谷歌一直是技术并购的主导力量;活动在 2014 年达到顶峰,因为谷歌在第二季度收购了十多家公司,远远领先于那一年其它科技巨头的收购规模。然而,该公司的收购步伐大幅放缓,Alphabet 重组,并在 2016 年上半年大幅下降。最近一个季度的收购活动增加,虽然是否为昙花一现还有待观察,也或许是山景城适应了 Alphabet 的新收购速度释放的信号。到目前为止,2016 年第四季度,Alphabet 只收购了 Famebit,一个可以帮助商业品牌与 YouTube 上的视频创作者建立联系的平台。

除了最新的财务紧张问题,近十年来大规模收购带来的低迷结果可能也促使了公司收购活动的暂停。该公司快速地收购了至少 7 家机器人公司——Schaft , Industrial Perception , Meka Robotics, Redwood Robotics ,Bot & Dolly , Holomni , 以及最著名的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触发了 2014 年的炒作高峰(如趋势图所示,如下),但这些公司从来没有合并成为一个高效的机器人公司。

前安卓负责人 Andy Rubin 带领了机器人浪潮,但 Rubin 于 2014 年 10 月离开公司创办全球硬件创业孵化器 Playground Global。失去了有远见的人物可能会阻碍机器人部门的发展,不管是在谷歌或是在 Alphabet,这个名为 Replicant 的机器人部门从未真正合并成为一个完整的公司。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相反,在 Alphabet 创立后,Replicant 直接进入管理层的视线,新公司 Alphabet 对其各公司的创收潜力进行了严格的审查。虽然像波士顿动力公司这样的子公司在 YouTube 上备受推崇,但是漫长的商业化道路导致该公司在 2016 年初被出售。

最近,谷歌 2014 年对智能家居的重要战略环节——收购 Revolv,Dropcam(5.55 亿美元)和 Nest(3.2 亿美元,迄今为止收购的最大的初创公司)也被管理不善和员工流失的指控所困扰。Nest 的紧张局势随着 Nest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Tony Fadell 在 6 月份的离开而公之于众。Fadell 辞职的事件中反复提到了智能家居领导层之间的摩擦,最引人注目的是 Dropcam 创始人 Greg Duffy 在 Medium 上的一篇博客(他的 Dropcam 团队被纳入 Nest 智能家居部门):

将 Dropcam 卖给 Alphabet 是我的错误……可以说,我与当前 Nest 的领导在管理方式上有极大的差异。

Nest 的问题可以看作是旧的管理结构的失败,即在公司扩展到新的市场和产品线时,没有正确地管理其各个子公司,在 Googleplex 背景下协调达成一致的目标和企业文化。事实上,Nest 部门(现在是一个独立的 Alphabet 公司)远离了该公司的新智能家居硬件的努力方向(刚于 2016 年 10 月 4 日的智能硬件大会上发布 Google Home)。作为 Alphabet 的事实上的智能家居公司,Nest 可能是成为亚马逊 Echo 设备的竞争者的最好的选择。然而,亚马逊设备对谷歌公司的主要搜索业务的明显威胁,以及与亚马逊竞争的日益激烈,可能导致谷歌得出结论:必须将开发智能家居作为公司核心,并由谷歌的执行官直接监督。

此外,这样的产品需要与谷歌的核心搜索和虚拟助理服务紧密集成。Nest 作为谷歌的非核心公司想要实现这一点,跨越部门间的界限和达成共识将有更多的麻烦。

新成立的 Alphabet 结构可能有助于更成功的并购和不同业务的整合。Alphabet 旗下的不同部门将可以根据它们自己的战略利益和路线规划进行收购游说;但也会面临一个更为清晰的组织结构,能让 Alphabet 称霸天下,也会迫使其减少对投机项目的投入。

尽管谷歌的机器人和智能家居的投资已经变成了警示性的故事,但谷歌在许多其它领域的收购却带来了毫无疑问更为积极的结果。2014 年谷歌收购的 DeepMind(金额在 5 亿到 6 亿美元之间)已经通过其高调的 AlphaGo 和 WaveNet 项目巩固了谷歌在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的声誉,而且其技术也已经在谷歌的数据中心和翻译工具等产品中得到了应用。

除了智能家居,谷歌与亚马逊的激烈竞争也带来了对云和企业服务的收购,以及一种完全不同的战略方法。谷歌正确地将云平台作为了其优先事项,因为其过去在这方面落后于亚马逊的 AWS 和微软的 Azure(尽管谷歌最近得到了一些战略性的云客户,其中包括苹果和 Spotify)。

在这个领域,谷歌严重依赖于收购来补充其内部研发和在其平台之上提供增值服务。特别地,CEO Sundar Pichai 曾说过该公司的目标是通过稳健的、对开发者友好的服务进行竞争,而不是单纯的规模。我们的收购方分析数据也突出了这方面的努力: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一个主要的例子是谷歌在今年 9 月对 Api.ai 的收购,这是一家帮助开发者开发对话式智能接口的创业公司。这能很好地和人工智能交织在一起,而人工智能则是谷歌的差异化战略的另一支柱(更多细节请参看行业部分)。

谷歌在这一领域的其它收购还包括 2014 年的 Stackdriver、Appurify、Firebase 和 Zync Render,以及过去两个月的 Apigee 和 Orbitera。事实上,谷歌 2016 年的一半以上的收购都涉及到企业应用或 B2B 云服务。其中许多都发生在 Recode 3 月份的谷歌在寻找企业云领域的目标上最活跃的报道之后。

据最近离开谷歌的人说,那些收购请求出现最频繁的是这个领域:企业。

在云的推动下,谷歌得以关注服务中端市场的多个目标,旨在增加多样化的企业能力,这和对 Nest 的数十亿美元的重磅收购不同。其 1 亿美元收购的计费服务公司 Orbitera 是这种追赶策略以及其对一个灵活的、「多云(multi-cloud)」世界(其中企业将越来越依赖于多个供应商)的支持的象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和押注前沿的有希望但未得到证明的领域相比(比如,自动驾驶汽车和机器人),Alphabet 的一系列云和企业收购更倾向于有明显的赚钱机会的较为成熟的公司。

Alphabet 六月份对 Webpass 的收购也是来自于对成熟的电信领域的收购。Alphabet 运营 Fiber 业务的 Access & Energy 部门已经宣布了利用 Webpass 的无线技术降低资本开支和部署时间的计划(伴随着 Fiber 业务成本高昂的扩张)。在这样的背景中,Webpass 看起来像是又一个带来了即时影响的收购——降低了开始并提升了盈利能力。

不可否认,自 Alphabet 诞生以来的这短短一年时间,数据就已经深远地影响了这个新组织在平衡「登月项目」和财政责任上的尝试,并且明晰了其实现收入的路径。

投资:谷歌,GV 和谷歌资本

Alphabet 的投资活动一直被竞争者和观察家们关注。一部分投资由下属的谷歌或其分支直接发起(例如 DeepMind 直接投资了远程医疗初创公司 Babylon)。但大部分投资来自 Alphabet 的两家主要投资机构:专注于早期初创企业的 GV(前谷歌风投)和对扩张期公司投资的谷歌资本(Google Capital)。

这些投资分支一直强调其投资策略与谷歌本身互相独立。在 2015 年 9 月,集团的运营策略发生了改变,GV 和谷歌资本成为了新控股公司下的两家分支公司。(但他们共同接受 Aphabet 的高级副总裁 David Drummond 的监督,此人同时监管集团的企业并购业务。)我们相应地单独分析他们的活动,但它们仍会同时出现在一些深入的剖析中。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正如上图显示的,三家机构的投资活动数量在近期有很大波动。GV 的交易活动在 Alphabet 成立之前已经开始下降,而投资的增长来自于谷歌资本和谷歌本身的战略投资。

谷歌

从谷歌开始,公司的主要战略投资包括几次大型交易到一些「前沿」领域如增强现实,太空运输和探索。谷歌在 2014 年 10 月领投了隐形增强现实设备 Magic Leap 5.42 亿美元的一轮投资,在 2015 年 1 月又参与了 Space X 10 亿美元的 D 轮融资。有消息称谷歌正准备在未来对这家宇航公司继续投资 90 亿美元,以获得 7.5% 股权。

这种投资活动的规模强调了山景城对于先进科技领域的重视。谷歌认为 AR/VR 是未来计算视觉呈现的核心。其 Magic Leap 的交易宣示了公司策略的进一步多元化(谷歌已有包括在 2016 年 10 月发布的消费级产品 Daydream 移动 VR 头盔,和其他早期产品,如 Cardboard,Google Glass 和 Tango)。

与此同时,谷歌向 SpaceX 进行了大笔投资,这将帮助 Alphabet 的「登月计划」为谷歌提供地理信息(Terra Bella,前 Skybox Imaging 项目),同时帮助提升全球互联网覆盖面积(Access and Energy,前 Project Loon 等计划)。廉价高效的地球卫星发射将会为对这两个方面提供便利,而 SpaceX 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对此也志趣相投,他决心建立一个以卫星为媒介的全球通信网络。谷歌直接资助了卫星服务公司 O3b Networks ── 而 O3b 已被欧洲卫星通信公司 SES 以 14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这些投资也与上述活动相关。

除了战略投资,在 2016 年 4 月谷歌建立了 Area 120,一个为公司内部员工准备的创业孵化器。这些措施是为了防止公司人才的外流。孵化器的名字中提及挤出 20% 的时间进行创业,就像谷歌的其他传统一样,这已经变成了一个正式的,明确的计划。

GV

Alphabet 风投机构自 2009 年成立以来,已经成为了风投生态中的重要一环,它一直是最为活跃的风投公司。我们接下来分析 GV。

有这样一个事实:Bill Maris,作为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在 8 月初离开了 GV。有匿名消息称这次人员变动与上级公司 Alphabet 的重组有关(在 Maris 治下的 GV 以自主决定权而闻名)。目前事件的双方仍公开表示友好,Maris 这样评论:

我的离开是因为所有事情都很棒……我与 Alphabet 之间没有问题。但 Alphabet 的改变对所有人都有一点影响。我们(GV)从第一天开始就是独立的。

虽然如此,在后 Aphabet 时代里,创始人的离去仍将成为主题,这一幕也许将会在公司的其他部门继续呈现。

通过 CB Insight 的投资分析工具分析 GV 近期的投资活动,我们可以看到 GV 的投资速度自 2013 年末到 2014 年初的顶峰(约每季度 30 笔投资)以后,有逐渐下降的趋势。这与我们之前 GV 正在减少新投资活动的结论相同。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GV 在 2009 年以 10 亿美元资本起家,每年膨胀 50 亿美元。随着 GV 资金来源的充裕,它逐渐参与进了大型投资,如 2014 年优步 12 亿美元的 D 轮投资和 Jet.com 在 2015 年的 B 轮投资。CB Insight 的投资分析工具显示了 GV 持续增长的中型交易,在 2016 年第一季度,公司一跃进入了大型投资的行列,包括 2 月份对 Oscar(40 亿美元)和 Magic Leap(7.94 亿美元)的投资。总的来说,数据显示 GV 的大型投资脱离了 2015 年以前的中位数,出现了急剧上升。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交易数量的减少和投资金额的增加表明 GV 已完全退出天使轮投资市场,这个曾经它赖以为生的领域。在过去的两年里,它的天使轮投资活动每年减少 85%,在 2016 年上半年则完全没有这种投资出现。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Bill Maris 在去年 12 月承认了这种变化,认为在前期投资中的机会正在减少。在 今年 8 月 Maris 离职的采访中,他同样指出 GV 目前对于投资形式存在限制:

当你有 25 亿美元的资金,进行种子轮投资就是浪费时间了。

同时,GV 融资项目的区域也越来越固定了──以美国为中心。公司 2014 年启动了 12.5 亿美元的欧洲投资专项资金,由五位合伙人进行管理。然而,在后 Alphabet 时代,这个项目在 2015 年 12 月宣告终止,其中资金被回收并投入 GV 品牌再造项目。

在大约一年半之前,欧洲的分部进行了不到十项投资,其中最大的交易是对宾馆预定网站 Secret Escapes 6000 万美元的 C 轮融资(Octopus Investments 是这次投资的另一个领投者)。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从行业上看,GV 一直被其「独立」的策略所束缚,公司表面上追求高风险,但潜在高回报的登月式的项目,实际上却与传统风投公司别无二致。Maris 的个人魅力渲染了谷歌对于登月式项目的追求。医疗领域的投资为这种看法做出了注解,正如 Maris 在 2015 年文件中所说:

如果你今天问我,我们会活到 500 岁吗?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有人让你在很多钱和能活很久中进行选择,你会怎么选?

的确,GV 一直在强调他们会投资医疗初创企业。他们的投资范围从数字医疗公司(Flatiron Health)到供应商(One Medical),也包括新方向如基因医疗(Editas,Foundation Medicine,23andMe)。近年来,公司正在这些公司上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在 2015 年 3 月,Maris 在接受彭博社的采访时披露,其时 GV 已将 36% 的资金投入生命科学领域,而在 2013 年,这个数字只有 6%。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GV 的投资和 Alphabet 其他部门 Verily 与 Calico 的投资共同正在为变革性医疗研究助力。如此重视医疗行业无疑是因为 Bill Maris 拥有生命科学背景;事实上,这位前生物科学公司管理人直接推动了 Calico,Alphabet 神秘的抗衰老研究部门。在 CB Insight 中,我们可以深入了解 GV 对于其他领域的投资,跨度从 AR/VR 领域到无人机,互联网金融,网络安全,再到人工智能。GV 的投资组合与 Alphabet 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操作有着很多重合。至少 6 家 GV 投资的公司最终都被山景城收购,其中值得注意的是 2014 年的 Nest。

另一方面,优步突然变成了 GV 甚至 Alphabet 投资策略中潜在的不和谐音符。随着竞争对手的压力,优步开始将重心转向他们的自动驾驶汽车,而谷歌此前也投资了拼车应用 Waze(收购于 2013 年)探索共乘车市场。随着这些步骤的实施,在共乘车服务上他们正在对优步形成威胁。

作为回应,优步正在逐渐稀释管理层中 Alphabet 的地位,交易负责人 David Drummond 离开了优步董事会。这家打车公司同时驱逐了董事会观察员 David Krane,后者是 GV 的合伙人,现已成为 Bill Maris 的继任者。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谷歌资本

谷歌资本是 Alphabet 风投家庭中年轻的一员,于 2013 年创立。因其资金充裕,公司的投资方向明显不同于集团内老一代的同僚,谷歌资本主要参与初创企业的后期融资阶段。据称,他们每年的投资数量为 30 亿美元。一个健康的数字,但略微少于 GV。正如其宣称的,谷歌资本将自身定位于盈利导向(而不是战略导向)的投资者。当然,其不断增长的资金仍正在利用专业知识,招募基础和其母公司谷歌的威望作为其核心卖点。集团的其他公司承诺给对谷歌资本共享资源。Edward Kim,被投资公司 Gusto 的首席技术官赞赏这种工作方式:

他们真的从谷歌内部找到了一个人,一个能够解决我们问题的人。相比资金,他们其实带来了更多技术上的帮助。

自成立以来,谷歌资本一直维持比 GV 更低的活跃度。他们每季度的成交数量维持在 1 至 3 笔,只在 2015 年第三季度超过了这一数字。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谷歌资本通常参与 2500 万至 10 亿美元的融资轮,这不属于很大的交易。其中一些包括 CloudFlare 的 D 轮融资(11 亿美元),FanDuel 的 E 轮融资(27.5 亿美元),和 Oscar 的 C 轮融资(40 亿美元)。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谷歌资本的投资方式反映了硅谷大多数高端投资公司的习惯,与那些著名对冲基金,或老虎基金与富达投资的科技投资共同基金相似。

GV 很少在谷歌资本投资之前对同一家公司进行投资。前者确实出现在了谷歌资本投资的一些公司的共同投资人名单上,但这一般都是在追逐利益时出现的巧合。当然,随着 GV 正在逐渐远离早期投资市场,两家投资机构的重叠区域可能会越来越多。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谷歌资本目前最值得一提的交易是对 Care.com 的首次公开市场投资。今年 6 月,谷歌资本宣布了对这家护理服务公司 4635 万美元的投资,该公司于 2014 年 1 月份上市。这次交易意味着公司的投资部门跨越私人与公开市场,这与那些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的业务相同,正如谷歌资本的合伙人 Laela Sturdy 在回答公司对私人和公开市场领域之间的立场的问题时所说的:

Care.com 体现了本公司的投资喜好。我们一直专注于成长阶段的公司,我们唯一的目标是帮助他们成长为拥有谷歌体量的巨头。

我们可能会看到未来谷歌资本进行更多的 PIPE(私募资本投资公开市场),又或许他们将固守传统的私人投资领域。

专利数据分析

使用 CBInsights 专利数据,我们还筛选出公司研究活动的趋势。这项分析在执行时有几个注意事项,主要是,专利申请过程在应用发布前有一个明显的时间差。这个延迟时间从几个月到两年不等。我也拿谷歌做过该方面分析,排除了其外部收购公司带有的专利。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谷歌一直以来对专利所持的态度。过去,公司高管包括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他们自己都反对申请过多的专利,这会威胁到硅谷的创新精神。乔布斯发布第一台 iPhone 时,谷歌只有 38 项专利。到了 2011 年,谷歌高级副总裁总法律顾问 Kent Walker 描述了公司对专利制度的普遍厌恶,他们希望见到改革措施:

专利不是创新。这是一种阻止他人创新的特权。

然而,随着智能手机的诉讼在本世纪初加剧,谷歌被迫转变了立场。2012 年,它以 1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摩托罗拉手机业务,这是迄今为止该公司最大的收购,该收购为谷歌不断增长的 IP 库带来了丰富的手机专利。谷歌自己也开始迅速提交专利应用申请。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关键数据突出在与谷歌前沿产品计划相关的专利上。Mountain View 的专利点亮了其谷歌眼镜计算设备及其他可穿戴设备研究。「Balloon」也在 2014 年问世,它从今年年初到现在一直处于下面这张列表的首位,Project Loon 的气球动力互连网络开发一直在持续。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关键词「车辆(vehicle)」上升的频率也反应出谷歌在自动驾汽车领域上的投入,他们一直在扩大自动驾驶的测试团队,还在寻找汽车制造商合作伙伴。2012 年,带有汽车关键词的应用数量激增,而且最近几年一直在增长,包括专利数据可能还不完整的 2014 年,所以当这些档案公布于世时,汽车应用的数量实际上甚至会更多。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很多这些专利产生计划(moonshot),当然包括自动驾驶机车项目,已经占领了谷歌的 X 实验室。自从 2010 年建立以来,X 实验室一直在尝试成为一个成功的致力于尖端前沿的企业研究机构,其他像 PARC 和贝尔实验室最终都因其母公司而失败了(至少在资金上)。

我们的趋势工具挖掘了数百万条媒体关于技术趋势的报告后显示,「moonshot」一词的流行度一时间接近了「Google X」。换句话说,谷歌的实验室与 moonshot 概念紧密相关,像传统的企业创新实验室运营商一样,Alphabet 已经不再避开专利系统了。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下一节中,我们将细究遗爱谷歌的一些优先项目,以及它们是如何融合进 Alphabet 的特定产业策略中的。

Alphabet 在各领域的战略

和其投资部门很像,Alphabet 其他的子公司(包括谷歌)的业务都涉足了不同的领域。这里,我们对 Alphabet 涉足的重点领域进行分组深入分析。再次强调,下面的列表中不包括这家公司的所有业务活动,而是综合概述了其目前的兴趣领域。

人工智能

今年 10 月在其最新高端 Pixel 智能手机的发布会展示中,谷歌 CEOSundar Pichai 说世界正在从「移动至上」转向「人工智能至上」。谷歌与人工智能这一时髦领域有着密切的联系,而且占领这一领域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并成为了最活跃的人工智能公司卖家。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在其公司内部,谷歌大脑以一个 X 项目成功凸显。去年,Astro Teller 将谷歌大脑描述成「谷歌的生产价值所在,可以抵得上 GoogleX 的总成本了,」这个小组开发了 tensorflow,并提高了从翻译到语音搜索的核心技术。在 Alphabet 今年第二季度盈利的电话会议上,Sundar Pichai 也对投资人重复强调了机器学习的重要性。

机器学习是驱动未来的引擎… 谷歌内部目前有超过 100 个团队在使用机器学习,从街景到 gmail 到语音搜索等等。

除了实体产品外,一个脱胎于 DeepMind 的系统已经帮助其耗电量巨大的数据中心减少了成本和实现了环境保护功能,将能源使用效率提升了 15%。

谷歌正在将机器智能和学习部署到它的所有业务上,我们也在几个关键领域对其人工智能方面的业务活动做出分析。

云& 企业

谷歌的云和企业服务已快速上升至其优先项目中了,这一点在其疯狂的收购中可见一斑。进一步推进有利可盈的服务市场延伸了 Alphabet 所强调的能直接带来财务上涨的机会的逻辑(上一季度,亚马逊 AWS 部门产生近 100 亿美元收入)

在 Alphabet 成立谷歌云事业部 Google Cloud Enterprise 后,谷歌立即挖来了 VMWare 的前 CEODiane Greene 任职谷歌的云计算事业部的高级副总裁。谷歌云包括了 Google for Work、云平台(针对 AWS)、和 Google App。谷歌已经开始重新定位其品牌。2016 年 9 月,Google for Work 品牌更名为 G Suite。视频群聊和没人爱的 Google+网络也正在转向企业用户。我们已经看到,谷歌正在收购和建立众多对开发人员友好的服务来区分其平台。然而,谷歌也在很多业务中利用了机器学习技术,以便在与对手的竞争中抢占先机。

谷歌大脑和公司的人工智能收购业务有助于推动这些进展,同时也肩负着提醒旁观者 Mountain View 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地位的责任。然而据我们的趋势分析显示,就其云产品而言,谷歌在媒体报道上依然落后于微软 Azure 和 AWS。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虽然谷歌一直落后于亚马逊、微软,甚至是 IBM,但早期的回报总是积极性的。今年第二季度谷歌的「其他收入」(包括云及许可费用,硬件、及其他非广告业务)为 22 亿美元,并以 33% 的年增长率上升。公司高管们很快就注意到了,云服务是这一增长的主要驱动力,而且将仍然是谷歌找到创收新途径的战略基石。

消费硬件&平台

我们已经涉足了这个领域,但是 Alphabet 面向消费者的项目一直在努力平衡他们在金融实用主义上对激进项目的偏好。Nest 最近的已经出现在各个角落,但是其他部门的业务还在面临自己的困难。

谷歌搞出了 X,而 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ATAP)的研发部门也在开发「epic shit(史诗级项目)」,并与公司保持适当的整合。但是,像其他的部门一样,针对于消费者的研发部门今年也经历了更换重要领导。

谷歌自从把摩托罗拉前总裁 Rick Osterloh 拉回董事会主持新一轮洗牌时,汇集了像 ATAP, Chromecast, Nexus, Pixel 智能手机和谷歌眼镜(后者原先由 Tony Fadell 负责)不同的面向消费者团队。这个新的硬件部门最近搁置了 Project Ara,自 2013 起来一度大肆宣传的模块化智能手机。

谷歌一直对其自主手机硬件品牌产品 Nexus 和 Pixel 不太满意,现在 Pixel 取代了 Nexus,并与运营商签约了正式分销协议。

谷歌的消费设备跨越各种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以及一个运行 Andromeda 的混合设备,一个统一了安卓和 Chrome 的操作系统。该公司继续在很大程度上轮流依赖于多家制造商伙伴(三星、HTC、华为等等)为其生产设备。

显然,谷歌谷歌刚刚宣布了 Pixel 线的品牌制造厂商,并促成了合作伙伴 HTC 与富士康合作(据说导致华为退出该项目)。

这些新手机与 Home 和 Daydream 一起在 10 月的「Made by Google」大会上发布。该产品的闪电问世为 Osterloh 的新硬件部门定下了基调,以谷歌为中心的品牌推广透露着该公司有点模仿微软 Surface 产品线的意味,更加接近苹果在硬件设计和软件服务上的业务布局。新的 Pixel 设备的溢价定价比对了之前 Apple 的 iPhone7 系产品的定价。谷歌又一次在一个成熟的行业中追逐一块高利润的馅饼。

谷歌也在展望对话智能平台的未来,从 Allo 的即时讯息到智能家居。此外,新的 Pixel 智能手机已经有内置捆绑人工智能的功能,包括新的虚拟谷歌助手,以及 Pixel 用户的照片和视频无限存储。至少现在,谷歌正在为其品牌 Pixel 和家居设备保留了语音助手(通过 Allo 的机器人聊天可以用上这个语音助手,但是没有整合进来)。

谷歌一直在利用人工智能来区分其消费云产品,比如其带有自然语言搜索和自动脸与对象识别的照片产品

在硬件和即时讯息这两个业务上,谷歌已经晚了一步,但是这些举措都对山景(Mountain View)产品在人工智能技术和作为搜索平台中心上奠定重要地位起到了关键作用。每个通过一个 Alexa-或者 Siri 驱动的设备的查询都威胁到了谷歌当前收入模型的基础。即便谷歌在这里取得了成功,一个以语音为中心的搜索形式仍有可能颠覆其已经依赖了十几年的传统网页搜索广告的显示模式。

同时,如果谷歌能将其设备和服务通过其人工智能技术含量区分开来,它将有机会创造出一个新的、潜在的高利润业务线,甚至可以通过拓展市场份额加强其与苹果和亚马逊的对抗。

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

Alphabet 的增强现实/虚拟现实的经典战略已经开展成了多个并行运行的项目。该公司在这项业务上已经从预算虚拟现实(Cardboard),到 AR(谷歌眼镜)硬件再到 VR(Daydream)和 AR(Tango)平台,还有其前面提到的 Magic Leap。在我们的增强与虚拟现实研究简报中,我们已经研究了谷歌和其他科技公司。从产品创新来看,Daydream 头戴设备很有趣,它一改之前笨重的塑料套而使用了轻便的布状织物,是一款面向大众消费者的虚拟现实概念的新设计产品。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事实上,围绕谷歌 AR/VR 的讨论大部分都是讨论 VR 而不是 AR,这并不意外,因为它的 AR 可穿戴产品 Google Glass 失败了,而 Daydream 成为了谷歌在此领域中的旗手。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通信 & 能源

Alphabet 通过外部投资(SpaceX、O2b Networks)、收购(Titan Aerospace,现在是 Project Skybender)以及一些内部项目,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改进全球互联网的接通性。Google Fiber 要做的事已经演变成了对市场中传统电信服务提供商的打击,也就是那些为大半城市群提供千兆网络和电视服务的一方。

然而,Fiber 已经被部署光纤网络的成本困扰一段时间了,更不要提来自在位者的条例和法规难题了(Fiber 曾被指为 Alphabet「Other Bets」中最大的单项支出,Other Bets 是该集团对登月项目经济报告的涵盖性术语。)一旦资本支出自由流通,Fiber 如今正被邀请接受 Alphabet 的经济审查,8 月份来自高层的一份措辞严厉的要求就可见一般:

Alphabet CEO 拉里·佩奇命令 Fiber 减少客户攫取成本到目前的 1/10,同时要求 Fiber 主管 Craig Barratt 砍掉一半职员,从 1000 到 500。

就像我们上面提到的,对 Webpass 的收购就像一剂药膏,直接缓和了这些损失。

其他项目包括谷歌的 Project Fi mobile virtual network operator(MVNO),谷歌称该项目是一项实验,动机是改进现任运营商。一个 MVNO,本质上也就是从无线和市场手机服务商那里购买带宽放到自己品牌、价位和支撑方案下面。

Link、Skybender 和 Loon 项目针对的是偏远地区和新兴市场的完全不同的人群,但这显然是「所有人都接入网络」理念的延展。和其它 X 单元一样,Loon 项目最近已经走出了 X,得到了来自 WildBlue 的行业老兵 Tom Moore 的领导,以推动该项目实现商业化。Loon 项目也利用了谷歌的机器学习之力,部署了能够优化气球的位置和方向的算法。

只要这些「登月项目」从 X 毕业,就很容易预想它们会被收纳到 Alphabet 的 Access & Energy 的旗帜之下。有传言说这个 A&E 单位将会换个新名字,但目前仍然还会包括 Alphabet 在能源方面的工作。Sunroof 项目是其中的一项计划,Makani 机载风力涡轮机(在 2013 年收购)如果成功,也是另一个自然的候选项目。

交通和物流

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于 2010 年在 Google X 成立;其表现和公众知名度使之成为了 Google X 这个部门事实上的代言人。该公司已经相应地进行了投资,有传言说谷歌为这个长期项目准备了 100 亿美元。

就在 Alphabet 的重组之前,该项目也雇佣了自己的行业老兵——来自 Hyundai America 和 TrueCar 的 John Krafcik。这被广泛地解读成是使该项目正式实现独立的开始。在 4 月份的一个采访中,Astro Teller 将其描述成是「正在从 X 毕业的过程中」。(尽管 X 已经从谷歌分离,但该汽车项目目前仍然保留了原来的名字)。

事实上,这个谷歌汽车项目的测试场地已经从山景城扩展到了德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和华盛顿州。在 5 月份时,它也与一家主要的汽车制造商(Fiat Chrysler)确定了首次合作关系,并且还在 7 月份引入了一个法律领导。

但是,一些长期的团队成员已经离开了这一项目。8 月份时候我们看到项目 CTO Chris Urmson 离开,一些工程师也离开了并创立了 Otto 和 Nuro.ai 等公司。随着其他玩家的加入,谷歌在这一领域的独特地位已经受到了挑战,正如我们 Trends 趋势工具对自动驾驶相关热点的跟踪那样: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在物流方面,Alphabet 有谷歌 Express 同日送达服务,这项服务在今年 2 月份已经扩展到生鲜杂货店。

在 X 旗下,还有 Wing 无人机项目,该项目最近和 Chipotle 进行了合作在弗吉尼亚理工测试卷饼送递服务。

和其它部门一样,这两个快递项目都是针对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的无人机和其它物流项目的防御,以应对其对谷歌的产品搜索流量的威胁。它们也将 Alphabet 带入了与 Instacart、FreshDirect 和 Uber 的竞争中。我们已经将 Uber 评价为了自动驾驶和驾乘共享的有力竞争者。Wing 项目也与越来越多自动快递无人机创业公司形成了竞争关系。

医疗保健和数字健康

正如我们所见,Bill Maris 领导的 GV 已经投资了很多医疗保健和数字健康领域的创业公司。尽管我们目前还不清楚在 GV 的新领导下,这个趋势是否还会继续,但 Alphabet 旗下已经有两个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分支机构了。

其中 Verify(即原来的谷歌生命科学(Google Life Sciences))自 2015 年 12 月以来启动很多项目,包括智能葡萄糖感应隐形眼镜、纳米诊断和用于抵抗震颤的 stabilized spoons(收购自 Lift Labs)。Verily 也与一些顶级的医疗保健品牌建立了合作,其中包括 Johnson & Johnson(Verb Surgical)、GlaxoSmithKline(Galvani Bioelectronics)和 Dexcom(连续血糖监测)。

Verily 是另一个还没有明确的商业化规划的 Alphabet 部门。Verily 已经出现了人才流失的状况,一些人回到了谷歌的怀抱,一些人则成了竞争对手。充满怀疑的观察者也在质疑 Verily 项目的有效性和实用性,其中包括斯坦福大学疾病预防学教授。

人们需要搞明白这些玩意对于市场和公司的意义──一个新世界──或者我们正在谈论的东西将很快展现影响……后者是难以想象的。

同时 Calico 展现了登月哲学的真正精神,通过研究年龄基因和挑战衰老疾病来延长人类寿命。不同于 Alphabet 的其他分支,Calico 从集团外雇佣了医疗专家。在 2015 年 9 月,谷歌披露了这家分公司的预算达到了 24 亿美元,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增至 49 亿美元。

Calico 一直笼罩在谜团之中,它只有很少的具体产品,却更重视进行长期研究项目(Verily 在其基因研究中所言)。Calico 的网站内容简单,但仍然显示他们正与许多著名公司合作,包括 AbbVie,AncestryDNA,同时还有很多大学。

金融科技

我们曾详细介绍了 Alphabet 突然切入金融科技领域,所以这里只是简要介绍一下。在投资领域,GV 和谷歌资本在科技金融的投资中占有重要地位。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保险技术是其中的焦点,Alphabet 在 2015 年中参与了至少 6 次这方面的合作与投资。这包括 Nest 与 American Family 的合作,和现在已经结束的 Google Compare,CoverHound 和 Compare.com 的伙伴关系。

全面解析谷歌整体战略:关于人工智能、云服务和登月计划的未来

今年六月,谷歌又宣布禁止在其所有网站上出现发薪日贷款的广告。在支付领域,谷歌停止了实物的 Google Wallet 卡服务,但仍在继续运营 Android Pay 平台。后者面临的竞争对手不仅是苹果,还包括 Android 授权的很多公司包括三星,他们也都在自己的手机上开发出了自己的支付平台。

结语

总而言之,Alphabet 目前正在公司结构的转型期。公司的目标已经转变为面向更协调的目标和多元化的盈利。Alphabet 已经在努力使长期以来分工不甚明确的各个分支目标更加清晰。观察家和股东们都欢迎新的分支,硬件和软件团队,并满意公司专注于领导行业的目标。

当然,公司内部仍有冗余,大量 X 计划在过渡期间仍然存在。Alphabet 目前正将重心转向利润和商业潜力,同时以更为集中的方式应对竞争对手的挑战,它已选择了一个主要武器: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将是 Alphabet 在未来新市场中的杀手锏。但深耕人工智能是否能为谷歌带来成功仍有待观察。这主要取决于执行,以及人工智能的应用能否在运输,云服务,医疗和消费级硬件等各项领域中同时展现出竞争力。

本文由机器之心编译,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获得授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机器之心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167961.html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