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十月中旬的金山岭长城,刚到傍晚天就完全黑下来了。突然下起的小雨让初秋山间的凉爽略加寒意。烽火长城越野赛金山岭段的终点,菜菜和志愿者们在等着最后几位跑者冲刺撞线。

此时距离50公里组发枪开跑已过了11个小时。

不远处黑暗中有几束摇晃的灯光,很快跑步声和喘息声传来,志愿者们快速拉起了终点线,并冲着赛道高喊加油。

开赛12个小时38分后 ,最后一位跑者到达终点,撞线,击掌,拿到奖牌,庆祝。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12小时38分钟后,最后几位选手到达终点。

右二女生为菜菜。

8小时、9小时、12个小时!看着一个个爬过金山岭、跑过深山,经历漫长挑战、兴奋抵达终点的跑者们,菜菜在一旁很想掉眼泪。

“ 越野赛,真的是太悲壮了。”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 金山岭长城越野赛段

菜菜大名叫蔡文怡,是“烽候体育”的创始人,也就是这次长城越野赛背后的那个姑娘。

财金融专业毕业后到美国宾法尼亚大学读了公共组织管理 ,毕业后她决定回国。

菜菜一直酷爱户外运动 ,我在认识她之后的那个冬天里,她从崇礼到长白山再到法国格勒诺布尔,菜菜奔赴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山和雪场,天气转暖后,她开始跑马拉松。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2015 年的一整个冬天,菜菜好像都在滑雪

今年八月菜菜邀请我去参加一个发布活动,直到发布会开始,菜菜上台介绍时,我才知道她这是创业了。

这个平时特别爽朗的长发姑娘站在台上时有了另一种温和、坚定的气质,她告诉我们:

她要把横跨数个省份的万里长城连接起来,做一场“烽火长城越野赛”——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 烽火长城越野赛时间节点

在这场越野地图上,她要从河北承德金山岭起步,到张家口大境门长城、陕西内蒙交界的老牛湾长城、北京怀柔的慕田峪、河北秦皇岛的山海关、山西忻州雁门关、辽宁绥中九门口、山东济南齐长城、河南南召楚长城、甘肃张掖汉明长城、陕西榆林镇北台,平均每月一场越野,2017年12月,她会带着选手们决战甘肃嘉峪关。

坐在台下的我感觉激动而震惊。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 万里长城何其壮丽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她从萌生想法到去找各方人士细细碎碎的聊场地、授权、合作,并在6月终于得到半官方的中国长城学会认可:“长城需要新的形象,也需要做文化的传播。”此后在长城学会出面推动下,各地的长城景区管理部门很快响应了“烽火长城越野”项目。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 菜菜与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

之后的日子里,菜菜形容自己“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研究地形和历史选择长城、根据季节气候匹配时间、去到实地做赛道规划、拍宣传片子、组团队、开发布会、开启报名、现场筹备、然后在10月15日的夜晚,看着第一赛段最后一位选手到达终点。

菜菜说这几个月对她而言:“像是参加了一场志愿者乱指路、一路有人抢补给,还有猛兽攻击,并且不允许退赛的百公里越野。”

她已经从一个爱玩的参与者转身成了负责赛事的主办方。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金山岭越野的选手们

比赛后的第二天她大睡了一场。

可能你无法想象,在第一场赛事完成后时,菜菜的团队加上她自己全职就 3 个人,另外的两人,一个负责财务一个负责物料,她自己负责谈合作、做设计、剪片子、赛事报名等等。

虽然辛苦,但这确实是一种在公司初期的战略性选择。菜菜一开始就放弃了自己现组一支赛事执行团队,她选择了与一家有成熟经验的赛事执行公司合作主办,在第一场比赛中主要由对方出了更多的人员来联合做执行。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 比赛前一天,菜菜在现场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7点钟准时开跑

办一场面向社会公众开放报名的比赛,即便做出再完全的筹备也总有意外发生。

就在开赛前一天晚上六点多,终于布置完 50 公里用 于给 选手指路的路标后 ,菜菜突然被告知有大片路标被摘走——

一群驴友在不明状况的情况下,专门清理了他 30多公里的道旗、景区外包的环卫工人认定明显的道旗是垃圾,不收走就要扔掉、赛道附近村子里的小孩因为好奇也解开了不少路标。

不得已他们又得重新上山检查赛道,补全丢失的标旗,一整夜都没有下山。

“意外”不止于此:主办方封锁了终点一公里的赛段,让车辆绕行旁边想距仅有十米的小路,很多车辆在看到明显的路障之后,不顾志愿者保安的阻拦,搬走铁马,继续走赛道;停靠的急救车司机因为给亲戚送个东西,就不打招呼随意离开;赛事搭建的车因为公路限高进不来,看守的工作人员说给100块就给抬起来……

菜菜感慨:“抛开赛事本身,赛事公司的困境和这世上的很多公司一样, 比起敬畏规则,大家更习惯于敬畏权利。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 这次比赛吸引了不少外国选手参加

“这种不可控,可能还会遇到成百上千次。”菜菜说,对比这些,她更要专注于为跑者们做出更科学的赛道、清晰的路标、充足的补给和热情的志愿服务。

比赛的核心终究还是那些出于信任和认同来报名参赛的跑者。

菜菜曾经也参加过国内其他的越野赛,她被比赛本身的魅力感动,却也忍不住吐槽赛事组织方糟糕的安排和服务。在自己作为主办方时,菜菜决心要把赛事本身做扎实。

敲定好长城越野后,菜菜和专业人员跑了数次金山岭去规划最合适的赛道,她要求赛道设置的既专业科学,又能有很好的沿途风景。

金山岭长城的日出,她看过了好多次。

留学回国后,她要做中国第一个长城越野的赛事IP | 创业众生相

* 一位跑者在比赛途中所拍的金山岭

现在第二个赛段河北张家口大境门长城开始筹备,同时第三赛段的赛道也已设计好——跨越陕西内蒙的老牛湾长城,跑者们将会体验跑在冰冻的黄河上的壮丽感。

*烽火长城越野积分赛第三站老牛湾

第一赛段的报名者有500余人,志愿服务者就有近百人,他们在沿途负责跑者补给、在终点负责拉线、加油。菜菜和志愿者们一起,在雨夜里等到了最后一位跑者的到达。

“选手是把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了组委会,他们轻装翻山越岭,跑了这么久,随身没有水没有食物,他需要相信即使开赛已经十多个小时了,名次可能是拿不到了,但是前方下一个补给点还会等他,有水有食物,终点的大门也不会关闭。”

第一场比赛结束了,一些跑者来裁定成绩、一些物料需要清理归库、一些经验需要总结、更多合作伙伴想要合作、下一场的报名就要开始了……

大睡一场后的菜菜醒来,继续开跑了。

“想做越野,在早期就是无法大众——要起来很早跑,很晚回来,我们也无法一次接受太多跑者报名,很难安排领导讲话,氛围更多是悲壮而非热烈。

如鸟叔所说,跑的是孤独,而非鲜花掌声。

但还是有人前赴后继奔向这个孤独的领域,因为这暂时小众的人群站在跑步和户外领域的金字塔尖,大家都相信他们非一般的影响力会带来一个属于中国人的超级赛事IP,实现卓越和财富的平和与转化。

菜菜说。

— End —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