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硅谷人剪影:忙着找媳妇的程序员,等绿卡、等供房、等升职……

硅谷人剪影:忙着找媳妇的程序员,等绿卡、等供房、等升职……

“硅谷的码农,特别不好找女朋友,一般都是从国内直接‘带’过来。”

谈到硅谷的华人程序员的生存状况,小张这样对虎嗅说道。小张毕业于卡耐基梅隆大学,目前是硅谷一家顶级科技公司的资深程序员,在美国的 IT 领域工作了很多年。

“湾区 (华人工程师) 圈子的男女比例严重不平衡,这边的女生都不化妆打扮,已经被捧上天了。”小张对我说,“年轻的码农,单身的特别多,找不着对象。”

今年中,一篇题为《如何在硅谷成功“勾搭”身价百万的码农?》的网络文章,在知乎等网络社区广泛流传。虽然这篇文章表面上看是在教读者如何去结识在硅谷科技巨头工作的华人程序员,但是文章中对华人程序员这个群体日常生活状态的描述,的确有一些“屌丝”——当然,对于不同的生活方式选择,并不应该做主观的判断——和“身价百万”似乎有些不搭。

“那篇文章说的就是实情,简直一点不差。”一位硅谷华人程序员的妻子小陈在谈到这篇网络文章的时候对笔者坦诚表示。“这边的码农生活,就是那样。”

“硅谷华人码农之间的聊天,基本上就是三件事:女朋友、身份、公司待遇。”小张对虎嗅说,“身份指的就是工作签证抽没抽上,绿卡申请的如何等等。”小张表示,自己的绿卡申请还在等排期,大概要四年以后了。

“所谓等排期就是绿卡申请的最后一步,也就是提交 I-485 表。”小陈对虎嗅说,“绿卡申请到这一步的码农,在网上会被称为‘485男’。”

除了恋爱和绿卡,个人职业发展也是硅谷华人程序员特别关心的议题。“大家聚在一起谈公司待遇就是薪酬啊,股票啊,顺便聊聊买房子什么的。”硅谷科技公司的薪酬体系,股票和期权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薪酬待遇显然并不代表职业发展的全部。

“有时候也一起吐槽印度人。”小陈一边笑,一边对我说,“现在 (和印度人的矛盾) 已经很‘公开’了,两个圈子。印度经理只招印度人,也只提拔印度员工。”

“老中吧,就比较忍气吞声。但是老印他们玩得就比较…… 你懂的。”小陈对笔者无奈的说,“你看抽工作签证这个事儿,老中程序员就是一个人就抽一次,印度人他们就有办法让一个人抽四、五次,但是我们知道了也就…… 也是不想惹事儿。”老中是硅谷华人对中国人的一个俗称,相应的还有“老墨”和“老印”的叫法。

“老印他们基本上整天想的就是把七大姑、八大姨都接来美国,不上班享受福利。”一位不愿具名的硅谷程序员在聊天时对笔者这样说。共和党在奥巴马执政的过去八年里,少数族裔和社会底层阶级的福利得到了很大提升,需要负担更多税收的中产阶层对此颇有怨言。硅谷的华人程序员群体也属于美国的中产阶层。

克林顿执政时来到美国的华人工程师老魏今年已经五十多岁,在日本东大获得博士学位后,来到硅谷创办了自己的科技公司,之后将公司卖掉加入了一家硅谷的科技巨头。在谈到美国目前的福利制度时,老魏颇有怨言:“我经常看见一家子不工作,去超市买减价商品的人,也听医生朋友说,诊所经常有不工作的人没事儿干就去排队看病拿药。”老魏认为,这都是不合理的福利制度所导致的。

但是在谈到印度工程师的“圈子文化”时,老魏也坦诚,这种情况很久了。“有文化上的问题,也有语言上的问题。”他说,“印度在文化上和美国靠得比较近。”

在赤裸裸的利益面前,种族差异变成了一道似乎无法跨越的鸿沟。在这道鸿沟面前,有一些硅谷华人工程师选择离开,回国创业,也有一些继续等绿卡、等供房、等升职。

“其实印度裔内部也有分歧和斗争,但是相比较之下,印度裔在硅谷特别团结,在关键时刻一直对外是肯定的。”一位不愿具名的硅谷创投业人士对虎嗅表示,“比如硅谷大的科技公司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进行打分,印度裔虽然自己内部也打,但是即便两个人有矛盾,也会给对方打特别高的分。这样印度人在科技公司的升职就特别快。”

“其实我觉得你们媒体也应该呼吁一下,把硅谷的华人工程师团结团结。”小陈对我说。

本文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硅谷人剪影:忙着找媳妇的程序员,等绿卡、等供房、等升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