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马化腾清华对话钱颖一:我是典型的理科男

马化腾清华对话钱颖一:我是典型的理科男

文/腾讯科技 韩依民

10月22日,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 马化腾 ( 微博 )参加清华大学经管学院2016清华管理全球论坛,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进行对话,就自己的成长经历、腾讯发展历程中经历过的困难以及微信诞生背后的故事,进行了分享。

“喜欢 天文 可以稳定心态”

马化腾1989年入读深圳大学计算机专业,不过在对话中,马化腾透露,读天体物理是自己的兴趣爱好,但当时了解到读天文的结局是当 地理 老师,跟设想的不一样,因此大学还是选择了计算机专业。

虽然没有就读天文专业,但是马化腾对天文领域依然非常感兴趣。马化腾表示,直到现在天文对自己依然有正面的影响:“会觉得自己很渺小,对稳定自己的心态有很大的帮助。”

管理风格:民主、多元

在对话中,对于钱颖一院长提出的管理风格问题,马化腾表示,自己是一个典型的理科男,最开始并没有开一个公司、领导别人的想法,最初的想法就是做个产品给别人用。

最初开公司的第一步就是先找合作伙伴,这样可以弥补自己的缺陷。

马化腾回忆道,“我对产品比较在行,张志东绝对是学霸,实践能力、工程能力很强。 陈一丹 是政府部门出来的,对政府接待、行政、法律很了解。曾李青长得像老板,我的名片写的是工程师,出去别人握手先跟他握。”

总结起来,马化腾认为自己的管理风格是:用好每一个人的特长,有时候会有争议,会倾听大家的想法。

当内部产生分歧时,马化腾表示自己的管理风格是,“我说服人的方式是听你讲,然后引导,最后别人会觉得主意是自己出的,但其实是我引导出来的。有时候管理需要这样,我的风格不是强势的,不是一言堂。腾讯的风格也是这样,比较民主,比较有多元的声音。”

马化腾清华对话钱颖一:我是典型的理科男

抓住年轻人的方法:学习与投资

在对话中钱颖一院长提出,腾讯的产品很多是针对年轻人的,作为70后,马化腾如何跟上年轻人?

马化腾解释,“当初做QQ的时候我们还年轻,但随着岁数大发现很多年轻人喜欢玩的我们看不懂。当初Snapchat出来我们有机会投资,高管全部装了,但是觉得很傻,当时没有投很多,没想到美国青少年特别喜欢。包括现在国内很多一些新兴的多媒体、社区产品,我们也有错过,会错失很多年轻人的触觉。

所以我现在的感受是,如果你自己不理解,让理解的人在前面闯,多和年轻用户接触,也可以通过投资的方式接触这些企业和产品,让更年轻的员工浮上来。”

创业成功的秘诀:聚焦具体问题与跨界

当前创新创业非常火热,马化腾建议当下的创业者,创业要想成功,需要关注到两个方面。

一是聚焦一个具体问题。“专注解决一个痛点,想小一点,解决一个痛点。比如能不能用手机解决停车、考勤的问题。总有一些小的问题,能够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来解决。这种小的事情不需要太多人,但想法能通过互联网验证,能够扩大。”

二是要留意跨界。“现在提互联网+,谈的更多的是两个领域之间是否存在机会,那是蓝海,跨界的部分如果你两边都懂,就有很大机会。”

腾讯历史上最大的三次困难

在对话中马化腾回忆了腾讯发展历程中遇到了最大的三次困难。

第一次是初期融资期,在发展初期团队投标失败、用户疯长,没钱买服务器,这是最难的时候。但这种困难也迫使腾讯团队从很早就想怎样有造血的能力。

第二次是跟MSN竞争。“别人都认为你死定了,只是什么时候死而已。最后还是挺住了,我们的产品做的比国外的产品更适合中国人使用。”

马化腾回忆道,能赢得MSN之战主要在于QQ结合中国的网络环境和中国用户的使用习惯,做了很多优化。

“当时中国的互联网服务分几个板块,网速也很慢,我们针对中国奇怪的网络结构做了大量优化,让三个网之间能互联互通,这样用户之间使用体验会更好。当时我们传文件速度很快。我们还有聊天室,聊天室对社交产品的冷启动是很重要的,还有头像的个性化。都是创新才能赢得竞争对手。”

第三个坎是五年前微信诞生之前, 新浪 微博从社交媒体转向社交网络,带来了很大压力。

“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跟进做微博,最后发现很难,同样的产品很难战胜对手,后来微信诞生了,纯手机的移动通讯。QQ包袱很重,不如推翻一切,自己打自己。从PC到移动一个这么大的方向,变化太快了,以致于我们互联网公司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就活下来了,没反应过来就死掉了。”

内部竞争促使微信诞生

马化腾还介绍了微信诞生的细节和故事。

“当时为什么会有三个内部团队做微信产品,这要谈到内部组织结构的问题,原来QQ是我们另外一个事业群,有新的机会做手机上的IM让他们做理所当然。另外移动QQ也在做。所以原先先天的结构不合理,后来我们也迅速做了调整把产品聚拢。各类产品,包括新闻、游戏原来PC和移动都是分开的,后来聚拢到一块。”

“另外一个就是在广州的QQ邮箱的团队,很早接触移动办公。当时我们就想能不能在QQ邮箱开发一个APP,让每一个员工都能很方便的用手机邮件。当时就让这个团队研发手机邮箱,最后微信的机会一出来,就是这个团队五六个人把手机端的邮件系统改成微信。所以微信其实是一个邮件系统,只是快速的短邮件,后端的服务器就是原先邮箱的团队。这个团队用了一个多月就出了一个原型,张小龙带领这个团队,也有很强的产品能力。”

“微信刚出来的时候数据不好,起不来,真正的启动有几个因素,一是语音,国外同类产品没有这个功能,有这个功能之后迅速火爆,第二是跟手机通讯录的整合,把通讯录互相匹配,最开始启动是把QQ的关系链推过去让它生存,但是把手机通讯录导过去会导入很多高端用户,增加黏性。”

激烈竞争促使中国互联网创新

近期国外媒体开始关注到中国在互联网上的创新,包括纽约时报也撰文指出硅谷开始向中国学习。

钱颖一院长认为,从0到1很伟大,从1到N也非常困难,腾讯在这方面特别突出,现在也取得了很多成就,背后的经验和思考是什么。

马化腾表示,中国的竞争太理解,所以迭代非常频繁。

“确实中国的整个互联网最早基础产品都是在美国诞生,不仅是亚洲国家,还有欧洲都是一样,但是在应用、结合本土市场方面肯定是很不一样的。我也关注到一个模式在国内同一起步的就非常多,一个想法两个星期内国内就有几十个团队开工。国内的赛道就用很多对手,竞争激烈程度远远超过美国。

所以现在有些企业开始出海,你在国外发现有些产品很好,最后发现是中国团队开发的。

在中国创业,原来的模式是走不通的,两三个星期就需要增加一个新的点,包括 阿里巴巴 百度 都有做一些本地化的创新。微信有一些更多的创新点,现在有一些 Facebook 也来学。

中国的竞争太激烈,所以迭代非常频繁。”

但马化腾同时表示,“中国互联网行业总体来说要领先一点。但不能沾沾自喜,这些都是应用上的创新,很多基础性的创新还有很大差距。

未来很多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甚至机器人,美国未来的领先程度还是很大的,中国在这方面的投入还要加大,其实BAT会更关注长远、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技术。”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