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手机盒子无生态可言,暴风魔镜不代表VR行业

手机盒子无生态可言,暴风魔镜不代表VR行业

昨天,业内又传出暴风魔镜大裁员的消息,且裁员幅度近一半。之所以说又,是因为在去年10月魔镜就传出过大幅裁员的消息,只不过 上次暴风对裁员消息直接予以否认,称其不实 。而此次裁员传闻,暴风的回应仅表示其属正常业务调整。

结合最近甚嚣尘上的“VR寒冬”论,许多人进一步认定VR行业遇到了瓶颈。但是笔者想说, 暴风魔镜的困境不代表VR行业的困境,它的繁荣也不代表VR的繁荣。

迭代多不代表产品进步快

为什么暴风魔镜会陷入困境,归根结底还是在于产品。从2014年第一代暴风魔镜发布,到2016年推出第5代魔镜,在三大头显(HTC Vive、Oculus Rift、PSVR)初代产品刚刚上市的年份,暴风已经宣布进入了VR 2.0时代。

然而,魔镜虽然遵循互联网快速迭代的打法,但迭代多不代表产品进步快。从第一代魔镜到第五代魔镜,它仍然只是个手机VR盒子,一个塑料版的Cardboard。

尽管到了第五代时魔镜开始加入外置陀螺仪,并与Leap Motion合作手势交互,但在最近的测评中笔者发现,外置陀螺仪并没有得到多少内容的支持,甚至魔镜App本身的体验也没有因此有可见的提高;而带Leap Motion的版本更是在发布之后就没有多少声音了,很可能是因为899元的高售价。

手机盒子无生态可言,暴风魔镜不代表VR行业

诺亦腾CTO戴若犁认为,在VR体验的水平上,Gear VR是及格线,而HTC Vive是顶级的家庭虚拟现实解决方案。体验过手机盒子和HTC Vive的人都可以发现,两者有着非常大的差距。 如果要给魔镜打分的话,它至始至终都在及格线之下。

手机盒子无生态可言

在这一波VR刚刚兴起的时候,有大量的VR手机盒子涌现,暴风魔镜是其中走得最远的一家,也是唯一仍在希望围绕自家产品打造生态的公司。 在15年底宣布要做硬件的焰火工坊,当时也同样宣布要做生态 ,但到 今年产品上市之时,已经放弃了打造生态的想法

焰火工坊的CEO娄池对雷锋网 (公众号:雷锋网) 表示,

创业公司的劣势是很难建立起一个自己真正所谓的生态,不管是移动VR还是PC VR,创业公司都没有自己所谓的生态,这点是很现实的。

对于基于Android的移动VR,娄池认为归根结底还是Google的生态。不仅仅焰火,他认为手机厂商,甚至是Gear VR,未来都要去兼容Daydream的平台。“在Google的平台上跟Google打是不现实的”,他说。除了iOS上的Cardboard应用,移动VR归根结底还是运行在Android平台上,而要在Android上撇开Google建立自家的生态显然是不现实的。

暴风魔镜纵然有过百万的销量,也不会拥有自家的生态。其最大的资产,就是可以分发移动VR内容的魔镜App。魔镜依赖的是Cardboard的生态(也就是Android生态),它想做一些生态建设上的事情,比如吸引开发者为带陀螺仪的魔镜开发内容,却得不到多少支持。

暴风魔镜不代表VR行业

在当下的VR行业,好的VR硬件平台和体验以HTC Vive、Oculus和PSVR为代表,而移动VR的生态和发展方向掌握在Google手中。

暴风魔镜不能代表VR行业的兴衰和发展方向,它是廉价手机盒子的一个分支,产品体验糟糕,更吸引不了开发者。如前文所说,魔镜的困境不代表VR行业的困境,它的繁荣也不代表VR的繁荣。

如果想知道VR行业的兴衰,应该看看三大头显在销量在接下来的一两年中会有怎样的表现,以及移动VR是否能持续提高产品体验并留住用户。

现在不是VR寒冬,现在是VR行业发展的起步阶段,而决定上述产品表现的,是内容厂商,不是暴风魔镜。

手机盒子无生态可言,暴风魔镜不代表VR行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