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APP刷榜调查:各方都在潜规则中受益 虚假之恶盛行

不久前,微信公众号刷量事件戳破了行业泡沫。在虚火盛行的互联网行业,刷阅读只是冰山一角,“刷”早已成为宣传推广的常用手段。APP刷榜就是其中之一。在App Store的竞价排名模式尚未进入中国前,采用各种方式刷榜是APP曝光的重要途径。“大部分公司或多或少都刷过榜,尤其是碰上一些活动、特定日子需要集中推广时,都会用刷一下,量一下就上去了。”一家公司的市场推广人员对凤凰科技说。“年末了,也要进行KPI考核。”

APP刷榜调查:各方都在潜规则中受益 虚假之恶盛行

凤凰科技/王玄璇、白杨、王芮

应用开发商刷榜一方面有助于其获取更多用户,一方面可以拿漂亮数字给投资人看,投资人则拿着更漂亮的数字给下一轮投资人看。多方组成的利益共同体形成了一个组织化和分工明确的APP刷榜产业链。

人人都是刷榜者

在这条产业链内,每个人都可能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与其中。如果将不基于用户真实需求而引导其下载的推广方式都叫做“刷”,很多用户都在获得游戏装备、零花钱和试用体验的同时完成一次次刷榜行为。

钱咖、试客小兵、试玩团、赚钱高手等广告平台就是此类刷榜渠道。在这些平台上,用户按照指定方式下载一个APP可获得不到2元的奖励,在某团购应用里完成注册并截图奖励是7元,一些金融理财应用的奖励则高达几十元。

这类APP被称为“积分墙”,实际上是除广告条、插屏广告外,一种第三方移动广告平台提供给应用开发商的移动广告形式。除上述“赚钱”APP外,在手游页面中也经常见到。例如在过关时跳出一个窗口告诉用户需要积分才能玩下一关,积分则可以通过下载指定APP获得。

业内将这种激励性的推广方式称为“肉刷”,即用户是真实的,用户行为也真实发生。其特点是风险小,效果好,价格高。

“我们获取一个用户的价格是三块五,最多可以给到三块的优惠价,算是便宜的,贵的四块的也有。”凤凰科技向一家广告平台咨询推广价格时,对方态度热情并保证他们的用户都是真实的,而非机器刷出来的假用户。

一位APP推广人员告诉凤凰科技,业内价格是2.5-4元一个用户。这个价格再扣除广告公司给用户的奖励,剩余的1-2元进入了广告公司的腰包。但这些广告公司也存在用假用户冒充真用户骗取广告主的现象,所以积分墙“刷”来的真实用户也有水分。

用户在积分墙应用中赚些零花钱。“一天最多也就赚50,还是在我收了徒弟的情况下。”上述推广人员告诉凤凰科技,收徒弟是指发展新用户,能得到新用户每笔所赚奖励相同的奖励。“这是这些平台新增用户的主要方法。”上述广告公司称其总用户有700多万,第一梯队平台的用户数是其两倍。

获取新用户的同时,积分墙也通过指定搜索词达到关键词优化效果。例如在某个“赚钱应用”内,携程的关键词是“酒店携程旅行”,途牛的关键词是“12306”,安居客的关键词是“二手房”。

虽然积分墙也属于刷榜的一种,但在应用开发商看来,积分墙是他们为了在App Store里获取曝光而采取的一种竞价手段。其带来的是真实用户,其权重还不低,并非“明显造假”,开发商还会寻求其他曝光机会,所以积分墙这一市场空间依然可观。

随着苹果搜索广告在中国地区开放时间临近,积分墙市场可能受到冲击。据业内人士分析,到时在苹果广告竞价系统上将又是一场资本较量,资本大鳄牢牢占据核心关键词的排名,小微企业可能在苹果广告排名上只能分到一小杯羹。

明码标价的“机刷”

如果说“肉刷”还可以勉强算是广告,直接用手机刷榜(被称为“机刷”)则完全是数据造假。机刷从业者不断破解APP Store排名算法,操作苹果账号完成下载,从而实现排名提升。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凤凰科技,机刷大概有两类:一种是虚拟的机刷,即破解APP Store的协议算法,通过多地 服务器 及不同地区的VPN在短时间内模拟大量苹果用户的搜索、点击甚至下载行为。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机刷操作不需要真机,同时也不会产生真正的APP下载记录。

第二种则是建立一个机刷工作室,里面存有大量苹果手机,通过一键改机的软件及自动化运行脚本,让这些手机不停的模拟真实用户操作,并做真实的APP下载和安装,每完成一次操作会更换苹果的手机参数使之变为另外一部苹果手机。

这些机刷工作室在市场上并不多,即使应用开发商想找到他们也需要通过广告代理公司。有的推广人员告诉凤凰科技机刷工作室全国不超过5家,也有说十几家的,上述广告公司则说他们和全国几十家机刷工作室都有合作。

尽管对机刷工作室数量的看法有分歧,几位从业者却都向凤凰科技指出了一点:机刷从业者技术过硬,收入不低。

从凤凰科技拿到的一份机刷价格表可以看出,畅销榜、付费榜、免费榜价格不同,付费榜冲到top 10需要3.4万,免费榜冲进top 50就需要3.4万。

APP刷榜调查:各方都在潜规则中受益 虚假之恶盛行

(免费榜价格,凤凰科技制表)

上述广告公司表示,付费榜刷榜更简单,也更便宜。由于用户在晚上下载APP行为较多,付费榜集中在18点、21点两个时间段冲榜。付费榜和畅销榜的客户以手游公司为主。

APP刷榜调查:各方都在潜规则中受益 虚假之恶盛行

(付费榜价格,凤凰科技制表)

APP刷榜调查:各方都在潜规则中受益 虚假之恶盛行

(畅销榜价格,凤凰科技制图)

另外,除了刷榜之外,机刷也有关键词排名服务。上述广告公司表示,这一服务很少明码标价,都是刷机工作室根据关键词及其数量和刷榜效果给出报价。如果该公司本身知名度就不错,想要在5个关键词中维持一周的top 10位置,打包价格可能会在几万到十几万间浮动。

凤凰科技了解到,虽然机刷比肉刷更便宜,效果也更快,但是风险更大,一旦被苹果公司查到就有下架风险,而且由此带来的都是假用户,所以大公司多用“肉刷”方法,只有在希望快速曝光某一APP时才会采用这一方式。

通常广告公司会建议先刷一个“马甲APP”的量,然后通过各种推广方式去带动“主APP”的量。“马甲APP”是指该公司旗下另一款非主要运营的APP,这样即使马甲APP被下架也不会影响该公司主推APP。

上述提及的机刷团队均是针对APP Store,在安卓市场上,这种情况少了很多。但这并不意味这安卓市场的APP排名更为准确,只是因为安卓市场过于分散,除了第三方应用商店,各大手机厂商也都拥有自己的应用市场,并且规则各不相同,所以很难统一地去操作。

一位熟悉安卓市场应用推广的人士告诉凤凰科技,“安卓市场的应用排行也存在很多潜规则,根据不同的应用商店有着不同的处理方法而已。”

然而,无论是哪种刷榜方式,都只能获得一时曝光,用户留存率无法保证。虽然广告公司人员声称使用积分墙肉刷的方式能引导用户留存,留存率在20%,但该数据也值得怀疑,毕竟那些在网上教人使用积分墙时都会说上这么一句:用完再删就可以了!而机刷带来的那些假数据,除了在与苹果公司反作弊算法的博弈中能将APP排名推高一把,甚至在广告主的后台都不显示,上榜是其唯一的目的。

与苹果公司博弈

对于这些刷榜行为,苹果公司态度明确。

在苹果开发者的官网上,刷榜的行为是被禁止的。在苹果给开发者提供的《APP审核准则》中,凤凰科技发现有这样两条规定指向了刷榜行为。

“如果开发者尝试欺骗系统,如欺骗审核程序、盗取用户数据、复制其他开发者的成果或人为操纵排名,您的应用将会从苹果商店内移除,您也会被开发者项目计划除名。”

另外,苹果还有一条规定也同时暗示刷榜行为并不可取,“如果我们发现应用中的内容或开发者的行为’过线’,我们也会将该应用移除。”对于“过线”具体指的是哪种行为,苹果并未明确说明。不过可以看出,苹果对于应用商店内的应用有最高的控制权,刷榜存在很高的风险。

据消息人士透露,苹果为了打击积分墙刷榜行为,除了常规的监管之外,也会对APP Store算法进行调整,如降低APP Store免费榜单的下载权重,增加卸载率、用户留存等因素的权重,对疑似有刷榜行为的应用进行下架处理。还有人表示苹果会对连续下载多个应用的用户进行追踪,“异常用户”的下载量不计入新增用户之内。

在苹果的“高压”管控下,已经有很多开发者收到苹果的警告邮件,称如果不在期限内进行整改,将对旗下应用进行下架处理。喜马拉雅、荔枝FM、考拉FM和人人游戏旗下APP都曾疑似因刷榜问题下架。但由于苹果并不清晰的措辞,被下架APP中有多少是因为刷榜无从得知。对此,苹果不予置评。

即便如此,野蛮生长的APP仍需要在有限的市场内抢占更多份额。在抄袭、模仿盛行的中国互联网,做一款声音更大的平庸产品比做一款真正有创意、技术含量高的产品容易得多,能够在短期内带来更多关注和资本,也能免去苦心开发产品结果却被大公司模仿而出局的风险。

这些公司将一轮轮的融资投入推广,利益之下广告公司、刷机团队应运而生。不过以机刷为例,实际上机刷门槛非常高,全国的机刷工作室数量不多,庞大的订单量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根据凤凰科技了解,机刷的成本主要分为两部分,在硬件上,APPle ID的生成和采购成本占了很大比重,按照目前行情来看,一个机刷团队每个月对APPle ID的需求量至少在百万以上。对于真机机刷团队来说,还需要承担苹果手机的采购、维护升级的成本。

一位接近机刷团队的人士告诉凤凰科技:“目前机刷工作室使用的手机产品已经都升级到 iPhone 5以上,iPhone4和4S产品都已经被淘汰。”

对机刷团队来说,硬件成本还是可控的,软件技术的成本才是他们的核心壁垒。除了需要解决网络IP、APPle ID生成管理等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对iOS系统的破解研究能力和对APPStore算法的解析能力,这些都需要极强的技术储备。

“没有技术能力的,只能做这些工作室的代理,或者购买他们的技术产品。”该业内人士表示。

不过,没有团队能够真正掌握APPStore的算法规律,所以大家都是在根据现有规律去分析,也出现过失误的情况。据该业内人士介绍,今年9月APPStore曾进行过一次大的规则调整,致使所有 虚拟机 刷团队都停工了一个月。

在苹果调整算法和实施监管的空隙中,刷榜者也不断变换着方式,寻求最有性价比。“这两个月找我们做机刷的越来越多,苹果那边管得不严。”一位广告公司人员说到。

没有赢家

说大部分公司都刷过榜的市场人员、对该问题保持沉默的投资人,都在这个行业潜规则中行事。他们或是完成了上级下达的推广KPI,或是拿着漂亮的数据找投资,或是指着所投公司的数据给下一轮投资人看,在这个处于灰色地带的产业链中,任何一方都从中受益。

盈利明显受损的,是根据排名下了一堆粗糙应用的用户,虽然有些用户甚至在积分墙平台上通过下载赚了钱。还有没有足够资金用来持续刷榜的中小企业,很快止就步于互联网寒冬。

从长远看来,水涨船高的获客价格让公司陷入疲惫的宣传、补贴战,并影响整个业态,最终将没有赢家。

当刷榜能带来更多关注、用户和高估值,不刷榜则容易在激烈的竞争中败下阵来,追求利益被证明是一件如此正当、正确的事,谁还在乎所谓的公平和应有的市场秩序?当越来越多的公司将资源花在宣传、推广上面,做产品的公司将越来越少。虚假、浮夸的数字也将互联网发展带向这一方向,从业者被笼罩在一片污浊的空气中。

正面例子也有:去年5月上海工商部门查处了一家刷榜公司,前不久北京一家数据公司将杭州两家公开宣传APP刷榜业务的公司告上了法庭。但互联网这股虚假浮夸风,仍不知何时能止。

访问:

苹果在线商店(中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