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面对自动驾驶的浪潮,我们或许应该看看历史的“后视镜”

面对自动驾驶的浪潮,我们或许应该看看历史的“后视镜”

编者按: 我们现在正迎来第二次公路革命的浪潮。虽然大家一直在诟病自动驾驶带来的不安全性,但实际上它真的比人为驾驶还要不安全吗?或许我们对自动驾驶的恐惧,只是因为我们缺失了对它的掌控权吧。而在历史的进程中,对新事物的质疑也绝非第一次出现。

本文来自1843magazine , 作者 Tom Standage,雷锋网编译,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一种新型的汽车已经上路,人们不知该对其做何种反应。 它安全吗?它能适应公路上的其他汽车吗?交通基础设施会因此进行一场彻底的革新吗?

一个世纪前,当第一批汽车在公路上风驰电掣时,对于自动给驾驶汽车的种种问题就已经萦绕在人们的脑海之中了。所以,第一次公路革命提出的种种疑虑如何能帮助我们思考第二次公路革命呢?

今年五月,第一起自动驾驶汽车事故发生之后,“安全”现在是人们首要关注的问题。 特斯拉Model S 车主 Joshua Brown在一次行驶中,把车设置为 “Autopilot” 模式,随后该车从一侧撞上一辆卡车,因为它的传感器没有检测到这辆卡车,Joshua 本人也因此丧命。

自动驾驶目前仍在测试阶段(它还是一个未完成的原型版本): 驾驶员应当时刻关注路面情况,并且在出现任何差错的时候马上进行人工操作。如果这样的话,悲剧就不会发生。特斯拉指出,这是其自动驾驶汽车所行驶的 1.3 亿英里里程中已知的第一起事故。在美国,平均 9400 万英里就有一起公路死亡事故发生,而在全球,这个数据则是 6000 万英里。

总体而言,自动驾驶已经比人类驾驶员要安全。 虽然如此,人们仍然指责特斯拉将用户当成小白鼠,用来试验并不完美的科技。 暂且不把美国拿出来单说,每天大约 90人中就会有 1 人死于道路交通事故。 人们似乎期待着自动驾驶汽车不会出现丝毫差错,完美无瑕。

一个世纪以前,完全相同的辩论也曾上演。 第一批汽车事故造成死亡的事件吸引了极大的关注——教堂鸣钟声响彻孟菲斯,黑色的旗帜在底特律日夜招展,石碑在巴尔的摩层层竖立。

汽车捍卫者则反击: 一本意大利的汽车杂志曾在1912年说,“如果马车,电车,火车相撞,哪怕撞得粉碎,让世界上一半的人因此丧命,也没人在乎。 但是如果一辆汽车不小心擦到一个在车前跳舞的野孩子,或者一辆没开大灯行驶得摇摇晃晃像喝醉了酒的卡车,人们就会咒骂汽车是一大祸害。”

但是人们逐渐接受了公路死亡事件。自动驾驶汽车如今也达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安全水准。不过,虽然算不上完全万无一失,自动驾驶汽车更安全的这一好处最终也会越来越明显。

在基础设施难题方面也有类似的问题。汽车比运货卡车跑得快得多,它们在尚未铺砌的道路上扬起阵阵尘土。针对这一问题最明显的解决方案就是完善道路设施。但是把所有的路都铺好这一想法听起来似乎荒谬至极。

《自我恐怖》一书(该书记录了反对汽车的历史)的作者 Brain Ladd 写到“ 将这么大一笔花销解释得合情合理没那么容易,讨论的焦点转移到了限速上,甚至干脆禁止汽车上路。” 

但是,随着汽车带来的好处逐渐显现,铺路所付出的成本则显得似乎合乎情理了,随后整个道路网络系统都围绕汽车的需求进行了重新设计。

现在,用一套可以使汽车在驶过交叉路口时不需要停车的管理系统来代替交通信号灯和环形交通枢纽的成本看起来似乎高得让人望而却步,但是想一下在上个世纪我们在公路基础设施的花费,这种想法也就烟消云散了。

早期的“无马”马车外观同马车相似,只是不再需要马来驱动,早期的自动驾驶汽车看起来也同普通的汽车无异。当自动驾驶汽车不再需要踏板和方向盘时,形状外观可能会发生改变。

它们会长得像分离仓一样么?还是长得像共享的小型货车一样? 它们还会为个人所有?或者是当需要用车时,用 app 就能把车从个泳池中召唤出来?还是这两种形式的混合体也会出现? 它们最初会用在哪个领域呢?这些想法需要五年还是五十年才能实现? 我们的生活将会被这种不完善,凭人臆想出来的技术而改变,这种想法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在 19 世纪 90 年代,人人都拥有汽车的想法不也是似乎不可能的么?

在我们处理自动驾驶车辆潜在的影响时,一个世纪前,汽车第一次上路的那个时代可以让我们受益良多。 朝着前方飞驰之时,我们应该偶尔看一看后视镜。

PS:本篇内容来自雷锋网 (公众号:雷锋网) 栏目「新智驾」,欢迎微信添加「新智驾」订阅公众号。

推荐阅读:

特斯拉正受传统汽车厂商威胁:这只是一个开始

如何用 5000 人民币实现自动驾驶?他成功用 Arduino 改造了一辆福特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