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
关注科技互联网

试点虚商新政 联通扭转“批零倒挂”

对于拥有绝大部分移动转售用户的
中国联通

已经在进行相关的模组资费试点工作,中国联通相关负责人予以确认。与现行的资源池收费模式不同,模组资费不需要虚商以具体单价标准批发语音、流量,而具有更高灵活性和低价优势,在业界看来新政有助于缓解虚商“批零倒挂”的难题。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虚商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同质化竞争、信息管控实名制以及放号问题,依然是企业难以摆脱的枷锁。

试点模组资费

消息称,中国联通已经开始在移动转售业务方面进行模组资费试点工作,试点期结束后将向所有合作虚拟运营商全面开放。该消息也得到了中国联通相关负责人的证实。

模块组合是指基础运营商打包一个语音、流量等方面的套餐后,出售给虚拟运营商,资费相对固定。一直以来,流量费用低是虚商的一大优势,模块组合将会使这个优势继续放大。

目前基础运营商向虚拟运营商出售流量、语音时,主要采用的是资源池的方式。资源池模式,是指基础运营商给虚商语音、流量等方面的单价,由虚商自己组合。虽然资源池模式灵活性极高,有助于虚拟运营商在发展早期提高用户数,但是资费也相对套餐会更高,这也让虚商们不得不长期面对批零倒挂的尴尬。批零倒挂一直都是制约虚拟运营商发展的重要瓶颈,虚商从基础运营商处批发过来的流量、语音要高于基础运营商在市场上的零售价,这使得虚拟运营商在套餐设置上所能发挥的空间很小。

据了解,早在今年1月举办的“合作共赢、突破进取——中国联通移动转售政策发布及业务推进会”上,中国联通监管事务部总经理周仁杰就介绍道,中国联通将试点推出模组套餐转售模式,为虚拟运营商提供更加广阔的创新空间,便于虚拟运营商自由组合、灵活设计通信产品,深入挖掘并提升细分市场的客户价值,并为用户提供更加完善的信息服务体验。

目前,中国联通在转售模式上采取的是资源池形式,而
中国电信

前期采用的为模组套餐转售,中国移动开展转售业务时间稍晚,将电信与联通两种转售模式同时采纳。

改善批零倒挂

本次中国联通率先开展模组资费试点的虚拟运营商共有两家,分别为蜗牛移动与远特通信,蜗牛移动已经于日前推出两款模组资费产品,如“畅享卡”三档套餐,分别为每月49元包2GB全国流量、59元包3GB全国流量、129元包5GB全国流量,三档套餐让用户可以根据各自的不同使用习惯,自由选择适合的套餐。远特通信也宣布将在不久上线模组资费产品。另外,小米移动、海航通信等企业也已处于测试阶段,模组资费试点期结束后中国联通将向所有合作虚拟运营商全面开放。

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认为,按照模组资费模式,虚拟运营商给中国联通的结算价格会大为降低,也就是联通的批发价降低了,这样有利于虚拟运营商灵活制定套餐,也允许在一定范围内降价,所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批零倒挂的问题。更有行业人士判断,部分虚商可以通过资费的改革实现盈余。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专家许立东也坦言,开放模组资费,中国联通其实已经策划了很久。它的意义在于,虚拟运营商将增加业务策略的灵活性,因为资源池模式和模组资费各有优缺点,资源池模式适合低端用户,模组资费更适合高端用户,丰富了这种业务策略后,虚拟运营商面对中高端用户尤其是企业用户,便增添了一个新的方式。也就是说,虚拟运营商的ARPU值(即每用户平均收入,注重的是一个时间段内运营商从每个用户所得到的利润,高端的用户越多,ARPU值越高)有望显著提升,此外,先前基础运营商给予代理商的折扣力度同样适用于虚拟运营商,这样一来,基础运营商就会有一个新增稳定盈利点。“模组资费的模式具有更多的灵活性,对虚拟运营商来说比使用资源池模式要更加有优势。而且这样虚商就可以在批发价的基础上按照市场需求进行定价了。”中国联通负责人如是说。

作为在虚商用户中占据绝大部分份额的中国联通来说,移动转售尽管并不算得上核心业务,但也是该公司近两年重点发展的业务,较之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来说,移动转售的意义要更大一些。但模组资费对于中国联通本身来说不会减少利润,更不会有所损失。“因为中国联通今年实际上已经放宽了对流量的价格管制,各地分公司已经全线降低流量价格,即便虚拟运营商推出模组套餐降价,对联通也没有什么影响。”康钊说。

难改尴尬局面

但在产业观察家洪仕斌看来,虽然改善批零倒挂的局面是保障转售业务顺利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但并不是充分条件。如果没有创新型商业模式,虚拟运营商照样难有成绩,虚商的经营团队不能只是纠结于批发价问题而观望和等待。

融合网总编辑吴纯勇也指出,在虚拟运营商获批的这几年,正好赶上电信市场提速降费以及移动互联网冲击,虚拟运营商还面临通信技术革新,企业竞争压力很大。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除了批零倒挂仍然是未解的痼疾,在码号数量和放号城市方面,虚拟运营商仍受到限制,而且目前三大运营商对虚拟运营商也未完全开放能力,致使现有情况下虚拟运营商很难在基础运营商提供的产品上进行二次加工和业务再造。更何况,由于实名制落实不到位间接助力了电信诈骗的蔓延,虚商成了诈骗重灾区,目前移动转售号段在大众心里的印象已经大打折扣,不管是在知名度还是信誉度上,虚商都不占优势,更不用说由此引起的正式牌照拖延下发的问题。

对此,资深通信专家项立刚指出,正式牌照对虚商来说就像冬天的湿棉袄,穿上不舒服,脱下来又不舍得。在正式牌照下发时,由于获取用户困难、盈利难,一些未实质开展业务的试点企业未必再热衷申请正式牌照,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虚拟运营商将会洗牌,可能仅剩下两三家大企业和少数区域性企业。

北京商报记者 孙麒翔 石飞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